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0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史玉柱:下半生坚守网游?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有意逐步退出金融、保健品领域,一心“玩游戏”

或许是成功者必需的经历,一直以来史玉柱和他的产品似乎都在挨骂。无论是成就他事业翻身的脑白金,还是被赋予“下半生希望”的网络游戏《征途》,似乎都没给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商界异数带来什么好名声。

但骂娘也好嘲笑也好,似乎都没耽误史玉柱赚钱。凭借一款到现在为止“是否有疗效”仍存在争议的保健品,史玉柱不但在两年时间内还清了巨人大厦欠下的2亿多元债务,同时也再次站回到“中国一流企业家”的队伍当中。这一次,史玉柱把宝押在了网络游戏上。

几番起落史玉柱

8年前的1999年,显然是史玉柱人生的一大转折。1999年,在脑白金完成研发一年后,史玉柱在上海注册成立上海健特生物制品有限责任公司,当年脑白金销售额达到2.3亿元。2001年底,史玉柱还清所有债务。

2003年底,史玉柱将脑白金及黄金搭档相关的知识产权及营销网络出售给四通控股,作价12亿元,解决了融资渠道的问题。2004年4月,史玉柱在上海宣布成立上海征途公司进军网络游戏领域。2006年7月,史玉柱宣称《征途》单月利润即达到5000万元。一年后,史玉柱宣称《征途》同时在线人数达87万人,并已经进入上市缄默期。

人物简介

史玉柱,1962年生人,籍贯安徽怀远,1984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数学系。1986年被安徽省统计局列入干部第三梯队的史玉柱,赴深圳大学软件科学管理系读研。

1989年1月研究生毕业后,史玉柱旋即下海。1991年初,史玉柱在珠海创建巨人集团。1995年起,史玉柱和巨人集团斥资5亿元转投保健品。1997年底,因建“巨人大厦”史玉柱欠下2亿元巨债。沉寂两年后,他再度崛起于保健品领域,目前又把精力注入网游。

上周从“《征途》公测一周年”发布会上传出的消息显示,史玉柱创办的上海征途网络公司已进入在NASDAQ上市所需的缄默期。如果以同类公司上海盛大和九城网络的IPO市盈率和股价作为参照的话,控制着这家公司绝对股权的史玉柱个人财富将超过400亿元,直逼中国首富宝座。

“下半辈子和网游绑在一起”

“去年整个网络游戏行业的收入增长率达到74%,这是一个绝对的爆炸式增长期。”史玉柱说,“有哪个行业能有这么高的增长率?”或许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史玉柱正在开始用行动兑现自己的承诺。上周,史玉柱的健特生物发布公告称,已于4月12日与上海塔泰实业签署《关于无锡健特药业有限公司之股权转让协议》,将公司持有无锡健特40%的股权转让给上海塔泰,转让价格为7720.47万元。转让完成后,健特生物不再持有无锡健特的股权。而在此之前,从2005年起健特生物已经开始逐步减持保健品行业的投资份额,分别于2005年5月和12月,相继向两家境外公司转让14%和11%股权,价格分别为3204万元和2520万元。

“段永基曾经跟我说过,他希望自己的人生就是没事可以打打高尔夫球。”史玉柱说,“我没有他那么优雅,我跟他说,我只希望能每天都玩网络游戏。从重新创业到现在,在金融、保健品和网络游戏三个领域内都有点成就。下半辈子,我想我不会再干别的,就和网络游戏绑在一起了。”对于史玉柱的“下半生承诺”,业界颇多质疑,因为史一直就是个“见好就收频繁转型”的“传奇商人”。谁也无法预测,网游现在的“黄金时期”还能持续多久?是否足够支撑史玉柱走完他的下半生?

不能不承认的一点是,网络游戏的确曾经是神话般行业。甚至早在2001年,网易老板丁磊便曾戏言“这是个睡觉都能赚钱”的行业。但从3年前开始,该领域内最大的成功者之一盛大老板陈天桥认为“发展遭遇瓶颈”而驱动公司转型。随后,按游戏时间付费的游戏规则遭遇颠覆,作为中国网络游戏领域的代表,盛大的盈利能力遭遇华尔街质疑。

3年后,包括盛大在内的多家网络游戏公司逐渐完善“免费游戏时间”、“收费游戏道具”的经营模式,盛大重新得到华尔街信任,而将该模式进行得更加彻底的上海征途,更是曝出单月1.1亿元利润的利好消息。另一方面,依然坚持“游戏时间收费模式”的网易、九城等开始露出疲态。尽管仍旧保持着超过70%的年营收增长率,一场产业洗牌已迫在眉睫。

最感激“铁杆”团队

“产业发展到不同阶段,游戏规则当然会变。但从企业竞争的层面上来看,最终左右竞争胜败的依旧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其实,史玉柱本人就很能说明问题,巨人大厦的失败是一念之间的事情,但史玉柱和他的团队,凝聚在他们身上的核心竞争力,是史玉柱重新胜利的关键。”这是2006年5月,记者与上海某网络游戏公司副总裁对话时的一段采访记录。这样的表态和盛大老板陈天桥“盛大的核心竞争力跟《传奇》没有关系”的论断如出一辙。而按照前IDG合伙人、现任奇虎公司董事长周鸿祎的说法,风险投资商判断是否投资的第一标准也是“领导人和团队”,这是一条“放之任何行业皆准”的游戏规则。

从这样的角度出发,或许可以成为史玉柱自信的另一来源。

“我的朋友很少,但我身边的几个骨干,在最困难的日子里,好几年没有工资,他们都一直跟着我,我永远感谢他们。”史玉柱说,“从复出之后我就明白一个道理,很多时候做事情不能只是凭借激情和创意,当你想要实现的梦想所需要的资源已经超出你自身的能力时,你就必须借助外力。那不是依靠你拼命加班就能做得到的。”这些被史玉柱“永远感谢”的骨干,包括上海健特的总经理陈国、黄金搭档副总经理费拥军等等。

“一支团队长期跟随某一领导人,在其最艰难的时候团队依然坚如磐石。史玉柱败走麦城的时候,跟着他的都是忠心的人,没人才。所以,现在史玉柱还用忠心的人。”知名IT社区Donews创始人刘韧说,“他们身上的责任感和史玉柱休戚与共的成就欲望,都是史玉柱能够再次站起来的宝贵财富。”

渠道创造神话

不过刘韧没有点破的一点是,这帮被史玉柱称为“四个火枪手”的兄弟们背后,掌握着一张效率奇高、覆盖率奇广的营销渠道网。一个比较极端的比喻是,史玉柱只需要一声令下,一夜之间《征途》的海报和广告就可以覆盖到任何他想覆盖到的县级市,就像当年“送礼就送脑白金”的广告词一夜之间妇孺皆知一样。

“2006年《征途》刚刚开始公测时,我们的渠道推广人员最郁闷的一件事情就是和史玉柱的人比着贴海报。”国内另一家网络游戏厂商高层对记者回忆说,“我们到最后都没能搞清楚史玉柱究竟怎么做到的。在成都、西安、杭州附近的小县城里,只要我们的人贴过海报的地方,一夜之间就会被《征途》盖上。我们再贴,他们就再盖。”“脑白金练出来的人马,的确不简单。”这位高层最后感慨地说,“其实说到底,网络游戏也好保健品也好,渠道的力量都是无法想象的强大。”“盛大拥有覆盖全国的实卡销售渠道体系,每年通过盛大点卡销售而成功的渠道商数不胜数。同时,盛大还拥有全国最大的虚卡销售渠道系统,这是盛大成功的关键因素。”2005年,陈天桥在“狙击新浪”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盛大可以把卡卖到沈阳某个小县城的某个小区里,这一点还有谁可以做到?盛大如今已占领国内网络游戏市场的60%,就算我们做到100%,又能怎样?”陈天桥的自信在当时或许是对的,甚至一直到今天,盛大的渠道网络能力在互联网领域内都无人敢小视。但时过境迁,越来越多的传统行业高人开始切入这片充满着诱惑的虚拟世界,没有人再敢保证,互联网领域内不可复制的优势在传统领域内依然会是独孤求败。

或许在这一刻,互联网产业对于传统行业的冲击才真正开始。

面对面

“网游的裁判是玩家”

记者:网络游戏产业虽然有很强的盈利能力,但同时也有很强的社会影响力,尤其是对于未成年人。不久前,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等八部委发布了“防沉迷”系统的强制实施日期。请问你是怎么理解这一领域的政策风险和社会责任的?

史玉柱:主管部门对于产业的监管从长线看都是有利于产业发展的,这是好消息。

其实不仅仅是网络游戏,很多产业对于未成年人都是有负面影响的。国家主管部门也正在想办法保护未成年人。八部委公布的两个办法都是针对未成年人的,成年人不会受到限制。具体到《征途》来说,不会受到丝毫影响。因为本来《征途》就是成年游戏,未成年人根本就进入不到这个世界里面来。

记者:尽管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似乎《征途》游戏本身“谁花钱多谁就玩得好”的观念一直都在遭遇质疑,你怎么看?

史玉柱:黑不黑是玩家说了算。现在,媒体人、专家和政府主管部门往往都习惯把自己封为裁判,但是我觉得中国只有一个裁判,那就是玩家。

玩家觉得合理就是合理,玩家觉得不合理就是不合理,玩家觉得黑就是黑。我每天10个小时泡在游戏里,哪些地方是玩家觉得不合理的我们马上就改。玩家如果认为黑,可以不玩。我们这款游戏针对不同层级的消费者设计不同产品,对有钱人我们为他制造商品在里面。差不多70%的玩家,在里面是一分钱不花的。

记者:很多人都认为《征途》游戏本身并不是那么优秀,只是因为你本人,或者说脑白金的营销团队能力过人,能把广告和信息传递到极深的区域,市场影响才会有今天这么广。《征途》在一线市场的情况并不算好,你怎么看?

史玉柱:北京、上海、广州的玩家和中小城市的玩家特征是不一样的,这很正常。一个网游能不能成功?第一是产品。如果是一个烂产品,我通过营销的确能在短时间内把人拉起来,但是人留不住,一旦有一个好产品来,人就都走了,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你的一定是一个好产品、大产品才可以把玩家沉淀下来。

我觉得好的网游是非常诱人的,它是一个社区,每天发生的事和昨天都不重样。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