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7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11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朱威廉:陈天桥后悔当年没收购九城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在一些人眼中,陈天桥沉默寡言,老谋深算,似乎不可接近。而朱威廉却更能理解“强势”又“偏执”的陈天桥,知道他正进行着“谨慎”的战略思考。

陈天桥是一个褒贬不一的争议人物,朱威廉同样也是。朱笔下的陈天桥“激流勇进、逆风飞扬”,一股“英雄惜英雄”的情感跃然纸上。

我这个人,你说我野马也好,牛仔也成,痞子也罢,混混也行,反正我就是自由惯了,受不得拘束。给谁打工此等俗事,精神不乐意,肉体会抗拒,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直到我知道了盛大,认识了陈天桥。

陈天桥是我人生中第一个老板,一个很有个性的CEO,一个中国互联网的风云人物。他为我提供了一张进入“嘉年华”的门票,我在盛大的2年时间犹如坐过山车,过程中充斥了尖叫与刺激,事后又有着刻骨铭心的回忆。

陈天桥很强势,很霸气。初次见面,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他人不高,但是气势十丈高,压得住人。他男生女相,南人北相,有着超乎其年龄的老成——听他说话,不快不慢,中气十足,声音顿挫有力,逻辑感强烈,气势如海啸般扑面而来。

一听到你的言语有什么问题,他会立刻指出来;如果他懒得纠正,眼角也会扫视你一下,眼神犀利得可以让人当场毙命。心理素质不好的人必定肾上腺激素分泌加快,呼吸困难,平时讲话的果断利索全然消失(现在想想,我那结巴的毛病估计就是当年落下的)。所以公开论坛演讲时,很多老总不愿意排到陈天桥后面,就像大部分女歌手不愿在演唱会上碰到实力派女高音韩红一样。

他一度“不敢”坐飞机

陈天桥为人非常谨慎,绝不像某些媒体描述的那样好赌。相反,他非常精于计算,喜欢全局的控制感,或者说更像个工程师——既要注意大局的平衡,也要缜密地计算到每个细节,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将每颗螺丝帽的位置一一扳正。

看到有人浪费食堂饭菜,他怒不可遏,当场训斥;看到部分员工行为不文明,他亲自写文章并召开大会小会纠正不良作风。在文化建设方面,陈天桥向来是一人担纲的。哪几种人是受欢迎的,哪几种人是不受欢迎的,各种有关树立企业文化的运动此起彼伏。毫不夸张地讲,从餐桌到卫生间,陈天桥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有关企业发展的种种问题。纵使陈天桥已经不是“福布斯中国排行榜”的首富,但是如果《福布斯》能出一个中国最操劳CEO的排行,陈天桥的名字应该高居榜首。

这种操劳一直纠缠着陈天桥。自从盛大开始运营网络游戏后,焦虑就从未离开过他。按照他的说法,盛大是从创业最初时的每天都可能倒闭,到每周都可能倒闭,到每月都可能倒闭,一路风尘仆仆走到每年都可能倒闭。

我刚刚加入盛大就赶上了与韩国合作方的版权纠纷,官司在新加坡、香港、北京三地同时展开。除此以外,网络游戏的外挂和私服如同噩梦一般如影随形。账号被盗、装备丢失,玩家聚众上门闹事等问题层出不穷。更有玩家冲到陈天桥的办公室与其面红耳赤怒言相争长达几个小时。再加上学校、家长以及各类学者针对网络游戏的不利评价纷纷出炉……法律风险、政策风险、社会风险犹如三座大山压在了盛大的头上。

是历史造就了陈天桥极强的风险忧患意识,使得他凡事都要事必躬亲,每踏出一步都如履薄冰。在我最初加入盛大的一段时间里,陈天桥从不坐飞机,到北京无一例外都以火车往返。据说是其心脏无法对付飞机起飞和降落时的压力。

就是在这种压力下,陈天桥带领着盛大突出了重围,于2004年5月13日正式登陆纳斯达克。那天直到深夜,盛大的高管和很多员工都守在公司的电脑旁边,虽然当时纳斯达克正值低谷时期,盛大的股票也没有在开盘后一路走高,但上市这一步还是坚定了所有人的信心。盛大终于从一个风雨飘摇的私营企业走向了一个更为成熟,更具有抗风险能力的公众企业。

跟他争论让我想跳楼

盛大的“强势”有着其九死一生、夹缝中求生存的历史原因,也有着陈天桥身上固执己见、永不服输的基因。

陈天桥从来不会为任何人或者任何事而改变主意,重大决策会议之前必定是他先想好了答案,然后高层一番讨论后由他来梳理归纳,最后得出的结论无一例外地与他所设立的最初目标相吻合。

如果你想说服陈天桥,必先要在逻辑上战胜他,而他的逻辑从来都是滴水不漏,所向无敌。我曾经花费2天时间整理思路,准备充分后满怀信心地走进他的办公室与他就某个观点一决高低。结果10分钟后就走出了他的办公室,恨不得从四楼一跃而下,懊恼于自己的口才和逻辑竟然如此混乱,甚至一度怀疑自己的智商出了问题。

盛大的“家庭战略”其实是陈天桥经过反复探讨和不断论证后才启动的。他的思路是正确的,市场机遇也是存在的,但实际问题在于:企业的执行力、资源、业缘储备都跟不上,有关政策法规方面没有作出适当的评估。硬件、软件、市场、渠道,涵盖了太多不同的领域,其中任何一部分都够一个世界级的企业忙活一阵子,盛大居然一口气想包圆,无疑难度是巨大的。

从今天来看,我认为“家庭战略”的激进之处在于:盛大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启用了一支尚未准备好的团队,去执行一个正确的任务。

但陈天桥有他自己的道理。以我的了解,网络游戏从来都不是陈天桥的终极目标,他的理想是打造出一个跨媒体、跨终端的超级互动娱乐平台,让用户不仅在电脑上,还要在手机上,甚至在电视上享受盛大所提供的各种不同内容的产品与服务。

陈天桥比任何人都了解网络游戏产业的短板,知道行业政策的约束力度,他一直试图将盛大并入主流经济,尽管这并不容易。

不应该轻视“九城”

有两个问题一直让我耿耿于怀,始终没有找到恰当的答案。

其一,为什么盛大当年没有并购“九城”?盛大上市的时候,“九城”的IPO连影子都看不见,前者的收入是后者的10倍。当时是削减竞争、巩固市场的大好时机,盛大也有足够发起收购的资本,可是后来却选择收购了新浪的股份而非迅速统一网络游戏市场。

其二,就算当时九城不值一提。可为什么没有集中精力、不惜一切代价把WOW(魔兽世界)拿下来?盛大原对WOW志在必得,当时流传着一个说法:WOW这把大刀,只有盛大才能舞得起来。结果是朱骏拼上了身家性命,孤注一掷与暴雪合作。现在“九城” 巩固了其主导地位,市场份额也突破了20%.盛大当时以一款并不成熟的梦幻国度迎战显然是过于自信,缺乏正确的评估和自我认识。

盛大在今年3月21日宣布代理由韩国Wemade所研发的巨作“苍天”,这是继收购 “Actoz”后又一个令人瞩目的举动。拿下“苍天”的同时也证明了陈天桥已经结束了长达近5年的版权之争,过去所有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终于在资本的大锤下尘埃落定。如今的盛大终于可以轻装上阵,只需面对已经进入白热化的市场竞争而已。

陈天桥近2年露面的次数不多,耐得住寂寞的他一直在闭关修炼,调整内功,准备着下一个巅峰之战。虽然盛大股价现今只有鼎盛期的一半,市场份额也从最高超过50%降到了现在的25%左右,但是我相信陈天桥一定能带领盛大突破包围,重返网络游戏的王者宝座。

陈天桥不为困难妥协,不向挫折低头,他既有很强的战略思维,又有超于常人的精神和毅力。除此以外,盛大的“影子内阁”不离不弃,还有一批坚定的中层管理人员相伴相随。我相信在陈天桥的领导下盛大必将夺回所失去的阵地。不仅如此,我还相信“家庭战略”从未停止过调整和部署。喜欢激流勇进、逆风飞扬的陈天桥一定还没有忘记他那“超级互动娱乐平台”,壮志凌云的梦想终有一天会得以实现。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下一篇:王吉鹏先生简介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