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11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青年创业:当生意人头脑里有了理想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挂着“董事长”头衔的人如今不计其数,各类“校长”也大有人在。惟独谢可滔的“校董”头衔,让人觉着新鲜。

谢可滔是广东白云学院、广州白云技师学院和广州白云工商高级技工学校的董事长,但人们总是习惯地称他“校董”。“他不是个普通的投资人,而是个职业教育家。”这是学校行政总监刘剑锋不愿意称谢可滔为董事长的理由。

一个迷茫青年的选择

自小跟着家族办工厂、做生意的谢可滔,24岁时就拥有了2000万元的存款。

1989年,整个珠三角开始建起一片片的工厂,到处都是机会,处处都是生意。这一切却让刚刚二十出头的谢可滔感到迷茫和不安。

显然,谢可滔对挣钱已经失去了兴趣。他变卖了自己的工厂,结束了手头所有的生意,打算出国去玩。

等待签证的那些日子,迷茫而又无所事事的他开始思考:现在就挣够了钱,下半辈子就这么在吃喝玩乐中度过了吗?

谢可滔早在办工厂时就盯上了一个商机:每招来一拨儿农民工,工厂就要投入很大的精力、场地和人力去培训。“谁能解放这些遍布珠三角的工厂,谁就能得到巨大的利益回报。”

就在等签证的日子里,这件事儿在谢可滔的脑海里萦绕不断:中国今后会有更多的工厂,但是,谁来为这些工厂培养熟练的技术工人呢?

职业教育———谢可滔在图书馆里找出了答案。

谢可滔决定放弃出国,而是办起了自己的第一个学校———广州白云应用技术学校。租了一处废旧的部队营房,从周围的学校和工厂挖了七八个教师,并到附近的工厂挨个儿散发宣传单。

一开始,学校只有摩托车修理、服装设备维修以及美容美发几个专业。“第一期培训班,老师比学生还要多。”谢可滔回忆起当初的情景,忍不住一笑。然而,到了年底,学生已经达到近千人。

在谢可滔如今拥有的3所学校里,学生数已经超过1.6万人。从第一所学校开办至今,恰恰是16年。“平均每年以1000人的数字递增。”谢可滔说,为了保证质量,他现在不得不控制招生规模.

从当初的2000万元,到如今拥有几亿元资产,变化着的不仅仅是账面上的数字,而是谢可滔的人生选择。他不再是当年那个迷茫青年,不再是只会盯着商机的生意人,而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教育家。

市场需要的就是我们培养的

称谢可滔为职业教育家的,还有公办职业教育学校的“明星校长”吴伟成。这位老校长,曾将所领导的广州冶金工业技校打造成广州公办职业技术学校的“明星”。当年全国职业教育大滑坡的时候,一公一私两位校长遥相鼓励,惺惺相惜。

“最困难的那些日子,一些公办职业学校一个个倒闭了。但白云学校不但挺过来了,而且规模越做越大。”吴伟成认为谢可滔真正找到了职业教育的规律,“如果他是个单纯的生意人,肯定做不到今天”。

谢可滔承认,在职业教育的路上,遇到了很大的阻力,也碰到了不少诱惑。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一边是职业教育不景气,另一边,各类贵族小学、中学,各类民办大学蜂拥而起。但谢可滔没有动遥他认为,中国的振兴不是靠每个人都成为受过大学教育的精英人才,而是要靠更多的技能人才。

内行人都知道,做职业教育投入大见效慢,不但要自己买地建校舍,还要根据市场的需求不断购进最先进的实验、实习设备。这些设备,动辄几万元甚至上百万元。仅此一项,学校每年的支出就有1000多万元

“我们搞的是职业技能教育,而不是学历教育。”谢可滔总是提醒教职员工。他对教学质量的评判标准是:市场需要的就是我们培养的。因此,每过两年,谢可滔都会组织全体教师,对国家的许多教材和教学大纲进行修编,或者干脆编写自己的教材。

当生意人的头脑里有了理想

今年刚满40岁的谢可滔,在国内外许多学校读过书,“但没拿过一个毕业证”。学校行政总监刘剑锋一脸严肃地说,每到一个学校,他都只挑自己最喜欢的知识学习,其他的课程自然就考不过了。

“每到学校发展最紧要的关头,他都会出去学习。”刘剑锋的这个总结连谢可滔自己都没意识到。

1992年,办职业教育两年后的谢可滔,去新加坡学习。学成归来后,广州白云应用技术学校升格为广东白云职业技术学院。

1996年,广州白云工商技工学校成立。当年,谢可滔参加华东师范大学首期职教管理研究生班。

……

“我想不明白的时候,就会到一些职业教育走在前面的国家去学习。”“校董”学成回来的那段时间,就是学校校长和中层干部们最头疼的时候。“一旦学到新东西,他就会在学校大刀阔斧地试。”广东白云学院副校长何小雄是从中山大学挖过来的人才。

说起“校董”,何小雄又敬又怕。“他很少受传统教育观念的束缚,而是把从社会上感知到的东西来体验、探索,想不明白的时候,就到那些国外同类学校中去学习。”何小雄说,今天的白云,许多东西与国外职业教育完全同步。

今年年初,教育部批准广东白云职业技术学院升格为本科院校,并更名为广东白云学院。学校的校长、教师们兴奋不已,“我们终于可以做学问了”。谢可滔却严肃地告诉他们:“我们的本科要培养应用型高技能创新人才,而不是传统的理论型人才。”

谢可滔的目标是把白云变成应用型大学,要培养的是中国的“灰领”而不是“白领”。但是,他无法说服全校那么多的教授、讲师和管理人员。“把全世界最好的职业教育专家请到学校来,给大家洗脑。”这是行政总监刘剑锋当时接到的命令。

不久,一个耗资100多万元的国际职业教育高级论坛在白云召开,国内职教专家潘懋元、王冀生等和德国、美国、澳大利亚等9个国家地区的专家学者20多人,在白云学院进行了一场为期3天的头脑风暴。

“我说的大家可能不信,但这些顶尖专家说的,大家总该信了吧。”谢可滔喜欢借助外力来解决自己的问题。这些年来,他每个假期都会带着学校的各级负责人及教师到海外考察。

何小雄说,学校每年假期都要派教师到国外学习,每个教师学完后都要拿到相关的证书,否则出国所有费用不予报销。

“我们要培养中国最棒的应用型人才。”谢可滔说,董事会已经决定,在未来5年里,再投入5亿元,把白云打造成中国最棒的应用型工程技术大学。

或许与职业教育的特性有关,谢可滔从来不谈“理想”两个字。但在许多同行的眼里,职业教育就是他最大的理想。“当生意人的头脑里有了理想。”这是吴伟成对谢可滔的评价。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