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7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11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太子奶董事长李途纯的“空手道”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1993年,李途纯找到湖南省某银行行长,提出借款10万元想印一批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的挂历。在既无担保也没有抵押的情况下,李途纯硬是写了张借条,借到让他掘到第一桶金的10万块钱。

那张借款条让太子奶集团董事长李途纯眉飞色舞,不过,让李更加得意的是太子奶刚刚完成了7300万美元的私募,而投资者正是英联、摩根斯坦利和高盛三家国际巨头。

再造“蒙牛”神话?

几年前,湖南省政府曾把太子奶列为国内A股上市的首选企业,但李途纯兴趣不大,“很多企业上市就是为了圈钱,我不愿意跟他们相提并论。”

话虽如此,但实际上李途纯心里很清楚,一家民营企业要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此前的太子奶连续五年利润翻番,可在李看来,太子奶还是发展得太慢,所以借助资本的力量是一条必由之路。

2002、2003年,乳品行业发展进入快车道,此间,蒙牛在英联和摩根的助力下的成功上市给了李途纯一个不小的刺激。这一次,李途纯开始“有想法”了。

不过,李途纯对于投行合作伙伴有着极高的要求,两年时间里,李面见了全球排名前30位的投行。“每家其实都谈得很顺利,只是我自己没有下定决心,我们自认是国内最好的企业,所以要找全球最好的投行合作。”

李途纯期待着完美伙伴的出现,而这个伙伴必须是既能带来投资,又能带来新思维、新管理,帮助太子奶进一步成长的人。

李途纯遍访投行的同时,英联亚太地区执行合伙人陈柏松也正在寻找“下一个蒙牛”。

2006年初,英联用了大约3个月的时间做市场调研,期间专门请到可口可乐和麦当劳的专家评估乳酸菌行业,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个行业非常有潜力。陈柏松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乳酸菌市场地位很高的太子奶身上。“投资蒙牛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太子奶,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合作。”

瞌睡遇到了枕头。很快,陈李二人便面对面坐在了谈判桌前。谈判异常顺利,一个月后双方就达成了意向,此时,陈柏松只去过太子奶两次。

不仅如此,陈柏松还为李途纯送来一份大礼--邀请到摩根和高盛一同投资太子奶。2006年11月,7300万美元的资金就已全部到位,其中,英联4000万美元,摩根斯坦利1800万美元,高盛1500万美元。

为何三大投行如此痛快地选投太子奶?

高盛投资基金亚太区董事总经理胡祖六与李途纯是老乡,一见如故,每次见面都要让李请吃湘菜。不过,胡祖六有着自己的专业判断:第一、中国乳业市场的发展格局将发生根本性变化,普通奶的消费量将呈下降趋势,而乳酸菌奶的消费量会呈直线上升趋势;第二、太子奶在中国乳酸菌奶饮料市场,占据着72.8%的市场份额,很有希望培育成国际型企业。

目标美国上市

“我就是想看看他们对太子奶有没有感情,结果他们不但要投,还要帮我们把上市做好,我才作出了选择。”在上市问题上,李途纯有国际三大投行助阵,自是春风得意。

2006年11月30日,纽交所全球CEO约翰·塞恩在钓鱼台国宾馆宴请中国十几个企业家,这些企业家都是已经在纽交所挂牌和准备上市的企业。而李途纯就坐在塞恩旁边。

“以前很多投资机构来,都是就着我的时间,唯独这次,八、九月就约好了,我是从贵州赶过来的,机会难得嘛。”李途纯说:“我们谈了3个小时,听了我的介绍,塞恩非常鼓励我们去美国上市,他认为我们会是一个成长性很好的企业。”

2007年1月9日,太子奶私募成功的媒体新闻发布会上,纽交所亚太区执行董事杨戈代读了一封塞恩写给李途纯的信,虽然只是对太子奶完成私募表示了祝贺,但谁都能看出来这是一个热烈的“拥抱”。

早有心里默契的李途纯作出的反应则是一张3月底的行程计划表:

第一天,纽约证交所,敲钟仪式,晚上,华侨、商界、政界代表聚会;

第二天,纽约帝国大厦,参观世界500强企业;

第三天,华盛顿,参观高盛及摩根总部,与华府高官交谈;

第四天,……

第五天,麻省理工学院演讲;

第六天,加州,好莱坞;

第七天,拉斯维加斯。

“我们现在已经确定在境外上市,重点是想在美国上市,这事很快就能定下来。”李途纯似乎已经成竹在胸。

30岁的李途纯1990年从干了十年的国企辞职,暗自发誓要让人看看什么是真正的企业家。

什么是真正的企业家?现在的李途纯绝对有发言权,不过彼时的他却只有一个理想、一张去深圳的车票和兜里仅剩的300元。“做苦力、扫大街、去太平间搬尸体。”李途纯当时给自己设计的出路颇有背水一战的味道。

结果没这么惨,李途纯被一位做粮油生意的老板相中,但短暂的栖居之后,他还是离开了那位老板。

“他毕竟是个农民,我在全国各地出差,一个月只给我1000多,如果当时给我三五千,恐怕就没有今天的太子奶了。”李途纯说完放声大笑。

靠做毛泽东诞辰百年的挂历,李途纯挣了一两百万,接着便开始四处投资,做花花公子代理,开书店、酒店、录像厅。也就在那段时期,李途纯发现了乳酸菌饮料行业有着很好的市场前景。1996年,在株洲,李途纯建立了太子牛奶厂。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奶业肯定是个阳光产业,后来在深圳,我发现了一种叫做活菌奶的乳品饮料,当时国务院很多领导,国外很多领导都喝这个。”根据产品包装上的地址,李途纯找到了这家叫做“活力宝”的企业。

很快,李途纯觉察到,这家曾带动上世纪80年代末期乳酸菌饮料行业第一次高潮的明星企业摇摇欲坠,由于体制问题,五年内换了七位老总。趁乱,李途纯拉来当时活力宝的总工盛延岭与自己一同白手起家。

“厂子小不怕,没钱也不怕,怕就怕没抱负,我就是想把乳酸菌这个行业做起来。”在盛延岭眼中,李途纯是个有抱负、有眼光的人,正是这个原因,才使盛延岭决定加入太子奶。

盛延岭加盟不到半年,太子奶开始投产。1997年,公司扩大生产,李途纯决心把太子奶做到全国市场去。

同年,李途纯做出惊人之举,在央视黄金广告时段投下8888万,夺得日用消费品标王,而这时太子奶的资产总额还没有竞标价格高,甚至有半年多没有发出过工资,就连李途纯去央视竞标的20万入场券也是借钱买的。

“我去黑龙江,去很多地方,当地的老头儿、老太太一下子都知道太子奶了。”又一次背水一战,赌徒一样的李途纯奇迹般地博回了8亿的订单,并就此确立了太子奶在乳酸菌饮料行业的领军地位。

“我希望做千年企业”

《英才》:打算怎么花这7300万美元?

李途纯:首先,补充流动资金;然后是固定资产投资,建厂房、购设备、技术投入,主要投到主业上面。

《英才》:投资方有多少进入董事会?

李途纯:三家都有董事会名额,我们占差不多一半。

《英才》:这种情况你习惯吗?

李途纯:我以前也鼓励大家一起商量。我们高层领导之间,是经常拍桌子的,没有一个人没跟我吵过,没有一个人没拍过我桌子。

《英才》:你希望太子奶变成什么样子?

李途纯:上市以后,我们准备用3年时间达到百亿的销售额,今年30亿,明年60亿,后年就能达到100亿了。

《英才》:你现在想的是太子奶什么时候的事情?

李途纯:5年前,我就有个讲话,叫千年构想,我希望它能做成千年企业。

“我属于强权和民主结合”

《英才》:你怎么看待财富?

李途纯:我长期不花一分钱,因为我身上没有钱,要什么,都是大家帮我买好,公司1.1万名员工都是免费吃住,温饱以外的都是社会的,只是社会让你管理一下。

《英才》:这跟经历有关吗?

李途纯:很有关系。我们小时候是举着右手向红旗宣誓的。到现在,看江姐,看刑场上的分离,我都经常流泪,其实,我们这一代的企业家跟他们一样,只是我们不在刑场上。

《英才》:你属于哪种领导?强权还是民主?

李途纯:我属于两者结合的。一定要两者结合,这个体制才有效。

《英才》:家族有人在公司吗?

李途纯:我们不属于家族企业,我的亲友不在公司负主要责任。我并不反对家族企业,但要有现代企业的管理制度,这样有多少亲友都没关系的。

“我最不开心的就是做企业”

《英才》:平常喝什么奶?

李途纯:喝太子奶,也喝达能、益力多,从不喝鲜奶之类的,质量不好,我只拿国际的做比较,从不拿国内的做比较。

《英才》:有没有害怕的事情?

李途纯:千万不要回到“左”的路线上去。

《英才》:你最开心的事是什么?

李途纯:读书。每天至少看4个小时的书,感觉天下就是我一个人的。最爱看《红楼梦》和《三国演义》,里面的诗词我都能背。

《英才》:最不开心的呢?

李途纯:最不开心的就是做企业,我想去做学术研究、当作家,但是你做成了这么个企业,上万人找你要饭吃,常常很矛盾。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