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7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11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东洋之花总裁:方宜新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渣打财富人生,今天走进我们栏目的嘉宾当初是一位医生,17年前他不满足于在当地最好的医院工作,弃医从商,开创了东洋之花,在化妆品这个竞争激烈的领域杀出一片天地之后他又不顾劝阻重新踏进了医疗领域,有人评价他是敢趟浑水的商人,他就是东洋之花化妆品有限公司和南通瑞慈医院的双料总裁方宜新。

叶:欢迎您,方宜新先生做客我们财富人生。说起您的时候,我觉得在介绍您的时候要费点时间,为什么呢?您旗下有著名的化妆品品牌东洋之花,还有一家江苏省最大的民营医院,那你自己在对别人做介绍的时候,自我介绍的时候,会先说自己的哪一个身份呢?

方:就说名气大的呢肯定是东洋之花化妆品,因为我们天天在央视,包括在上海好多的媒体投资做广告,应该都了解都熟悉。但是我觉得最能体现我的实力和水平的,我更愿意介绍就是我们在江苏做了一家目前也是中国非常大的一家非国有资本投资的一家医院。是这样子。

叶:你刚才说体现您的实力是指财力呢还是专业方面的一个实力?

方:我认为这个实力啊是一个能力的综合的体现,因为和我在一起交流的企业家很多。对吧,反正都是国内很有名的企业家都很多。都说能做企业的人很多,能做房地产的人很多,很多的企业家都说我要去做个医院,我要去办个医院。但是呢办的人确实在我们全中国人来讲也是很少。为什么呢,医院它第一它需要比较多的资金的投入,对吧,我们在2000年投的时候,那时就,其他的,当然国家的政策给了很多政策之外,单现金这块我们就好几个亿,从口袋里拿出几个亿的现金。应该说几年前拿几个亿现金出来还不是太多的。

叶:也是资金密集型的一个行业?

方:资金密集型,因为它有设备的投入,最关键的它有这么多人,这么多专家,它的人是一个最复杂的,要把这么多人的要组合起来。人和设备再组合起来,然后人和设备再按照一个游戏的一个游戏的规则再进行做一场游戏那就更困难了。所以说我认为,不是所有的人你有钱或者说有其他方面的能力你就能办医院的。我觉得如果说一定要比的话,我肯定不会在企业方面比,我拿这块比,因为这是我的长项。

叶:说实在的,您去做了这个医院还是有渊源的,因为我知道您本人是学医出身的?

方:对对。

叶:那为什么后来又去下海经商了,既然又不喜欢医生这个职业,最后为什么又来做了医院呢?

方:那么,原来我是做医生的,学医的,以前年轻的时候比较小,考大学上大学到底学什么东西,一般都是父母亲,父母亲他们肯定说希望小孩子学医以后年龄大了有个照顾,但实际上我对这个专业是很陌生的。然后我学了这个东西以后又在医院做了医生。我发现我可能做医生可能不是一个,不可能做一个最好的医生。

叶:你为什么这么觉得?

方:因为我觉得我的特长和能力可能在医学之外,可能更适合做一些行政管理的工作,经营的工作,因为我和人打交道沟通特别好,所有的人和我在一起,不管他的位置比我高还是位置低,特别是哪怕所有人觉得,好多人没有跟我见面他觉得我是一个怎么怎么样,见了面因为他说方总我觉得和你在一起特别的轻松。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和我在一起很放松。

叶:自己觉得亲和力蛮强的。

方:我觉得我亲和力蛮强,和什么样的人都能够打交道。什么样的人都可能和我成为一个比较好的朋友。他们有的在我身边做大企业,所谓的大老板特别多,实际老板做得越大可能和官做得越大一样,实际他们也是很孤独的,朋友很少。他们都会把我拉得去,因为我可能比年龄上有差距,小方,什么事都拉着我,我只有和你谈得来,觉得你就是我的朋友,我觉得这个方面比较强,而且做医生相对来说舞台比较小一点,他工作都是一对一的。所以以前为什么有好多人,弃医从文,弃医从武,他可能会有一个更大的舞台,所以说对一个人的了解是自己,因为我对自己最了解。做医生。而且我手特别笨,因为做医生要手巧。比如说以前我的自行车,以前要骑自行车上班嘛,比如说链条断了坏了,换个链条我都会请人家帮忙,结了婚以后家里一个灯泡坏了,这谁做的事,这都是我我太太去做的,我觉得我手特别笨,开车开了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自己换过一次轮胎,不会换,所以手不巧。

叶:实际上还是有一个背景,我觉得,比如说你在读大学的时候考医实际对文化科要求比较高的,读出医科也很难,我们知道那会八十年代末你已进入当时是南通最好的医院了。

方:对对对。

叶:人们经常说,男怕入错行,你是不是当时就有点意识到自己可能入错行了。

方:是是,我就觉得我入错行了,所以说,现在的年轻的大学生,因为以前我在清华大学读EMBA,然后学校排我做新班的班主任,他们好多学生问我,说方总你看我以后做什么,我说这个问题真是非常重要,我不能随便讲。我说男的就是怕入错行,就怕入错行,要选一个适合自己的。首先适合自己的,第二要选一个以后舞台的空间比较大的。这样子可能会比较好一点。

叶:当时做这个决定,就是不当医生了,去搞行政,我觉得那会还是应该说对自己还是很了解,还是蛮有决心的就做了一个改行的决定?

方:是,我当时这么想,我呢不可能,因为那时候在八十年代末,那时候我们国家还是市场经济,人才流动还处于一种封闭的状态,我当时的想法就说,如果说我不能作为一个好医生,我当时这样的想法,我一定要做一个管医生的人。那管医生的人就是说是不是以后要做个院长,就给自己定了这么一个想法。事实上就说你在公立的医院我认为我去做院长我一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院长,一个非常好的院长。而不是说你想做院长他就让你做院长,所以那时候,我那时候在医院里工作了好多年,觉得一个医院,那时候老百姓也是骂医院。对吧,这个医院怎么怎么不好。医生也说这个医院怎么怎么不好。没有哪个说这个医院好,医院的领导也说这个医生比较难管理,医院也不好。我那时候的想法后来再升华,看来我就在一个国有的医院你要自己做到院长不是你有能力这个很难的。所以那时就有一个想法,就是什么呢,就是有个目标我自己办个医院,我来做院长,我自己任命自己做院长。做一个什么呢,老百姓喜欢的,医生也喜欢的,也能按照我的这种思想和目标去管理这么一个医院。所以那时候就有这么一个想法。

叶:我在想,你当时作为麻醉科的医生去跟领导谈,说我不当医生了,我想去做政工,你觉得当时的领导理解你吗?

方:实际上呢就是,当时我在做医生,做医生之前,做医生的时候,我一进了这个医院头就开始发疼,就疼,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叶:就没感觉?

方:所以说我进医院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在想我怎么离开医院,就是怎么可以离开医院,实际是这么个想法。那时候刚好改革开放有一个外资企业在我们那招聘,后来我就想去看看,它聘营销人员,我就报了这个名,后来他们对我很感兴趣,后来我跟领导说我不干了,他们问我到哪去,我说到哪去,他说做什么,我说做推销员去,后来我的领导觉得就不可思议,你到那做推销员去,后来他们觉得看来你呢确实有这方面的特长。因为我在学校里一直做学生为的主席啊,班上的班长啊,他说你呢也是不错的。与其这样子,你还不如在医院做做行政管理的工作。

叶:给你换一个岗位?

方:换个岗,是这样子。

叶:听说你还真不错,一上手就把院领导特别棘手的一件事给办了是吧?

方:是是,那时候我年纪很轻,二十五、六岁,刚去做行政管理工作,我们院长就跟我讲他说小方,他说有件事我们好几个院长都没做好,他说你看看你能不能做。就说以前的医院盖个两栋楼,盖了两栋楼,还没有分配,一下子员工、医生、护士就把这栋楼全部都占住了,就破门而入。

叶:就宿舍楼?

方:就是住宅楼。全部就霸占了。然后这个事情拖了好长时间了,后来我们院长说让我去,我说我去看看,我试试看,他们没有一个人认为能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个癌症,认为不可能,就说。后来我花了三个月我把这个事给解决了。为什么呢,就说我记得哪个领导说了一句话,就说,好像是文革的时候,就说如果说你哪个领导怕到群众中去,那你就不可能工作做好,因为他为什么怕群众呢,因为群众和他有距离,群众对他有矛盾,群众恨他,所以说这个你就不敢去,不敢去就解决不了问题。实际上我就,因为我也没有任何的身份,也没有任何的地位,我就觉得我就是一个,我觉得这个事情就是说,我觉得是个挑战,很感兴趣。

叶:可是几个院领导都解决不了的事?

方:解决不了,然后我和他们每个人去进行了交流,后来到现在这些人好多都变成我的好朋友,后来我跟我们领导讲,我说他们都是医生,护士,都接受过高等教育。(中间有录漏一点)也是以前医院的一个老的工作人员,他的先生以前一是位教授,在文化大革命就去世了,去世了以后实际上就没人管她了,管她以后,她又没有小孩子,最后实际上就给她解决了一个很小很小的房子。她那天一定叫我到她那坐一会,她拉着我的手就掉眼泪,她说的就是非常感激,她说我就是想就是一个小房子属于自己的天地,我真的没有其他的想法。我觉得在这也做了好多的好事,就说,所以说。

叶:就这些知识分子也是用了一种过激的方式能够希望领导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

方:他是个表现,就像小孩子要离家出走,比如说没有一个小孩子想离家出走,他想通过离家出走的方式要给父母亲,要引起重视。你们平时我说的话,你看你们都不重视我,对不对。

叶:你不能再讲了,再讲了好多孩子要离家出走了,我想这件事您把它解决以后,是不是您这个行政人员的位置就坐稳了。

方:是,我们领导觉得这个小伙子还真有一套,后来我记得有一天我们院长跟我讲,他说小方,我们昨天开会了,准备也让你弄个干部当一当。我说做干部了。他说让你做科长了,你看几个月就做科长,觉得特别开心。对吧,实际上有时候做干部给自己封个官看上去是个符号,实际上也是领导对自己成绩的一个肯定,现在我也做领导了,所以我也时不时的也用干部给部下在做激烈,你好好干,给你做干部。

叶:其实是压担子嘛,他也觉得是一种信任。

方:一种信任,对。

叶:那后来为什么你会走上经商这条路,最后还是离开了医院呢?

方:这个也是一个巧合,也是很偶然,但是我认为,我在我的血液里,实际上我这个人看上去很静,平常比较文静,但是奔腾的实际是一种经营的细胞,奔腾经营细胞。尽管我做的行政的,但是我认为我最合适的它应该是经营。当时我们大学里要办一个第三产业。校办企业,办一个校办企业,因为我们做医疗的,做医院的,最好的就说提供皮肤科的外用药这块。然后我就办了这个小工厂,小工厂以后呢,当时还有插曲,选了当时四十岁左右的几个中层干部,就为了谁做正厂长,他们三个人摆不平,后来我们院长说,哎呀,他们三个人为了做正厂长摆不平,实际上是三个人再加六个工人九个人,他说小方啊,是不是这样子,你去做厂长去,我就这样做了厂长。后来就走了这条路,走这条路以后,大概做一两年以后,把这个校办企业,大学的日化厂,后来衍生为化妆品企业,做的非常成功,当时我记得做得有四百万的销售,有四十万的利润,那是不容易的。当时我们整个学校有三四千个职工,每个职工发一百块的奖金。

叶:就靠着这个校办厂?

方:就靠这个工厂,对吧,当时也是国家就是鼓励高校办企业,实际也是一个创新。后来我觉得再发展就很难发展了,为什么呢,实际上在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你去谈经营,在一个大学的围墙里面去搞企业实际上受禁锢的东西太多了,不是说他们不支持,而是他们对经营东西不理解就很难形成沟通,所以我就觉得非常的苦恼。就是说没有和自己能够沟通碰撞的,批评我,否定我的人都没有,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很苦恼,而通过这一两年的锻炼我觉得我确实有经营上的天赋,后来我就毅然决定就辞去公职,跳出这个围墙到了这个大的社会上去想做一番事业去。

叶:那你当时离开这个医院,离开这个公职的时候,当时毕竟还是做这个选择的还是很少,特别是知识分子。你当时已经想好自己的一个创业方向吗?

方:当时有一个方向,就是想自己办一个企业,但是那时候年轻也不成熟,只是说要办个企业,什么时候开始办也不知道,后来就有人推荐我去到深圳一个化妆品公司,他们说我这个人不错,也是一个朋友,说我去那做营销的老总,后来我在那待了一两个月,我觉得和那个老板,那个老板没有大的思想,也没有大的理想,只是想,尽心的想赚那种钱,我觉得这个舞台太小了,我就干了两个月就走了。走了以后实际上也没有工作。没有工作以后,后来我们就在深圳等于漂了几个月就认识了我们几个老乡,他们有做影视的,有做广告的,什么山西的,北广的,后来我们就三个年轻人那时候都是一样的经历,现在一样的遭遇,就是说。后来我们三个人就说要不我们三个人搞一个玩艺吧,后来想想,我有营销,他们有的是搞摄影,有的是学导演,后来我们说我们三个人开一个广告公司吧。开一个广告公司呢,有女孩子年龄偏大一点,她说这样子,她说她做老总,她说小方就管营销的副总,你就负责后期的技术技总。后来我们就做了这个广告公司,然后去重庆,去了江苏几个地方,看看有没有能拉到广告,拉两个月以后,因为我们觉得自己底气不足,和人家谈的过程中就没有底气,人家说问你拍过什么片子,没有,只是说我们能拍什么,没有人相信。后来我们就又回到深圳,那时候可以说就是说有种什么感觉呢,就说觉得对生活,好像世界的末日就来了,怎么来了呢,就说那个钱一天天就没有了,就觉得在路上走就觉得我是不是也许明天就和他们这些在路边的乞丐一样,我明天也会是这么样的生活去,没有住的地方。

叶:其实真正的生活当中第一次挫折感就那个时候来的,因为之前还是很顺利的?

方:是是,以前很顺,然后就觉得很挫折,我觉得是不是明天也没有饭吃,没有地方住了,后来这时候我就想,就回老家去创业去,这样子。

叶:等于是那段时间在深圳去试水,但是不成功?

方:试水,也没有想去有意的去试,因为那时候年纪轻嘛,实际上就是说,现在好多人就问我,哎呀,方总,你年轻的时候是不是把自己规划好,实际上每个人都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就是说,不可能说,就像叶蓉,就说你也没有想到你现在做一个全国家喻户晓的这么有名的主持人。当然就说也是这么一步一步的坚韧不拔的,我们点点滴滴努力工作最后走到这一步。

叶:那您回到南通之后还是没有改当时那个初衷,还是要去经商,觉得自己还是这方面有天赋?

方:后来我们就办企业。

叶:办企业了,但是你刚才说身上的钱越来越少了,您刚才说办企业要不有关系,要不有资本,你当时有什么呢?

方:那时候,我当时年轻的时候也是戴着眼镜,文文静静的,就说给人看上去非常信任的外表。实际我内在也是让人信任的。所有的都是借过来的。比如说设备,生产的设备,我们去到无锡一个工厂里去,那个厂长到现在我们都是好朋友,就是和他见面的那一天,我尽管是十五六年前的事,我还记得,而且他非常客气,当时我说我要买这套日化设备,当时他说,你来,我肯定价钱很便宜,谈了半天以后,他姓施,我印象很深,对吧。我说施厂长不是价钱便宜的问题,我还没有钱,我想把它拿走,他后来真的就把设备给我拿走了,我说你相信我,我半年以后把这个钱还给他。

叶:那您觉得他为什么,凭什么相信你,这个年轻人你就可以把设备给他,然后相信他半年以后会把钱给他?

方:所以说我们走了这么多路过来了,就说每个人都有他的这个机会,比如说有的人是靠朋友帮忙,有的人是靠父母亲,有的人是靠什么,那我们是靠自己,我本人不是很有智慧和能力,但是我觉得就人家特别信任我,觉得这个不可思议。所以你说觉得把这个设备拿回来,你觉得不可思议。那我们还更有不可思议的。

叶:比如说?

方:比如说,我们办工厂需要汽车,我们到汽车销售公司看重了一辆汽车,客货两用车,很好。后来我们跟他讲,我们买这辆车,他说好啊,便宜点卖给我们,我说不仅是便宜的问题,我没有钱,我说你也不认识,我说你相信我,我半年以内把钱给你,但那时候都是国有企业,那个老总,现在看看也有,那时候就四五十岁了,他说小伙子,我相信你,他就让我把汽车开走了。所以好多是不是。

叶:现在想想就像真的是听故事一样?

方:听起来像故事,就说不可思议。

叶:是。

方:但是呢我觉得呢,所以说到现在来讲,我就一直会感恩,就说觉得一个人他会做一点点成绩出来,实际上是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都在帮助过你,是这样子。

叶:这个厂就是东洋之花的前身吗?

方:对对。

叶:那我想有交通运输工具了,有生产厂的流水线的这样一个生产设备了,它毕竟还是要原料需要花钱去买,公司要注册成立,那这个钱是靠家里的支援吗?

方:那时候也是借的。

叶:也是借的?

方:我们问我们朋友和同学借。借了很少的一部分钱。后来我们有一个同学他给我介绍了一个银行。他说他是一个企业的一个,那时候是一个财务处的处长,他说我给你做担保,因为他们老总跟我认识了以后,他觉得我这个小伙子也不错,那我找银行他给我做担保借了五十万块钱,后来借的五十万块钱,刚把这五十万块钱借到手,我告诉我爸妈我说在哪个银行,因为我妈妈是在银行里,借了五十万,她们第一个反应是你赶快把这个钱还掉。他们想第一反应,借了五十万,五十万一天要多少利息,这是一个。

叶:你怎么还得起啊?

方:你怎么还得起,他说的。

叶:对。

方:他说你就这几天这个利息,爸爸妈妈帮你垫了,你把这个钱赶快还掉,就是你把这个钱赶快还掉。

叶:孩子闯祸闯大了?

方:这五十万怎么弄,他说这几天利息我们可以给。但是以后五十万他说我们家里垫不出。后来我说好好,你们放心,我过两天就还掉了,实际上就没还,没还以后我们就办了这个企业,借了五十万,买原料买什么那时候非常的艰苦,节约,真是一分钱都舍不得用。我觉得,后来到最后还多了二十几万块钱,只用了二十几万块钱,还多了二十几万块钱,但是我们这半年确实把这个企业搞起来了,进行了生产,进行了销售。第一年就做了靠五百万的销售。

叶:当时就已经叫东洋之花了吗?

方:当时在,我想打断一下,我商量一下这个东西能不能讲,实际上当时我们不叫东洋之花,也是借了我们那个同学的,他在香港借了他的名义,以他的名义办了一个外资企业,当时好多民营企业,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办民营企业还没有一个氛围,所以包括江苏、浙江的乡镇企业都戴红帽子,所谓戴红帽子都戴的集体。

叶:对。

方:所以当时我们这个企业是集体做,所以戴了个外资帽子。

叶:我知道您曾经碰到过一个挫折,就是朋友的背信弃义,是那段时间吗?

方:嗯,是那段时间,所以说有的人呢,就是说,有的人是重义重利,有的人是叫见利忘义。

叶:见利忘义?

方:就是好多同学之间也会是这样子,好多事情都是你认为往往是最信任的人他都会发生就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出来。

叶:又让你碰到不可思议的事,但是这个事可能就不是什么好事?

方:不是好事呢,当时我们办这个第一个企业钱是我们出的,然后以我们那个,有一个同学他是香港的身份,以他名义办的注册的企业,但从法律上来讲他是老大,但他没出钱,所以他看我们这个企业办得比较红火以后呢,他说找我谈话,第一你看我真投钱,那所谓的钱投进去是很少的钱,几十万块钱的钱,咱们俩把股份谈谈好,如果说你这个条件不答应的话,那我就把你踢掉,就把你开除掉就说。

叶:是同学啊,这么赤裸裸的谈?

方:是是,后来我说的,既然,如果说在一年前这个事情没发生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做同学做朋友,但是在这个事情上出现这个情况我觉得是不可以合作的,我说的我可以不要这个企业,我相信只要有我这个人,我有能力再办一个企业。后来这个企业就活吞吞的就被我们这个同学霸占掉,拿走了,所以现在看看,当时也是我们国家的这些整个的起步的时候,像我这种经历的我想非常多。特别是江苏、浙江好多的乡镇企业挂集体的帽子,有的是这样子。

叶:产生后面的法律纠纷?

方:因为从法律上来讲这个企业投资人是他,但他并没出一分钱,当时也是年纪轻对这些事情不太了解。

叶:很多的朋友、伙伴是能够共患难的,但真的是利字当头的时候,可能有些人就顾不了这许多了。

方:顾不了许多,所以说这个事情对我们影响也是很大的。那么说从我下海已经十多年来一直告诫自己,就是说,一是不合法的事情不能做,合情合理不合法的事情也不能做。是不是?

叶:但你之后好不容易自己撑开了一个局面,就被朋友的一个背信弃义给拿走了,你当时是不是情绪特别灰暗?

方:我这个人呢,从来没有特别奥恼的时候,灰心的时候,没有,就再奥恼,其实我好像还是平静。我就想,大不了就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平衡。我是这么想,他也给我帮过忙,他毕竟借过名给我,如果他不借名给我,也许我这一年办得没有这么成功,那这样想心理就会平衡了,就说他也做了,那么说,想想确实是,我也不合法啊,人家也是有道理的。这样子给自己找一个平衡点。

叶:那你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走吗?

方:什么都没有带走,什么都没有,但是这么多员工还继续跟着我,因为他们知道真正干事的人是我,所以他们很多人是了解理解。

叶:那这个厂现在还在吗?

方:现在这个厂已经没有了。

叶:已经没有了?

方:因为企业是靠人办的,对吧,特别是看这个企业的领头人,看企业领头人,所以说经常会有人问我,在一个企业里职工重要还是老总重要,我说都重要。在绝大多数的时候,我认为是老总重要。这个总经理一把手重要,所以在任何一个组织一个单位,它领袖是最主要的,领袖是最主要的。所以说它缺少这个领袖,那这个企业就不存在了。

叶:后来你就带着厂里的员工们另起炉灶?

方:另起炉灶?

叶:重新开始?

方:重新开始。

叶:那这个时候东洋之花诞生了。

方:诞生了,对。

叶:我有一个疑问啊,我们也知道很多国产品牌都爱起洋名,你们当时为什么起了东洋两个字啊?

方:我们呢确实对市场进行了一些研究,尽管那时候自己还没有这种品牌的概念。但是就说我们也知道,消费者一个喜好的程度这是一个。第二个,和我合作的一个伙伴,也是我的同学,也是初中的同学,现在我们还在一起合作。我现在做公司董事长,他做总经理,就是说,也是非常了不起,也很感人。就说人家在一起十几年,而且我们在一起十几年共事现在还这么好真是不容易。所以他是在日本留学,日本的那些从事化妆品一些研究人员、工程师这方面有幸接触比较多,所以一开始我们这个确实就是说日本的技术支持这个方面是很多。但是我们怎么样把这个,想把这样一种产品里面体现出我们这种日本的技术,那我们不能碰到每个人都说我们这是有日本技术的,怎么怎么,是许多,比如说什么资生堂啊什么东西他们这些工程师加入我们这个团队,不能这么说,那我们在品牌上面做这个文章,让大家知道就说我们和日本。

叶:基因上是有关系?

方:基因上是有关系,是这样的,所以这个品牌对我们以后的推广也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

叶:其实我想您最开始你就意识到自己有一个营销的天赋,其实您还是巧妙的利用了消费者的某种心理,他可能会觉得日本的日用化工方面是不是有些先进的东西,这个东洋两个字跟日本有点渊源,您是利用了这样一个心理?

方:一个是我们不叫利用了,我们叫把消费者心理研究和抓住了。第二个也是充分的体现出了我们的产品的真正的竞争力。也体现出来了,是不是。

叶:但是我们也知道化妆品行业竞争真的是非常激烈。许多这些年特别是国际大的一些化装品牌大举进入中国内地,我们很多本土生产的一些老牌的化妆品企业也是逐渐的做得越来越不错,引进海外一些先进的技术和人员、设备,那我在想跟同业的激烈竞争当中,东洋之花是靠什么取胜的?

方:东洋之花第一我们要靠我们的技术。对吧,所以现在我们在日本的东京有我们东洋之花的产品的研究院。都是在日本都是一些很优秀的化妆品方面研究的专家。这样子我们在日本和中国信息两地的互动,所以说所有用我们产品的消费者都认为我们的产品的质量是非常好。这是一个。第二个就说我们的团队,我们这个团队,我们这个企业有15年的历史了,这个团队怎么形成呢,就说从我们刚开始办企业的开始,每年一批一批的都招进年轻的大学生过来,15年下来在我们企业积累了一批一批的就说专业这个方面都能力比较强这个方面的人这些骨干,就说我们这个团队非常优秀。所以说我们化妆品行业对我们的评价有两个方面的评价。第一去看我们的工厂,认为我们东洋之花的化妆品工厂是中国化妆品行业里面的模范工厂和示范工厂,觉得这个工厂盖得很漂亮。第二个,东洋之花的团队是最优秀的团队,十多年来一年一年积累下来,就像一个大学一样的,这么多年积累积累下来,他们受过高等教育,然后在市场上又拼搏了十多年,所以说东洋之花的这些骨干和员工也成为了各个要进驻中国的大的日化企业的见证他们被力投的对象。所以现在我们也存在一个人才保护的问题,许多国际上的知名的企业都到我们企业来挖人,我们一方面要把这些人员要留下来,从我们公司来讲的话,也是有流动的,但是相对说,流动还是比较偏少。

叶:但是刚才我们也谈到这个话题,就说化妆品行业竞争是日趋的一个激烈了,比如像欧莱雅集团它进入中国大陆内地以后,它很多品牌的收购兼并,它利用你在国内已经打开知名度的一些优秀的品牌,它把你买下来,然后它抢占这一部分客户的资源。应该说今天这个行业的竞争还是非常之激烈的,是不是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您开始把您投资的目光投向了医院了?

方:我认为是这样子啊,在我事业中,就说是两个小孩。这两个小孩我都是,都愿意用我的生命来呵护它,同样对我都很重要。所以说好多人跟我交流的时候都认为,他说我很了不起,他说你不要看他们做几百亿多少的。他说你比他们还了不起,他说为什么,他说小方,你做的两件行业中最难做的两件事情你做了,他说的,而且还做得比较成功。化妆品应该说我们在市场上有利,一直这么多年来都应该是在前五名。我们觉得还是赢其之好。所以对化妆品行业,我们对自己对东洋之花这个品牌还是充满了信心,充满了希望。我们能和这些玉兰油、旁氏、妮维雅这些大的品牌,我们称它为大品牌,它也认为我们东洋之花也是大品牌,对吧。我们互为研究,我们把它们作为我们竞争对手研究,它们也把我们作为竞争对手研究。我们东洋之花有什么广告,新产品动作,它们马上它们也会了解很清楚,所以我们认为我们做的应该说我们做得还是很成功的。那么说现在实际上化妆品的品牌的洗牌已经结束。其实我们觉得我们的经营和销售觉得越来越轻松,一个东洋之花品牌的力量它越来越强大。第二个好多的小品牌已经没有了,受干扰就少了。第三个,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人均收入提高,化妆品的市场现在是呈一个发展时期。

叶:成长?

方:所以这个市场我们充满信心。另外做医院这块我想就说,现在中国是采取计划生育,只生一个孩子,所以好多家长就不知道,有两个小孩子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快乐和幸福。因为现在计划生育只有一个孩子。对吧,当你是有两个孩子的时候。

叶:刚才您谈到化妆品行业其实也进行了一番洗牌,东洋之花已经确保它在行业一个领先的地位,那这个时候消费者也很信任这个品牌,而且这个消费群体会越来越扩大,你干吗不把自己的力量集中在这样一个品牌的发展上,为什么又会,我要拿出你刚才说的几个亿的现金去投了民因医院这样一个很多商人心有余力不足的这样一个行业,为什么?

方:因为做医疗的,我有一个情结,所以我这个人给自己定位就说我呢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了,不可能再做更多更多的事业了,就是说,但是我一定要把自己感兴趣和想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就说我经常还和我们朋友之间一起说,说往往到了我们这个这么一个程度的所谓的企业家,往往会失败。

叶:盲目多元化吗?

方:主要也不是盲目多元化,主要是心理发生变化。会互相比,就说你做了多少我就要做多少,你做多少我要做多少,实际不是这样子,做多少和自己的能力和方方面面都有关系的,这不需要比。只要每件事你尽力了就可以了。尽力了可以,那么说化妆品这个事业我觉得我做得应该是蛮满意的,这是一个事情。第二我很想做的就是医院这一块,因为这是我一直的情结和梦,一个情结,一个理想,当初我下海的时候就想我如果挣了钱以后就想自己办一个医院。

叶:就做一个医生也满意,病家也满意?

方:医生也满意,病家也满意。然后我自己做院长,有人喊我叫方院长。我觉得自己我这辈子就满足了。所以我觉得我做医院是为自己,一个真正的一个情结,我自己应该说最看重的一个情结就是做一个病家满意,医生满意,自己能做院长,大家喊我方院长我就觉得这辈子就成功了,就是这样子。
叶:其实这两年大家也逐渐接受了民营医院这样一个新的一个业态。但是我们也注意到民营医院它更多涉及的一些特色科室可能就是什么男女不孕、美容啊等等等等,就是有人说的一句话不太中听,就说都是一些治不好,但是也不会把人治死的一些科目,但是我觉得您的瑞慈医院好像走的是另外一条,完全不同的一条?

方:所以说当时搞医院首先是自己的情结,但是我做事就是要做一定要做成功,做好。为了搞这个医院,我在全世界看了近百家医院。从中国到东南亚、澳洲、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欧洲全看过。就说我就知道,医院,什么样的医院它能存在,你要把这个事情弄弄清楚了。

叶:能够生存?

方:能够生存,所以现在为什么中国的民营的医院它好多在老百姓的口碑中不太好。医院啊就是说我想还是意要大于利。是不是,它本身是个公益事业,我在全世界考虑只有三种医疗形式可以存在。一种就是规模大,综合水平高。比如像我们上海中山医院、华山医院,瑞金医院。

叶:就大医院?

方:大医院,大就是品牌。

叶:三级甲等。

方:三级甲等,对吧,我们中国叫三级甲等。第二叫专科,就是各种专科,比如说我们像上海的什么五官科医院,什么胸科医院啊,什么传染病医院,儿科医院,就说你要专。第三个呢就是要方便,就在国外,从私人医生,私人诊所,小的社区医院,只有这三种业态,不可能有第四种业态存在,所以当时我办这个医院,我首先就想要办一家大的医院。

叶:你挑的一个最难的上?

方:最难的上,规模大。占地的话靠300亩地,20万平方米,现在这个医院建筑面积十几万平方米。老百姓你看不能说我这个医院水平不高吧,对吧,我这么大的医院,对吧,大。第二呢,就说医院除了大之外,大是老百姓直观的感觉,就说大医院可信嘛,就说。另外就说技术和这个,你怎么样有种特殊的技术。所以你刚才讲现在大多数民营医院皮肤病不孕不育,我们在开全国人大代表会的时候,上次我们搞医疗的代表在一起聊,现在好像中国人就生两个病,对吧,要么男的不育,女的不孕,就是这样,这样对我们社会的环境也是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做医院你看我们是从高端开始做起,心脏。去年我们这个医院心脏手术做一千三百多台。那么说在上海排的话也可以排在前几位,上海也做一千多台手术的医院也不是太多。

叶:我有一个疑惑,像你说的我的投资大,占地面积大,我就大医院的工架拉开了,架式上拉开了。

方:框架拉开了。

叶:框架拉开了,但是问题是医院是靠什么,最核心的还是你的医生啊。

方:是。

叶:你要形成一个人才高地啊。可是你毕竟是民营医院,那么多名医,那么多高技术的医生,怎么会被您吸引到您的民营医院来呢?

方:我认为呢这个人才啊就是现在的人才观啊要发生种变化。就说不是说这个人他编制上是我的就是我的人了。我一开始就说我们这个医院瑞慈医院应该和国际接轨,应该是开放式的,就像博士后流动的,人才流动叫不求所有,但求所谓,他这个人是不是我的都可以,他是不是可以在我这工作,是不是可以在我这工作一辈子都不是最主要的,他只要在我工作,只要在我这段时间工作,我一定要帮他把他平台搭好,让他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我们就是用这种人才,我们有很多的著名大学,对人才招聘我们非常感动,好多人都毅然决然离开了,就像我十几年前离开了,他们再到我这儿来了,还有就是我们可以说从中国到全世界我们都是开放式的进行人才的合作。

叶:打开大门办医院?

方:打开大门办医院,许多我们国内最著名的医生都在我们这长期的工作,我们和这些大学或者医院两个单位进行协商,比如你像上海,上海的华山它的神经内科它的神经外科它应该是一个国家队,但是它长期有人在我们这工作,是医院派过来建设我们的脑科,还有它的泌尿外科、肾脏内科。比如像中山医院它的从呼吸内科,胸外科这种好多医生也在我们那工作,也是我们和医院不是走穴性质,是有组织的他们到这来。一个对他们来讲是优质资源的放大。优质资源本身在这它是人才也很多,然后一部分到我们医院工作也是把资源放大,给这些医生也多了另外一个天地和舞台,对我们来讲也增加了一定的竞争力。

叶:我们注意到最近江苏省政策扶持对民营医院是加大了这个力度。我看到好像是鼓励公立医院的医生能够到民营医院去兼职,而且如果你真的愿意到民营医院他的编制还属于事业编制。我觉得政府在这方面大力的一个推动还是起了不小的作用。

方:是的,像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

叶:对。

方:那么这个问题实际上的就是说主要的就说我们国家对医疗的投入还不够。所以说我们要几条腿走路,除了国家投入之外。

叶:民营资本愿意介入。

方:社会资本要鼓励他们介入,事实上国外的话,它基本上就是民营资本啊和国有资本啊,它基本上是各占一半了,就是。

叶:我注意到您的医院的英文名字叫RUCH。你是不是在办这个医院的时候就是针对的就是富裕阶层,到你那看病的人的主体是个什么样的构成。

方:到我们这看病的人各个阶层都有。你刚才说RUCH富人,实际我们这个,你看我从化妆品到做医疗到做其他行业,我对公司的字号是非常重视的,这个瑞慈当时我们是向社会征集。我们提出两个要求,第一,是一定要有传统的中国文化,一看到这个字号。第二,这个字号是一个医疗的一个字号,所以这个字号,这个瑞慈是我们当时江苏省一个老的戏曲家协会的会长给我们,瑞,很极强,慈,慈善慈悲,由中文到英文,RUCH,或者我们把这个意义再进行丰富。中文瑞慈已经固定了,然后我们再通过英文再把它外行扩大一点,我们提出不是富人的医院,我们是认为身体是一个人最大的财富。RUCH它富有吧,财富吧,所以我们提出你身体是最大的财富是这块。实际上我们从医院硬件条件各方面都比较好,高层的人,中等收入、高等收入会来,但事实上还有没钱看病的人会到我们这来。我就在前段时间,我们医院就接受了两个病人,我们常常讲,也是挺感人的。一个病人呢,一个小孩子父母亲生下来了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先心,然后随着她长大以后,她的心脏承担不了她的负荷。小孩子就发紫,但是治这个病呢也需要花很多的钱,她的母亲是看了这个情况,她没办法来救她的女儿了,她就离家了,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哪去了。然后她的父亲呢看到这个小孩丢给他,他还有两个老人,这父亲就到一个寺庙里出家了。然后这个小孩就七八岁,爷爷奶奶就带她,这个爷爷奶奶没有抛弃她。后来她就到我们江苏卫视她和一个新闻媒体打电话,说这个小孩能不能通过你们新闻媒体能够帮助这个小孩。后来这个新闻单位就联系了好多的公家医院。他们就好多说,他们说有的不能治疗,这个病非常复杂。还有说她钱怎么入室,她们把这个电话,可以说把最后的希望认为不可能,她们把这个电话就打给我们瑞慈,后来我说首先不要钱,她过来。后来这个小孩她就在我们这解决了,这个手术做得非常成功,到后来又产生了非常感人的故事。因为这个事件在社会上进行了报道,社会就捐助了好多钱给她。因为我们医院已经说好不收她钱,她钱就多出来了,多了大概一两万块钱,多这两万块对这个家庭,她爷爷奶奶种田的对他们很重要。然后在医院的病区又有一个小男孩比她大,这个小男孩一个小哥哥也是先心,家里也很困难,这个小女孩九岁,她跟爷爷奶奶说,她说我把这个钱送给这个哥哥。所以说形成一个很感人的故事。然后这个报道呢,报道出去以后,然后全国各地,我们这个企划部办公室那段时间就接了很多很多电话,干嘛呢,就是说都是说我没有钱想到你这看病,后来我们说,当然就是说有的特别困难了,我们还是给他一些扶持来看病。我们做医院我觉得是做一个有益的事情,并不是想盈利还是什么,主要体现自己的价值。

叶:我知道您的瑞慈从2000年开始筹办到今年也已经七年的时间了,那目前这个医院的盈利状况如何?

方:现在这个医院我们做的规模还真的是,你看我们有八百多张床位。对吧,靠两个亿的销售收入。每年我们还贴大概再贴一千万到一千五百万再贴进这个医院。

叶:现在还属于还在持续投资这样?

方:还在持续投资的阶段。

叶:那我在想你毕竟是经商出身的,它一定是要,您投这个医院也希望它有个盈利,获取它利润这样一个愿望在里面。您估计瑞慈要实现盈利大概还要什么时候?

方:估计还有三年时间,我们估计到2009年左右它会实现盈利,但就说它肯定会实现盈利,就说,是这样子。因为医院它不像工厂,它的发展是一个过程,就像一个大学慢慢它有个积累的过程。去年我们在我们医院单出院病人就1万5千个出院病人,但我们收费比公立医院收费还便宜20%到25%。

叶:这点应该说是相当不容易?

方:是是。

叶:当初您是要实现自己的一个创业理想,离开了医院,但是我知道,今天您为了这个瑞慈医院是跟您夫人还住在这个医院里面?

方:我们这个医院是1999年开始筹划的,2001年就基本建成了,从2001年开始我和我夫人就和住在医院的医生的宿舍里,现在还是这样子,已经住了六七年了。

叶:听说就是一个两室户?

方:两室户,就两个房间。

叶:孩子从国外读书回来就拉一帘跟大家凑合住在一起?

方:是是,我儿子小的时候他在国内的时候他就跟我讲,他说老爸,你盖了这么多房子,因为我们还做房地产,盖这么多房子,你给这么多人做了房子,但为什么我们家就住这么小的房子。

叶:你怎么说的?

方:我说快了,我竟然说快了,我说再有盖两间房子解决哪些问题,下面我就给自己盖个房子,总是给儿子这么说,但是还没有盖。

叶:说到今天也没盖?

方:因为我平时也很忙,像我们产业上海、江苏和安徽三个地方,平时出差也很多。只有晚上的时间,有时候晚上不出差的时候住在医院里面,和院长开个会,和这些专家进行交流交流。

叶:你为什么还是觉得要选择住在医院里面呢?其实我觉得要开会要工作过去也很方便,为什么一定要住在医院里面?

方:因为我有个习惯,只要我不出差,我每天晚上都要到医院来转一转,都要转一下,比如说急诊室,ICO……这些高危的科室和他们病人会聊聊天。你看对我们有什么意见,需要我们哪些改进的,所以有时候我得到的第一手资料比他们院长得到的第一手资料还多。正因为我有一个就是深更半夜在医院看的习惯,现在我们好多院长他们到了晚上也在医院里看,前天我碰到我们一个院长他说方总我天天晚上在看,说这几天怎么没有看到你,我说这几天晚上天天出差。

叶:您有一个心愿就是有一天大伙叫你叫方院长,现在大伙这么叫你吗?还是叫你方总吧?

方:还是叫我方总,可是办了医院呢,办医院之前,我想有人喊我做院长觉得自己挺满足。现在办了医院以后呢,我觉得我并不是做一个院长最好的人选。我也许是建医院的一个最合适人选,但不是一个管理医院的院长最好的人选,所以我把这个位置还是留给了其他的人,所以我到现在还没做成院长,就是说。

叶:这个梦想都还留在那没有去实现?

方:还没去实现,所以说这个人的定位也是慢慢的调整,那时候二十多岁年轻气高,总觉得自己怎么怎么样,现在觉得实际上一个人啊它有他优势的地方,一定有短处的地方。对吧,我可能经营工作做得好,但可能医院院长就做不好,是这样子。但是我有一个值得骄傲的就说,我们复旦大学他们EMBA的项目,就院长的EMBA项目,他们每期的关于医疗品牌的建立,医疗产品的营销这堂课是我去讲,所以现在我引以自豪,我还是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兼职的老师,对不对,去上这堂课。

叶:还是很有成就感?

方:很有成就感,对医疗产品,医疗品牌怎么建立,医疗产品怎么销售,在我们国家,在中国现在觉得还不是一个特别是对国有大医院,他们不存在着病人少的问题,但是以后当医疗资源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看病难的问题一定会得到解决。老百姓它一定会选医院,老百姓就会选医生。那时候影响它的市场主要是什么,是它的品牌。所以说我跟他们上课的都是全国知名的大医院的院长。我说要居安思危,总有一天会到来的,但机会总归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叶:您这句话说得非常好,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当一个市场可能刚刚有可能要开始启动,或者是初现雏形的时候,先知先觉的人往往会把他能够把它转化成事业发展的一个新的机遇。因为我们注意到您在您的东洋之花和您的瑞慈医院相继上马成功之后,您又把您的下一个职业计划投向了健康管理这样一个概念。而且这一次是把触角伸到了上海?

方:是,我们在去年成立了一个健康管理公司,那么这个健康管理公司我们给自己定的想法就是说,我们要,现在我们在民营医疗方面可以说是做了中国的第一品牌。瑞慈可以说是我们中国医疗和卫生改革的先驱和投射者,就说我们为我们国家好多医疗改革提供了好多宝贵的经验,也给他提供了好多宝贵的舞台。现在我的一个很大的目标就说要做健康管理这个方面中国的开拓者和先驱。那么说对健康管理呢也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欧美开始流行的。所以一个人啊就像一个汽车,或者像个设备把它管理起来。

叶:因为也需要保养?

方:需要保养。

叶:检修?

方:需要不断的检修。

叶:对。

方:而现在我们所了解的体检实际上是健康管理的一个,是最简单的,但是也是最重要的。健康管理的第一步。现在我们应该说中国人特别是我们高端人群对健康管理有一种模糊的认识,模糊的是什么,每年定期的去体检,但是我们觉得这个体检还是刚开始第一步,就说一个汽车,你开的什么好车,五千公里,一万公里去到汽车厂检测一下这是主要的,检测的目的是什么呢,如何怎么样保养和维修。其实我们现在呢就说,如果说把我们一个人在健康的管理方面花一点点费用,花一点点精力,好多人不是怕费用的问题,好多人是怕花时间,花一点点时间,实际上对他健康的质量会产生根本性的影响。像我们在上海你可能经常发现,哦,谁在体检过程中发现了一个肺癌,谁在体检过程中发现了一个肝癌,实际现在我们好多的疾病不怕。只要早发现,那么早发现就说你对这个人要健康管理起来,比如说这个人的身体,比如说他有,有的人血压高,有的人血糖高,你知道这些问题,你怎么样子从日常的阶段对它进行管理起来,它就不会有大的问题出现。那么说,我们好多的,尽管好多是白领甚至是金领,他们对健康的认识的水平比较多,所以说我们从,我们这个健康从管理开始我们还给他们进行培训,让他们知道很多很多的他应该掌握的一些健康管理的知识。

叶:要培育?

方:要培育,对,就说像一个产品一样的,这个产品不是一个人它就会消费去,你要培育他,培育他他就会消费,所以说,我们现在可以说我们是中国健康管理的推动者,希望每个人珍惜生命,爱惜生命,不仅仅是对你一个人负责任,小到一个家庭,大到一个社会,而且好多事情你平时做就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你做好以后你对你的生活的质量健康的质量会产生很大的变化,很大的影响,现在我们在做,可以说在中国来说我们推动这件事。

叶:您不怕把您的观点讲出来,很多您的同业也加入到这样一个竞争的行列吗?

方:那么说,什么事情叫一条街,就说商户多了就一条街,是不是,我们想,我们现在是可以说是开拓者,但我们希望有志于从事这项事业,健康事业的和我一起的,和我一样这种有理想的人共同加入这个行业来,因为靠一个人,一个企业的推动是有限的。如果很多的企业来推动这个事情,那么说它就会产生很多的活力。那这个事情可能就会办得快一点,被教育的人会多一点。现在我觉得是,大家认为是一个认识上还有一些差距,大家都认识这件事情以后,那认识上可能就会更快的接受,就说。

叶:听了您的介绍,我觉得您事业的一个金字塔已经构成了,可能底部最坚实的是您的一个东洋之花的这样一个已经成型的一个品牌,中间是正在高速前进的一个瑞慈,而尖端是您发现的事业的下一片蓝海,我想听了您的故事会对您的一个对自我的一个清醒的认识。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的去努力,对人对事的一个新亮,包括最后你刚才讲到的,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投入一个行业,把这个行业做大,留下很深的印象,谢谢您,方总,让我们分享您的故事。

叶:刚才我们谈到健康体检您是把关注目光投向了上海,其实是走出南通的第一站就投向了上海,是吗?

方:是,我们把第一站就设在上海,我们最近在上海的陆家嘴金融中心里面建了我们第一家的健康管理中心。这家健康管理中心从硬件上来讲肯定应该说是代表了上海最高水平。这个我觉得都可以做到,关键我们有优势的就说,第一就说,我本身是做医生的,而且我对这个医疗,对医疗健康,我们研究这个方面,我们这个团队有这么一个团队,而且研究了好多年。另外一个,我们可以说在跟一个在国际上对健康管理非常有经验的一个大学在合作,就说我们上海这个健康管理中心我们是和新加坡国际大学附属医院和我们一起在做。

叶:是合资建造的?

方:是合作建造的这么一个健康管理中心,就是说,原来我们都是这种慢慢经验的这种感觉的积累,而他们进来呢,新加坡国际大学附属医院进来以后,他们可以说他们已经做这个工作做二十年了,可以把这个系统的一个完整的把一个健康管理的理念引进了中国,引进了上海。所以我想这样子也是把上海甚至是把我们中国的一个健康管理带到一个比较高的平台上去,所以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一生中可能是做的第三件大事情,也是我认为是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情,也希望我们这么一个健康管理能对上海的这种健康的意识有所推动。

叶:的确,我们也听到过很多现在有一些海归背景,包括国内的一些企业家人群,他们会觉得新加坡体检真的是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我也知道有些人会定期去飞到新加坡去体检?

方:对。

叶:这在一定的圈子里面它是有一定的口碑的,我还不知道,您是跟新加坡这边合作?

方:新加坡国际大学附属医院。

叶:现在已经开始了吗,这个项目?

方:已经开始了。

叶:开始营业了?

方:开始营业了,下次挂牌的时候我们请叶老师一起帮我们捧捧场。

叶:去参观参观,费用贵不贵,你主要针对的人群是富裕阶层?

方:费用我们从一千块钱到一万块钱都不等,然后我们也可以安排你,安排我们的客人可以到国外去进行旅游体检,比如说到新加坡国际大学,现在新加坡的他们已经把这种健康管理的,他们已经把它作为一个产业。比如说酒店服务输出,什么购物旅游,然后这个健康管理它作为它国家来支持,作为一个产业,作为一个支持它的产业来。所以它们每年的话。

叶:他们说到瑞士也有类似这样?

方:瑞士也有,现在亚洲做得比较好的是新加坡,是这样子。

叶:我们节目有个惯常的小板块叫普鲁斯特问卷,它可以折射出一个人的价值观,我们不妨来做一下这个小测试。

方:可以。

叶:第一个问题是你认为最理想的快乐是什么?

方:就说在比较有个过程,这个事能做成功,但是一定是这个过程是自己付出去的。是努力而得到了这个结果我就会觉得比较快乐。

叶:并非天上掉馅饼?

方:如果是轻松的,那就不会,但是我要做这个事情我肯定会付出去很多很多,而坚韧不拔的把它得到了我觉得很快乐。

叶:有付出之后的获取那个是快乐的?

方:对。

叶:您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方:我最希望拥有这个外文,英文这个才华。

叶:语言?

方:语言的才华,所以这个呢就说每次都出去,我觉得就说在这方面比较欠缺,所以说这个也是我把我儿子送出去读书这么一个,这个确实对我来讲是很欠缺。

叶:你会觉得有时候可能制约了发展,要不然会更好?

方:是,我觉得也是,有时候交流,我们经常会出国上个月到加拿大,人家议员过来,因为我是中国全国人大代表,议员过来,觉得交流不会很充分,你平时正常交流的时候可以翻译,那做酒会的时候老外都站着走走动动的,你不会语言就没法交流,你说是不是。

叶:你觉得是一种遗憾?

方:一种遗憾,可能这辈子都补不上去。

叶:您太悲观了,您最害怕的是什么?

方:我最害怕的,实际我胆子也挺小的,我最害怕的是出差一个人睡觉,一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觉得害怕,是这样子。

叶:那怎么办呢?

方:所以我只要出差,我太太都会永远跟着我走。

叶:我以为你会永远开着那盏灯呢?

方:如果说很特殊的时候,我会开着灯,真的会开着灯。所以我胆子蛮小的。

叶: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方:我最珍惜的财产实际上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友情和真情?

叶:所以我明白,你为什么说你没有钱可以去把人家的车开走,别人会相信你?

方:是是。

叶: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方:我最喜欢的职业就做老师

叶:做老师?

方:如果说我读大学让我自己选,我一定学个师范,我觉得我很有耐心很有爱心。

叶:如果那会让你当了老师,我们就少一个院长了?

方:对对。

叶:您的座右铭是什么?

方:座右铭对生活一定要很热爱。不管怎么样,要想着美好的一面,想到光明的一面,不要老想着,就是遇到就说不开心的事情,你要反过来看,它还有什么好,就像上次我们同学他霸占了我们的企业欺负了我们,我们还给他找出理由出来,宽容的生活,这样子就说就会快乐,心态要调整好,工作很快乐,不管压力多少,对吧,要快乐的工作。另外就说,自己的理想和目标再大,要相信一个人的能力实际上天已经把你定下,你就是能挑多少担子,不要衡量什么财富啊,什么什么去比去,只要我自己,我自己尽心了,我做这个事情尽力了,我只能这样子,我觉得就满足,不要去比去,感恩啊,感谢社会所有的人,要这样子。

叶:谢谢您,让我们分享了您的生活智慧,非常好。

叶:从2006年11月开始,财富人生慈善专项基金启动了西部阳光计划。那么今天我们的嘉宾方宜新先生也在这里要表达他对这个项目的祝愿。

方:我本身我在西部也生活了八年,我一岁到八岁是在西部生活。所以我对西部也特别的了解,也特别的有感情。所以在这,就说我有一个心愿想法,就说让所有的小孩能看病,能上学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我愿意付出力所能及的力量。

叶:谢谢,谢谢方先生,请把您的留言投在我们的留言箱里。其实为了感谢我们财富人生每位企业家对我们这个项目的一个支持,那么今天渣打银行教育成长基金将再次向西部阳光计划捐赠2500块钱。那么这个钱可以援助一位西部教师一年的生活费用。如果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您也有此心愿的话,请您拨打我们电视屏幕下方的一个联络地址和我们取得联系,谢谢大家,也谢谢方先生。
感言:实际一个人他的一生中创造的财富多少都不是重要的,他只要为国家为我们这个社会尽力了,做一两件有益的事情就可以了。他就是给国家给社会的最大的财富。我希望我们所有的企业家朋友们不要在财富上进行比拼,而更应该在为国家和社会的责任上进行比拼。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上一篇:钱金波的十七年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