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0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袁国良:疯狂的石匠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渣打财富人生。2006年,一部叫做《疯狂的石头》的电影剑走偏锋,创下票房神话。今天,我们为您请来的是一位“疯狂的石匠”。说他疯狂,20年前他还是一个建筑工地上的勤杂工,20年后他却靠着石头生意挣下亿万身价,扬言要为奥运会建造七星级的超豪华酒店。下面,就请出这位用石头创造传奇的人——袁国良。

叶:欢迎您袁国良先生做客《财富人生》。
袁:谢谢叶蓉。
叶:知道您最近很忙啊,而且是在忙大事,为什么说是大事呢?好像是跟奥运啦,跟世博相关的,能不能请您跟我们透露一下具体的内容是什么?
袁:我们刚刚,今年在北京奥运会那个鸟巢,离鸟巢只有300米左右有个七星级酒店,一个42万平方的大型建筑群体,它在奥运会开幕式的前后可能世界各国的媒体,包括这些国家的领导人都是在那个酒店入住,包括开会,包括相关的准备工作,所以这个项目又是一个代表中国文化的一个建筑群体,标志性(建筑)。
叶:标志性的一个建筑?
袁:对,对,它的要求很高,气势非常宏大。
叶:那么博大在这个当中是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袁:我们金博石材,这次为这个项目,我们从它的设计,参与他们细化的设计,从它的产品的选择,最后我们可能要帮他去做产品的加工,包括到施工为止,我们准备近期就要进大量的设备到现场去帮他们量身定做,打造中国的精品的建筑,也是为中国增光,让世界人看到中国有那么好的建筑,有那么好的产品。

叶:那刚才我说的上海的跟世博相关的一个建筑物是怎么回事?
袁:上海的世博,应该说上海的世博大量的建设,它可能要在2009年或者2008年年底开始,那么我们现在在做一定的准备,我们在做一些研发,因为我们也希望现在像国家要强调的节能、环保,更有人性化的这种产品来参与这个世博的建设,那么我们在这个上面我们可能会把我们的石头如何提升一个科技含量,能够保温节能的材料,在为世博增光,包括我们石头跟太阳能结合,我们在石头上面如何让它能够在地下,或者在有些光线不亮的地方让它如何能发光,自身发光,这是我们现在研发的一个课题。
叶:创新性的材料的一个研发。
袁:对,对,对。
叶:我去年曾经参加了鸟巢钢结构卸载的一个电视直播。
袁:对。
叶:那么在那儿我能够看到一个已经建了,应该说已经展现在大家面前的一个鸟巢的形状。旁边他用水立方,就是我还没有看到您刚才说的标志性的建筑。
袁:我们就跟,我们大楼,我站在这里,150米就是一个水立方,再过去150米就是一个鸟巢,鸟巢的高度是66米,咱们这个项目是55米,5米,200米,就是要比鸟巢高三倍。
叶:那它能俯看到这个鸟巢的全景。
袁:我昨天晚上也在工地上,我站在13楼看出去鸟巢的全部景色都在我的眼下,这个气势非常好,当然鸟巢也非常漂亮,那水立方也很漂亮灯光一打。
叶:是的,是的。
袁:那么今后这个建筑群可能也是一个第三的风景线。
叶:我当时在做钢结构卸载直播的时候,我是看到在奥运主场馆旁边是大片的已经拆平了的一个空地,当时有北京台的同事跟我说,这个地方好像比尔盖茨都挺感兴趣的。
袁:现在我们有一个楼,比尔盖茨他准备在这个上面造一个空中别墅。
叶:真的是看中?
袁:不是,是空中四合院。
叶:空中四合院?
袁:对,现在我们帮他用这个,中国的四合院的瓦片都是用陶瓷做的,现在我们是用花岗石,大理石做成瓦片,因为国外,美国人,世界上很多他们这些有成就或者是有名望的人士,他们都喜欢永恒的建筑,永恒,石头就是永恒,他们所希望的石头来做这个瓦片,石头做它的建筑,他能保持这个永恒,无限的价值。
叶:听你说这个瓦片都可以用石头来做,您刚才说在接到上海的项目的时候,可能要跟新能源的一个衔接,甚至它有一个环保的概念在里面。
袁:对。

叶:那我在想金博,它的一些产品已经是在不断的更新换代,跟我们传统印象当中的石材已经有很大的变化。
袁:那个变化很大,像我们以前的建筑,我们以前最早做的石头都是做一个铺路石。
叶:对。
袁:那么就是毛毛糙糙,也不平整,然后我们现在做的石头,它是讲究工艺,讲究创新,我们在石头上面,当然它是加工工艺上面我们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比如说节约型开访,节约型的加工,环保的处理,对石头的质量都很好。
叶:那它会不会就是说科技含量是有了,那石头的坚固的程度反而损害了呢?
袁:没有,它是一样的,这个石材的寿命他就是,我们是有一个非常合理的计算方法,你在什么地方用?用多少原材?用什么颜色的?用什么材料体现它最好的价值?让它的搭配最好,我们不是说,本来比如说我们家里用的石头2公分就可以了,厚度两公分就可以了,你也没有必要去做10公分。
叶:是啊。
袁:如果马路上你应该要用设载要100,50吨的卡车,那你就可能要5公分,10公分,那你就不能用2公分,3公分去处理。
叶:这里面学问大着呢。
袁:这个还是有一定的技术含量。
叶:刚才我最开始听您说,您说在奥运场馆旁边修的那个酒店是七星级的,反正我住过最好的酒店是五星级,我听到过有标准的也就是五星级,这七星级是什么概念?
袁:七星级是这样的,一个是开发商自己的定位问题,还有一个我们现在当然七星级,据我目前知道,迪拜有个七星级酒店。
叶:对,像帆船一样。
袁:我是在两年以前,我在五一放假的时候,我专门去了迪拜,就要去看这个酒店,当时酒店我们还定不到房间,后来我通过朋友,我们去预约了两个小时,喝了一杯咖啡,就是喝咖啡给你两个小时,只能两个小时。
叶:喝咖啡时间都是满的。
袁:然后到了时间,你预约号到了就给你车子开到里面去喝咖啡,两个小时就必须要离开,这是他们酒店的规定,那么这个时候我也去看到他们的酒店确实很漂亮,也很现代,那么我们就在2006年年底,我们接到上海有个单子,在新天地有个叫…丽新酒店,它也是七星级酒店,那么这个消息一听到,我们参与这个竞争,对我们来说也很光荣,很开心,因为我们在中国有个七星级酒店,我们觉得都是种自豪。
叶:第一家吗。
袁:第一家,对,如果说我们能参与这个项目,中标能用我们的石头,用我们的设计,用我们的功能去把它打造的话,那今后对我们金博来说,今后这个光彩也是很好的,然后就在2006年年底的时候,12月份,我们接到北京这个信息邀请我们去参与北京七星级酒店项目参与设计,加工包括产品。


什么是七星级的概念“效果声的闪回”
所谓七星级酒店,目前并没有具体的标准。坐落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的帆船型酒店,之所以被称为七星级酒店,是因为它的豪华程度远远超过五星级的标准。所以七星级酒店是泛指当今世界上最豪华的几家酒店,世界上可以称得七星级的酒店大约不超过十家。

叶:竞标。
袁:竞标,得到这个消息我们也很开心,我们就觉得,2007年对于我们金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年,当然也是一个很好的挑战的机会,所以这样讲两个酒店的品位都很高,那么我就跟他们业主,设计师交流过程之中,他们的定位就是一个是规模大,第二个他们从外立面的设计到里面的设计全部都是最好的设计大师组成一个庞大的团队。
叶:他应该是世界一流的。
袁:对,然后他们会在里面所用的全部的材料包括设备,包括方方面面的服务都是顶级的。
叶:为什么这么高标准的一个,它应该是在全球去找它的供货商,供应商,制造商。
袁:对,对,对。
叶:那么金博去参加这样一个竞争,你就是中国的一个土生土长的一个民营企业,你的优势在哪儿?
袁:那我认为我们也很自信的来讲,在十年以前,在五前以前我们不敢讲,也不敢去参与这些项目的竞争,那么在今天,我们全世界的制造业在中国都很发达,全世界的很多产品都是从中国出去,中国人的加工,中国人的原料,中国人的设计出到全世界,就像我们现在跟沃尔玛,世界最大的百货业公司,2005年我们跟它定了一个比较大的定单,我们石头,我们以前只是建筑石材,我们现在发展到家居石材,我们把石头做成家居产品,然后销往到美国,它沃尔玛有个高端会员商场叫山姆斯,那么这个公司它就是要寻找世界上这些行业有代表性的,能由研发到设计加工这样的代理,那我们金博非常荣幸的作为中国石材企业第一家正式进入它的全球采购指定商里面,我们把定单都已经外面发了,并且我们在美国有一个保密工程,也是影响全球的一个影响工程,那么这个项目并且是我们去帮他从深化设计,包括我们的材料,包括我们的工人到美国去帮他做工,打造这个精品工程,所以我们在中国,在北京,在上海,甚至在中国各地,我们认为只要你的设计,我们的参与,我相信我们就能打造一个精品,你今天做七星,我今天讲七星我也第一次,如果到了2008年,2009年,有人说要造八星,九星,我还是愿意帮它去做,绝对能做到八星,九星的标准。


16岁那年,袁国良只身来到上海。那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大上海到处是蓬勃发展的兴旺景象。在轰轰烈烈的城市建设热潮中,袁国良捕捉到了无限商机,也激发了创业灵感。这之后,靠石头起家,袁国良从一个一无所有的乡村青年,逐步成长为拥有千名员工,年销售额超过2亿元的民营企业的总裁。他就像一块来自山里的神奇石头,在大上海绽放出他的夺目光芒。

叶:因为您觉得您已经在这个世界的最前列,同行业当中您已经做到最前列?
袁:也不能说最前列,但是我们应该说还是应该很自信地说我们确实有很多技术,还有很多优秀的工人去帮他打造一个唯美的工程。
叶:所以我觉得听了您的这段话我觉得您讲的热血沸腾,我听了也觉得津津有味。为什么我觉得不能突破以前我们对民营企业一些的惯常的思维?他说外资投资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能参与竞争?其实他是一个已经早就走出了国门,那外方到中国来投资,他其实完全也可以在自己的国家拿下这样一个顶尖项目。
袁:您提的很好,就是我们现在,我们一些中国,我们确实我们自己中国有很多人对自己中国人的产品,
叶:信不过。
袁:能力或者水平不信任。
叶:对。
袁:我认为这个是很不好的一点,我就在近期,我跟有一个大师,也是一个中国非常知名的设计大师交流的时候,他就跟我讲,他说为什么中国有些有代表性的,有中国很有历史文化的建筑,为什么要去用国外的产品呢?我们如果说中国没有了,我们只能找国外的代替,如果中国有的话,我认为我们要发扬民族文化,一定要让中国人站起来,让中国人在世界上讲话,我并不是说我的中国的历史,中国的文化都让国外的产品,从国外的理念进来的话,这是对中国的下一代,对中国的人民不负责任。
叶:而且以前有一种思想会认为就是只要是国外进来的就是好的,一个是未见得,还有可能我们本身就比他更好。
袁:对,对,对,那我们认为,现在我们中国现在确实我们有些产品也已经在出口,同样是比如说这个行业我们石材行业在全世界,意大利,西班牙它都有几百年,上千年的历史,制造业历史的水平,都是在世界上做的非常大的,一流的,那么为什么现在世界上有很多这些大企业,大的制造业到中国来,同样到我们企业或者甚至同行业的企业里面去把这个产品运到世界各地?那么说明我们的质量,我们的信用,我们的品牌,应该是在国际上面都已经是跟他们可以讲同一个标准线。


2007年,财富人生的摄制组从上海出发,穿越浙江北部的重重山峦,来到了浙江温岭的一个小山村,袁国良的家就在这个村子里。

采访:
1、袁国良的姐姐
2、袁国良的童年伙伴许建中

叶:刚才我们最开头讲的是站在2007年这样一个年头的时候,我们在展望着2008,2009年,但是如果我们回顾我们走过的路的话,我知道你对石头今天那么有感情的石头,最初的记忆是来源于您30多年前自己家里住的那所房子对吧?
袁:对,因为我家是在住在半山上。
叶:温岭。
袁:温岭,对,浙江温岭,我们那边造房子它没有其他的资源,以前它全是用石头。
叶:温岭产石头吗?
袁:它是靠山,有用石头,它的石头也不是说非常非常好,但是能造房子用,能当马路上的铺路石用,那么我们的石头就是建起了我们家乡的家里的一个房子,我们的房子就是用石头建,它不是堆砌的,它是一个像夹板一样的,一块板这样搭起来的一个房子,这房子也是非常难忘的一个童年故事,然后这个房子在刮风下雨的时候,这个房子是摇晃的很厉害的。
叶:石头房子也会摇吗?


袁:因为我们这个房子它是没有基础,以前就像我们现在的木板一样,三九夹板这样一片一片堆起来,所以这个房子它是一刮台风,一下大雨就是有水进来,然后一刮台风的时候可能房子就会摇晃,一个晚上就眼睁睁的看着天花板,但是不敢睡觉。
叶:就怕它掉下来,这个石头掉下来可不得了。
袁:房子一倒就不得了了。
叶:如果像听您这么形容的话,应该说家庭也不是特宽裕的那种家庭了。
袁:因为我们那边农村,我们这个地区又不靠海,我们温岭是很大的一个县级市,人口有130多万人,但是我们是在非常偏僻的一个小山区,所以也没有什么收入,就是靠山上的一点农作物维持生活,所以生活还是比较艰难的。
叶:我知道您是小学毕业以后就辍学了基本上。
袁:应该说小学毕业以后,初中读过一两年后来就不停的,定期出来过,13岁的时候去过山西,去学木匠,跟着自己的姐夫出去,然后年纪太小,出去呢,这个木匠是要体力劳动。
叶:是啊。
袁:拉这个锯子是拉不动,天天晚上哭,白天干一天,晚上回家睡觉要哭。
叶:哭是想家。
袁:不是想家,因为是没力气,干不动,干不出成绩。
叶:累啊。
袁:也做不出,你每天一点木条给你锯,你锯不出,完成不了,每天就完成三分之一,总是觉得力气不够大,后来确实家里人也很同情,后来让我回去再读书,读书读了一两年,觉得自己。
叶:长大了。
袁:长大了,不应该再读书了,还是要出来为自己生活要去闯一条路出来,到上海来打工,这时候就跟着亲戚又到上海来,学石匠,干过木匠,学石匠,都没学好。
叶:做石匠那不是比做木匠更花力气了?
袁:更花力气了,石匠是在露天的,木匠是在房间里的,
叶:更苦
袁:那么石头是很重的,木头还相对来说轻一些。
叶:轻一些,对。
袁:那么这个时候已经年龄呢,你这个13岁跟15岁,16岁肯定也有变化,也有很多的想法。
叶:你看山区那么一个住着石头房子的一个小男孩,13岁去了山西,然后到上海,说那会儿你对大城市有了一些懵懵懂懂的感受了对吧?还是特别,而且你来上海是跟牛仔裤有关系?
袁:对,那个时候,是小时候,8、9岁的时候,因为8、9岁的时候我母亲在家里编织这种草帽,卖草帽,一天可以编几个卖,父亲在山上开山,我么,就是8、9岁以后,我们住在半山,我要每天到山底下去挑水,烧饭,还要养猪,这是我的,除了读书就是做这个事情,那么有些时候,闲下来的时候就跟小朋友们,这些小兄弟们在聊天,大家就在聊,他说那个温州,上海啊有正宗的牛仔裤,是可以这样放在地上就站着的,我们这个时候听着的时候就吓呆了,他们说给我听,我说这个太稀奇。
叶:牛仔裤怎么可以放在地上站起来?
袁:正宗的牛仔裤,正宗的。牛仔裤就是可以竖在地上就这样立着,它就不要里面支撑,倒不掉,这个时候就像天方夜谭,
叶:好神奇!
袁:这个时候就确实心里很有想法,如果有一天长大了,自己能赚钱,出去外面打工买一条牛仔裤,体会一下人生的快乐,这是一个目标。那么然后我们就在想到哪里去呢?这个时候我们农村的,我们这个乡村的人其中有个别的是到哪里去?到上海,到上海就是做石匠,打工,像人民广场的都是花岗岩,大观园,有些园,以前的做的石头都是铺路,没有像现在一样豪华的大厅啊,或者是外墙干挂,没有这个,当时我就在想,我们就在想上海会是什么样,我第一个感觉上海这个城市肯定很漂亮,生机勃勃,然后我就觉得这个城市肯定是在海上,在海上的所以叫上海,那我们家是在山上吗,看不到海,看不到湖,这个时候我们就在想上海,上海,肯定这个城市在海上。
叶:好有想象力啊。
袁:对,然后,后来我就在大概1985年的时候我就到上海,我在徐家汇,我们长途汽车上坐了15,16个小时,长途汽车上,我从这个车子上一下来的时候,我们的大包小包,把被子都是从家里带过来,不可能到这里买,一下了车的时候我就傻掉了,我一看到徐家汇,我一下车的时候就是现在的美罗城这个地方,印象很深,这个时候好像地下没有隧道。
叶:没有没有。
袁:一片很大的一个车流的一个广场。
叶:集散地吗。
袁:我吓呆了,我们当时要穿过这条马路要去坐其他的公交车,我就站在那里就站了5分钟就不能,不敢动,不敢走。
叶:过不来。
袁:过不来,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就不知道了,就这种感觉。
叶:就现在还记得那一幕?
袁:那忘不了,忘不掉。
叶:那会儿就是16岁?
袁:对。

叶:你觉得那会儿上海在你面前呈现的模样跟你理想当中那个形象是不是一致的?你当时到这儿来你想在这儿成就一个什么样的一个理想,梦想?有没有这些想法呢?
袁:到上海来纯粹是为了一个生活,能有饭吃。
叶:生存。
袁:生存,为了生存,因为确实我们小时候的时候家里条件很差,我印象很深的有一次两天没吃饭,我们家里姐妹四个人,我们都在家里哭。
叶:就是揭不开锅了?
袁:没有。
叶:没吃的。
袁:没吃了就是,这个时候感受很深,在8、9岁的时候,有一次那么两天,因为我们确实条件这个时候非常差,那么来上海的目的就是自己来打工,能吃到,经常一个月有能吃到几次红烧肉,把自己肚子垫饱,这个就是我的目标,没想其他的,根本不会去想,也想不出来,想不到。
叶:那你刚才说从家乡来上海都是做石匠?
袁:对,我们这个乡村里面的人到上海的都是做石匠。
叶:那你的第一份工作是不是也就是做石匠?
袁:到上海第一份的工作是在青浦大观园。
叶:大观园。
袁:这样时候大观园正在建设,我们就去做石匠,这个时候就帮他们做点桥梁啊,广场的铺路石啊。
叶:袁总我想问,是不是就是我们今天也可以看到的,很多举目无亲到上海来找一份工作的一些农民工,或者甚至是小工的那样一个形象当时?就是那个样的?
袁:完全就是一个小工,农民工,就是个农民工,完全是这样,这个时候我们就,我记得还有一个印象很深的,就是从徐家汇,汽车坐到青浦朱家角我们当时坐了三、四个小时,这个时候交通,路很小,然后我们就站在那里,我就听到上海的女同志,男的女的讲话,叽哩哇啦,我一句都听不懂,我就两个眼睛就这样傻呆呆的看着人家,人家那个人跟我说:“乡下人,有什么好看?”,我就不看了,这个时候八几年的时候,上海人有习惯性的,就觉得你。
叶:外地人就是乡下人。
袁:外地人就是乡下人,我就不知道,我知道什么叫乡下人,反正我就听不懂吗,我就知道我看着人家是不礼貌,但人家骂我是应该的,我就不看人家了,但我的耳朵在听,我还是听,很好听我觉得,听不懂,又再听,就这样坐了三个小时。


叶:你觉得那会儿上海在你面前呈现的模样跟你理想当中那个形象是不是一致的?你当时到这儿来你想在这儿成就一个什么样的一个理想,梦想?有没有这些想法呢?
袁:到上海来纯粹是为了一个生活,能有饭吃。
叶:生存。
袁:生存,为了生存,因为确实我们小时候的时候家里条件很差,我印象很深的有一次两天没吃饭,我们家里姐妹四个人,我们都在家里哭。
叶:就是揭不开锅了?
袁:没有。
叶:没吃的。
袁:没吃了就是,这个时候感受很深,在8、9岁的时候,有一次那么两天,因为我们确实条件这个时候非常差,那么来上海的目的就是自己来打工,能吃到,经常一个月有能吃到几次红烧肉,把自己肚子垫饱,这个就是我的目标,没想其他的,根本不会去想,也想不出来,想不到。

离开家乡风雨飘摇的石屋之后,袁国良和他的伙伴们踏上了建造新梦想的道路。他们在城市里参与建设越来越高大越来越漂亮的建筑,他们在城市里越来越多的地方留下了汗水和足迹,他们也逐渐成为这个城市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叶:但是我知道你那会儿好像在一个工地上没呆多久,就已经满世界转悠去找新的机会了。
袁:这个时候我在,在大观园我大概干了一、两年左右,一两年左右就是打石匠经常呢,第一年到上海我就没回去,就跟另外一个小朋友,我们两个年纪差不多了,我们两个过年就在看工地,看工地可能有一定的,几元钱的生活费的补贴,然后我们也可以在这个,人家回家去了我们多干点活,为自己多挣点钱,我们就印象很深的,我们两个人过年年夜饭吃好以后,晚上早一点睡觉,第二天初一我们也在。
叶:干。
袁:这个时候在大观园淀山湖边上,就在湖边那么两米,三米的地方堆了一堆石头,我们俩个人在打石头,这个时候我记得印象是,好象下着小雨,还飘着雪花,初一上海人到那边去旅游的很多,人家就觉得这两个小朋友哎呀,不简单,干活,年初一还在干活,对于我们现在来讲也一样,初一,初二,初三至少是不干活的,农村人讲,这个时候我们没有这个意识,反正没事干,多干一点,多赚几块钱,那么这个时候也是在干活,打石头,刮着风,下着雨,我们这个时候不知道什么冷不冷,但是知道像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一样的,叮咚叮咚的,我们打石头是这样打的,不像现在都是靠机器。
叶:人有时候自己在某一个时间段里面或某一幕场景就会深深的印在脑海里,我相信这个记忆到您老的时候一定还是很清晰的。
袁:这永远忘不掉,忘不掉,但是很有这种感觉,想想也很开心,人的一生一定要体会过各种各样的环境的。
叶:是。
袁:各种各样的生活,才会知道今天跟昨天是不一样的。
叶:我小时候有一个挺好玩的一个想法,我老听自己的父亲母亲和外公外婆讲,他们小时候怎么怎么的辛苦,然后我当时您知道我在犯什么愁吗?我想完了,以后,我没吃过这样的苦,我没法跟小孩讲这样的故事。所以人有时候是很怪异的一个思想。扯远了。那我在想什么时候你会觉得,我不满足于做一个小石匠,我要到各个工地去看看,找一个新的机会,因为我知道你后来18岁当老板。
袁:对,然后做了两年的时候,经常不是有些石头掉在地板上,掉在脚上,有过两次,
叶:砸在脚上。
袁:砸在脚板上,那就变成骨折了,现在都有一点点很轻微的感觉,那么石头很重,你这个时候石头必须要从这里背到这里,这里再背到那里,往往就是有些时候把握不住的时候摔到自己脚上,还有有些时间榔头敲在手上,经常手肿脚痛。那么这样,一个呢,就是觉得自己力气不大,是一个个子不高,力气不大,你绝对在这个行业里是成为不了一个师傅,有出息的人,因为你没有优势,你打石头你必须手要力气大,手艺要好,人要聪明。
叶:就感觉我出不了头,做这行。
袁:觉得这行不是我干的,我即使这样干下去,也干不出成绩,那么我就觉得呢,我就利用下雨天,我们这个时候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30元钱,可能剩下来10元左右,吃饭大概一个月20块钱左右,几毛钱一天,平均一块钱,那么我就会平时节约,把钱节约下来,我就会跟,人家抽烟吗,我不抽烟吗,这个时候上海流行良友,什么希尔顿这些外烟,两块多一包,两块几,我印象最深好像两块五毛钱一包的,这样的外烟,这个时候刚流行,我们就这样,同样比如说两块,对方拿一块钱,我也拿一块钱,我拿八根香烟,他拿12根香烟,这个盒子要给我,然后我就带着这个盒子放了八根香烟,放在衣服里面,我就一清早五、六点钟起来,从朱家角坐车中午到虹桥开发区,仙霞这个地区正好,当时在造刚刚房子,造高楼大厦的地方,我就去跑工地,拿这个烟是干吗呢?拿这个烟,有些门卫,门卫你要给香烟给他,你要跟人家保安打打招呼,老师傅讲讲好话,让他放门让你进去,跟他们的工程队的队长有个交流的机会,那么交流的机会我们去干吗呢?我们主要是想因为我们能打石匠吗,他工地上要这批人,是房子造上去有些地方这里做的不好,混凝土我们要把它打掉,我们是整修他的混凝土建筑上没有做好的地方,然后有些地方要开个槽,那么我们就干这个活,还有叫一批人帮他们扫扫地,这样的,那么连续走了大概六到八个月,其中有一个项目给我锁定,这个是一个南通的建筑工司,那么当时他们,确实他们的保安,包括他们整体的管理班子,这些人都是非常非常的实在,也非常非常的好,我现在跟他们都是朋友,现在虽然没有生意合作了,差不多有20年,17、18年的事情,他们就觉得我这个人,这个小朋友很有志气,很有毅力,很吃得起苦,经常下雨天来,要干他们的工地上的,分点小包工干干,他们有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的老板正好也从外面进来,他也很少来,正好那一天碰到我,他就关照他们下面的,他说这个小朋友还蛮可怜的,也蛮能干的,我们的活就给他干,别人就别去谈了,别找了,就这样给我了第一步,从自己打石头走进了我带了几个人来工地帮他们干活,当时还没有人给我干,因为我家里一无所有,干了活万一拿不到钱那你怎么办?那么这个时候就需要家里的亲戚朋友帮忙,他们来帮我干活,他们来支持我,他们信任我,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就慢慢,慢慢,慢慢,就是一个工地,搞到两个工地,三个工地,五个工地。
叶:小的一些分包的干起来。
袁:对,那么当时干的时候,我连续干两年是亏本,那亏本的钱哪里来呢?怎么亏呢?
叶:对啊。
袁:那么亏的是什么呢?要去发展业务,要广交朋友,只要有人说给你介绍生意,介绍朋友,那就出去吃饭,请人家吃饭。
叶:赚的钱我全都贴进去了。
袁:贴进去了,我一年这个时候一年就做十万,二十万,工资可能就要付十七、八万,赚了一、两万块钱,根本不够用,那么这个时候就到家乡去借一点高利贷,这个时候比如说就是,十万块钱借来,一年可能还给他三万五万,这样就这里借个两千,那里借个五千,那里借个一万,那么这样就维持了两年的生存和发展。
叶:你当时没有钱,你怎么敢去,又赚不到钱,因为那个工程量的活小或者说利润薄。
袁:对,对,对。
叶:你赚不到钱,你为什么敢去借钱?而且借那种利息很高的钱?
袁:当时我觉得呢,因为我就觉得,对于我说上升一步,已经是老天给了我机会,我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我觉得只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大家的帮助,我的业务会发展的越来越多。
叶:总有让你赚钱的一天
袁:我会慢慢慢慢积累我的利润,我绝对有能力去把这个钱去还给他们,当然我这个钱还是基本上都是非常诚信的,还是保证他们的回报还给他们,还不停的。
叶:再去借,一定还。
袁:借,对,都有这样的情况,这还是比较顺利,慢慢慢慢做的也比较好。


在企业发展的过程里,袁国良并不是一帆风顺。2000年,在浦东东方医院的工程中,当时金博石材公司材料储量不足,只得退场,损失资金20万元。2001年,上海电力局大厦墙面装修工程马上就要签约时,因为公司库存的材料有问题,不得已退出,又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而且当时上海的石材市场开始调整,许多石材供应商由于规模过小纷纷倒闭。在危机和挑战面前,袁国良决定以上规模来占领石材市场,他在上海青浦买地130亩,建起了三期总共达到2万平方米的厂房,形成了综合规模的生产基地,并正式成立了博大集团。
袁国良再次扬帆出海了。

叶:我一直觉得就是像靠自己白手起家,一个人没有任何背景,没有资源,没有资金,这样崛起的企业家是让人敬重的,但是我也在想,您刚才说你是出生在一个山里面一个农村的一个农民的家庭,一般来说,我觉得像您刚才说有人看说,这个孩子挺可怜,挺老实本分的,但我觉得老实本分甚至有一些木讷,是乡村来的孩子给大家的一个共有的一个认识,共识,你为什么可以就是好象比较强于去跟人沟通,交往,我甚至可以冒一些风险去拓展自己?你觉得这个个性是天生的吗?
袁:我胆子比较大,我家,不是以前我说的住在半山上吗?因为晚上又没有电视,没有电灯,不能晚上天一黑,六点钟就睡觉,那么有些时候我就吃了晚饭就到我们山脚下面,专门农民,我们百姓聚集在一起的地方,晚上在聊天,听听外面的故事,外面回来的信息,故事,每天有新的故事,每天有新的话题,我们就坐在这些长辈旁边去听他们去讲,有些时候一片漆黑的时候,我晚上要回到家去,我们农村都有蛇,但是我最怕的是蛇,但是我还是要走这条路,因为我们每天晚上,我看不见,一片漆黑,看不见,我就担心怕脚踩到蛇,那怎么办?我就每天会拿一包石头先去扔过去,就走个五米,十米。
叶:打草惊蛇。
袁:扔过去再走五米,十米它跑掉了,也许有可能把这个蛇,就是一块石头,把它扔掉了,它跑掉了,没有咬住我的脚,毒蛇咬的很厉害。
叶:也就是你天性里面有一种明知道有危险,但是我,比如说我一定要去那个地方,我也可以去,有这种个性?
袁:对,我们在1995年,1996年时候,西藏有一个客户,西藏国税局大楼,国税局他们有一次大概局长到上海来开会,发现我们有做过的项目,做的非常好,在外滩,然后呢,他就回去召集了他们八个人到上海来找我们,那找我们,那我们做过的工程又没有名字,没有电话,他也不知道我,后来通过,他们来了八个人就住在那个酒店,我们工地,我们原来的工程的旁边的,住在这个酒店,呆了七天找我,他们去找了业主,开发商,开发商找不到,我当时电话联系都已经没有了,变了,他找不到了,后来这个对方也很有心机,通过很多的方法,最终有一天来了一个电话,说他们西藏有这样的工程,需要我去参加他们的项目建设,也是一个国税局大楼的外墙干挂,这个时候在西藏是独一无二的,就一栋,第一栋楼,叫石头幕墙干挂工程,是有科技含量的,抗地震抗台风,这样的一个环保节能这样的一个石头幕墙工程,当时他们要来找我们,我就觉得很奇怪,西藏我没有朋友,你说有工程给我做,我不相信,后来我想人家打电话是一种诚意,他住在外滩九江路一个宾馆,小宾馆,我那天过去了,跟他们见面,见面他们七八个人也很热情的,讲了他们的项目情况,怎么找我,为什么要找我,后来我听他们讲了这样的情况,我们就当时带了他们去看了我们上海在建的工程,并且到了我们公司来看,他们就觉得也很放心,然后他就跟我讲,如果说明天再联系不上,他们就准备到深圳去找我这样的企业,就赶上那么最后一天,电话打通了,后来他就邀请我们在一个星期以内把方案做好,叫我们公司的人一起到西藏去。这个时候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我如果去西藏,我们就觉得这个时候西藏很神秘的,还说身体不好到了那里要出人命的问题。
叶:有高原反应。
袁:我当时要带四个人去,有工厂的人,设计的人,还有搞经营的人,一个我,我自己过去,那这个时候我就一想,万一,一个我叫别人去,我们公司的人不愿意去怎么办?万一去了出人命怎么办?那我后来就想算了,还是一个人去,如果有事情我一个人承担风险,如果失去了生命也就是自己,如果为了我的企业,为了我的工作冒这个风险,让他们同样去跟我冒这个风险,我觉得目前还是不合理,我要去看看,因为大家不知道,到底会是什么样?后来我就一个人去了西藏,我谈判在西藏谈了几天,也是非常艰难,因为工程,他都是一个业主跟一个总包,我们是第三方,那么总包很想自己去做,自己到内地去找队伍,不想我们的队伍进去做,那么他出了很多很多不公平的条例,条件,那么我们双方的谈判一直谈不下来。
叶:找你的是业主的?
袁:业主,那么业主谈不下来,谈不下来的时候,我在西藏又没有朋友,又没有其他的事情,在那里呆了九天,然后头又痛。
叶:一定有反应。
袁:痛的非常非常厉害,但是我坚持着,我说等到第十天再谈不下来我也回来了,我说谈判那么困难,那么今后的工作会不会那么顺利呢?后来我就,第九天也是老天帮忙,把我们谈好了,怎么谈好呢?就是我们的国税局的办公室主任,负责这个项目的人,这个人也非常好,他出来,最后是谈到是资金的问题,我说你让我们到你这里来干活,我们要设备,工人,还有材料要过来呢,我要很多的资金要投入,如果我过来了,你不给我预付款,不给我定金,这个我们是不能干的。
叶:风险太大了。
袁:太大了,我们的工人都是坐着飞机过去的,这个飞机票等于就要出国的费用啊,飞到西藏这个都要四、五千一次,我说我们到国外也是这样,工人坐着飞机去干活,然后工人的工资都要在上海的工资上要加倍,我们现在的石匠工的工人,基本工资都要到100到130元左右的一天,我们到了西藏就要200多一天,后来我就跟他这样讲,后来当时他们这个国税局的办公室主任就愿意为我们担保,我就带了一张收条,100万,对方就给了我100万,他西藏人说内地来的人做生意不诚信,讲话会油腔滑调,这个南方人,他说不信任,不信任呢,他说这个钱不能给,如果一定要给,我说你不给我钱,我不进来干的,他说不给我钱,那我们就僵局在这条线上,最后他们国税局办公室主任个人名誉担保,我担保如果不来,我不进去,钱拿不到,他来追回,再拿不到,他去承担责任。
叶:他为什么那么相信你?
袁:因为他来上海看过我们的工程,他来过我的公司,他跟我有两天时间的交流,他对我有一种信任,但是我也跟他讲,我当时也跟他讲,我非常感激你,但是你绝对是一万个放心,我哪怕我其他的工程不干我非把你的工程干好不可,我哪怕我资金再困难我也帮你干好,我哪怕再缺钱,我也不把你的钱挪用掉。
叶:挪作他用。
袁:挪用,然后他就个人名誉担保,然后我们就把这个事情做成功,最终是我们派了很多人到西藏去干活,我们就说离太阳最近的城市,第一个外墙干挂,这个是当时,也有在西藏,包括中国建筑行业里面这个报道也非常多。
叶:我有两个困惑,听您讲了这个故事,第一个困惑是当初你说一个小的带着四、五个亲戚朋友去,然后债滚债的做起来的一个小的包工队怎么能够达到像您说的,别人到你工厂来看看就对你产生信任,这样一个质变是发生在什么时候?这是第一个疑问。你先能回答我吗?
袁:好,我认为就是以前我们当,我就觉得关键问题,我跟人家交流的时候,比如谈石头,为什么人家给我做,那人家一看到的我是,也许我这个人有点石头的感觉,就是我做石头,我爱石头,所以我就对石头比较了解,我确实对石头,我不停的在学习石头文化,那么对方知道我是比较内行,也是比较懂的,也觉得我是有责任的人,他交给我做他确实很放心,那么在这个时候,在几年以前,石材行业有几家做的非常大的人,为什么他不去选择别人,而选择我们,当然首先是个缘分和机会,既然我有这个机会了,我们就我们的诚意,用我们技术,用我们的创新去竞争市场,最终我们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因为大概在1998年的时候,我们有一个上海市工商局大楼也是一个标志性的建筑,它也是属于政府机关的项目,这个大楼现在也是评为上海市最高奖—白玉兰奖,当时它的裙房都是要用进口的花岗岩,当时一共有六家人家,最后到三家人家,三家人家竞争这个项目的时候,并且我当时还听有人说这个项目是另外一家把这个石头都从国外已经进到中国了。
叶:就是说这个项目可能已经有人做了。
袁:已经有人做了,第二另外两家实力是非常庞大,在上海都是香港和台湾人在上海投资的工厂,他们的非常大,你是无法竞争的,那个时候是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就准备放弃,我就觉得这个是明知不中标,没有机会,何必去硬参与这里面,把时间留给其他。
叶:项目。
袁:项目上去,那么后来我就觉得既然人家又有诚意让我们表面上给我们发通知让我们去参加,后来我还是决定去参加这个项目的投标,面对面的交流,当时我是放在第三家谈,前面一家两家都谈了,对方也是香港老板飞到上海来谈,他们这个项目筹建组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队伍,监理啊,总包啊,设计啊,工商局的基建处的领导,并且他们工商局的一个副局长,局长助理,那个人叫张局长,这个张局长呢,我一进去谁都不认识,他就问我,你是金博,我们这次去,我就带了公司两个人,连我三个人,一个人做记录,一个是加工技术的人,一谈到,他就说你这个民营企业,其中跟我谈到,我们怎么对你能放心?万一签了合同你不干怎么办?万一这个石头挂在墙上过个几年掉了怎么办?万一你工期保证不了怎么办?谈了很多问题,我就跟他讲,第一,石头如果在墙上掉下来,我负两个责任,一个是经济赔偿责任,一个是刑事法律责任,如果出人命是我的技术问题,是我的材料问题,我们负全部责任,你把我送去坐牢,我去。
叶:话是掷地有声,你怎么有这个信心呢?
袁:因为我们做这个技术,我们是通过一个科学的计算方法,如何把石头挂在墙上,保证它的安全性,包括地震,防风,我们都,比如说你这个设计的标准,建设部规定的,比如说在上海,它是抗十级地震或者十二级台风,你如果是十三级台风,十四级的台风。
叶:你……责任不在你
袁:不在我身上,你有意把它撞下去,人为所造成,撞坏的,那不是我的责任,但是我会对你们这个项目,我会终身服务,我就会帮你维修,我收取你的成本,如果是我所造成的,现在我们国家规定两年什么保修期这个行业里面,不要紧,我说如果是十年以内,如果是我产品的质量问题,我免费给你维修,这是我们的承诺,最终我就把它谈到,他说你有什么担保?我说我这个时候,我的固定资产只有两个,有一栋小房子,有一个小桑塔纳,我说我就把这个复印件,产权都敲章给你,我说我担保,这是叫经济担保,对吧?这个法律责任跑不掉的,如果是出事我哪里也跑不掉,后来最终我把我的技术,把我的加工,我把我的信心,把我的责任都谈出来了,最终他们选择了我,那个局长非常(好),我到现在都很感谢他,但我从来没,我就上次就一面之见,到现在都没见到。
叶:你觉得其实还有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袁:对,对啊,我觉得市场,我不能说绝对,不能说绝对民营企业不好,也不能说绝对民营企业最好,也不能说政府所投标的项目都不公平,没这个概念,我觉得有很多事情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叶:关键是我们自己做的够不够好。
袁:对,对,对,我也一直这样讲,我就跟我们公司有些员工,自己家里人讲话,跟他们有些人讨论也一样,你要得到人家的尊重,首先你要尊重别人。
叶:对。
袁:就像你现在(讲)的,我们现在不要去说人家不公平,关键是我们有没有这个资本,有这个条件,有这个实力去竞争这个项目,因为我们条件不够,我们不要去讲理由,人家不给你做就是不给你做,你不要说人家公平不公平。
叶:碰到不公平待遇,有一种说法是源于你自身还不够强大。
袁:对,就这样讲,我们有些时候跟客户出去谈生意的时候,因为我对这个产业我非常珍惜,有些重大的项目,重要的项目我都会自己出去跟他们首先交流或者重大决策是自己参与,经常也会碰到对方的非常冷淡的一种接待,或者有些非常严厉的批评,我都很能接受。
叶:有没有碰到那种事业发展当中难以突破的瓶颈或者说觉得挫折真的是难以扛过去的时候,有没有?
袁:我觉得我们2006年是我们发展最大的一个转型和一个发展最大的困难的一个瓶颈。
叶:就刚刚过去的2006年?
袁:就刚过去,两个问题,一个,我们现在的石材不纯粹是像人家想象的一个石材,粗糙和环保不到位的一个这样的企业或者小作坊的,我们是朝着一个,企业管理我们朝着现代化,从以前小作坊,家庭,家族模式现在我们朝着现代化企业,集团公司方向去管理,那么这个是人力资源管理或者我们的企业整个制度的改革是非常,确实有很多的困难,但是我们也通过我们大家的努力,我们的员工还是非常齐心协力,我们走过了这个改革的一个过程。那么第二个瓶颈当然我们现在,我们做的越大,市场做的越大,我们现在碰到的这个资金越困难,现在我们这种企业没有政府背景,没有国际的大的基金或者财团来支持着我们,我们靠什么?就是靠自己,怎么靠自己呢?只有把自己每个项目做好,每一个单子的资金及时要回笼,然后再来发展自己。
叶:如果资金回笼碰到难题,有没有碰到这种,都难以为继。
袁:资金回笼困难的情况还是经常有的。
叶:经常会有。
袁:那有些项目资金还是不能到位,不能到位,我们又不能动不动从法律或者律师去跟他打官司,我也不太习惯,那么尽量还是跟他。
叶:商量,协调。
袁:商量,有些拿不到的资金还是比较多的,但有些业主非常好,资金没了就及时的给你,所以我们现在,我们2007年的战略也在变化,所以我们要抓大放小,小的项目我们就不做,利润没有的我们不做,对方的项目,比如说没有这种可信程度的企业我们不做。
叶:宁肯不做。
袁:我们所以要重点开发国际市场跟国内的高端市场。


袁国良一直有个最大的梦想就是重新读书,重新回到学校,他甚至经常晚上做梦都在学校读书,他觉得那是他最大的快乐。

叶:我刚才谈了我的第一个困惑,我说还有一个困惑。
袁:对。
叶:我发觉好像你从很早就已经意识到打造自己的品牌,在金博要树立它的一个品牌形象,那我觉得你的这个理念现在看来也是非常先进的,你当时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或者一个什么样的原因,让你意识到我一定要打造我金博这个品牌的含金量?成
袁:这个我觉得应该说这个品牌,可能是我从做第一天我做一个经营的负责人开始,我就可能就有这个意识,我认为帮对方做一个工程,或者做一片或者做一万片,我们都要用最好的质量,最好的服务去帮他做好,然后我们要保证人家的工期,保证人家的需求,这是我们作为一个供应商的一个本职,那么我们现在,就拿现在讲打造品牌,我们现在的企业是唯一上海那么多年在著名商标名牌产品里边,唯一一家2005年申报的著名商标名牌产品的企业,就是上海石材企业,大大小小有2000多家,而我们是唯一一家。
叶:了不起的。
袁:申请了这个品牌,包括建设部给我们发了一个建筑幕墙一级资质,也是最高资质,在同行业里面,在全国来说,石材企业能有幕墙资质的几乎很少,可以讲可能也就那一两家。
叶:其实拿到了这样一些相关的认证,在你的一个竞争上,同行业竞争上,你就上了台阶了,所以才会有这种七星级酒店的一个青睐,对。
袁:对,所以我们有很多的机会吗,因为首先客户对你企业有个评审,有各了解,你不要让我看到的是表面,他要看你走过的路,有多少的积累,我们有项目,我们有同行业,有各行业对我们的评比,这就是我们的业绩和我们的品牌。
叶:您是一个特别善于学习,思考的一个人吗?我觉得好像有这样一个特点。
袁:因为学习呢是这样的,就是作为我们来讲,小时候没有机会可能也没有这种意识,学的也比较少,那么现在呢,我们作为一个对自己负责任,对这个企业负责任,对我们的员工负责任,我一定要多学一点,多学一点为了什么呢?为了企业更加做强做大,跟国际同行业接轨,跟国际市场去竞争,那么单靠我们站在上海这个角度或者站我们自己公司的角度,去做企业发展的话,那它的生命期也是有限的,那我们呢也想通过自己学习,想走出这个国际这个大门,来打造国际品牌。
叶:我知道您很了不起,已经拿到了长江商学院的EMBA的这样一个学位。那我在想,你再去重新走入大学,走进大学校门的时候,你去学习的时候,你跟你的同学们在交流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有些方面自己有些欠缺,还是说这套可能跟我实战的不一样,还是我实战的有价值,有没有这种思考?
袁:是这样的,这个确实有很多,我们学习肯定能帮助自己,确实以前包括在书上看的,或者在电视上看的,或者是其他交流的理念,老师讲的确实有很多非常值得学的,比如说,包括人力资源管理,如何让企业走进国际市场,如何来打造品牌,这都是学习的课题之中,那我们在这里面学到很多,我有些时候把学到的很多书本,或者很多学到的老师所讲的素材记下来,我都会跟我们公司里面的有些员工立即去开会,我今天学了什么?哪些是我们值得现在存在的问题,我们怎么来改进?我们怎么来学?然后我把老师讲的案例,把它拿下来然后复印给我们公司员工,五六十个人,高层,中高层以上的,五六十个人一人发一份,然后过一个星期,定一个时间,大家来开会,就讨论这个事情,然后把很多好的书,有些书老师给我们一本,我就叫我们公司里面的人再去买个几十本,给大家一人发一本,让大家都去看,这样我就觉得,我一个人去学习。
叶:带动了一个团队。
袁:可能我把有些学到的,可能我们公司要现在同事要学的,或者我们现在存在的问题,可能通过这个学习都有一定的帮助,确实有一定的帮助,所以我觉得学习是很有必要的,当然我还可能在2008年,2009年还会有好的学习机会的话,我还会继续学习。
叶:但我听您的同事说,说您的倔和犟有时候也像顽石一样,说你认准的道理,公司里99%的人反对,你也会做那个1%,坚持到底,是这样吗?
袁:是这样的,我们那个,就像沃尔玛的单子,当时我们公司力里面全部的人都反对,没有一个人支持我,那么这个单子大家觉得风险很大,因为我们跟国际这些跨国,世界第一品牌这样的公司做,觉得我们不是完全在一个平面线上,差别太大,人家的管理公司,在全球像沃尔玛是物流第一,他都是卫星导航管理的,像我们的企业都是通过他们的卫星监管的,包括他们对我们的认证要求都很高,要跟他合作都要投入很大的成本,厂房,设备,员工各方面都要投入很大的,还有他的时间非常紧,它的单子非常大,我们要把石头,常规的石头平板做成一个家居产品,还有跟太阳能,高科技结合,如果这个产品万一不能准时完成的话,我们就要罚款非常大,并且会影响我们企业的品牌,我们现在已经走的可以了,我们的员工讲,我们已经走的很可以了,我们就不要去冒这个风险,但是我就觉得这个事情是我们的一种机会,别人争取不到,没有这种机会,我们争取到了,有这个机会了,我觉得是一种挑战,因为我们不能做大家都能做的事情,我们一定要有创新,一定要有挑战,所以我当时就决定这个单子必须要拿,接下来还有一个资金问题,他没有预付款,我常规做有预付款。
叶:沃尔玛是这样的。
袁:他们是有个信用证,但他给我们信用证是很好的,他说是绩效(音)不可删除的信用证,就是你的信用证他能单方取消的,是一个非常好的信用证,那么对于我们来讲也要投入大量的现金,还有我们的工人设备投入非常大,然后最终我就决定做了,当时我们公司上上下下反对,甚至有人提出不干了,辞职了,这样干下去,这个企业不会有好日子,到这个时候,还都是有一大部分是我们公司里面的骨干力量,这个事情我压力很大,但是我最终,我们这个争议大概至少有两个月时间,这个单子只有六个月的时间,实际上,今天给你下单,六个月时间是非常紧张,但是我还都是跟大家做大量的工作,立即成立一班沃尔玛加工定单的小组,出来,我自己亲自挂这个小组的组长,然后成立了公司其他部门的高层骨干,然后立即给这个产品开始生产,真正合同信用证没有到的时候我们就干,这个时候大家都觉得都想不通,你什么都没有,我一直是没有这个条件。
叶:老板疯了。
袁:都疯了,确确实实当时有很多人要辞职,包括手机都关机,就一下子大家都觉得是很糟糕的事情,我这个时候我还是,我有一天,我就急了,我就把大家这些人召集在一起跟他们开会,把道理跟他们讲,这是一种好的机会,我们必须要珍惜,今天你们的时候出发点都是好的,你们一切都是为了金博,为了我老板,闯了那么十几年,别不小心掉进,爬不起来,那最终我就跟他们讲,因为我们只有这样才可以让我们的金博明天会更好,因为国际定单,我们跟沃尔玛做,也是走出一个国际大门的一个很好的学习跟我们展示的机会,如果说我们每年跟沃尔玛做这个家具产品,如果一年能做几十万套的话,你想想看,一年有多少人知道这个石头是金博,是来自中国呢?不是来自西班牙,来自意大利呢?因为一套家具可能有十个人看到,远远不止十个人,如果一个客人请了一批客人来家人吃饭,不仅是十个人能看到,他们说这个石头很漂亮,哪里来的?中国!中国哪里来的?金博石材!我们多光荣啊?如果有一天我到美国去,或者我美国的朋友家里有这个石头,或者我看到这个石头,这不都是一种光荣吗?我的光荣就是你们的光荣,后来大家通过几次的工作,我们这种大家都不同意变成大家全力以赴的,我们有些员工是几个晚上不睡觉。
叶:它关键是他能够在一个大的压力面前促使你的一个更新换代,完全一个改换头面,……机制啊。
袁:对,然后我们通过这个单子我们企业改革之中也学到很多东西,你必须要朝着这个方向走。
叶:他给了你一个国际的标准。


博大公司的员工,被袁国良石头一样的坚定信念所征服了,他们愿意跟着他走。在他们看来,白手起家的袁总身上,有着一种神奇的力量。

袁:他们有人说您会武功?
袁:不,不,不,没有,没有,以前来上海的时候刚刚起步,不是刚刚接点小工程,这个时候自己不干活了,自己干吗呢?就到工地去开开会,现场协调,排排点劳动力,早晨起来要锻炼身体,个子小,怕人家欺负,在上海,想学点,一个是健身,第二防卫,这个时候通过一个朋友介绍,早晨去稍微练练散打,就是非常简单的,也谈不上武功。
叶:金博的员工说我们老板上哪儿不带保镖,三四个人近不了身。
袁:第一我们不要找保镖,第二呢,我们好好做人,对人家客气一点,没有人欺负你,也没有人打你,再说上海我们大家都认为。
叶:治安很好。
袁:在全国来讲我们上海的治安环境,上海人的讲文明都是最好的。
叶:这是金博员工搞个人崇拜,开个玩笑。其实我一直在想,如果说你刚刚到上海来的时候就是一块石头,可能外观给人感觉就是一块坚强的石头的话,经过这样的这些挑战,打磨之后,你已经变成一个鹅卵石了,强度已经够硬了,但是我知道在这个时候你把目光投向宝石了。
袁:对,石头对我来讲,确实它是我的生命的一部分,我对石头很有感情,因为石头给了我今天,如果没有石头,我可能去学木头,学其他了,可能今天就是小木工厂里的某一个其中的一个工人,也许在扫地,也许就锯木头,就是这样,我觉得石头它是有生命,那是一个。
叶:有灵性的。
袁:对,大自然,自然给我们的一个宝物,石头你看这个,中国的长城,埃及的金字塔,罗马的建筑,它继承了一个历史的文化,所以我觉得石头它是非常美丽的,但是又确实它是非常有,对社会,对人类它是有很多用途的一个宝贵的材料。
叶:还可以创造奇迹的。
袁:对,还可以创造奇迹,有很多石头确实可能创造奇迹,你比如说翡翠啊,玉啊,比如现在我们在做的那个天然水晶,天然水晶它还是石头,它有不同的美丽,它有不同的用途。


当袁国良33岁时,他的博大集团年销售额超过2亿元,成为上海最大的民营石材企业之一。这时的他,又有了新的梦想。2004年,他盯上了珠宝市场。他很快制定出投资南非水晶矿的发展战略规划,决定将开采的水晶原材料运回中国进行生产,再出口销售海外市场。
袁国良从南非廉价买来一块水晶石。经过半年时间的高科技加工、打磨,这块原先不起眼的石头,变成了重达17.14公斤的世界上最大的发晶水晶球。

叶:您是什么时候注意到天然水晶这一块业务的?
袁:我就觉得我有一次偶然的发现,觉得水晶它非常漂亮,有些时候我们的石头,有些时候我到山上去,矿山去,看到石头里面有一块亮晶晶的,很透明的,我觉得这块非常漂亮,我就会把这块石头叫工人把它打好以后,拿回来放在家里,然后我就发现这个天然水晶,我就觉得它是应该有很大的一个市场价值,收藏价值。后来我就去找相关的资料,找水晶的资料,水晶实际上在古代,几百年以前,历代都是皇帝,皇宫所享用的水晶杯啊,天然的水晶灯啊,那么近期比如说像人造的水晶啊,什么彩色的玻璃啊,这些产品在市场上卖的很好,卖的很多,像法国的有些水晶杯啊等等,那我认为他们的标牌上写的都是仿水晶,那就说明一个真正的天然的水晶的价值应该是更高。那我就在想,我觉得我喜欢水晶,喜欢石头,我就去做这个产业,那么我觉得这个可能会今后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因为天然水晶中国有很多的矿,就是现在没有开,我们也在寻找有几个,那么现在在国际上,在巴西,在南非天然水晶价值非常高,它每年按30%的价值在增长,听说英国,日本还有些很多基金在投资天然水晶的这个产业跟矿石,那么我们现在做的水晶是用天然水晶打造天然的水晶灯,这是我们一个系列,还有一个我们把天然水晶如何跟高档的建筑结合起来,还有把水晶做成高档的摆件,装饰件,比如做一个天然的水晶杯,当然这个加工难度很大,但是还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不停的在研发。
叶:等你研发出来之后,把我们这个玻璃杯换成水晶杯。
袁:那肯定,那肯定,我第一个就送到你这里来。我们现在已经做出来小的水晶杯,已经做出来了,我们现在要在技术上,工艺上还要再深化

微信扫一扫关注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