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11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张建国:像狼一样战斗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渣打财富人生》。一个人的成功往往离不开对机遇的紧紧把握。然而,今天做客我们节目的这位企业家却是一个不断放弃机遇、不断自我放逐的人。他坚忍执着,冷酷果断,志向远大,一直像狼一样战斗。一次次自我清零之后是重获新生,一次次一无所有之后是飞得更高。他就是中华英才网的总裁——张建国。

VTR1人物介绍
张建国,1963生于浙江宁波,1986兰州交通大学自动控制硕士毕业后留校任教,1990年进入深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1996年出任华为副总裁,主导制定《华为基本法》,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华为人力资源管理体系。2000年出走华为,赴美留学。2001年,创立深圳益华时代人力资源管理咨询公司,2004年7月,出任中华英才网总裁。

叶:欢迎您张建国先生做客《财富人生》。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们习惯在网上去找寻工作的机会,你们中华英才网一年要帮助多少人找到工作啊?

张:中华英才网应该说目前在中国,在招聘网站里边是最大的一家网站。1997年成立的,从1997年以来根据我们的实际统计的话,应该说有300多万人通过中华英才网找到工作。

注册简历的人数,个人注册会员超过1000多万。而且每年是有将近150多万的人在中华英才网上面找工作,投简历,所以这个数量是非常大的。

VTR2
创立于1997年的中华英才网是中国成立最早的招聘网站。然而,这位网络招聘的先行者却曾经一度被竞争对手甩开很远。2004年,中华英才网的销售收入为700多万美元,而已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前程无忧的销售额是5800多万美元,是中华英才网的八倍。
就是这样一家网站,却引起了网络招聘巨头Monster的浓厚兴趣,投资5000万美元,收购中华英才网40%股份。

叶:当时中华英才网的年的一个营业额也就是700万。

张:对。

叶:为什么当初会吸引到Monster的一个注资呢?

张:其实我们跟中国的有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基本上就是快签合同了。那个时候突然Monster进来了,Monster进来以后到中华英才网来考察了。他们考察跟其他公司的考察不一样,他一看我的办公室,他就看我的办公室,他并不是说查财务报表,看你们有多少盈利之类的。他就到办公室一看的话,啊,那么简朴,觉得你们这些人还是一些干事情的人,后来又见到我们团队,觉得你们有希望,就是这些人能做成事情。其实公司当时的规模也很小,就是不到两百人。这个是不可想象的,这么一个大的一个,四个亿人民币的一个投资额,总开始见面,第一次见面谈判到最后签了合同以后把钱打过来就一个月时间。

叶:那么看来他们看重的是人?

张:对,他们看重的是人,这个团队,觉得你们这些人能做事,因为他们对这个行业非常了解,他们本身就是做网络招聘的,全球最大的网络招聘公司。

叶:全球最大的网络招聘公司。

张:对,所以他一看就知道你们这些人行不行。

叶:也就是我们经常中国人说的,内行是看门道的。

张:对。

叶:我在想Monster注资也已经有两年时间了,这段时间磨合得怎么样,好多人会觉得水土不服的?

张:首先的话,像Monster对我们管理团队是非常非常信任,开放的,他投了四个亿以后他没有派一个人过来。

叶:厉害的。

张:对,一个人都没有派过来的,还是我们原来的团队。

叶:这也是不是你们当初相中它的原因这一?

张:它给的价格最高的,比其他的风险资本投资公司可能价格甚至于高一倍,这个一般的风险资本它是不可想象也不可能理解的东西。

叶:我看过一份对中国大学生的一个调查,在你最想去的五十家企业当中,华为是排在本土企业当中的第一位的。但是说到您个人的一个职业生涯有一笔是浓墨重彩的一笔,让人无法忽略的就是您在华为的十年。

VTR3
在中国,很少有一家公司能像华为这样长时间引人关注。这家中国最大的通信设备制造商,高举狼图腾,崇尚战争文化,实力强大,而又有些神秘。张建国曾经在华为工作过十年。带有浓厚狼文化的华为人力资源管理体系,就是由张建国一手创建的。如今,华为公司已有30000多名员工,仅华为的人力资源部就有300多人。

张:华为在我去的时候才20个人。我2000年离开的时候已经有两万多人,人的经历的话,一个企业从20个人到两万多人整个的变革的过程,这个人在一辈子,一生中其实是很难得的,我说对其他人来说,如果你想获得这样的十年经历,跟我一样的经历的话你得花十年时间,并不是说一千万,或者是两千万你是可以很容易获得的,但是这个十年的时间是不容易获得的。再一个,你在一个企业里面干十年,它还是从一百个人到一百个人的话,十年跟一年是一样的。那么你在所在的企业,能不能从一百个人到一万个人呢?有的时候需要靠一种机遇,所以这个可能还有运气在里头。我知道您的工号排在华为是前二十名,绝对叫元老级的,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任正非先生,第一次来到华为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吗?

张:可以说当时我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去的华为。

叶:走投无路?

张: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去的深圳。当时就是包括前面有些创业的过程真的是经历了一些失败。后来就觉得没有办法去打份工吧?那么就跑到深圳,跑到深圳找了半个多月的工作,没人要我。后来就是想起来刚好有个朋友去过华为,说华为这个公司很小,但这个老板不错。我就给华为打了电话,然后马上就约我过去去面试,还想起当初面试的时候是任总亲自来面试我,他是刚刚从外面回来也很热,在厕所里边冲个凉,当时也就是三房一厅的房子,居民房,冲个凉以后,然后穿个裤衩过来,就跟我聊,聊了以后就不到半小时,OK,那你就上班吧。那我下午就开始上班。当时对我来说的话,只要是有企业要我,给我口饭吃,我就跟他干革命,没有什么其他想法。

叶:工资高不高啊?

张:当时只有三百块钱。

叶:在深圳三百块很低哦。

张:是啊,当时的很多可能合资企业啊,外资企业啊都是应该说一千多块钱以上吧。

VTR4
在张建国加入华为两年后的1992年,华为提出一个“英雄儿女上前线”的口号,鼓励优秀的管理人员投身市场一线。并不善言辞的张建国也走出车间,奔赴福建。

张:我觉得一个人的话,如果你真有机会的话,还是去做几年销售,对一个人的终身受益,因为我们在学校里面其实都是读书,但读人的话这门课到哪里去上呢?只有在社会中才能去上这门课,那么尤其做销售来说的话,这是最好的这门课的一种课堂,因为客户就是你的老师,你怎么样承受这种压力。比如说有一次的话,为了做好一个处的关系,因为他是负责选型的一个处长,非常非常重要,也很年轻,但那就是很重要,因为他直接选型的话,决定你这个产品能不能在那个地方去卖,那么比如说我们请他吃饭他也不来,给他送个小礼品的话他马上退给你。

叶:蛮廉洁的。

张:非常廉洁,但那这个关系对我们很重要,后来就打听到他在学汽车,因为那个时候学车子很困难的,而且都是什么车呢?解放牌那样,就是解放吉普那个。一般他借不到,后来我们从武警那边借来这个车,然后告诉他你有没有时间,就是礼拜天我们去练车,他一听这个的话,他非常感兴趣,他说好啊。

叶:正手痒呢。

张:他说好呀。他就想,那么我们就有机会可以跟他接近了。然后礼拜天早晨的时候,就是我司机,我,还有我们一个工程师我们三个人一起到他家附近,还不能在他家门口,因为他们家门口怕别人就看见不好,在附近以后就把他接上,接上他以后,就开到一个练车场的地方,那就是郊区比较远的,一个很大的一片草地吧。刚好那个时候是前两天下过雨,所以里面有很多的泥坑,而且是冬天。刚刚开进去的话一下子车就陷在这个泥坑里面。就让那个处长来踩。

叶:踩油门。

张:踩油门。我们几个马上就下去,下去以后把鞋子一脱,袜子一脱,就踩在这个泥坑里边,冰水上面去推车,当初的话觉得脚是非常非常的冷。

叶:肯定,刺骨的冷。

张:对,刺骨的冷,但是心里边是很热。

叶:觉得那种情感建立起来?

张:因为就觉得好像终于有机会可以感动客户了。终于有机会可以感动这个客户了,所以那次以后跟那个处长关系就很好,当时呢就是也没有说好像签个单给你多少奖金啊什么之类的。

叶:你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张: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怎么样去理解别人。因为在做销售的时候,你每天就都是乙方,你这个时候你想的话,如果是甲方能对你一个微笑,这个的话,你是一个非常非常期盼的东西。所以说一旦你哪一天成了甲方的时候,你会想到的话,就是乙方所需要的是什么。就这种,虽然说是商业关系,但是我觉得是人与人之间的话就是一种理解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其实让您能够吃那个苦去受那个罪的根本的原因还是您对自己事业的那种投入,那种热爱,你特别希望在你的投入之后这个市场能够给你一点成绩的肯定,一点回报,这种暖是来自于那样对事业的一种支撑的,投入的越多那种感受会越强烈。

叶:现在很多商学院都会把华为作为一个经典案例,特别会提到一个华为的基本法,有人评价它是中国的企业第一次开始对自己的未来进行一个思考。我知道,您参与了华为基本法的一个制订,而且您是当中起了一个顶梁的一个作用,那我在想,应该说您最开始是学通讯的。

叶:通讯的?

张:对。

叶:然后去搞过销售,最后怎么走到这个人力资源这一块?

张:人力资源也是因为个人的话不情愿情况下走上这个路的。

叶:不情愿?

张:对,因为我原来做销售,我觉得销售挺有成就感的,后来就是公司也觉得我做得也不错。所以的话当时在福建办事处当了两年多主任,后来又调我到北京办事处去当主任,又到上海分公司来当主任,就是还是比较认可的。后来因为公司觉得就销售人员的话,奖励机制啊就是怎么建起来后来就是想到了我,让我去做,其实我不愿意。但是呢就说是,我这个人是这样的,我已经去做了,那一定把它做好。

下段精选:

当初自己身在其中的时候,没有感受到觉得自己就是一匹狼,但出来以后的话呢,就是一比对的话呢,确实有很大的这个狼性

VTR5
华为的人力资源系统当时是我负责建立起来,在1996年到1999年这四年期间建立了人力资源这个系统。当然对华为的整个发展应该说还是非常关键,因为华为就是靠人嘛,而且都是高智商的人才。每年从大学里面近几千个毕业生,来了以后怎么管,就是有脑袋的人是不好管的,你不能说是把他管死,但也不能说就是不管的。就说这个紧与松之间对人才怎么样起到一个激励的作用,那时候确实在中国很多企业没有这个经历。对华为来说就是民营企业里面也是自己慢慢去摸索的,但这摸索过程中呢就是也请了国外著名咨询公司帮忙就建立这个框架体系,然后我们当时华为的人力资源部里面有200多个人,200多个人的话就是,基本上都是硕士以上学历的,很多都是什么北大、清华、人民大学毕业的,所以当时呢也是给华为建立了一个比较好的一个人力资源架构,也支撑了就是华为的高速发展,否则的话你这个问题,如果人的问题一出问题以后其实是对一个企业来说灾难性的。

叶:架构建立之后是不是就从过去的人管人变成了制度管人?

张:那也不是,那么就简单的完全靠制度,对吧,制度是个规则,但是光是靠制度规则其实是不够的。对吧,所以还有企业文化

叶:文化作为有效补充?

张:对,文化,企业文化是一个润滑剂,是萦绕的空气,让人觉得不自觉的这样去做。

VTR6狼文化

华为公司的创始人任正非异常低调,但华为的企业文化却众所周知,那就是“狼文化”。

张:作为局中人的话就说是,其实怎么说呢,就是是当初自己身在其中的时候,没有感受到觉得自己就是一匹狼,但出来以后的话呢,就是一比对的话呢,确实有很大的这个狼性在里头。

叶:这种狼性是什么,是无情?

张:不是,这种狼性的话就说是,其实在这个企业里面,在商业环境里面的话我觉得当时总结了三点作为狼的特质,第一个的话就是有一个非常敏锐一个嗅觉,对吧,就说你知道这个机会在哪里。第二个的话就是有一个很强的进攻心,你会扑上去,去扑住这个猎物,勇敢。第三个的话,就是团队,因为狼的话,就是往往不是说一匹狼去捕猎的,而是一群狼的话就说是去捕猎的。包括自我牺牲精神。随着公司的发展你怎么样能不断就说是牺牲自己来服从公司,很多很多这样的事情。比如说在1996年的时候,华为应该说就是当时发展非常快了,各个办事处的话,就说是原来的主任都是可以说游击队,土八路出生的,他自己打仗很厉害,但他不会带兵,他没有策略,那么就说是对华为发展来说这个是更加需要的话,就说能带兵能有策略的人,那这个老的主任的话,就说是基本不合适了,但他确实他们对公司非常忠诚,而且确实的话就是为这一块疆土的付出了很多汗水跟鲜血,就跟我当初在福建的情感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就说是为了使这个更好的发展可能觉得需要其他人上来。所以当时在华为就是做了一个叫市场部集体大辞职。有个办事处主任他就是,他在一篇文章里面,我印象非常深的话,他说,就说是“我是一只鸟,就说是,有可能在这个烈火的焚烧中,我被燃烧,但是我的这个燃烧的羽毛能照亮这个后来的人前进的道路。当时在这个场景的时候,大家感觉到就说是非常非常一种就是激动。

叶:悲壮的成份?

张:对,非常悲壮,发觉很多人就在当时流泪的,很多。这个事件完了以后当时确实有大概十来个人的话就下来,这种付出,这种牺牲精神的话在很多企业里面是很难做到的。

叶:是,说说容易,自己要去做的时候太难了。

张:对,但是华为做到了,也就是靠这种精神的话,就说是一代一代的就是这个往前冲。可以说是前赴后继。就是这种精神。

叶:这才是狼的精神。

张:对,我就觉得这就是一种狼的特质,富有牺牲精神。所以很多公司在学华为,学狼文化,他只是一种表面去看,我认为就是狼文化真正的话在企业里边应该是体现在就是,我觉得是每一个细胞里面,体现在就是每一个员工的血液里面。这个的话才能真正说一种狼的特质,真的。

叶:讲狼的故事,讲狼的文化,讲华为的故事,能够听出来您对华为那种很深的一种情感在里面,包括对自己那些年的一个投入,自己完全是用心去投入的。但是我知道您在2000年的时候您选择了离开华为,这是为什么?

其实有很多人的话也不理解,在外面,包括就说是一些朋友啊什么。觉得华为当时已经非常就说是让人羡慕的一个公司,你又是担任公司的副总裁。可以说在经济上面收入也很多,有钱。

叶:苦日子到头了。

张:有钱又有地位等等之类的。但是我当时呢就是自己应该说有一个理想。就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还有多大。如果是满足于这一种环境的话,可能时间越长你就会感觉到越是难以挣脱,去摆脱它。因为从这个就说是从一种收入上,包括就说你的一种思维的习惯上,包括你的一种生活的环境跟空间,越是时间越长越到后面越难以去挣脱,但你如果是没有挣脱就是这么一张网,没有跳出这个笼子的话你永远看不到就是这个新的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

叶:当时任正非他们有没有挽留你?
张:应该说还是挽留了很长时间,大概有半年时间吧。

叶:走的时候股票都套现了?

张:走的时候必须套现,因为华为不允许你离开以后留股票的,你的回报已经结束了,那么一比一的还是当时多少钱多少钱你就拿走,所以那就说是对我个人来说那就是从后面的他们的这个股票收入来看的话我损失很大的。

叶:损失很大?

张:非常巨大。

VTR7
黑起字幕:2007年3月10日北京西郊

张建国唯一的爱好就是骑马。财富人生摄制组和他一同赶往京西草原的马场。一路上,古长城蜿蜒起伏,残雪尚未消融。

同期声:谈马

离开华为,张建国决定到美国学习人力资源管理知识。

叶:您去美国读书那肯定会碰到同学,我们也知道现在很多现在去国外留学的这些学生们也就是回到国内有一个梦想能够进到像华为这样的公司,您已经做到华为的副总裁然后再去读书。你的同学当中有没有人知道你在国内大概是已经是一个什么样的成绩?

张:后来他们认识了以后就知道,所以呢就说是他们一听,哎。

叶:也觉得不可以理解。

张:挺惊奇的。因为他们也是梦想的话,也是哪一天能到华为去工作。

叶:对啊。

标题:清零之后

张:那我在华为已经有这么高的职位的话,就是从零开始到美国去学习,而且条件也是很差。当时我去的时候一个朋友先帮我租好的房子是跟另外一个中国的留学生一对夫妇合租的一个房子,两房一厅的房子,他们住一间我住一间。房子也很小,里面的话就一张床,上面一个席梦思,都是捡来的,就是坑坑洼洼的。一个写字台的话就说是像我们以前就是觉得是读书的时候就这么一个写字台,两个抽屉一拉就掉下来的,还有一个小电视柜它中间是藤的,都是破的。
叶:跟华为副总裁的那个生活是天上地下。
张:对,刚开始进到这个房间的时候首先也挺失落的,突然想的话,哦,这就是现实,以后我就要从这样的环境开始生活了,也是感觉到有点失落感,。

下段精选:

中国的网络公司里边其实管理是很差的。不光是中华英才网,包括其他很多比较著名的网络公司管理都是很差的

VTR8
2001年,张建国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学成归来,创立益华时代人力资源管理咨询公司,开始了他的创业生涯。

叶:一个企业就说是让你做咨询的时候会把它所有的问题暴露给你让你去诊脉,让你去出这个处方,所以这个你可以研究它一个企业,研究它,发觉它这个过程是什么样的,那这个对我来说收获非常大。虽然说当时钱的的话呢,一年的收入只有华为的可能十分之一,但是很开心觉得每天的太阳还都是新的。

叶:我知道有一天你碰到了一个人,她有办法把你这样一个一流人才吸引到了她的团队当中,徐新

张:哦,对。

叶:你还记得第一次跟徐新见面是什么感觉吗?您刚才谈了任正非。

张:徐新的话应该说也是一个我人生经历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转折吧,原来我也没有想过做什么网站,咨询公司当时做的好好的。后来有一天就说是她给我打电话,说是,哎,我们见个面聊聊,她是通过我原来华为的一个同事知道我的,然后就是给我打电话联系,后来我们就约在蛇口的一家咖啡店见面聊了一下,当时聊的时候,当时也没想到要到英才网来。

叶:她找你干吗?她当时跟你说了吗?

张:她的目的应该说还是非常明确的,就想给中华英才网找个CEO,也给我讲了这么一个意愿。

叶:她是这样的,她一直是这样,快人快语的感觉。

张:是啊,但是我当时并没有觉得很感兴趣。

叶:为什么?

张:因为我觉得做咨询的话更加有一种知识含量,作为中华英才网来说它只是一个业务,一个招聘的业务,那招聘业务在人力资源里面只是一块儿而已,包括当时对网站也没什么概念,我从来没接触过这个网站,不知道网站是怎么回事,所以谈了一下以后大家只是认识一下而已。

叶:你自己觉得也不一定合适?

张:对,首先没兴趣。

叶:没兴趣,这就很难了。

张:对,首先并没有很大的兴趣。

后来又沟通了两次以后后来徐新她说,那你给中华英才网做个咨询项目嘛,做人力资源管理咨询项目,给你三十万。

叶:三十万算是个,在您的企业中算是一个大的案子还是一个小的案子?

张:算一个中单吧,也不算大也不算小的一个中单,那我当时不是在做咨询公司嘛,我就觉得给我项目做嘛,那我何乐而不为呢,那我们就做吧,就这样的话,在2003年的时候十月份的时候就开始给中华英才网就说是做了一个人力资源的咨询项目,做了大概三个来月。开始的话就是对这个公司有点了解了,对这个行业就是有点了解了,网站怎么回事啊?对吧,等等之类的,后来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公司业务发展还是不错的,第一年的话销售收入的话就是有四百多万,第二年就是八百多万,第三年的话就是大概将近两千万。

叶:哟,成倍地翻。

张:但是就是后来我觉得一个咨询公司做不大,因为它都要靠人去堆积的,然后一个项目都是新的,不可能把那个事情做大,

VTR9 徐新

徐新真的很厉害,因为她看你没有兴趣的时候她可以先吸引你的注意力,然后她让你对自己有一个反省、思索的一个过程,但是当你想好准备去加盟的时候,我知道徐新给你提苛刻的要求了,她希望你完全放弃你的咨询业,希望你自己要拿真金白银入股中华英才网。并不是说你来了以后的话这个钱就全部泡汤了,你能把这个企业做好的话,为什么就不敢投入呢?所以就说是离开的时候就到中华英才网以前的话,首先把我原来咨询公司里面的股份全部退掉,一分钱都没要,在深圳的话就是把房子卖掉,拿了现金的话就说是放到中华英才网,那也表示我决心,我一定把这个企业搞好。

叶:其实又是一次人生的清零,再次投入到一个全新的行业,重新开始,你为什么始终敢一次、两次、三次的去清零自己,我觉得挺难的,人家讲穿了皮鞋你让他赤脚不容易的,你为什么可以做到?

张:这种清零是有目的的,有目标的去清零。

叶:对。

张:而且成功的可能性的话也是比较大的。

VTR10 一腔热情闯海南

张建国的血液中仿佛流淌的永远是不安份。早在二十年前的1987年,在兰州铁道学院任教的张建国就曾放下教鞭,闯荡海南。

张:刚开始到海南岛的时候很高兴,心里边非常高兴,写了一封信,当时是给我的这个女朋友,她在兰州呢,跟女朋友写海南岛多么、多么美丽啊,海边的城市啊,椰子树多么、多么漂亮,夜光下的椰子树多么漂亮,等等之类的都写得非常非常好,后来干了不到半个来月的话,觉得这个地方不是我呆的地方,因为当时海南岛还没电,电都是自己发电的,没有电厂,那我是搞电的,我到那里去了干嘛,我怎么能发挥自己特点呢,别人都去搞房地产,我这个不会啊。

叶:潘石屹他们那会都在那搞房地产?

张:对,都是搞房地产的,我不会啊,我是搞技术的只能搞技术,我是学电的,我只能搞电,但是海南岛没有电,所以后来就觉得哎呀,这个地不是我呆的,就离开了海南岛。当初就是到离开海南岛的时候觉得这个渡轮啊,离开那秀英港?的时候看到海口渐渐远去的时候好像觉得就是人的一生的梦想破灭了。因为海南岛曾经是我的最大的梦想,就是觉得是梦想破灭了。回去以后坐火车在武汉换车,在武汉换车的话就说是没钱,身上都没钱,问一个同学借了三百块钱,我另外一个朋友哥们他去惠州闯去了,我给了他150块钱,我自己身上面带了150块钱就坐火车回兰州,而且非常有意思,在回来的路上面,快到兰州的时候,就早晨的时候,快到兰州的时候早晨的时候,人也比较少,我在一个硬座上面的长凳子,早晨起来一看我的皮鞋没有了。

叶:被人偷走了?

张:对,被人偷走了。我的鞋子没有了,皮鞋被人偷走了,边上再仔细一看的话还留了一个破布鞋。我觉得这小偷还有点良心。当时就穿着这个破布鞋的话回到了学校,回到学校以后,过两天,当初我在海南岛写给我女朋友的那封信的话过两天才到,所以他们笑话我,海南岛不是那么那么好嘛,你怎么人已经来了。所以当时我觉得就是年轻的一种激情,就是一种追求也是非常可贵的。所以后来就在学校里边在兰州那个地方大西北还比较落后的地方,到这个没有地方发泄的时候只能跑道后山的黄土高破上面去吼几声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一种渴望。

叶:有没有觉得在你的血液里面或者说在你的基因里面本身就有那种不驯,然后勇于承受孤独,然后想去闯一闯的那种热血在,所以为什么我就想到刚才我们讲了你去到华为认同它的文化在那一呆呆十年,其实你的基因里面可能就会有一些这种狼性,只是那会不知道而已。
后来我总结为什么我在华为能干十年,而且能获得这么一个提升的话,因为我这个人比较傻。

叶:比较傻?

张:对,比较傻的话就说是去做这个事情呢就把它做好,那么在这个中间这个过程中,尤其在华为很小的时候,在1992年以前,包括1994年以前的话,它这个公司很小,有些人做销售的话就是认识了几个客户,觉得你华为是靠外面倒一些机器进来散件组装一下自己卖出去就可以赚钱了,我认识几个客户的话,我自己为什么不能去成立公司啊,我也可以去倒卖,我赚的钱更多。所以这些人都是比较聪明的人。

叶:有人说这个世界上不缺聪明的人,缺的是有那种傻劲的人,但这个傻只要你用对了地方,你才是最后的一个收获者。

张:一个人做事情,成功也好干什么也好有种偶然性和必然性,所谓偶然性就是在你面前出现了很多机会这可能是偶然的。但是在机会面前如何选择不同的人的话会有不同的选择,这是有种必然性。

VTR11
现在的张建国独自一人生活在北京,妻子和儿子都远在深圳。

叶:在今天应该说是功成名就,而且也应该说是有着自己的企业和比较丰厚的一个经济方面积累的时候,你为什么还能够去忍受这种,应该说还是比较清苦的一个生活呢?

张:好像你家里面有多少钱,应该去享受什么东西,这个没有什么概念,但是我觉得在中华英才网这个舞台确实给了我很多个人锻炼。比如说,如果我在华为的话,还有个副总裁,可能只是管哪一块业务而已,在中华英才网我今天总裁,我要思考就是公司全面的管理,这个对我来说这个能力锻炼是综合性的。怎么样去管理1300个人的企业,12个分公司的企业,这个在华为是不可能获得的。

叶:徐新希望你加入中华英才网是能够带去华为的狼文化,我不知道你觉得你注入了这种狼文化的基因吗?

张:应该说在中华英才网很多人他就是感觉到公司还是比较强的这种狼文化的特质,并不是有意的,我们也不是有意宣传去狼文化一二三四五六点,然后你们必须做到这一二三四五六点,而是呢就说从每个人的行为就体现出来的。

VTR12中华英才网2007销售大会

中华英才网每年发展都达到100%,现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招聘网站

叶:还在世的人当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张:有些人你不一定了解的,如果在你了解里边的话,我觉得比较敬佩的话还是任正飞吧,因为他跟我的生活关系也是非常相关,而且在我人生经历中的话我觉得他给我带来了很多。

叶:他是一个好的头狼吗?

张:他毫无疑问的话是个好的头狼,而且他自己也是非常节俭,非常勤奋。

叶:问一个稍微尖锐一点的问题,你离开华为是不是在那一天你意识到自己也是一个头狼,所以你要去闯自己的天下。

张:没有这样想过,我是头狼,但是我就觉得有一片新的天地要去一种新的一种觉得十追求,是这样一个向往。那个时候还我是老大,以后我是老大,小喽啰得听我的话等等之类的感,很满足,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叶:只有那种向往的那种素质,那是成为头狼的潜质。而自我意识到自己是什么的时候这人永远没有希望。

张:是吗。

叶:第三个问题,您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张:最痛恨的特点的话,就是欺骗。

叶:也是最不能容忍的就是?

张:对,欺骗,这个我觉得是最不能容忍的。

叶:你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哪一种美德是被过高的评估了。

张:有一些所谓企业领导人的形象,这种价值,好像应该说是这个泡沫成份还挺大的。

叶:就是企业家当他取得一定成就之后他被神化了。

张:对,他的泡沫成份太大。

叶:泡沫成份太大了,原本大家都是普通的人啊?

张:觉得是包装的成份太多,并不是他真实的东西。

叶: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张:最害怕的?好像没有什么害怕。

叶:好回答,我特别喜欢你这个回答。你最伤痛的事是什么?

张:最伤痛的事情就说是不能被认可。

叶:不能被认可?

张:对,比如说你做了很多,付出了很多,但是别人并不能理解你,能认可。

叶: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张:座右铭非常简单,天道酬勤。

叶:天道酬勤?

张:对,天道酬勤。

叶:我曾经看过一本书叫《狼图腾》。它讲的是在鄂伦草原上一匹蒙古狼的一个故事。之前我觉得对狼女生可能都会有一些害怕的,但是看了这本书我觉得我对狼以及狼性有了全新的认识。狼可能会忍受孤独,懂得协作,为的可能只是心里面那个燃烧的梦想。有一首老歌您肯定记得,最后讲的就是为了传说中美丽的草原,齐秦的《狼》,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配乐)

张:谢谢。

张:希望西部教师在艰苦环境中多培养出祖国未来的人才。

叶:观众朋友,由于我们财富人生每一位嘉宾的呼吁,渣打教育成长基金将向西部阳光计划捐赠2500元,那么这2500元就意味着一个西部的教师他一年的生活费用。如果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愿意加入我们的行动的话呢,请和我们取得联系,谢谢。

张:我也愿意加入。

叶:谢谢。

嘉宾感言:一个人最宝贵的财富是梦想。今天你不一定拥有很多的财富,但是你一定要不断去追求未来的财富,这种财富不一定是金钱,同时也是个梦想。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