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琦想空间(晶华公馆)

上海市浦东新区三林路
7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洪晃:坐镇CEO也得拉广告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如果洪晃成为了一个政坛女杰,谁都不会有什么惊讶,因为她外祖父是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章士钊,母亲是建国初期女外交官章含之,典型的名门之后,血脉里流动的是的响当当的政治基因。而洪晃偏拧着基因做事,朝着媒体业进军,也搞出了相当大的动静,这不,坐镇中国互动媒体集团CEO,旗下《iLOOk 世界都市》、《青春一族》、《名牌世界乐》这三本豪华都市杂志走马灯似地轰炸市场,全都卖疯了,读者说办得不好还不行!

她曾是现在最火的电影导演陈凯歌的前妻,却把这么一个几百年才出一个的好男人“甩”了,由不得人啧啧称奇。

她业余还喜欢折腾些杂文,先是《男人分两截》,把男人的修养和本质琢磨了一通,再是《解剖男人与女人的联想》,把男人按到手术台上,把里头的脏器也捣腾了一番。其文已蜚声海内外。

更别提她的说话逗乐子,让人一惊一乍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洪晃

“误入歧途”做杂志

她12岁去了美国。那是1974年,中美关系得到改善之际,中国派出了一批小留学生赴美求学。在美国念完中学后,她考上著名的华瑟学院,学习国际政治专业,与罗斯福夫人和肯尼迪夫人成为了校友。

大学毕业后,她开始在外资公司工作。1996年,她毅然辞去了年薪18万美元的外企首代职位,然后回国来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出品杂志。很多人都觉得她的选择挺异样的,如此优厚的待遇,她怎么能豁得出去?可是她真豁出去了,而且成了!现在是中国互动媒体集团的CEO,成了《iLOOk 世界都市》、《青春一族》、《名牌世界乐》这三本颇有个性的杂志出品人。

“我喜欢尝试新的东西,喜欢尝试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洪晃说,其实刚开始做杂志是“误入歧途”,自己以前是做投资咨询的,因为朋友决定要做杂志,所以就跟着进来了。入行后,朋友告诉洪晃,她外公章士钊也曾经办过杂志,这下,洪晃更兴奋了,觉得自己创业也算是继承祖业呢,或许能得到老爷子的真传,更应该好好地干。

半夜被自己“吓傻”

对于出品杂志里头的酸甜苦辣,用她自己的话是“喝的洋墨水,回国来啃了一嘴泥”。

洪晃还记得,做第一期杂志时,自己特别激动。当时,她抱着大本子,带着美编,兴致勃勃地去了深圳的印厂。那期杂志足有一半是在印厂里排的版,他们一边排版还一边发挥创作,每想出一个精彩的创意,都会乐半天。现在回想起来,洪晃也觉得挺傻的,估计当时别人都在说,这个二百五,再过两月就知道什么叫做出杂志了。

洪晃说着说着自己竟然笑了起来。那次,杂志做到第三期,第二天又要准备去印厂了,凌晨3点时,洪晃在睡梦中一屁股坐起,突然被自己选择的生活吓住了,“我怎么拣了这么一个生活?每个月都得这样,天啦!这不就是跟那傻驴上了套似的吗?”洪晃的幽默随处可见,哪怕对自己也是这样。

以前,洪晃是做项目的,她说自己可以为了一个项目累上三个月,也可以做完后再歇上两个月。而现在,杂志月月都得出,而且月月得出三本,自己完全被套牢了。但是,洪晃坚持下来了,因为自己很喜欢这一行,也心甘情愿地继续做下去。

跟小摊贩“叫劲”

洪晃觉得像自己这样一个没有什么经验的人,也能进入豪华杂志行业,她已经挺满足的了。洪晃说,这么低的门槛就让自己进来了,既然进来了,自己就不能再挑活儿。

洪晃说:“你相信吗?最开始去查摊时,居然让摊贩把杂志给我扔了出来!”言语之间,洪晃已没有了一丝怒意,但还能依稀感受到那份无奈。

那是上海美美百货旁边的一个书报亭,每天的销量很多,所以显得特别重要。但是这个报摊却一直不卖《iLOOK 世界都市》杂志。洪晃就向那个摊主介绍说自己的杂志办得多么好,还带着妈妈写的一本书,让妈妈签上名,准备送给这位摊主。哪知这位老先生把杂志往淮海路中间一扔,说道:“少给我来这一套!”

洪晃虽然生气,但却没有跟他急。“从某种意义上讲,他是我的渠道,我不能把我的渠道得罪了。他是老大,我需要他帮我做一些工作。”实际需求放在那里了,于是,洪晃又再次去“游说”。终于,把老人家给打动了,答应开始卖《iLOOK》。现在,每看到很多书报亭都有自己的杂志时,洪晃都会感到很欣慰。她说:“成功永远不是我的目的,做事的过程才是我的目的。你应该好好享受这个过程。”尽管有过许多琐碎、乏味,甚至是豁出去之后的痛楚的回忆,对于洪晃来说,那些都只能叫做经过。

“刺激”与“受刺激”

洪晃回国创业已经好几年了。她觉得在中国做事特别刺激,“因为你会意识到有太多的事可以去做,没有哪一行是满得容不下一个人的。任何事情几乎都有可能性,惟一的限制就是你的想像力。”还有很多空间等你去占领。这是一种憧憬,也是一种动力。对于喜欢挑战的洪晃来说,这里有着一个蕴藏机会的市场。

她也发现在国内做事,还有另一方面的刺激存在——受刺激。保不准哪天,就会被浇上一盆凉水,有时候很简单的事也会做得很复杂,有些事还需要探探路,找找关系,也很折腾。洪晃奉劝那些个性安静,在国外有很好的职业,而且已经安居乐业的人,就不要回来找这份刺激了。她说着又爽朗地笑了起来。

没有一个如此受刺激的人会这么快乐。洪晃是个例外,因为她豁得出去。你会真实地相信,她是在快乐地“啃泥”,在勇敢地受着刺激。

“人家说我混得够惨的”

洪晃戏称自己出品杂志实际上就是做销售员,每天就是卖杂志和卖广告。杂志从开始出版到为许多国际品牌认可,纷纷投放广告,到现在这三本杂志越做越精美,已经建立起相对独立的受众群体,洪晃认为其实这个过程走得也挺艰难的。没有人相信,洪晃的事业与名门的家庭背景没有任何关系。真的没什么?!

洪晃说,自己到处卖广告,经常会听到的一句话是:“你是这种家庭出来的,怎么还干这事?”接着就是一阵感慨:“洪晃,你也不容易啊,混得够惨的!”

洪晃说,如果一定要说家庭带给她的利益,那就是好多朋友都认为自己太可怜,从这种家庭出来居然还在拉广告,索性给她两单吧。她微微地笑了。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