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琦想空间(晶华公馆)

上海市浦东新区三林路
7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胡胜发:有“芯”插柳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方宏进】
观众们大家好,我们中国现在是全世界创业最活跃的地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企业诞生。那么这些新的企业哪些能够生存下去,哪些能够发展壮大,哪些能够成为明天的“盛大”、“尚德”呢,我们《中国经营者》栏目准备为大家搜索和介绍些这样的企业。首先我们通过中介机构找到过去几年在中国做得非常好的一些风险投资机构,让这些风险投资机构每家为我们推荐一家他们认为最有潜力的企业,综合在一起,从本星期开始起,我们《中国经营者》栏目将为大家推出的是“中国黑马”系列。

在手机消费大国里,他号称自己的芯片设计将颠覆传统;
胡胜发:我们肯定是第一家以这个东西为公司的核心竞争产品的公司;谁能赌赢未来?
江善颂:你万一抓不准,那你就踏个空嘛?

华登国际推荐黑马:安凯技术公司
本期嘉宾:安凯技术公司董事长、CEO兼总裁胡胜发

【本期黑马】
安凯技术公司 业务:手机等移动终端的芯片设计与销售
创立7年的安凯,从事用于手机等移动终端的芯片设计与销售业务,它是目前中国移动多媒体应用处理器芯片最主要的提供商之一

【推荐风投】
华登国际,2004年参与安凯第三轮融资,投资一千万美金

【江善颂】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
我觉得曙光应该已经看到了,就是说感觉有点像上岸了,

【推荐理由】
首先,中国是手机制造大国,急需配套的手机芯片设计企业;(字幕:中国手机用户近3亿,市场需求庞大)

【江善颂】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
它一定需要有这个关键技术,像安凯这种公司来支撑它,

其次,中国手机消费更强调娱乐和多媒体功能,要求手机设计制造的周期短、变化多,而安凯可能对此提出了独特的解决方案;“移动多媒体应用处理器+无线通讯模块”

【江善颂】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
那这个是中国这个需求最需要的地方。

第三,芯片设计属于技术和资金密集型产业,进入门槛高,发展潜力大;

【江善颂】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
因为这种公司都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嘛,主要还是在未来性,进入障碍性,看后市的。

【本期嘉宾】
胡胜发,46岁,留美博士,曾在美国多家芯片设计公司任职多年,于2000年在美国硅谷创立安凯技术公司。虽然安凯创立在美国,但它看中的却是日渐庞大的中国手机市场。目前中国多媒体手机芯片的主流解决方案,是在基带芯片中附加多媒体功能,台湾企业联发科是这一方案的重要推动者,它目前占领了大半市场份额;安凯则另辟蹊径,它将多媒体应用放在应用处理器中,基带芯片仅负责通信功能。胡胜发认为,这种以移动多媒体应用处理器为主、无线通讯模块为辅的系统架构,具有易升级、易扩展、设计时间短等优点,适合中高端多媒体手机和智能手机使用。

【方宏进】
我这个试着解释,不知道这个对不对啊,就是说原来等于人家一个手机里头,通讯芯片是CPU,你呢做的这些外围的当于显卡啊,声卡啊,相当于是这些东西,你现在要把它颠倒过来,就变成了显卡声卡的这些东西变成了这个设备的主要的核心的设备,而这个通讯呢,只是变成一个,沟通联络的一个芯片,就整个把它里头颠倒过来,这个是没有的吗,在你之前没有人提过这个概念吗?

【胡胜发】
之前不能讲没有人提,但是真正以这个东西作为一个公司,我估计应该是没有。

【方宏进】
现在呢?

【胡胜发】
现在的话,当然有了,原来是英特尔,它做了一个XScale的东西,那它先后买给了Marvell,但是我想,它们当时怎么想的,我不是太清楚,但是就是说,我们公司就作为一个公司创始的时候,我就是以这个东西为主的,我相信当时是应该是不多的。

【方宏进】
这里有一个蛮奇怪的事情,就是说,这个大方向,就是手机上的,多媒体应用会越来越强大的,这个大方向谁都可以看得到,为什么像英特尔,像德州(仪器)就这些大的公司,它没有产生这个好像,我们现在听外行听了顺理成章的这么一个思路,为什么没有?

【胡胜发】
它们也有,但做法上还是不太一样,它是想把基带的东西和应用通讯做到一个芯片上去,它是走这一条路,但像我们呢,我们就是分开来走。

【方宏进】
大公司,包括像这些成品公司,譬如像摩托罗拉,诺基亚这些,它们自己也没有萌发出这样的(想法)?

【胡胜发】
有,摩托罗拉也有做这个东西,摩托罗拉现在它那个芯片也可以讲是,也是做得很不错的东西,也应该讲是我们的竞争产品,但是它当时做的时候,是为Palm专门做的。

【名词解释并插图】
Palm装有palmos系统的掌上电脑,有MP3播放、摄像、录音、娱乐等功能。

【方宏进】
所以这里我就又回到了最初这个风险投资给你投钱,包括你们自己做这个行业的,会不会有这么一个更大的风险,就是说这是个窗户纸啊,等于就是,你没弄出来,别人可能想象不出,还可以这么干,你弄出来,这个大的思路你又没有办法专利保护,那别人大公司,我搁五亿美金,十亿美金上去做,会不会一下就超过你们小公司?

【胡胜发】
这个有可能,但是呢,我想这就是为什么选择中国,为什么就是最近从2003年开始,中国这个芯片,中国本土的芯片设计公司得到全球的顶级的风险投资这种青睐的一个原因,我们有很多优势,譬如说我们更接近客户,那像全球百分之八十的这种,这个制造,这个产能是在这个地方,那我想,因为我们离它们近,我们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的产品跟这些大厂也差不多,那这个时候,我们就会有很多机会。

【配音】
中国手机市场可能是全世界竞争最为激烈的市场之一:从1994年到2000年以前,这里是跨国公司的天下,手机是老板们的奢侈品;2000年以后,本土手机厂商逐步崛起,它们通过一轮轮低价格战,使手机普及到市民、甚至农民手里;但2003年起,跨国手机企业借助芯片研发等前端资源优势,用多媒体和智能手机迅速收复失地,在中高端领域将本土手机厂商打得溃不成军。胡胜发认为,中国手机企业要想重整旗鼓,必须在多媒体应用上发力,而这也是安凯——这家移动多媒体应用处理器芯片的主要提供商——最大的发展机遇。

【片花】机遇和挑战

【配音】
虽然现在看起来市场前景不错,但早在7年前胡胜发创业时,多媒体应用处理芯片还只是他脑海中的一个概念,市场上也没人做过尝试。创立一家芯片设计公司需要大笔资金,单凭一个概念要从风险投资商手里拿到真金白银,是胡胜发面对的巨大挑战。

【胡胜发】
因为我这个芯片的话,设计一个芯片,我大概要有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那么让它成熟能卖,可能要两年到三年的时间,所以我们公司已经六年了,那从去年的下半年才开始,就是说我们开始有些月份开始盈利了,那么这个六年你等不等,国内的这些企业家,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这种东西,所以当时的时候,是非常困难的,这也是当时就没有办法,就只好找这个美国的风险投资家。

【方宏进】
就换句话说,三年也许你做出来的东西,但是国际上,或者别人有一个,比你更领先的,也是完全可能的,那么就这种情况下,你怎么去说服这第一个真正掏钱给你的人。

【胡胜发】
所以我们采取的策略是,一开始我就要点小钱。

【方宏进】
小钱是多少?

【胡胜发】
每个(风险投资)公司给它几十万美金就是说。

【方宏进】
这叫天使投资是吧。

【胡胜发】
就是angelinvestor,对对。

【方宏进】
你当时具体说服它是怎么样一个办法,来让它相信你这个项目行。

【胡胜发】
我印象很深的,当时美国的有一家公司就是说叫做MonetCapital,一进门他就是说我不投,因为他觉得这个,你这个东西不行,他说这个东西是没有前途的。那我说既然这个你都不愿意投,那为什么还约我到这儿来谈,那后来当时我的有一个合作伙伴他就跟我讲,他说他既然肯这么讲了,他一定是对你有兴趣,要不然他不会跟你谈。

【方宏进】
对,他的时间就是金钱嘛。

【胡胜发】
对对,然后呢他当时口口声声说他,我不给你投,但是我还是耐着性子,就是给他讲了将近两个小时,看着他的反应,就觉得就是说,还是愿意,然后他愿意跟我一起吃午饭,那当时觉得这个事情就成了,但是他口头上还是一直都说你不好,我想他可能是一种策略,就是说,看看你怎么解释这些事情,吃完饭了以后,支票就写过来了。

【方宏进】
多少钱。

【胡胜发】
当时他不多,大概给了十万美金,

【方宏进】
但是对你来讲,这是第一笔钱。

【胡胜发】
对,因为他一给过来,那我就告诉别人,你看他给了,那人家就说,那我也给你十万。

【方宏进】
后续跟进的就是。

【胡胜发】
就简单很多了。

【配音】
能够“空手套白狼”,靠的不仅仅是运气和口才。胡胜发在芯片行业浸润多年,精通算法和体系架构,他的另外两个创业伙伴,一个是软件专家,一个精通芯片设计,风险投资看中的正是这个团队的专业性。

【方宏进】
就说你们自己实际上已经有一个所谓产业链的一个雏形在这儿。

【胡胜发】
对,所以现在就是说这种核心的关键问题就是说,当时的时候都是我们自己解决的。

【方宏进】
回来以后,碰到的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胡胜发】
最大的难题,当时当然是这个人才了

【配音】
中国的芯片行业在2002年才开始因为手机热销受到重视,在此之前,像安凯这样完全将公司设立在中国的几乎没有。据摩托罗拉半导体部门当时的统计,全中国懂芯片设计的只有一二百人。面对人才匮乏,安凯不得不将设计部门放在深圳,希望能从思科、华为等大公司挖到人手。

【方宏进】
你说的这些都是些在深圳都是很大的公司,你们是很小,甚至就是说,刚冒头的公司,你们怎么去从大公司挖人呢?

【胡胜发】
真正实际上也没有挖到这个人,可能实际上也是有一些比较小的,但是也是只是做了一年左右经验的这种人,进来了一些,所以当时主要还是跟他讲这种前景,就说这个行业,就是说你看,这个(产业)从美国移到日本,移到台湾,再移到大陆,就这个机会在里头,所以大家觉得,到这个公司来,会有很大的前景,所以靠这些东西吸引比较优秀的人来加盟。

【配音】
2002年,手机产业在中国的火爆不仅帮助安凯度过了难关,也激发了风险投资商的投资热情,很快,安凯得到了华登国际等众多风险投资家的支持,3轮融资后,安凯的融资总额已达3000多万美元。

【方宏进】
那第三轮投的公司,跟第一轮,第二轮之间的,是同一家公司的这种还多吗,还是说又是新的公司进来。

【胡胜发】
又是新的公司,当然原来老的那些股东啊,甚至小股东,它们也有跟的。

【方宏进】
第一轮投的,最初支持你的有退出来的吗现在?

【胡胜发】
没有。

【方宏进】
没有,还都放在里面,那这个到现在你们的这个原来的团队,占的股份占到多少?

【胡胜发】
我们占的,现在肯定不是最多的了。

【方宏进】
有百分之三十吗还?

【胡胜发】
应该不到百分之五十啦。

【方宏进】
董事会里头的席位,原来的创始人是不是也不够一半了?

【胡胜发】
不够一半,但是我想,这个东西不是是最主要的,因为如果你做得好的话,这个董事们,股东们都会支持你的。

【方宏进】
就这个中间你有犹豫过吗,就是从五十一(51%控股权向后)退。

【胡胜发】
没有任何犹豫。

【方宏进】
你当时是怎么考虑呢?

【胡胜发】
我们想因为要把这个事情做成的话,你应该请别人帮忙,你把这个股份放出去,它股份比你大,这就说明它会比你急,它会帮忙你,所以我是希望就是说,它们帮得越多越好。那么因为你想技术我们掌握着,管理我们掌握着,这个几个核心的人,就是我们整个的这个团队,那么这些人如果走的话,这个公司实际上是一点钱都不值了,所以呢,这个矛盾很少。

【方宏进】
其实呢,在此之前国内已经发生过不止一起这种事情,一开始大家大惊小怪,现在大家也觉得能接受了,就是说当一个公司的股本里头,风险投资的,或者是战略投资的超过了一半以后呢,它们有可能会炒这个创始人,炒这个CEO,换它们认为更合适的,你觉得你个人有这种思想准备吗,某一天突然开个会告诉你说,你还是股东,但是我们换人了,从美国请了个谁谁谁来。

【胡胜发】
这个事情一点都不奇怪,我觉得如果发生这种事情,我会很高兴,那就说明就是说,有更合适的人,能把这个公司带得更成功。

【方宏进】
所以你有这个思想准备。

【胡胜发】
没问题。

【配音】
融到了钱、有了产品,还只是一个开始。哪家手机厂商敢冒失败的风险,去和刚起步的芯片设计公司,一起尝试全新的解决方案呢?

【片花】速度和风险

【配音】
作为一家新兴的芯片设计公司,要想获得本土系统厂商的信任,难度不亚于从风险投资商手里拿到钱。安凯的对策是:做出整套方案供客户测试逐步获得信任;推广策略则采取“同等价格功能占优、同等功能价格占优”的方法获得竞争优势;此外,安凯分布在上海、北京、深圳和广州的工程师可以为客户就近提供支持,客户一个电话就可以直接找到胡胜发本人,这对许多海外半导体公司而言是不可想象的。此外安凯还宣称,自己的解决方案可以将智能手机的成本压缩到500元人民币以下,手机设计时间也将大大缩短,这在新产品层出不穷的今天,无疑是具有诱惑力的。

【胡胜发】
譬如说音频质量,那这个在手机里头,在这种MP3里这个算是高端的东西,那很多都是七八十个分贝,那我们能达到九十个分贝,这个是硬指标,然后我譬如说看MPEG视频的时候,视频播放的时候,我们可以达到每秒三十帧,那很多厂家它只有二十帧,甚至是十几帧,这是硬指标啊。

【方宏进】
价格呢?

【胡胜发】
价格我们肯定是最便宜的。

【方宏进】
能比,譬如人家不采用你们的芯片,用其它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最后的价格上。

【胡胜发】
会有差别,差别不少。

【方宏进】
能差到什么大概一个地步。

【胡胜发】
这个可能百分之好几十。

【方宏进】
就是这一块芯片,最后卖到了譬如说一个手机厂商那里去,其中多少钱是,百分之多少是给中芯国际这种具体做芯片的,多少钱是给你们这种开发芯片的,怎么一个比例。

【胡胜发】
客户跟我订芯片,我呢跟中芯国际去下单,

【方宏进】
下单加工。

【胡胜发】
对。下单加工,加工完了以后,它(中芯国际)还是还给我,所以是我付给它钱。

【方宏进】
就算这么来算的话,就是加工费,就生产费用和你的其它的研发啊,这个市场推广的来分的话,就中芯国际能占多少,你能占多少?

【胡胜发】
如果你要能够在市场上值钱,我讲市场是在譬如说我公司上市,或者说卖给别人,说要卖一个好价格的话,那么一般来讲,我要保持毛利在百分之四十左右。

【方宏进】
这是一个行业大概的一个惯例。

【胡胜发】
对,要不然的话,我就不可能养活我自己,我就不可能值钱。

【方宏进】
实际上你现在要常联系的,或者要开发的客户的数量大概是一个多少?

【胡胜发】
在中国现在手机品牌厂家大概就有一百家左右,那么真正像样的这种(手机)设计公司,大概也就是十家左右,那么像我们的话呢,目前主要就是说针对这一些厂家。

【方宏进】
你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就是跟你做同类的东西的。

【胡胜发】
这个应该说是国外的一些企业,像三星啊,德州仪器啊,甚至Freescale啊,现在Marvell这些公司。

【方宏进】
它是产品跟你都一样呢,还只是说性能一样。

【胡胜发】
类似,就是说一类的,面向是同一个细分市场了。

【方宏进】
那就现在的话,你又是刚才讲了两点,一个就说从你们的性能来讲,你认为是比别人要都有一些优势,那么价格也低,这个是不是意味着,你们生存上没有太大的危险了。

【胡胜发】
也不能这么讲,这只是两个因素对吧,但这个东西,像我们这种芯片因为它是很复杂的,那像英特尔它的东西能卖起来,是因为Microsoft,微软,你看那么大的公司,专门就是给它写软件的,那么像我们这种东西,你说你的芯片好,你又价格便宜,但是问题如果你没软件的话呢,它变成不了产品,可能人家不会买你的,那么我们跟它们比,它们大公司,它可以站在那儿一讲,很多这种软件公司就帮它写了,那么我们呢比较小,它可能不一定人家会相信你那个,所以我们一方面是我们自己就一定要能够有我们自己的东西,这样子我们三百多个里头,大概有两百个人实际上是在做软件的东西,那么然后呢就是说,尽量把第三方的资源拉进来。

【方宏进】
这个对你的整个的销售的影响大不大?

【胡胜发】
这个非常大,我们芯片这个,现在开始卖芯片,实际上是去年年初就可以量产了,但是我们真正开始上量是,我去年第四季度,那个三个月都是在写软件,做系统。

【方宏进】
你现在等于是,硬的走的快,软的有点跟不上这样子。

【胡胜发】
对。我们(和软件公司)有很多合作了现在,有很多合作,但是这个里头就是说,有一个问题是,国外的这些大公司,它看到你这些软件小公司好,它就会把你给买走,这就对我们就是一种不好的一个事情。

【方宏进】
因为你买不起。

【胡胜发】
因为我们可能出不起那么好的价钱目前。

【配音】
尽管还有许多困难,但安凯仍在不断增强产品研发和销售能力,现在它的第二代芯片已实现量产,第三代芯片在试销售,第四代芯片也进入了制造阶段。对于芯片设计企业来说,必须尽快达到年销售额1亿美金规模,否则不是被收购,就是被淘汰。

【方宏进】
你离这个标准还有多远?

【胡胜发】
我想我们2008年的时候就能达到了。

【方宏进】
这一年多的时间,有没有可能一脚踩空的时候?

【胡胜发】
现在来讲,应该说这个可能性已经不是很大了,因为第一,我们的产品已经成熟了,第二,我们的市场足够大,然后我们的客户已经,刚才讲我们的手机已经几十个客户,数码的学习机,我们国内都是第一名,就是说都是最marketleader(市场领导者),它在用我们这个产品,所以这个看来都已经具备了,那么现在就是说,如果讲起来风险的话,我们的执行力,我们的团队啊,我们现在已经定了的这些东西,能不能按时交出来,能不能帮助我们的客户,已有的客户顺利地量产,让它们的产品真正能够被最后的终端的消费者所接受。

【方宏进】
所以听你刚才这样讲的话,就是说可能是不是还是在应用方案上的这个,是需要最加强的。

【胡胜发】
需要加强的,这是我们可能,就是说要出问题,就会在这些地方出问题。

【方宏进】
你在上市之前,还会再做一轮融资吗?

【胡胜发】
这个可能不太会,因为现在还是有钱的。

【方宏进】
有现金储备。

【胡胜发】
对。

【方宏进】
你现在已经是正现金流了吗?

【胡胜发】
现金流可能还没有正,但是应该说是开始盈利了。

【方宏进】
已经赢利了。

【胡胜发】
对,因为最近我们这个量产一上去的话呢,这个占用的资金量,就最近几个月还是会越来越多。

【方宏进】
今年肯定是要盈利,你有明确的一个上市的目标吗?

【胡胜发】
我们应该在2008年中左右吧,应该有机会的,这也是我们的工作的目标。

【方宏进】
你这个要再从市场上拿一块儿钱回来的话,你会拿它做什么?

【胡胜发】
那我想可能,肯定是要加大这种产品研发的力度,那甚至有可能会购并一些相关的公司。

【方宏进】
但是说你一下有可能在短期内,譬如在全世界变成了一个领导者,这种机会还存在吗?

【胡胜发】
这个肯定是存在的,这个半导体行业就是说在美国已经发展了四十年左右了,那在台湾呢已经有二十年,国内现在还只有几年的时间,最后这个机会一定是,就是往这边转,所以这个来讲,就是我们的机会。

【方宏进】
胡总,非常感谢你接受我们《中国经营者》栏目的采访。谢谢。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