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7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11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政府官员下海后的第一桶金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主持人:你刚才对整个互联网的阐述可以看出你真的是非常了解整个互联网这一路的发展。在那样一个事情上,做宏观的事情,考虑宏观的问题之后,在2000年的时候决定自己实操,成为一个创业者,这个身份的转折心里有没有一些顾虑呢。

高红冰:在机关工作了10年,获得的信息或者获得的地位和资源都是很复杂的。要转成做企业,今天来看好象是很困难的事情。其实很多事情的决定是有前因后果的,不会说突然做什么东西,你要回顾那些事情都有前因后果。

高红冰:我也在琢磨我过去的发展过程,在工厂呆三年是有影响的,我知道什么叫企业?什么叫生产线?我到工厂的第一件事儿是到生产线上班,工人管我,做集成电路。我们在一个硅片上长电路,做电视机或者钟表的芯片,当时是国内最先进的生产线之一,是一个半导体的流水线,相当于英特尔做CPU的生产线,当然我们当时的技术水平和英特尔相比差多了,但是毕竟我们是一家国家投资的当时最大的半导体的生产线。我是了解了什么是企业?我知道车间主任管什么,生产组长管什么。在大学学习没有体会,这样就知道工厂里是这样一个组织系统,我就觉得这个事情不神秘,尽管是一个国有企业,但是作为企业还是有一套完备的组织系统。这三年过来我了解了。

高红冰:其实这三年当中也有一些同业下海,比如说做寻呼机,也拉我进行了策划,差一点当时也做了这件事情。所以前期有这样的可能性可能做商业。后来进入机关纯粹是搞政策、搞法规。

主持人:当时是什么样的机缘去机关呢?

高红冰:当时电子部到工厂选拔干部,工厂把我推荐到机关面试,去谈一个小时,我后来的处长就说你明天来上班的,这件事情看起来很突然。其实也不突然,因为我的文笔比较好,我的文字功底比较深,在学校是学生干部,在云南省我也拿过作文的一等奖,我的文科是非常好的,文笔一直是比较好的,文笔很深又比较做一些研究和分析,在大学就有这样一些经历,包括在学校做一些调查报告,到机关去很有意思,我的处长跟我讲,我给你半小时,你把这堆文件读一下,他坐下问我,你告诉我文件里说什么。我给他说出来,说完以后他就问了一下我简单的背景,他就说你明天来上班吧。他知道你可以从很复杂的资料里,抽出最关键的要点,这就是做机关,写文件、归纳总结、综合、形成政策性东西的最关键的能力,所以就去了。去了以后就和这些部长起草文件,包括法规、政策。所以后面的事情都跟这个有关系。为什么进入了电子部做这个工作,然后进了信息办做这个工作。正好是我的电子半导体的专业和我的文笔,是综合在一起,正好符合,所以在那个职位上做了很多类似这样的工作。

高红冰:为什么会创办自己的企业呢?98年、99年的时候,对我有吸引力的是张朝阳,他拿了报告会的这个事情,他最早找的钱是罗伯特给他的,为什么罗伯特给他,是因为旁迪到了中国,造成了这样一个影响,罗伯特更关注的是后发国家一定有投资价值,所以他把钱给了张朝阳。张朝阳也是因为他在MIT工作过,更重要的是在中国有这样一些活动,他认为张朝阳在这边还是有能力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所以把钱给了他,这是搜狐最早的故事。包括后来志东、汪延做四通利方,四通利方当时的系统不是互联网,还是拨号上去做的,他们做了一个很大的论坛,这些人都是在我眼前或者说视线触及范围内发展起来的,都做起来了,都发展起来,都拿到钱了,互联网很有意思可以让有想法的人获得成功,而且成功机会还挺多,我就想这个事情我可以试试看,别错过了机会,这就是抓住机会去做的动机。

主持人:但是身份会不一样。

高红冰:身份不身份没有关系。你做一件事情用什么起点做呢?如果有起点就开始做这件事情,所以这是离开机关做互联网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我跟张树新是很熟的朋友,和张朝阳也是很熟,当时大家都是相互帮忙,当时虽然身份不一样,但是大家关系还是很好的,大家互相帮助就这样成立了公司,然后找到了投资人的钱。

主持人:当时成立做什么呢?

高红冰:想来想去,大家做网站,有网站要托管,我们就建机房帮内容供应商做服务器托管。

主持人:当时也想过上市。

高红冰:肯定的,当时做公司本身就摸着上市,跟最早的公司学习。

主持人:从公司成立的时候没有想到遇到互联网的寒潮,也没有想到会经历一些波折。

高红冰:没有想到那么艰苦,尤其是02年是非常难熬的一年,很多ICP、内容提供商都死掉了,我们又建了那么多的机房,好在很多机房是合建的,这样我才能度过难关,否则这个公司就关门了。现在公司也还不错,去年有1800万美元的收入,有一两百万的利润。

主持人:大部分是中国这边的投资还是?

主持人:都有。

主持人:我听过一些说2000年创办企业,前三年好象都是属于低潮。

高红冰:成立以后有半年多时间发展比较快、比较好,但是随后就是很困难,你就要煎熬,要坚持,做一个企业不可能永远摸对路,所以快速摸索业务,研究新的产品线。我们后来又发展了VPN业务,这是企业非常艰苦的一个经历。

主持人:还好熬过来了。最低潮的时候多少员工?

高红冰:我们最多的时候270多人,低潮的时候我们就裁员,裁到170、150到现在130多人,人少了,业务还增长了,这个事情很怪。其实在你铺新业务和项目的时候会有很多人,业务也没有到最佳的结合点,但是随着业务成熟以后就不需要那么多人。

主持人:你在做企业和在政府里服务企业的不同角度看,比如说政府服务企业的时候对企业是多少有点居高临下的感觉,你作为一个企业家的身份再看政府的时候,会不会觉得那些方面这样做更好或者企业怎么做和政府配合更好呢。

高红冰:其实体会是非常深。当时在政府的时候我们就想帮助企业创造好的环境。阻碍企业发展的一些问题我们解决掉,当时做互联网的接入,最大的障碍是成本和价格,当时邮政部是按照讯播台的一万一条线,后来我们讨论600元一条线,现在这个线一条125元,就是把它的成本和价格尽可能调低,让企业更好的发展,这是我们政府的出发点。 现在重新看这个问题是这样。政府你是其中一个部门,你面对很多企业,你会影响到的企业会找你希望你解决问题。做企业是反过来,你要面对多个政府部门,工商、税务、信息产业部、邮电、广电,涉及到牌照的这些所有的都要面对,这时候你自己要把握和平衡,这些问题都要解决,不是解决一个问题就完了,做企业要解决N多的问题,这和做政府是不一样的,做政府相对来讲会轻松一点儿,因为它不需要解决所有企业的问题,但是作为企业就得所有政府部门都要找,这是我理解的差异。企业要经营好,就必须把这些问题都解决好。

高红冰:在互联网上要发的牌照真的很多,医药部门、游戏的文化单位、知识产权的,大概有十几张牌照要拿才能走所有业务。

主持人:你怎么看这件事情呢?

高红冰:这个事情和传统社会是一样的,传统社会你要做生意也需要管理的牌照。互联网正好可以把这些打通,所以你才希望把那么多牌照都拿到做这些业务。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讲它的这种成本是很高的,这个成本不光是安排几个人跑政府部门报备、批件,不是,是整个架构的机会成本非常高,这个牌照拿不到这个业务线就不能做,可能要整体推迟,可能失去机会。

高红冰:我个人看法是我倾向于对中国互联网的发展采取宽容和放松管制的政策的态度。在很多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先不要下很严厉的管制措施,因为管制措施通过法规形式固化以后要调整法规的困难是巨大的,推翻这个成本很高、难度很大。这个东西一旦确定了就执行,如果对发展过程和规律不匹配,绝对会阻碍它的发展。我个人看互联网技术变化非常大,因此对这个领域的政策一定要看清楚再下手,而不是出什么东西就下一个特别的管制的手段。现在相关政府部门在这几年来已经非常成熟了,我说的成熟是他们对互联网的了解、掌握,对互联网的学习已经到了非常高的水平,而不是像早期他们不太了解。现在非常了解,新闻办网络局、文化部的市场司、国家版权局的电子产品司都是非常专业。很大程度上大家也采取比较容忍的方式来协调。 当然因为这些业务之间是有交叉、有重叠的,所以部门之间还是存在一些你也管我也管的事情,弄的企业不知道怎么弄,这些事情也存在。但是我个人认为好多了,成熟多了,对互联网了解很透了以后,对互联网的管理方法更加开明、更加放松。互联网需要一个放松的环境、需要一个宽容的环境,出了问题不怕,出了问题以后我们想办法解决了,但是不要问题还没有出,就先卡死,那就什么东西都出不来。

主持人:你有政府的工作背景,可能你会站在他们角度考虑制定政策的出发点。

高红冰:当我申请一个牌照的时候,我知道他做这样一个规定是很困难的,也是费很多心血。

主持人:别的企业家可能会抱怨,在中国做企业为什么这么难,政府的手为什么伸那么长。

高红冰:作为一个政府还是要为企业考虑一些,如果企业发展不起来,国家的税务、国家的财政收入没有来源,还是更多支持企业发展。利用新的技术、利用新的工具促进商业发展的应该要发展。

高红冰:我看你个人是比较活跃的,尽管在政府机关有过工作经历,但是商业的天赋一直是在骨子里的,我听说你如果不来北京可能就去海南了。

主持人:我看你个人是比较活跃的,尽管在政府机关有过工作经历,但是商业的天赋一直是在骨子里的,我听说你如果不来北京可能就去海南了。

高红冰:当时大学分配的时候如果不把我分到北京,就把我分到海南。当时已经下了这个决心,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在大学毕业的时候,考虑的就是这两个方向,还是想有所作为、有所创造,有效的创造自己的生命或者说创造社会的贡献。

主持人:你的信念不是循规蹈矩、亦步亦趋在政府里做官员,一步一步的走仕途。即使2002年最难熬的时候也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吗。

高红冰:我觉得决定做出了都是利弊并存的。商业的收获肯定不一样,或者说自由自在的程度又不一样。政府毕竟还是行政化的系统。做商业是更加符合一个人的经济的水平。作为文化人可能更符合的是形而上精神系统的诉求点。都不一样的。人当然希望都得全,但是不可能,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收获不同的东西,这是人要把握的。我有兴趣做政府官员,我也有兴趣在互联网发展的拐点上我成功出来做一家企业,我觉得蛮幸运,没有什么对或者不对。今天仍然可以讲,可以回政府去,当然又不一样了,当然不是想回就回,但是毕竟有回去的条件和前提。人都是不断的做选择的,每天都在做不同的选择,人生中有几次重大的选择是很关键的,可能我这个选择是比较大的,但是只要上了这条路,你坚持去做,遇到困难不要畏惧,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只要坚持下去你总会有收获的。不管是在政府还是做学者做研究,还是做记者都一样,当你要承担更大的责任的时候你要考虑你会面临到常人与不到的困难,你要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只要有这样的思想准备你都会克服。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