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7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11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史玉柱:一个有理性的“赌徒”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国最具传奇色彩、最富争议性的创业人物—史玉柱

史玉柱,一个有着传奇和神话般经历的人,而且,这个传奇和神话正在续写。“上个月,这款游戏的税后利润已经达到了700万美元。”7月28日,史玉柱透露,征途游戏的收入目前正以每个月1000万元的速度增长。如果按照单月利润700万美元来推断,史玉柱的网络游戏已经跻身国内游戏运营商前列,甚至已经进入三甲。

2004年4月8日,当年与媒体交恶的史玉柱一口气请来了全国130家媒体,在上海金茂大厦的巨大会议包房里,在黄浦江的顶级游轮上,正式宣告了他第三次创业的开始:昔日巨人、四通控股CEO在上海新设立一家网游公司--征途网络。这位靠巨人集团起家、折戟沉沙于巨人大厦、后又通过缔造“脑白金”完成咸鱼翻生的传奇商人,在网游领域开始了新的冒险。不过两年的时间,史玉柱做的网游生意和他的保健品生意一样,已经赚得盆满钵溢。

对于史玉柱的这次出手网游,外界不约而同用到了跟赌博有关的词“豪赌”和“下注”。

赌徒是什么?赌徒最基本的特征是,想赢也敢输,尤其是不怕输,其实就是有着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的人。

从创业成功--失败--更成功,史玉柱式的大落大起传奇,其颠覆世俗力量和眼光的创业韧性,在近20年的中国人创业史上,似乎无人能出其右,如果不是赌徒,肯定不会有如此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史玉柱职业成长生涯的每一步似乎都充满了“赌性”,如果是真的赌徒,或许不会每次都有这么好的手气。史玉柱真的是赌徒吗?

第一部分:从辉煌到巨人之败只毁于一念间

在前途茫茫的创业路和官运亨通的坦途之间,你会选择哪条路?

放弃前途无限的国家储备干部身份变成前途莫测、一文不名的创业者,不仅仅是创业激情这么简单。在对大时代、大环境的把握中,技术出身的史玉柱选择了“汉卡”--一种桌面排版印刷软件,作为创业的产品。从4000元到年利润1000万,史玉柱创业初成。

不料由于“汉卡”的辉煌,使得信心十足的史玉柱产生了疯狂的想法,结果却是因一念之差导致全军覆没,使得“赌徒”的称谓与史玉柱如影随形。

“汉卡”传奇来自市场的深刻把握

史玉柱的传奇式创业经历,更多体现在他能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与其说是“赌”,不如说是对于自身能力的一种认知和把握。

这种认知和把握很早就表现了出来。小学四年级,史玉柱因为迷恋小人书而留级,中学后开始疯狂学习,以勤奋赌明天,最终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浙江大学。

史玉柱从浙江大学数学系毕业时,时值1984年,大学毕业生无比受重视的年代,毕业后被分配至安徽省统计局。因工作出色,1986年安徽统计局将其列入干部第三梯队送至深圳大学软件科学管理系读研究生,毕业回去即是稳稳的处级干部。一般人皆认为史玉柱将来官运亨通。但到深圳后,接触到了高科技软件开发技术的史玉柱很快就有了创业的想法。

史玉柱选择做“汉卡”,除了深圳当时的外向型经济环境和氛围,整个“汉卡”市场凸现出来的巨大需求是软件专业的史玉柱最大的驱动力。

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随着PC逐步在中国的普及以及汉卡的价格与成本之间巨大的利润,中国市场上至少有30家以上的公司在做“汉卡”,其中尤以联想的起家产品“联想汉卡”最为知名,毫不夸张的说,如今许多成功的老牌IT公司都有卖过汉卡的经历。

在史玉柱整个研究生学习期间,恰逢“汉卡”市场慢慢进入了成熟期,做汉卡的高科技公司大都赚了钱,当时像联想这样的大户每年都能卖出十几万套“汉卡”。

同时,伴随印刷业的发展,特别是中小型印刷厂大量出现,自然带动了对印刷排版系统的需求。而史玉柱完全针对市场需求开发的M-6401桌面排版印刷系统(“汉卡”系列的一种)具有很多当时的高科技公司开发的产品所不具有的市场优势。

于是1989年史玉柱深大研究生毕业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辞职。为此遭到了领导、亲人的一致反对,但史玉柱还是带着其在读研究生时开发的M-6401桌面排版印刷系统返回了深圳。

他用手中仅有的4000元承包下天津大学深圳电脑部。该部虽名之为电脑部,但除了一张营业执照之外,没有任何相关的设备,史玉柱该如何向客户演示、宣传产品?

这无法阻挡史玉柱前进的步伐。当时深圳电脑价格最便宜一台要8500元,史玉柱以加价1000元的代价向电脑商家获得推迟付款半个月的“优惠”,赊得一台电脑。为了尽快打开软件销路,史玉柱想到了打广告。没有广告费,就以软件版权做抵押,在《计算机世界》上先做广告后付款。

史玉柱的付款期限只有15天,前12天他都分文未进,第13天他收到了3笔汇款,总共是15820元,两个月以后,他赚到了10万元。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史玉柱将10万元又全部投向了广告。就这样,在4个月后,史玉柱成为了百万富翁。尽管这段故事如今为人们津津乐道,但是回头反思,如果当时15天过去,史玉柱收来的钱不够支付款项又该如何?“我对市场和自己的产品有绝对的信心。”凭借信心,史玉柱赢了第一步。

100万成为了一个新的起点。出于对技术和市场的把握,使史玉柱成功地跨过创业第一道槛。之后,从M-6402一直到M-6405“汉卡”,都获得了巨大成功。现在看来,史玉柱“汉卡”创业的每一步谋划上,都谋定而后动,没有一步踏空,这绝对不是一个只靠冒险生存的“赌徒”行径。

耀眼光环下的迷失

史玉柱一直说巨人之败,是败在自身,完全是因为创业之初一切过于顺利。

1991年初,史玉柱携带自己的软件离开深圳到珠海重新创业。他宣布:“巨人要成为中国的IBM,成为东方的巨人。”

那时的史玉柱已经开始充分施展他的营销天分。史玉柱做出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决定,他向全国各地的电脑销售商发出邀请,只要订购10块巨人汉卡就可以免费来珠海参加巨人公司的销售订货会,使得全国各地有200多位大经销商纷纷来到珠海。现在看来,200多人根本不算什么,但在1991年却是一个很大的举动。就这样,史玉柱以不到100万元的代价,组织起当时在全国最大的连锁销售网络。

营销通路的迅速打开,使得1991年巨人汉卡的销售量一跃成为全国同类产品之首,公司获纯利1000多万元。在这期间,巨人又开发出中文手写电脑、中文笔记本电脑、巨人传真卡、巨人中文电子收款机、巨人财务软件、巨人防病毒软件等产品。到了1992年,巨人已经发展成了一家资本超过1亿元、引人瞩目的高科技集团公司。

也正是这一年,史玉柱头上先后罩上了十几个光环,荣获了珠海市科技进步特别奖。李鹏、江泽民等中央领导都先后到巨人视察。史玉柱的事业至此达到了巅峰。此时他刚刚三十岁。

太迅速的成功绝对是毒药,尤其是对于史玉柱这种需要有前瞻意识的创业者来说。事实上在1993年,巨人虽然已经成为国内仅次于四通的第二个高科技企业,但由于这一年西方16国集团组成的巴黎统筹委员会解散,西方国家向中国出售计算机的禁令失效,外国电脑和软件大举进军中国,不仅使“汉卡”的生存空间急剧变小,也使得巨人的其它软件产品同样遭遇到极大的困难。

想让“巨人”继续生存下去,唯有转型。直至此时,史玉柱实际上还在保持理性的状态。由于当时全国的保健品市场行情很好,利润率非常大,手中资金充裕的史玉柱提出了二次创业的总体目标,决定走多元化发展的道路,斥资5亿元开发保健品。而仅在广告投放上的费用就高达1个亿。事实也证明,做保健品这个能迅速集聚资金的泡沫性行业是营销天才史玉柱的长项。

但假如他仅仅去做保健品,没有其他的所谓多元化动作,也就不会有后来“巨人大厦”的危机和首次创业的失败。赌性的冒头让史玉柱这次向着一个危险的极致进发。

赌出来的失败

到目前为止史玉柱只赌了一把,这一把就是他的多元化转型之路和他的巨人大厦,但赌这一把的代价却是让他血本无归,甚至欠债2亿。

那个时候的史玉柱,和那个时代倒掉的很多高歌猛进的企业领导者一样,在自己描绘的美景里欲罢不能。史玉柱身价当时暴涨至几亿,被过度膨胀的自信心推着走--没有明确的产品线和对于市场的算计,全凭感觉和运气,在“赌一把”的心态驱使下,接下来的故事几乎地球人都知道。

从电脑、保健品到药品,史玉柱疯狂的投入了大部分的流动资金。更致命的问题在于,作为企业和政府的一个明星项目,巨人大厦设计方案从18层到最后的72层,事实上当时地基是按照88层打的,按照这样的做法,仅预算就需要12亿,这对于房地产投资毫无概念的史玉柱而言,完全是给自己建造了一个“恐怖”的资金黑洞。

客观而言,巨人大厦的过度“抽血”只是其表面原因,真正原因还在于史玉柱毫无把握、却付诸行动的一些疯狂的下注--投资行为,甚至包括完全就是赌博行为的传销。这种资金有去无回、或者说投资收益周期超出控制,是史玉柱输掉“巨人”的最大原因。

“直到‘死’那天我都没觉得好像大厦盖不起来,那时候还是没有头脑缺乏清醒。”史玉柱承认当时毫无危机意识,“那时候,头脑发热,做过十几个行业,全失败了。比如当时做的脑黄金、巨能钙、治心脏病的药、我们的老本行--软件、计算机硬件。当时传销还不算违法,还成立了一个传销部开始研究传销。队伍刚培养好,国家说传销违法了,最后那批人就解散了。当时甚至成立了个服装部门。”史玉柱的多元化之困恰逢巨人大厦的建设资金出现短缺。媒体曝光后,买楼花的人开始集中上门挤兑。史玉柱从几亿身家变成了欠债两亿多。

1997年下半年,史玉柱奔波之后并没能堵上巨人大厦的资金黑洞,终于一赌成恨,血本无归。此后两年多的时间,史玉柱都在人们的视野之外。当然,具有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的史玉柱并没有随“巨人”一样倒下,而是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为东山再起做着准备。

第二部分:东山再起寻回失落的自己

史玉柱曾经梦想巨人集团成为中国的IBM。假如他一直坚持在IT领域的专攻,不知道会不会成为另外一个柳传志式的企业家?事实上,这种推测根本不会成立,作为一个IT行业的技术型创业者,在巨人开始了保健品市场的逐利后,史玉柱就开始告别了他最初的创业动机,做生意赚钱成了首要目的,而不是成就某项事业。

生意是短线的,追求的是高额利润,而成就事业,需要长远眼光和追求长远利益,不在于一时的暴利,这就是两者的区别。事实上,从巨人的足迹来看,史玉柱本人不是一个适合做企业家的人,他的优势在于创意、敏锐的市场定位和超强的市场炒作能力,这对于短期的获利能力特别重要,但却够不上成为一名优秀企业家。

有了前车之鉴,聪明的史玉柱自然不会再次重蹈覆辙,对于“巨人”倒掉原因的反思,对于自己因“赌”失江山的悔悟,在他复出之后充分地体现了出来:从负债两亿到重新站起到每月收入几千万,也不过短短三年时间;打造一个网络游戏公司,不过两年时间,就实现了大规模赢利。这一切,没有运气、没有机遇,全部是来自市场的感觉、判断,以及对于自己的把握。

凭借“脑白金”起死回生不是偶然

史玉柱的复出靠保健品“脑白金”的成功营销,已是不争的事实。那么,史玉柱的团队真的是靠“脑白金”拍脑袋、砸广告才获取了巨额收益吗?当然不是。

对于一个危机中的创业团队来说,只有用代价最小、成本最低的产品,在短时期内获取巨大收益,才能迅速摆脱危机。

作为有着保健品运作经验的团队来说,继续做熟悉的业务显然风险最小,而保健品这种有着巨大泡沫和依靠营销驱动的产品,对于有迅速获利需求的史玉柱来说,显然是不错的选择。史玉柱后来的经历,也充分说明了他有着运作泡沫产业的天分。事实上,“脑白金”的研发在“巨人”危机之前就已经基本结束,直接生产后,马上就可以投放市场,史玉柱没有理由不选择!

脑白金于1998年5月份问世,由于巨人的倒下,一文不名的史玉柱个人向朋友借了50万元,带领着十几名忠实的追随者转战江浙、东北,开始再度创业的历程。

做为赌徒,在有了翻本的机会时,经常都是放手一搏、孤注一掷的。但从“脑白金”的营销历程来看,史玉柱不是。

史玉柱试探性地先花了10万元广告费在江阴打市场,很快产生了热烈的市场效应,影响到了无锡。于是,他们用赚到的钱接着在无锡打市场,然后无锡也有了很好的市场反应。

史玉柱心里有数了,他对下属们说:“行了,我们有戏了,我说这个产品一年至少可以上10个亿的销售额。”接着他们的市场开到了南京,带动整个江苏,同时在吉林启动,很快,常熟、宁波、杭州都做开了市场。

就这样,在1999年3月,史玉柱终于在上海注册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上海健特生物制品有限责任公司。当年,新公司的主营产品“脑白金”销售额就达2.3亿元。

对于脑白金的成功,公众都归结到“广告轰炸”和史玉柱的营销天分上,实际上,“脑白金”营销的成功是来自于对历史经验教训的认知,可以说完全推翻了史玉柱以前推广保健品时使用的集束式广告轰炸手法,除了钱的因素,史玉柱感叹说:一个企业资金实力再雄厚,也只能在几个重点行业、重点地区、重点产品上下功夫,如果没有做到重点突出而采取平均用力的话,就必然会失败。

对于史玉柱和他的团队来说,“巨人危机”或许是他们最大的财富,因为史玉柱从中得到的教训和对于自身的深刻认知,让他们在以后的创业中受益无穷。

在脑白金的成功营销下,使得史玉柱实现翻身指日可待。

真正的赌徒不会有永远的追随者

史玉柱在总结自己能够东山再起的原因时表示,一个原因是他这些年经受的挫折和教训;另外就是他的核心团队,能和他一样去拼杀的团队。“我身边的几个骨干,在最困难的日子里,好几年没有工资,他们一直跟着我,我永远感谢他们。脑白金问世之前,我吃不准,问他们,‘行吗?你们觉得有戏吗?’他们总给我非常肯定的回答:‘行,没问题,肯定行。’身边的几个骨干,在最困难的日子里,像‘上海健特’总经理陈国、副总费拥军,好几年没有工资,他们一直跟着我。那时侯,也是他们陪伴我爬完了珠峰。我永远感谢他们。”

试想一下:一支团队长期跟随某一领导人,在其最艰难的时候,团队依然坚如磐石,这对于渡过难关何其重要。这是史玉柱比别人的幸运之处,也是史玉柱能够再次站起来的宝贵财富。

惨痛的经历和教训似乎让史玉柱的这个团队具有共同的认知和从头再来的动力,这些人不缺经验和能力,更重要的,是他们和史玉柱休戚与共的成就欲望。蒋涛曾经是史玉柱的一名手下,但蒋涛一直却不明白,史玉柱为什么用忠心的人,而不用所谓人才。DONEWS网站总裁刘韧的分析是,史玉柱败走麦城的时候,跟着他的都是忠心的人,没人才。所以,现在史玉柱还用忠心的人。

其中,最为著名的忠臣良将就是被史玉柱称为“四个火枪手”的伙伴。例如史玉柱大学时“睡在下铺的兄弟”陈国,在巨人最困难的时候,他得面对众多上门要钱的业主。在这段时间,陈国做了一件对现在非常有用的事情,就是全面统计巨人大厦销售出去的楼花,并以存档处理。这些成了后来史玉柱还钱的依据。责任感是陈国这些年来坚守的重要理由,“我们总不能随便就说拜拜吧!”

还有现任黄金搭档公司副总经理费拥军。费拥军一直追随史玉柱,其一个重要的工作特点就是跟随着史玉柱的工作节奏而运作。

史玉柱还有两位死忠的女性下属,刘伟和程晨,业内公认,刘伟和程晨为史玉柱重新创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显然,一个以“赌”为生的人不会有这么强大的凝聚力和人性魅力,除非他的追随者都是天生的赌徒。事实证明,史玉柱的核心团队里都是一些有着成就欲望的人,都是有着强烈事业心的人,这些人不会把自己的职业生命浪费在“拿青春赌明天”上。

洗白是为了长远计

“赌徒”是不会考虑长远收益的,而且不会以道德要求作为自己生存的底线,图的都是眼前利益。如果按照史玉柱以前做事情的逻辑,赚到钱之后应该是图谋继续赚钱的行业,实现财富的迅速增值。但没有人会想到史玉柱赚钱后的第一个动作却是还债。

2001年1月30日,一家名为“珠海市士安有限公司”的公司在《珠海特区报》上打出“收购珠海巨人大厦楼花”的公告,称以现金方式收购珠海巨人集团在内地发售的巨人大厦楼花。收购方式有两种:一是以100%的价格收购,分两期支付,即现期支付40%,2001年年底再支付60%;二是以70%的价格一次性收购,收购时间为1月31日至2月15日。后来人们才知道,珠海市士安有限公司的一切所为都源自史玉柱的指示。

史玉柱的巨人公司一直没有申请破产,事实上如果申请破产,巨人集团的债务和资产相抵后,史玉柱就完全可以脱清干系。于是,曾经有人这样对史玉柱说,其实这些钱你是可以不还的。因为从法律的角度看,作为一个有限责任公司,只要把巨人申请破产,个人就无需承担偿还的责任。但是代价是必须一直承担欠债的骂名。

其实,还债的想法在史玉柱重新出现在公众面前就已经传达出来。2000年8月26日,沉寂多年的史玉柱首次亮相于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对话》栏目。“重出江湖”的史玉柱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一定要偿还老百姓的血汗钱。2001年2月,史玉柱开始还债。“当时我有个10年计划。10年之内还清老百姓的钱,一年攒1000万,至于说能否提前我心里有底,但提前多长时间我不知道。”

史玉柱在接受一家媒体记者采访时也说,“眼前我好像吃亏了,1亿多元现金我付出了,但是这个回报我觉得不止1亿元。”并说:“我们巨人集团给自己将来定位定得还是很高的,还是有野心的,要做到很大规模。如果将来定位那么高,却有一笔这种不良记录在这个地方,对我们将来的发展是很不利的。”

2001年底,史玉柱欠的所有债务基本还清。

从善意的角度来理解史玉柱还债的举动体现了一个商人的底线和操守,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阐释了史玉柱不是“赚一把就走”的那种赌徒心态。

第三部分:“赌徒”只是幌子投资效率才是追求

没有永远的暴利行业,也没有永远不败的事业。卖掉脑白金和黄金搭档,是史玉柱从创业者走向投资者的重要里程碑。在《沉浮史玉柱》一书中,史玉柱曾说:“搞投资的更需要低调行事,无须任何宣传。”因此,最擅长营销的史玉柱尽管让脑白金和黄金搭档的广告在电视上闪个不停,但对他的资本运作和项目投资却非常低调,往往是到了项目成熟之后,外界才知道消息。

如今的史玉柱不再是一个执着于某项事业的人,更确切地说,他不是一个企业家,而是一个投资家,而且是一个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投资家。经历了大起大落、大落大起之后,与其说史玉柱害怕了,不如说他更认清了自己。他想成为巨人,但又要保护自己不被攻击,因此史玉柱选择了有重点、阶段性的投资赚钱方式。从保健品到非处方药再到网络游戏,看不出哪项事业是史玉柱想要专注的。这也正说明了他的投资思维--没有永恒的赚钱产品和事业。

见好就收的转型本质

曾有人问史玉柱,在你二次艰难创业的日子里,谁对你帮助最大?史玉柱说,两个人,柳传志和段永基。自言“朋友很少”的史玉柱曾经说过:老段是我这辈子都可信任的人。老段指的是四通控股的当家人段永基。在复出之后,史玉柱已经明白很多事情不是仅凭激情、创意、拼命加班就可以做到的,当实现一个梦想需要的资源超出自己的能力时,就必须借助外力。

脑白金和黄金搭档终归不是永恒的赚钱支柱,即使它们比竞争产品有着更长的生命周期,但投资新热点才是保持活力的基础。事实上,要保证做好热点产品,资金的安全无疑是活得长久的前提。但怎样才能保证自己不再被市场诱惑?还完欠款的史玉柱意识到,自己当年失败的一大原因是缺乏融资渠道。而融资平台的搭建莫过于上市。对于史玉柱来说,上市有两条路可走,一是直接上市,二是借壳。而此时段永基正在寻找新的赢利点。两者一拍即合。

段永基与史玉柱初识于上世纪90年代初,那时候史玉柱正推销自己的汉卡,段永基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的老总。上世纪90年代中,四通仍是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而巨人也已经成为中国第二大民营企业。

但真正将史、段两人捆绑在一起的,却是史玉柱二次创业时。史玉柱第二创业时,曾得到过泰山产业研究院(中国的企业家沙龙,它聚集了一批中国民营企业家中的领袖人物,其中包括柳传志、段永基、冯仑等人)的精神层面的启发和鼓励,尤其是管理方面的指导。

在泰山产业研究院的交往过程中,段永基加深了对史玉柱的了解,特别是对保健品行业与史玉柱个人营销能力的了解。从这些侧面,也能看出中国企业界的泰斗们对于史玉柱的认可度。

2003年12月,四通控股斥资12亿元收购脑白金及黄金搭档相关的知识产权及营销网络。四通电子随即更名为四通控股,史玉柱出任总裁。通过和史玉柱的合作,四通控股实现了转型,史玉柱带来的保健品产品(脑白金和黄金搭档)利润高达四通控股的80%。而史玉柱经此一役,也解决了融资通道的问题。

史玉柱本人,也不再只是一个做保健品的营销高手,而是实现了向投资家的初步转型。把卖得如日中天的产品卖掉,投资新的行业,这决不是一个赌徒的行为,赌徒只会一条道走到黑,尤其是赢钱之后只会继续押下去,输了就背水一战。

想赢就别在一棵树上吊死

投资网游,一直被人们视作一种“豪赌”,甚至有人预言了《征途》的死期。但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人们的预期,《征途》安然地为史玉柱赚来了大把钞票。

《征途》的成功,印证了“投资家”史玉柱总是不断在寻找最后一个暴利行业,而卖掉“脑白金”,则说明他懂得了全身而退、见好就收。除去投向银行业不需要自己管理的资金之外,史玉柱投资的产品越来越趋向于快速敛财型。

1998年“脑白金”进入市场时,保健品市场的同类产品处于相对空白状态;而当维生素产品“黄金搭档”进入市场时,这个市场基本是被国外同类产品占据,只是缺乏国内同类产品;当《征途》游戏公开露面之时,网络游戏市场已经进入群雄争霸之时,市场培育已经完全成熟,但暴利本色未褪,培养了一批富豪。

史玉柱的理性,似乎已经达到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对于自己的投资思路,也有着非常清醒的独到见解,“任何一个行业今年赚钱明年未必能赚钱。回过头来看这十年来的洗衣机、电视机行业里,当时是很赚钱的,但是目前来看,没有一个成为朝阳产业,最后搞得大家都不赚钱,所以一个企业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但是搞多元化也不行,最少我认为自己不行。基于这种情况,我认为应该结合比尔·盖茨与李嘉诚的路子:集中几乎全部的人力投入到主营产业,集中一半的财力投入到主营产业,留一半的财力做其他方面的投入,容易变现且不需要投入很多精力的。当主营业务出现危机时,可以通过这一块在现金流量方面给予支撑支持。”

比尔·盖茨做专业领域的纵,李嘉诚做投资规模的横。前者死认准一个产业,在一个产业做透,使股价迅速增值,而后者是看什么行业赚钱便做什么,他涉及的行业有几十个。李嘉诚是以投资家的身份,通过高明的投资手段、严密的项目论证,使其集团规模扩大。这两个人,都是史玉柱一直在研究的企业人物,也是他一直在学习的。

显然,不断寻找新的赢利点,“不在一棵树上吊死”就成了史玉柱选择投资网游的根本出发点。

不断告别过去,通过理性的转型来拓展新的机会和市场,作为一个投资家来说,史玉柱的思想纬度可能超越了他的投资纬度。

网游没有逃出“五指山”

史玉柱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即使是有把握的事情,他也会留着后手,以预防随时可能出现的危机,这种掌控力,堪称如来佛的“五指山”。循着史玉柱的投资思维,2D网络游戏就是所谓的《征途》继脑白金、黄金搭档之的主营业务,而这个主营业务的赢利能力,仍然在他的掌控范围之内。

被称为“骨灰级游戏玩家”的史玉柱是在自己熟悉的IT领域里开始新的征程,由于史玉柱的加入,使得网游企业的生存环境日趋恶化的现状更为突出。但在史玉柱看来,网易是真正的竞争对手,但它和自己不是一个市场;而盛大的关注点已经不在网络游戏商;九城靠的是暴雪的成熟游戏,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至于金山,他的“一款游戏就把它所有游戏都超过了”,而腾讯“可怕”但“不同类”,因此也没有必要担心。

显然,史玉柱的这番言论除了表示从战略上藐视对手外,还意在自我打气。但不可避免,进入网络游戏市场的史玉柱必须面对成熟市场需要面临的所有问题和对手。

有业界分析人士指出,史玉柱所推出并推崇的2D游戏《征途》并不符合网游市场的主流趋势;另一方面,竞争对手也不会放任自己玩家的流失。事实上,不管是盛大、九城,还是网易、腾讯,在网游市场上都是雄心万丈。

但史玉柱最大的筹码在于,网络游戏是和保健品一样,是个依赖营销生存的产业,而他有着庞大而且有着成功策划经营脑白金、营销能力极强的销售队伍,这支队伍无孔不入的渗透能力,或许真能像“脑白金”一样,把史玉柱旗下的网游产品,卖到中国的广大村镇和二、三线城市。不管史玉柱报给外界的月入几千万的收益是否属实,《征途》营销人员活跃在大小城镇和乡村网吧的身影,经常被分布于全国各地的大学生碰到,尤其以寒暑假为甚。

明显不是盲目从事的史玉柱对于做网络游戏,在《征途》刚刚起步时,他就定好了到纳斯达克上市的目标--上市套现,是所有投资人的不二选择。

史玉柱拿“赌徒”做自己的幌子,不过是为了避免过多的是非判断和无端的揣测,让他的投资计划更为隐蔽和更为稳妥。大落后复大起的史玉柱,已经用行动证明了自己不是一个毫无理性的“赌徒”,被证明之后的史玉柱,已经转型成为投资家而非创业者和企业管理者。所以,在网络游戏的投入上,他更像是一个代言人和最大的玩家,网游公司的上市似乎才是他更主要的目的。上市后呢?史玉柱从决定做投资家那天起,就意不在于任何一项产品。我们所要关注的,是他的下一站。市场里最热的那个行当,最容易获利的那个行当,或许就是史玉柱的下一个投资目标。

对于史玉柱而言,没有永恒的暴利,也没有永恒的产业。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下一篇:王吉鹏先生简介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