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琦想空间(晶华公馆)

上海市浦东新区三林路
7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马云牛根生同台论道:创业者首先要有梦想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地点:杭州西湖边

人物马云阿里巴巴掌门人;牛根生,蒙牛当家人

如果能从这么多的梦里找一个自己的兴趣爱好更高的梦,这个相对成功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100个人创业,其中95个人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有4个人是你听到一声惨叫,他掉下去了;剩下一个可能不知道为什么还活着,但也不知道明天还活不活得下来。

每个企业从诞生的第一天开始,就注定走向死亡。我的责任,无非是把通往死亡的路拉得长一点。

只为成功找方法,不为失败找理由。

当大家都想做网络的时候,你要想想传统行业;当所有人都想传统行业时,你要考虑高科技。

适合的岗位要选择适合的人才。千万不能错位,错位之后成本太大。

风马牛不相及?

马云。牛根生。

一个做互联网的。一个挤牛奶的。两个看似没有联系的人物,却偏偏坐在了一起。连结他们的纽带,不仅仅是长江商学院的同学身份,还有两个共同的“作秀”天性和“激情”个性,更有他们曾经共同拥有的“白手创业”的梦想。

“创业者首先要有梦想,如果没有梦的话,为做而做肯定做不好。”两位异口同声地忠告。

梦太多怎么办?

在马云看来,“有梦”是创业者最起码的先决条件。然而梦想太多怎么办?

“老牛”开出了药方。“如果能从这么多的梦里找一个自己的兴趣爱好更高的梦,我觉得这个相对成功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这位蒙牛的当家人推心置腹地说,很多人在选梦的时候没有选好,“那么多的梦胡乱选了一个,最后做不下来了。”

除了选一个自己兴趣爱好更高的梦,两位还一致认为,如何把个人的梦变成团队的梦也是至关重要的。“我和马云有共同之处,马云在创业之前和老牛在创业之前身边至少聚集了同样的一帮‘梦之队’,”牛根生来了个现身说法,“老牛在做蒙牛之前,16年养牛5年种草,前后21年,如果加上父亲那一辈,两代人做了66年的‘牛梦’。我身边的人,在这一行最少的也干了15年。”

最好准备着失败

“不是人人都能成为比尔·盖茨,能成为蒙牛,”马云告诫说,100个人创业,其中95个人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有4个人是你听到一声惨叫,他掉下去了;剩下一个可能不知道为什么还活着,但也不知道明天还活不活得下来。”

或许是时刻都有这样的危机感,马云自嘲创业的人不是太胖就是太瘦,“劳心”!而他自己更是直言,“阿里巴巴的结果,一定是失败。因为每个企业从诞生的第一天开始,就注定走向死亡。”他的责任,无非是把通往死亡的路拉得长一点。

“无论企业发展多大,面临的危机永远是生死问题。”牛根生又和马云一唱一和起来。他回忆,即使到了2004年,蒙牛也曾经遭遇“灭顶之灾”。这一年,蒙牛先后两次陷入困境:先是年初,全国500多家媒体一齐猛轰蒙牛,质疑之声几乎铺天盖地,“有的坏蛋还拿着报道说要出书,蒙牛怎么办”?

接着,又有人在湖南长沙和湖北武汉等地购买“蒙牛”牛奶数十盒,向牛奶注入甲醛、酒精及广告颜料等物质后放回销售点,并向蒙牛索要20万元。

“没办法,我只好跑到北京找总理,”牛根生回忆起当时的困境,感慨万分,“我自己肯定回不去了,后面有200多万奶农啊,不解决的话我死定了。”

幸好有关部门予以高度重视,9天后案件告破。蒙牛将武汉的牛奶全部撤架,“一夜间不见了几千万元。”而媒体铺天盖地的质疑也被查出是竞争对手“作怪”,牛根生的行动是放弃起诉,只是要求对方以后不再使用类似手段。

“即使失败了,也不要怨天尤人。”老牛说他的原则是只为成功找方法,不为失败找理由。

创业要选偏冷门

如何选择自己的创业目标?“老牛”和“瘦马”的答案惊人地一致:冷门。

“如果我现在创业,一定不会到网络公司,”马云直言,现在网络公司太多聪明人,“当大家都想做网络的时候,你要想想传统行业;当所有人都想传统行业时,你要考虑高科技。”

“选行很关键,”牛根生认为,如果比尔·盖茨今天再来做微软,也不一定会成功。而他自己,当年何尝不是选的“偏门”?

7年前,中国人年均用奶量是7公斤,而全世界平均水平已是100公斤,最发达国家甚至高达400公斤,即使周边国家也有七八十公斤。“一比较,我知道这一行可以做。”老牛说。

除了选行业,“选人”也被两人列为“重要难题”。“适合的岗位要选择适合的人才。千万不能错位,错位之后成本太大,”牛根生直言,他的原则是“如果你有智慧,请你拿出智慧;如果没有智慧,请你流出汗水。如果没有汗水,请你让出岗位。”

而马云更是做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原先做得越好的,到你的公司越容易出问题。这就好比拖拉机里装了一个波音747发动机,会把你的企业带坏的。”

马云牛根生其人其事

他喜欢叫对方“老牛”。他喜欢称对方“小马同志”。话语中透着游戏的味道,更透着亲密。

虽然一个杭州一个内蒙古,马云跟牛根生愣是隔着半个中国“臭味相投”。

身边的人说,“他们俩一唱一和可是有些渊源的”。这大概是真的吧,要不然,马云的英雄帖一发,正在欧洲考察学习的牛根生竟然改变行程提前回国。这一改不打紧,好几万元就没了。

不过,老牛不在乎,只要马云一声招呼,用他的话说,那就是“蒙牛的雪糕,‘随便’”。

有这样的交情,源自男人之间的惺惺相惜。在老牛的心目中,“小马同志”是一匹“瘦马”、一匹“快马”,而且还是一匹非常不错的“骏马”。

一听这话,马云就乐了。说他瘦,他接受。说他快,他笑纳。可说他“骏”(“俊”),嘿嘿,老牛可是空前绝后第一人。足见眼光之独特。

话说回来,马云跑得的确够快,而且是“路遥知马力”。1999年他创办阿里巴巴后不久,就赶上了全世界的“网络泡沫破灭”。那时候,几乎没有人认为他会成功。可是,这位自嘲“又瘦又难看”、教师出身的仁兄,愣是让阿里巴巴从赢利一块钱滚雪球般地滚到了每天纳税100万元。

非但如此,他还整出一个淘宝网来与EBAY对撼,号称是“正当防卫”,硬生生地把EBAY易趣从“中国第一”挤成了“中国第二”。

马云喜欢“打架”,不找个对手来过过嘴瘾,他就会很不爽。不过,他找对手可有讲究,用他的话说,就是“不找流氓打架”。因为,跟流氓打架,打着打着自己也会变成流氓。而如果跟绅士打着打着,把他变成了流氓,那你就成功了。

小马不怕打架,老牛却是不怕分钱。据说1999年他从伊利出走做“蒙牛”时,有两三百人尾随而去。除了认为他也许会成功外,51%的人理由竟然是“老牛爱分钱”。

这个习惯是他在伊利就养成的,“有钱就给大家分,公司准备给我配一辆好车,我就把它分成几份,买四五辆普通的车,分给副手们”。结果分到现在,他成了“四不”人员:房子不如副手、车子不如副手、工资不如副手、股票不如副手。

奇了怪了,为何股票也不如副手?原来,今年1月,他已经把全部股份捐出来成立了“老牛基金会”——在他有生之年,红利的51%赠予基金会(大概有300多万元),其余49%留作个人生活所需,股份话语权不变,卸任后表决权将授予继任者。而“老牛”百年之后,股份全部捐给“老牛基金会”,家人不能继承,妻子、一儿、一女每人只可领取不低于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平均工资的月生活费。

他自己说这叫“财聚人散,财散人聚”。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应了句俗语“风吹鸡蛋壳,财散人安乐”。真是“牛人”!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