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0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web2.0网站:杨勃是如何营造圈子文化的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从一个人、20万元起家,一年内迅速把豆瓣网做到40多万注册用户,被公认为中国web2.0时代的先锋。

北京798艺术区的旁边,有一幢红色商务楼。前面是嘈杂的闹市,背后是颇为小众的艺术群落,杨勃和他的团队在这里培育着他们的“豆瓣”正在日益成长。

格林童话《杰克和魔豆》中的豆秧,一夜之间就攀上天宇,而豆瓣网似乎也拥有这样的魔力。从一个人、20万元天使投资起家,在一年的时间内迅速把豆瓣网做到40多万注册用户,这个集合书、电影、音乐评论和推荐的网站,已被公认为中国web2.0时代的先锋。豆瓣网创始人――杨勃,也成了web2.0时代的风云人物。

主动挑战,“海龟”上岸

杨勃,陕西汉中人,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在美国加州大学物理系获得博士学位。这个自称“30多岁”的年轻人,网名“阿北”。网络头像是一个头裹红布的愤青,但面对面的时候,他就暴露了本色: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小,个子高大但声音不大,温文尔雅甚至有点腼腆,典型的理科生外表、文艺青年内心。三年前,他住在北京朝阳门附近的豆瓣胡同,经常出没于附近的星巴克,抱着一台脱了漆的苹果笔记本,疯狂地编着一堆大家看不懂的程序――豆瓣网的一半程序是在星巴克写的,名字则来自豆瓣胡同。

这只“海龟”上岸回国,仅仅是因为,当年在美国他就职于IBM工作太稳定。“我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得到几十年后,自己的职务、薪资福利。可我身边的人却在意气风发地谈论着回国创业”。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挑战,他卖掉了汽车、家具,从IBM辞职回国。

回国后第一次试水,是加盟“快步易捷”,任职首席技术官。和当年很多怀有远大理想的公司一样,“快步”的目标是成为中国最重要的物流网络化方案供应商。但是“经历了融资、烧钱等过程之后,‘快步’却没能朝着目标再前进一步。”他从“快步易捷”得到的最大教训就是,至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样不管结果如何,过程都是开心的。

聚拢“臭味相投”的人

杨勃下决心做自己喜欢的网站。

一开始,他选择了旅游。页面刚做了一半,杨勃发现这个计划太小众。在忙碌的中国,很少有人会花费大量的时间,砸进大量的金钱,就图背包旅游,如此边缘化的网站很难聚集人气。

杨勃转向了书,看书比旅游更大众化。他是个爱书的人,但和很多人一样,他鄙视图书畅销榜的排名和媒体编辑的推荐,宁愿不辞劳苦地去犄角旮旯,寻找一些更为小众的非主流书刊。“假如有这么一个网站,里面会有和我差不多的人,我们可以相互交流,知道现在什么是比较好的东西,并且能写出来与大家分享感受。至少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有用的网站。”

2005年3月,由一个人开发、运营的书评、影评、乐评网站豆瓣网,开始在网络世界“游荡”。当豆瓣网第一次出现在互联网上时,颇有些“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寂寞。杨勃满头大汗地盯着显示器不断刷屏。一个名叫“无聊透顶”的网友在豆瓣网留下的第一串脚印,让他体会到什么叫百感交集,犹如初为人父者听到自己孩子的第一声啼哭。

豆瓣网的定位,是帮助你发现喜欢的东西。怎样做到这一点呢?杨勃从现实生活得到启发。“一堆人聊天,你说到一本书,有个同事跳出来,说这个我也看过。你们就会聊起来,会谈到别的书。”对多数人最有效的影响,往往来自亲友和同事,随意的一两句推荐,不但传递了他们自己真实的感受,也包含了对你口味的判断和随之而行的筛选。

现在豆瓣网扩大了推荐的群体,让口味相近的陌生人能走到一块。豆瓣网没有编辑写手,没有特约文章,这里所有的内容、分类、筛选、排序都由注册成员自行产生。一旦你注册为“豆友”,就可以在自己的页面上传你收藏、推荐的书籍、音乐和电影,而通过网站幕后的技术,你可以知道有多少陌生人在与你阅读同一本书、看同一张碟,他们的评价、喜好。只要点击他们的头像,你就可以把他加为“友邻”,逐渐形成一个小圈子,“这可以理解为一种以书等具体物体为媒介的人脉关系网”。

“如果你是一个书店,就有库存限制问题。你没有采购过的书,数据库里就没有。但豆瓣网不一样,只要有人看过,就可以添加,而且它的空间没有成本。” 豆瓣网上的书籍目前有80万种,数据库和当当、卓越、亚马逊对接,也可以由用户自己添加一些老书。“比如上个世纪80年代的书,当当、卓越绝对不会有。”杨勃现场演示,找到网友“小小风也”的豆瓣网主页,上面有一本《孤筏重洋》,最早是1981年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的,2005年重庆出版社再版。这样的老书常常让爱书的人获得惊喜。

什么人在看什么书,什么人喜欢什么音乐,豆瓣网目前已经积累了上千万条这样的记录。在这里,你很快可以找到“臭味相投”的朋友,建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圈子。

像所有Web 2.0的网站那样,杨勃宣称对用户“永远免费”。

“豆友”成为员工

回忆起两年来走过的路,杨勃很感慨:他们几乎没有花一分钱在推广上,豆瓣网能像今天这样广为人知,“全靠用户们的口口相传”。

令杨勃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围绕着《查令十字街84号》展开的大规模书评。这本书被称为“爱书人的圣经”,该书发行中文版,“就像为豆瓣网量身订做的一样”。在豆瓣网上,该书的中文版译者就该书的翻译感受和“豆友”们进行了频繁的互动。从那以后,越来越多的书籍作者、译者慕名加入豆瓣网,人们发现,豆瓣网就像一个舞台,他们可以自己在上面表演,自己在下面观看。

与此同时,豆瓣网提供了一个链接,用户可以通过链接,直接在当当网和卓越网上买到自己心仪已久、妙手偶得的书、影碟、音乐CD.“这样我们等于帮助商家做了营销,因此会与之分账。”目前豆瓣网的主要收入就是来自和当当、卓越的分账,杨勃称来自豆瓣网的10次链接就会发生一次购买行为。未来,豆瓣网另外一个盈利手段是广告。

经历过创业失败的杨勃,现在非常清晰自己的定位和目标,不会急于求成,也不跟风摇摆。当人们质疑豆瓣网的小众、小资时,他有自己的理解:所谓的小众,就是成千上万的个体,每个人的兴趣所在都是不一样的;这些东西加起来和最主流的东西规模是相当的,而且会越来越大。社会的多样化意味着更个性化,而豆瓣网正是迎合了这种最个性化的需求,所以生命力旺盛。

对创业者来说,资金最重要。“用20万元人民币,豆瓣网差不多就可以做出一个雏形来。”但开创之初,杨勃手里连这20万也拿不出来,他想到了天使投资。在硅谷工作的同学,给他投了2.5万美元。2006年6月,很早就已经是豆瓣网注册用户的策源基金创始人冯波,和豆瓣网签署了协议,注入200万美元投资。豆瓣网得到越来越多投资人的认可。

但在最初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基本上只是杨勃一个人在做豆瓣网。“一开始,豆瓣网只需要关注书评、书籍推荐等核心价值,没有必要把架子搭得那么大。”杨勃说,“当时我也请不起那么多人”。

现在的豆瓣网也只是10个人的“袖珍”团队。这些人几乎都是最早的一批注册用户。每次新成员加入豆瓣团队时,杨勃都会在他的博客上记一篇日志。在这些日志后面,有很多“豆友”回复的“祝贺”。就这样,杨勃把团队的每一次成长变成了全体“豆友”共同的节日。

在杨勃看来,从豆瓣网友到工作伙伴,“这是一个互相的过程,我们彼此都觉得对方很重要”。“从用户当中发展员工有一个明显的好处,那就是他们自己对豆瓣网比较熟悉,有感情”, 这样大家的理念会比较接近。

杨勃对豆瓣网充满信心,“它是一个有生命的个体,长大了之后,它就有它自己的轨迹,就像一部小说的结尾,不一定是我能左右得了的”。能和朋友们一起,过着“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的生活,杨勃觉得这就足够了。

背景资料

Web 2.0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阶段性产物,是促成这个阶段各种技术和相关产品服务的总称。

博客就是Web 2.0的典型代表,上网者不再只是被动地接受信息,而是主动参与到内容建设中。Web 2.0有效利用用户的自助服务和技术上的数据管理,将触角延伸至互联网的各个边缘,其网络效益源自每个用户的参与、贡献。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