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0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刘方毅:未来之星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刘方毅——上海英科实业董事长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渣打财富人生。在中国的商业土壤上,大公司、大事件、大人物往往是大众关注的焦点,而生机勃勃的中小企业们却常常被人们忽略。然而,他们同样拥有中国企业20多年高速成长的基因与健康的轨迹,拥有成为通用、IBM的远大理想。我们把他们叫做中国企业的未来之星。今天走进我们节目的这位年轻人就是这样一颗未来之星,在最传统的行业中变废为宝,出奇制胜。

几乎一夜之间,一位默默无闻的旅美华人突然成中国的女“首富”;谁也没有在意,所有的写字楼电梯口都被一位文学青年装上了液晶电视……谁有可能是下一个张茵,下一个江南春?《财富人生》将为您努力寻找中国企业家的未来之星。本期嘉宾刘方毅所创立的英科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净资产不到两个亿,年销售额不过四个亿,所从事的也是再也传统不过的加工制造与贸易行业。然而,就是这样一家中小企业,却在财富五百强企业中拥有包括沃尔玛在内的十六家客户。独特的商业模式吸引着风投们纷至踏来。

叶:欢迎你,刘方毅先生做客《财富人生》。

刘:谢谢。

叶:曾经有人把中国的中小企业比作是蚂蚁兵团,如果把您的英科实业中比作这个蚂蚁兵团当中的蚂蚁雄兵的话,您个人会认同吗?

刘:我应该想我会认同吧。

叶:但是我们注意到一个细节,跟您合作,进行商业合作的却是一些我们经常用什么,这种大象来形容的,像沃尔玛这样的一些巨型商业巨头。

刘:对。

叶:您跟他们的一个结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刘:我们公司是从美国开始,因为我们1993年就在洛杉矶成立的,所以我们公司的发展也离不开一些大型企业的合作,所以除了沃尔玛以外,罗斯,我们还有跟美国五百强里边大概我们有16家企业都有合作,

叶:那我在想像沃尔玛这样的零售业巨头,他们也会使用电子商务进行询盘吗?

刘:作为他们沃尔玛来讲,他这家企业目前已经在深圳,在上海都有自己的采购中心,那么他们公司的一个策略当然是直接跳开中间商进入自己的制造,寻找中国直接的制造商来做配合。所以电子商务是他们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来寻找到这些中间商,就是寻找中小企业,因为这些小企业名气不一定很响,而且他们的制造规模也不一定很大,所以电子商务作为一个,我相信是他们唯一的而且相对成本比较低的一个手段来做。

叶:那现在我们也注意到,特别是中小企业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开始尝试着利用电子商务来寻找商机,那我在想是不是同业之间的竞争也会非常的厉害?

刘:我相信是这样的,那就看谁能走快一步,前端和后端的平台能做得更好,那么你服务的队伍,就是说我们电子商务,所谓我们公司做电子商务其实是有一个很强的平台,除了IT是一个小块以外,我们更要有很多服务人员去接受客户的询盘,然后要服务,怎么说呢?还要去发现这些客户是不是我们的目标客人?所以这些来讲的话,是一个很庞大的工程,但是是我们就是,我个人认为从今后来讲电子商务会将近占到一个主导地位。

电子商务帮助英科实业成为中美间手套贸易的最大经销商,英科直接向沃尔玛、金佰利供货,仅PVC手套一项,2006年的销售额就高达3000多万美金。

叶:蚂蚁雄兵但是在跟大象做生意的时候,那我就觉得双方的这个体量差异是太大了,那我在想,经常我们都会看到对沃尔玛这样一些超大型的零售渠道商,他们会觉得对销售渠道的一个垄断啊,对前端生产商利润的进一步的一个空间的压榨啊,那你们在跟他合作的时候也有这种困惑吗?

刘:其实我觉得,我们并没有,大家因为可能有一个误解认为就是大型公司你应该很惧怕它,我们跟大型公司反而合作是最好的,为什么?第一我觉得文化的,你能比较了解他们的文化,因为我1989年去美国留学吗,那你有12年到13年在那边生活的经验,反而会觉得跟他们做生意会比较容易,特别大型的公司他比较讲规则,所以越是大的公司他跟我们小型企业做的话,我觉得诚信度也高,所以相对来讲,我会觉得比较容易,第二个来讲,你并不是所有这么大的一个庞大公司做,你还是跟他一个大型公司里边一个小的部门在做,

叶:那我在想中国有一句俗话就是说背靠大树好乘凉,那我当然跟这样的国际巨头进行合作,像您说的信誉也比较有保证,还能找寻到一种可能共同成长的这样一个机会,但会不会客户会相对比较单一?万一跟他们的一个合作断裂的话,你自己是不是完全要从头再来过呢?

刘:我们自身公司来讲要做好一个准备,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将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边,就我们公司内部来讲,就是说我们有一个控制,也就是说最大的客人不应该占到我们销售额的20%以上,这是我们自己内部的一个控制,因为他太大了话,你万一有些定单遗失会对我们公司造成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叶:那我觉得你的风险意识似乎一直很强。

刘:,因为没有不变的事情,特别像大型公司,他们还有一个变化,也就是他们的采购人员是经常轮岗调换的,所以这样会造成很多风险。

刘方毅的人生

刘方毅,1970年生于上海,父母都是工程师,受过良好的教育。刘方毅从小的学习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1989年,从上海格致中学毕业后,他决定到美国留学深造。

叶:上海人好象很早就有这种要出去留学的这种意识,走在全国前列。

刘:是,是的,是的。

叶: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觉得哎呀,我一定要出去留学?

刘:当时好象是高一。

叶:高一。

刘:高一正好我父亲有一个朋友,他的女儿中学毕业去,那么当时倒,本来我还在想在国内报考,但是后来觉得美国是一个比较新兴的概念,那个时候,很多人想出国,我想在八十年代末,那么我觉得有这个机会所以就去。

叶:那没有在国内参加高考,就直接去。

刘:没有在国内参加高考,对。

叶:那会儿就想出去就学商业吗?

刘:说实话从来没有想过学商业,因为我当时在国内是数理是非常好的,所以去那边读的也是电子工程,学的是芯片制造和电脑,芯片制造,所以跟商业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叶:说您那会儿在上海读中学的时候,数学竞赛还拿过名次的。

刘:对,对,对,我一直,当时我觉得礼拜六,礼拜天我们都去,我们有一个奥林匹克数学学校,我不知道现在还在吗?

叶:应该有的,现在……

刘:……第一届……,我们是第一届学生,苏步青题词,我记得,那时候很兴奋。

叶:家里是在美国有亲戚朋友吗?

刘:我家里面没有。

叶:没有。

刘:对。

叶:那也就是说踏上这个异乡土地的时候是你一个人。

刘:对,就是我一个。对。所以当时去美国我记得,1989年9月1日,所以是很好的记得一个日子,从上海,当时我记得到美国的时候还怕下了机场没有人接,然后果然下了机场就没人接,是我们一个中国同学会的,正好很巧在飞机上坐我旁边的一个,是同样一个学校的一个中国同学,一个同学所以他正好有叫我们的同学会来接,所以就这样刚开始几天都不知道住哪儿,也不知道怎么去入学,所以一切,而且那个时候美国跟现在中国的差距是非常巨大的。

叶:是的。

刘:我居然没有看高速公路,没有吃过麦当劳。对。

叶:那会儿国内还没有吗。

刘:都没有,对。

叶:是的。

刘:而且相对来讲你想坐飞机,坐那么远也是第一次。对。

叶:害怕吗?男孩子可能好一点。

刘:有一些惶恐,还不算害怕,因为我觉得当时好像兴奋多余害怕。

叶:恐惧。

刘:恐惧,对。但是到了美国我觉得当时好象确实感觉有一些很孤单,也很惶恐,因为不知道怎么生活下去。

叶:不知道怎么生活下去。

刘:对,我们当时的学校非常好,是叫,我当时刚进入叫南加大,南加利福尼亚大约,那它是西部最大的一个私立学校。那么。

叶:很贵吧?

刘:很贵而且我当时的第一笔钱也是问我亲戚借的。所以当时算一算想如果出去打工的话,发觉根本就养不活自己,就发觉根本不可能。

叶:你当时在国内并没有想到去就能怎么生活,没有想到这些。

刘:没有考虑,好象因为那时候签证也很难吗。首先不知道你能否去,去了以后生活好象是,那时候到了那边再想,就这么一种感觉。

叶:跟现在的孩子们出去留学完全是两个概念。

刘:对。所以昨天我正好碰到一个朋友的朋友,也是跟他小孩在咨询说,他考不上,不一定考的上很好的大学,那么要退而求次是要不要去国外留学。对。

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刘:对。

叶:那当时你说到那边发现,可能生活还不一定有着落。

刘:对。

叶:那会儿怎么办?

刘:我蛮巧的说,当时我叔叔在那边有一个朋友,他就是经营一次性手套的。对。

叶:你叔叔并不在美国。

刘:他不在美国,他在香港,也是他资助我的。当时他接济给我的第一笔资金,就借给我去留学,给我一年的生活费。

叶:难道就像您刚才说的,朋友是有做这个手套的,你就半工半读吗。

刘:当时没有,其实很巧,他在那边经营不好,当时因为美国需要手套吗,那时候我们资讯也也不发达,全国有将近1000多家厂商,结果现在全部倒闭,现在可能也没有一两家存在了,一共好象造成35亿人民币(的损失),那在1989年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损失。所以那时候,我到美国的时候,发觉他们根本就卖不掉,所有的货都堆在美国的港口,……(英文)长滩的港口,所以我去的时候,那家公司其实已经没有什么人,只是有很多货,所以我当时想去推销。其实我是自己从一个销售员做起,就是自己卖。

起家的背景介绍: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艾滋病的出现和蔓延引发美国的恐慌。然而,这却为刘方毅带来了一个大好的商业机会。

刘:当时因为我1989年到美国的时候,正好是有一个很大的全球危机就是艾滋病,那么正好那个时候有对于PVC检查手套和手术手套的一个巨大的需求,早上七点读书读到11点,下午就去推销。不过很非常幸运那个时候竞争很不激烈,可能没有电子商务的原因吧,所以美国对中国概念也不是。

叶:很了解。

刘:很了解,所以那个时候我记得第一个月,很清楚我记得,第一个月推销,收入已经超过8000美金了,所以是一个很庞大。

叶:做得那么好啊?

刘:对,所以做到。

叶:你就是有经商的天赋吗,也就是大一大二学生的年龄。

刘:我觉得就是勤奋吧,就像我读书一样,我觉得其实在美国所受的苦,受的累,比不上我们当时在中学,因为我们当时中学是很好的中学,所以那竞争是非常激烈的。

叶:升学压力很大那会儿。

刘:升学压力很大,对,所以反而到了那边觉得无论是做销售,自己成立公司,都不是一个特别大的压力。

叶:刚才您谈到可能是由于听说美国有这个信息需要这个一次性手套,导致中国大量的盲目的一个上马。

刘:对。

叶:结果就堆在这个长滩的,您说这个货柜码头,别人专业机构都销售不出去,你一个大学一年级的学生,怎么能够取得那么好的销售成绩?

刘:我当时记得刚到美国第二个月,当时学校学业还不是那么忙,我就买了一辆车,用了一个礼拜拿到了驾照,然后就装了十箱手套,因为洛杉矶来讲,它有很多华人,那么记得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在华人社区一些医院,我记得我第一家是一个妇产科医院去推销,我相信可能那个时候我们的医生有侧隐之心,看到你这么小一个年轻的学生来推销,所以他就买了很多,再加上我们也比较注重服务啊,质量啊,所以一开始就很快。我记得当我第一年做完的时候,奖赏自己买了一辆新车,其实就是本田雅阁,买了一辆很漂亮的车,老师,因为那时候对中国学生真的是很多成见,他会想,他问你这个钱哪来的?他开玩笑你是不是有贩毒啊?

艰苦的努力获得丰厚回报,刘方毅的手套生意越做越大。1993年8月,他已经无暇顾及学业,决心休学,专心商业。

刘:当时我记得我跟我母亲说,我打电话给她,她还哭着说,你要不要?为什么不完成学业?已经读了四年了。

叶:你怎么说服她的?

刘:我跟她说没有问题,我说相信我,我会做的更好,当时我跟她讲,而且因为她可能不理解,后来好象我记得我跟她讲,可能我还会回去读,等我稍微空一点的时候,当时其实是休学,没有完全放弃。

叶:杨致远不拿博士的时候也是这么跟他妈妈说的,我以后再去读。
刘:是的,

叶:我觉得我们可能是同龄人,我就惯常走一条父母就是给你安排好的或者说大家都知道,读完中学读大学,读完大学找好工作,一条既定的道路,真正的是你要脱离这个惯常的,惯例的,惯性的这样一个轨道的时候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刘:对,对,当时,因为我还是很热爱我当时的一个学业,说实话,因为尤其,因为我当时觉得做推销或者做从事贸易吧,好象是不是那么入流的,虽然赚钱多,但是卖手套,人家来问你干什么?卖手套的,好象觉得对比说我是做什么,我做晶片的,好象是确实差距很大,但是因为我感觉我就想做一个尝试,
在不断的尝试中,刘方毅的生意越做越大,甚至远远超过了当年资助他赴美留学的叔叔。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场重大的危机悄然降临……

叶:因为当时美国有一个很大的一个医用的官司,美国有两大,一个可能你听说过叫隆乳手术,非常大,美国的道康宁公司破产,42亿美金的一个赔偿。第二大官司就是手套,因为美国它是有很多官司,尤其在医用领域,那么由于这个,我记得有一天早上,我刚开业一年多,有一天早上一打开车门,车库门,就有一个法院的人站在那儿,我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说有一个人告你,要求你们公司赔偿680万美金,为什么呢?就是他说用了你的乳胶手套过敏,当时我觉得哇天塌下来了,公司刚开业吗,那一年也没有赚680万。

叶:足以让你关门的一个数字。

刘:对,对,对,后来发觉这也是伴随着美国商业的一个,就是你必须要注意这方面的一些风险,后来也没什么事,我们官司也打赢了,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卖给过他手套,就这么简单。

叶:无故的讹上你的事情吗?

刘:对,美国很多,我告诉你,大概当中一共告我们有30多起官司,只要你做手套的,大概我想都不会少于10起官司,那每一起大概被告都列了大概有10家到30家公司,都在这名单上,大部分人我们连知都不知道,这美国民事案件的,他法律体系跟中国有一些不一样。

叶:那我就觉得像刚才你都没有卖过他手套,他没有这个销售凭据,他怎么可以来告你?

刘:他可以告,美国可以告,不需要证据的,民事诉讼不需要,刑事诉讼需要

叶:碰到这样的麻烦事情,你又是新移民,当时是什么感觉?

刘:当时是真的不知所措,就是说想可能功亏一篑吧,所以我就想是不是公司要关掉,要清盘后来是跟律师交谈了,我们采取一个应诉的策略,所以后来倒没什么问题,因为大部分的案件要告成也是很难的,尤其是像这种讹诈型的,就是基本没有什么依据性的案件。

叶:那我觉得是不是第一会牵扯你很大的精力?

刘:当然。

叶:第二会让你心很灰。

刘:对,所以我个人感觉企业家是需要很多锤炼的,你就要经历过很多坎坷,你才会走向最终的成功,你内心需要很刚强和坚强的意志,

刘:由于这个官司也为我们带来了,就是说危机就是转机吗,发觉哎,为什么做手套一定要用乳胶呢?我可以不用乳胶,用非乳胶的,当时这个技术在台湾有,台湾是这个行业的领袖,但是台湾的工厂在台湾的规模很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所以当时我们跟一家台湾公司有签一个代理,他也在中国刚刚开始开厂,上海。同时我们有自己的创业的欲望,想,哎?要不要我们也开,进入制造业。

1998年,踌躇满怀的刘方毅回到阔别十年的祖国。当年离开的时候还只是一个追梦美国的少年,这次归来却俨然是来大陆投资办厂的外商。那一年,他只有28岁。当然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制造的经验,当时还是选择了一家公司合资,也比较远,在石家庄。

叶:石家庄?

刘:对。

叶:您不是喜欢上海吗?又是上海人?

刘:是,公司,我们贸易公司还是放在上海,作为一个办事处,但是因为在上海办呢也有很多条件,成本相对较高,而且上海不太适合大型制造业,因为像手套工厂一般雇人,员工很多,员工密集型,一家厂可能是五千,一万人,像我们合资厂最终的时候做到了将近要一万多员工,所以是非常多的,我觉得上海好象不太适合。

所以那个时候回来就是还是带一点优越感,我觉得回来,从美国回来,所以。

叶:当时是外商身份了吧?应该。

刘:对,对,对,其实还是,我觉得是没有,自己当然是因为有很多,外商有很多优惠条件,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叶:跟石家庄的这个合作进行得怎么样?顺利吗?

刘:应该说从商业上,从商业的角度来看是很成功的,就是说从开业我们建第一家厂,第二家厂,两年里边都起来了,而且投资回报率很高,因为当时中国的制造成本是极低的。

叶:您投资会有多少金额?

刘:当时大概总共投了200万美金吧,不算是特别多,但是因为回报也是很快,但是呢,毕竟,说实话这是中国的商业氛围并不了解,所以到后来来讲,对我们来讲,很多年都不能拿回投资的报酬,所以还是有很多很多问题存在。

叶:不能拿回这个投资,那你有分红啊?

刘:几乎没有分红,刚开始有一点分红,后来因为中国的一些合作伙伴的诚信也是很难去预测和控制的。

叶:你当时是采用合资的一种方式?

刘:是,我们占45%的股份,是很可惜,因为这个,因为石家庄那家工厂,后来我们投了第一,第二家厂,后来他们自己再去建一些新的工厂,我们就没有再参与了,整体这个规模他们当时做到是两亿多美金吧。

叶:两亿多美金?

刘:两亿多美金,也是河北省大概出口第二大企业,就仅次于五矿。

叶:可是你当时投200万美金,拿到45%的股份,2亿多美金的一个。

刘:不,这是逐步的,滚动累积的。

叶:滚动累积的。

刘:对,就是我们当时投第一年的销售额就蛮高的,大概将近2000多万,当时投资回报非常高,可以这么讲吧,大概4、5个月就拿回投资成本了,那么我们就联动地再去。

叶:滚进去。

刘:滚进去,对,就是一直没有拿回报,就让他滚动发展。

叶:那您今天还是没有拿这个?

刘:没有。

叶:没有撤资?

刘:没有撤,因为,说实话我是有两个信念,当时,从商业角度来讲,

2000年就开始完全变了,2000年,2001年一年比一年糟,所以我们当时就在想,要不要还要再做下去?面对合资伙伴的排挤与背叛,刘方毅被迫放弃创业以来最重要的商业机遇。他,能否东山再起?商业角度来讲,我觉得当时,当然200多万对我们当时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但是另外一点就是说,当时我还是抱着这么个希望,就是说什么啊?我希望我们的合资伙伴有些改变,我也是希望就是与人为善吧,不要大家对簿公堂,或者是走上一些,就是用法律手段或者大家撕破脸,那么另外一点我是这么一个考虑,不希望这家企业由于这么一个行动毁了这家企业的发展,我确确实实是这么想的,所以一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就是去破坏我们企业的发展。

叶:这件事情其实是前后牵扯了你3年的一个时间。

刘:相当多的时间,也是1999年,2000年是我们的低潮。

叶:低潮。

刘:因为不光说是投资上不能拿回来,更大的一个问题是连我们的客户,因为我们都是直接带到我们合资企业去的,连我们的客户也给带去了,而且也是有很多问题,他会发布一些消息,说我们公司,我们公司的信誉也受到很大的打击,确实是我们的低潮,当时我有一段时间都不想做了,我觉得做生意好像这方面我不一定适合吧(音乐),因为感觉完全不一样的一种思维,因为我在,我确实说因为从第一笔生意,到1999年十年当中都是在美国度过的,美国总体诚信制度还是可以,确实氛围跟,完全不一样的一种氛围,受到一个很大的冲击。

叶:豪情满怀的回国进行这样一个投资。

刘:对。

叶:……本来想找到一个新的一个合作方式。

刘:当时我都想去读MBA去算了,我说我想放弃了,反正钱还有,那么就是回美国,所以那时候还回南加州大学,我都填了表格了,我想要不要读个MBA?然后再想想看要不要再……

叶:也就是说从商以来第一次打击啊?

刘:对,之前都是一帆风顺,因为我们每年都超过50%的成长,很快。而且回来了以后,刚开始1998年,1999年,当时还是有一些分红,所以当时大家做的也比较开心,到了2000年就开始完全变了,2000年,2001年一年比一年糟,所以我们当时就在想,要不要还要再做下去?就是这个手头的业务

叶:那你当时有没有一个反省?就是自己对选择商业伙伴的一个判断的能力远低于你对商业机会的一个判断能力?

刘:是,是,是,这是我现在深刻做反省的,就是对于人的判断,……知道,企业家你脱离不了一个大的环境,因为我记得有一期好像,我记得也是电视台一个节目,是有一个国内的一个风投,问他什么最重要,他就说人,人还是人,问他那有什么标准吗?那他说,到目前为止他都很难去把握,确实人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们石家庄碰到一些困难了以后,他们美国一些大公司,这个时候有些大公司就非常支持我们,他就对你人认可,他就说我一定,像麦当劳就是其中之一,他就是很认可你,他说我就通过你采购。

叶:认人?

刘:对,像金佰利也是一样,他说我就通过你来做。我知道你会碰到一些困难,但这点使我很感动,因为有些公司说,你的合伙人给我的价格低吗,我就问他买算了,所以那个时候给我很大的一个教育,就是人生吧,我觉得挫折还是很好的事情,对,尤其那时候人年轻,对吧?

叶:对,年轻的时候碰到一点挫折是好事。

刘:没有什么问题,对。

叶:是,但我知道今天您手里还握有六、七千万美金的这样一个手套的采购量,但是你拒绝再给石家庄这家企业合作了?

刘:还有一些合作吧,小小的。

叶:还有,小型的了。

刘:对,不算很多了。

叶:不算很多了。

刘:对。

叶:那你是不是觉得你还是对这件事情,到今天还是觉得是一种伤痛?

刘:有,有,其实后面我们还做了很多尝试,包括争取帮他上市,争取帮他做很多,那么我感觉还是互信很弱,而且这也是我们一些小型企业或者中小型企业的一个悲剧,为什么说悲剧呢?如果一个企业家只将企业看成是自己,而不愿意,紧握的不放,那个发展是不会很辉煌的。因为其实企业家应该讲做到一定程度,企业应该属于社会的,那你这样看了,你会有更多的人帮助你,有更多的成功的机会,我相信可能也错失了很多机会吧,那家企业。其实,可以非常成功,真得非常成功,可以,因为当时是我们叫非乳胶手套的成长是一个很大的商机,我们可以做成全球第一的,而且那时候已经是,2亿美金的销售已经全球第一了

叶:那么再一次你刚刚说2001年的一个设厂,是不是吸取了很多以前的教训?

刘:是的,所以2001年开始就做了一个很大的规划,就是我们从买土地,建厂,然后确立新的项目,来确立新的盈利模式,从事那个废塑料的回收,利用,制造,所以非常成功

刘方毅所说的新的赢利模式看上去似乎很简单,就是利用废弃的白色泡沫塑料生产家庭装饰品。刘方毅每天呆在生产车间的时间要超过八个小时,从产品质量到员工出勤情况,事无巨细,都要过问。第一我们将废塑料回收,第二我们做成的产品是替代木头,像譬如我们上海工厂去年生产了30万箱这样的线材,替代了木头来说大概有40万颗树,所以这是一个很巨大的数字。

叶:从外观上讲,它跟我们传统的木材有很大的差异吗?

刘:没有,看不出。

叶:看不出。

刘:哪怕你切开来你都看不出有差异,一般的非专业人士是看不出的。

叶:它会不会有一些污染呢?在生产的过程当中。

刘:没有污染,因为我们用的材料是叫聚苯乙烯,它是无毒,无污染,

叶:那您现在这个废弃的,像我们说的白色污染物,你是在美国收集呢?还是在中国收集?

刘:过去我们法律上是有一些鼓励,譬如说税收政策鼓励,但目前就很少,而且国内的成本也相对很高,就是加工和制造成本,所以我们目前还是在一些比较重视环保的国家去收。

叶:那生产是在中国国内?

刘:生产全部在中国国内。

叶:那你会不会碰到类似的质疑?就是说你是在消化国外的甚至是美国的一些白色污染物到中国来进行生产,其实是让中国在消耗它的一个废弃的垃圾。

刘:我个人是这么认为,就是说我们过于将一些工业的回料,看成是污染物,其实它是一种资源,关键是看你在加工和制造过程中有没有污染?

叶:环保测评数据怎么样?

刘:我觉得一点都没有污染,因为我们都要通过环评吗,就是环保评估才可以生产的,对。
叶:因为前不久我看到一条国际新闻,就是讲英国的垃圾运到中国,那这个,因为民愤也很大,说怎么会让这样的垃圾流到中国来,您企业有碰到过质疑吗?

刘:我倒是没有碰到,我们做这个行业目前没有,但是我记得就是说国家对这方面的控制是越来越多。
叶:严格。

刘:严格,有一个问题我就是看你这个从业人员,就是你是怎么做加工的,你是怎么在做再加工,再利用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可能他的一些作为吧,可能会方法利用不当,或者用很低科技的手段,因为这个行业我觉得是我们本世纪,二十一世纪很新兴的行业,因为人类不可能对自然无限地索取吗,那么我们循环利用变成一个很重要的产业。

叶:这就是为什么说张茵女士的九龙纸业,她一上市会受到那么多投资者的一个追捧。

刘:对。

叶:张茵也是把美国的一些废旧纸张拿到中国来进行再生产。她这个概念那么好,那么多投资家去追捧,您觉得您可能会成为下一个九龙纸业吗?

刘:能成为九龙纸业我们倒不太了解,但是确实有很多香港和美国的基金现在在寻找我们,也是对我们的这个模式非常感兴趣,

就在本期节目播出前夕,刘方毅已经和两家风投基金签署协议。明年,刘方毅将携英科实业赴港上市……

叶:刚才我们谈到最开始中国在美国的一个手套的大量囤积,我们也谈到一有商机,中国的中小企业就一哄而上。

刘:对。叶:那您现在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是不是也会碰到类似的竞争呢?

刘:已经有。

叶:已经有了。

刘:一开始已经有了,其实还好,因为就像手套一样,手套其实我们当时引进回来以后也有很多,也有很多小厂,就是潜到你工厂,偷点技术,挖一些人,然后去挖一些客户,都不成功。因为为什么呢?我觉得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没有办法去复制的,产业表面好像看上去觉得做这个产业不错,其实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管理,而管理是没有办法,你靠一时偷懒来去复制的这是无法做到的

叶:短视的一些,可能一个单子他抢得到。

刘:对,对,但他不能长久。

叶:我看到过您的一个,对您的一个评价,说这只是一个在经济舱里面你能看到的老板。

刘:对。

叶:这是你的一个消费观念吗?

刘:是我的消费观念,因为什么呢?其实这时候也是我跟太太,因为她那个时候在一个基金会做吗,所以出国的时候都是坐她老板的私人飞机,所以她也是一直要求我,我说我40岁之前可能不会,倒不是钱的问题,差不了多少,但为什么?我觉得做人要以身作则,如果我天天跟我员工讲,我们要节约成本,对不对?那么,但是我老板的所有的开销,花销都是比别人要高很多的话,我觉得是没有办法让别人接受的,所以我觉得自己做一个姿态很重要。

叶:我看了你的很多你的一些合作伙伴对你的一个评价,其中有一条是金佰利对你的一个评价,说他是一个能够提供最好的产品的一个合作伙伴,而且他还是愿意自己投入去替你研究升级换代产品的这样一个合作伙伴,不管是刚才你谈到的手套,还是你现在这样一个找寻到新经济模式的这样一个产品。你为什么这种创新性的意识一直很强?

刘:我记得我有看你的一些采访,对吧?有一期你采访是问江南春,就是分众传媒的。

叶:对。

刘:他说创意,我讲创意就是创新吧,现在最近这两年在叫蓝海战略,那我感觉其实一个企业要成功必须要有创新

刘:昨天我还看了看,那个克莱斯勒他最近要卖掉了,这么大一个企业市值只有65亿美金,你看分众就30多亿美金,那不能想象,那是一家有100多年历史的,由于经营不善,现在要65亿美金就能卖掉,

叶:您谈到这个话题,你最开始是学电子工程的,是去搞芯片等等这样去搞研发的,那如果您继续你当初那条去深造的路线,没准你今天另一个张朝阳或者说另一个李彦宏

刘:我倒不觉得,因为我觉得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那你说以传统来讲,九龙纸业就是一个很好的模式。谁也没有想到废纸回收,因为我记得我有一个朋友就在美国中南公司(音)做,是玖龙的一家美国公司,当时我说他,当时我记得三,四年以前,说这家公司一个月出口中国一万多个货柜,我们都不能想象是废纸,我想做废纸有利润吗?当时我们有一个疑问,大概五,六年前,我们刚开始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所以我觉得不在乎,就是传统的或者新兴的,新兴有更多机会,毫无疑问,传统他也有新机,新的机会。

普鲁斯特问卷

叶:这个测试很有意思,会反映你当下的一个人生观,价值观,我们来做一下。

刘:OK。

叶:你认为最理想的快乐是什么?

刘:忘掉一切烦恼,就是跟我家人在一起。

叶: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刘:智慧,是不是一种才华?

叶:当然,当然。

刘:OK。

叶: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刘:最害怕的失败。

叶:害怕失败?

刘:嗯。

叶:如果你能够选择你希望让什么重现?

刘:希望更多的时间,青春吧。就是你有更多的时间去实现你的理想。

叶:我是觉得这个问题你回答的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你足够年轻啊,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你的优势。

刘:是的,但是有的时候我觉得时间过的太快了,一眨眼就是十几年了,我觉得你还有很多很多事情去做,当然我还有很多时间,但是我觉得时间是那么宝贵。

叶:听说你每天用在工作上的时间,每天平均都是十几个小时?

刘:差不多。

叶:差不多。你觉得你自己是个工作狂吗?

刘:我没有觉得自己是工作狂,因为我很享受我的工作。当你享受就不觉得是那个了。对。

叶:你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刘:虚伪。

叶:虚伪?

刘:对。

叶: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刘:最珍惜的财产,无形的可以说吗?

叶:可以啊。

刘:我觉得是自己的人生经历。

叶: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刘:我最喜欢的风投,我觉得是。

叶:你使用过的最多的单词或者词语是什么呢?

刘:最多的单词?没问题,Noproblem,英语。经常用到。

叶:我能想象你在说这个话的时候给人的一种感觉?

刘:对。

叶: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刘:我的座右铭是,我看了一个《乔家大院》,有一次他写到天道酬勤,我觉得也是我的座右铭。
叶:我们经常在讲就是大公司要把小细节做好,小的公司要有远大的理想,跟你在聊天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其实你的企业并不小,但更不小的是你的心量,你的一个价值观,你的一个职业的梦想。好,谢谢你,在我们的节目当中你的一个讲述。

刘:也非常谢谢主持人。

叶:谢谢。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下一篇:王吉鹏先生简介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