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0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创业:源于儿时梦想和英雄情怀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4月5日下午,mysee网创始人邓迪、伙聚网副总裁田野和伙聚网副总裁郭强做客“FaStart创吧”,与环球企业家主编助理张亮共同探讨70年代和80后的创业话题。

生于80年代的邓迪和田野都选择了在不满25岁的时候创业,各自创办了一家视频共享网站。所不同的是,邓迪从清华大学新闻系毕业的第二天,就去注册了属于自己的公司,田野则在腾讯和世纪互联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才踏上创业路。邓迪创办的Mysee在2005年获得北极光等风投200万美元风险投资。田野的比酷网在2006年与伙聚网合并。

张亮:我先问各位一个问题,首先想听听你们二位创业最初的动力是什么?

邓迪:首先是因为兴趣,开始是在学校里面,当时自己搜集一些艺术电影,在清华的校园网站上提供一些电影下载的服务,慢慢流量做到了清华的1/4。后来产生了做网络电视台的想法,而且希望把它当成理想和事业来做。最初尝试用BT做,发现BT不太适合做流媒体传输,于是重新构想。2003年毕业,当时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留学,一个是创业。后来还是觉得应该做自己一直想做的,所以选择了创办Mysee

张亮:为什么要创业?

邓迪:当时没有想太多其他的东西,包括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本来家里是准备让我出国读书的,但我认为这条路很人都会去走,显得比较挤,没意思。

张亮: 刚开始对你来说是因为兴趣?

邓迪:对,我不喜欢走特别重复的路,比较喜欢做创新的事情。

张亮:为什么不喜欢走重复的路?你考大学本身就是一条重复的路。

邓迪:我是一个兴趣比较广泛的人,既喜欢理科,也喜欢文科,这个事情让我一直很难判断,究竟我的兴趣在什么地方,最后走来走去选择了一个交叉的地方。 媒体是一个交叉的地方,当时我并不是想当记者而考了新闻传播专业。我的兴趣在影视传播和网络传播,清华其他系没有这方面的专业或者老师。我是第一届清华的文科实验班,第一届的新闻传播系的学生。

张亮:如果没有互联网,你会做什么?

邓迪:说不定。我不太喜欢被限定。原来我的导师说既然你搞哲学这些东西都搞得挺好的,将来肯定能有所成就。但是我想做出来的东西能改变世界,能够影响一些人的生活,或者能够创造一个东西被人们使用。

张亮:你之前接受过哪些商业方面的教育?

邓迪:我家里就是做广告公司的。所以,商业方面有些培养。

张亮:一开始做的事情就纯粹是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邓迪:首先有了一个目标,创业只是实现这个目标之前的一个阶段,而不是说我是为了创业再去寻找这个目标。我要实现这个目标,我首先要有技术,解决技术问题的时候发现我们需要人、需要钱、需要媒体运营、需要互联网运营、需要服务器、需要带宽,发现这事情太大了,不是一个人搞得来的。

张亮:为什么想做网络电视台?中国的电视台已经有很多了。

邓迪:因为我觉得中国的电视台是有一些限制的,人们希望的一些自由表达的空间,它是没有的。那时的艺术电影的一类东西,获得的渠道比较有限,不像现在市场越来越发达,获得这些东西越来越容易。而且我觉得中国不缺好的内容,但是没有一个适当的渠道发布出来。

张亮:那田野先生呢?

田野:我觉得自己首先有一种情怀。每个人都情怀,我有的是英雄情怀。这种英雄情怀在战争年代,可以选择当兵打仗,而在和平年代,我觉得应该是进入商业领域。

张亮:您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想法的?

田野:很小的时候骨子里就有这种情怀

张亮:小时候?

田野:举个例子,我5岁的时候,有一天我妈回家发现她的戒指、手链都不见了,她开始时觉得这东西是不是我拿去换钱了,我一直不承认。那段时间我每天在我们家院子里面浇水,她很纳闷。一个月之后,她把土扒开了,结果发现我把她的戒指、手链全都用牛皮纸包起来,藏在土里面,给它们浇水。那个时候虽然什么都不懂,但是我觉得给它浇水,它会长更多这样的东西。

另外,从工作历程来讲,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卖软件的,当时在深圳卖“商务快车”软件的时候,每天打电话见客户,一天见三个客户,一个月最多也就卖20000的销售额,我第一个月几乎没出什么单,到第二月就找了一些方法,当时一年从我手上出的成交额就超过数千万。怎么做到呢?有一天我回公司很累了,看到公司的电梯上有一些广告位,我觉得我们的软件如果放在这些广告位上的话,可以对我们形成推广效应的。于是我给广告公司打电话,跟他们讲,我们要采购你们的广告位。后来我就拿下了深圳、广州、上海三地电梯的广告位来放“商务快车”的广告,而我打了这个广告我没有花一分钱。我怎么做到?就是交换。后来用同样的手法,去给公司换了电视广告和大型的户外广告,包括我们公司员工吃饭都不用交钱,都是我用软件换回来的。

张亮:当时如果早想起来,那就是分众传媒的模式了。

田野:当时没有这个意识。

张亮:那是什么时候?

田野:总之,那段时间的经历让我学会如何去做交易。那时候的理想是做一家贸易公司,在深圳租一个三室两厅的房子做外贸。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哥们给我提一个好的点子。当时“非典”刚过,我们的想法是做纳米光透明的涂料,可以快速清除毒素。由于是第一次创业,而且也没有全心投入,后来就赔了。赔了之后,有一段时间挺憔悴的,周末骑个车到大海边狂喊,去念《念奴娇.赤壁怀古》,大声地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张亮:像野兽。

田野:这是性格原因。后来去腾讯做战略工作,需要去快速分析各个行业中的各个好的商业模式,为公司的战略发展方向提供决策及支持,战略工作的经历会让一个人了解生意背后的东西,如说市场宏观环境分析,公司竞争优势分析,财务分析等、这种经历可以提升自身的市场洞察力。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炼之后,就有了做“大生意”的欲望,如何去创立一家伟大的互联网公司。

我就想到一定要去北京或者去上海。我是2005年7月份来北京的,当时做世纪互联董事长的助理,在世纪互联的时候,我和公司高层不断探讨一个问题,即如何运用世纪互联的基础电信业务优势做新媒体业务。后来我们投资一个公司叫“比酷网” ,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和实验,使我们更加清晰的认识到了视频领域,直到2006年9月,比酷网和伙聚网合并。

张亮: 对你来说,创业者和生意人的区别是什么?

田野:创业者跟生意人应该有所区分的,创业者就是看清一件事情,这个事情是他毕生要完成的使命;生意人是随时找生意机会的人。

张亮: 现在会有越来越多80后的人在创业。你们觉得更应该跟着钱的方向走,还是更应该跟着一个梦想走?

邓迪: 显然要看他个人的兴趣和成长的经历。有些人可能就适合做投资家、银行家的角色,去追逐投资机会;有些人对数字不是那样的感兴趣,更感兴趣的是数字背后带来的产生的一些东西,可能适合于做一个创业者。很多人活在一个点上,他往这边走就是一个创业者,往那边走就变成一个商人。

田野:这两者不是矛盾的。只要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就有成就梦想的可能。你偏向于创业的也好,还是偏向于跟着钱走也好,这两个其实都没有错,问题是很多人理想很大,但是往往理想跟实际的能力和资源差距甚大,他自己没有想清楚实现目标的路线图。路线图是很关键的,你在每个阶段所具备的资源优势是不同的,你所能做的事情,下一步该怎么走,都应当结合自身所拥有的优势去发挥。理想很大,梦想很大,一旦杀进去,你会看到前方有沙漠,有海,有陆地,所以要准备好行囊,准备好你的装备。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