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7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11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武克钢:一个世家子弟的红酒之约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当我走进云南红酒业总部盛满阳光的办公室,看见迎面站着的一个人,我在心里就笑了:看来不用介绍了。我和他握手:"武总"--这当然是武克钢,因为他的鼻子,独特的。源自著名经济学家孙冶方的鼻子,孙先生是武克钢的外祖父。武克钢摸摸自己深色眼镜下的鼻子,有些无可奈何:"是啊,家族的特征 。"

"蛇口"速度

在武克钢众多的头衔里,"经济学家"也是其中之一,所以他的家族是典型的经济世家。他目前仍然是美国密执安州立大学社会经济学的客座教授、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的执行董事。但眼下,他备受关注的身份是香港通恒投资集团和云南红酒业的董事长。

由武克钢一手缔造的"云南红"似乎已越来越有江湖地位了。目前几乎包揽了中国西南红酒市场的全部江山,所到之处,均为攻城略地之势。更为关键的系列数据是:云南红从1997年开始正式运作,已经连续5年销售额翻番,增长率达到30%--这个数字对于很多企业来说是可怕的,我采访过一个企业家,他的理念是,超过25%的增长率他就有些心理压力了,因为发展速度太快,担心后患无穷。

我把这个问题说给武克钢,他气定神闲:"速度是自己掌握的,该快就快,该慢就慢。"--等闲视之,一切尽在掌握。他太知道自己的企业是怎么回事了。

快速反应是从一开始就有的。1997年4月,武克钢陪夫人从香港回云南娘家。他后来发现,这次回家完全不是省亲那么简单,它给武克钢提供了新一轮的创业机会:在距离昆明车程两小时的云南红河州弥勒县,有着数千亩的葡萄园和一个废弃已久的葡萄酒厂。武克钢说自己是站在一米多高的荒草丛里,脑子就开始转了。他很清楚地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红酒业是如何疯狂弥漫在沿海地区的,"这个市场太大了。"一轮分析下来,凭借对市场的把握,武克钢在最短时间内下了最快的决定。

之后发生的一切像极了电影蒙太奇:1997年6月1日,香港通恒国际投资公司决定投资5000万元与弥勒东风农场合资组建云南高原葡萄酒业公司;武克钢在协议书上签字后15天内,过千万资金便划进弥勒银行帐户;40天后,成套葡萄酒生产设备从欧洲空运到云南;50天后,弥勒葡萄园数千吨葡萄运入工厂;200天后,1998年初,首批云南红干红葡萄酒在市场亮相。这令所有云南人咋舌:一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速,二是居然不知道家门口还能生产上好的葡萄酒。

武克钢意气风发,拍拍手对瞠目结舌的人说:看见没有?这就是蛇口速度!--他在蛇口呆过8年。

愤怒"学究"

在云南红内部,员工们对武克钢的一件事津津乐道--就是武克钢撰写农业科学论文的事情。听起来这有些让人吃惊,武克钢所学的学科是经济学和工商管理,与农业科学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但武克钢的确写过一篇,并且拿了全国级学术研讨会的优秀论文奖。说到这儿武克钢就一副潇洒无奈的样子?quot;嘿!不是说愤怒出诗人吗?我就是被逼的。"

当时云南红干红葡萄酒推出市场后,在云南很受关注。但一个专家的一句感慨差点要了云南红的命。这个农业专家到云南后听说当地产了葡萄酒,根本想都不想:"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葡萄园?你们被这个香港人骗了,他肯定是在卖重新包装过的洋酒!"--连带着将武克钢恶性定论。武克钢一点儿不生气,他慢慢悠悠地说:"过万亩葡萄园是摆在那儿的,我不担心。"可是,不是任何人都有机会眼见为实。怎么办?武克钢拿出了自己家族之风:研究,他很强调地一再对我说:"我就相信:理论创造财富。"

几个月后,武克钢写了一篇《云南北回归线高原优良葡萄适种区形成的理论探讨》,这篇字数不多的论文显然新颖得让专家们跌破眼镜,而且严密的数字和推论也让人不得不信服。于是,奖拿回来了,也给云南红的生产正了名--一举两得。武克钢如此纵横不同领域,让他在香港中文大学搞理论研究的教授太太有些"妒忌":"咦!我搞研究的还一直没拿奖呢,你怎么就拿了?"武克钢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quot;剑走偏锋。我是从社会学的角度去看葡萄的生长的。这个角度很少人想到。"采访完后,我读了一下那篇对云南红至关重要的论文,惊奇地发现,论文内容深入简出,通俗易懂,完全像一篇科普文章,而且一派大家之风。

宽容"犯错"

在我看来,武克钢的身上总有一种优越感,那是一种超越了简单的傲慢和孤高,是一个世家子弟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融合在亲和态度之中的一种肯定别人更肯定自己、宽容别人也善待自己的贵族式优越姿态。

这样的优越姿态屡屡表现为他如何云淡风轻地处理企业的大小事情。曾经一个武克钢非常赏识的手下挪用了公司巨额款项,这在云南红是从没出现过的事,几乎所有人都建议武克钢把这个年轻人送交法办,因为涉及数目实在太大,没有人认为应该有第二种处罚。但武克钢没经考虑就做了决定:继续留任,没有降职,只是换了一个工作地点而已--听起来倒更多是为犯错的人考虑。

许多人在不明白之后又释然了:这就是武克钢的行事作风。

对这件事他不作太多说明,只说:"他还不到30岁,还是一个孩子。我也一样,犯过错,幼稚过。"我替他担心:"你这么仁慈,不怕姑息吗?"他严肃起来:"当然,我是对人宽容,对事严格。像你说的那个孩子,我只是不愿意毁他的前程,对他的未来作了安排,但就那件事本身,我还是做了严肃处理,起码公司财产是做了保护的。而且,"他顿一顿,"我是对年轻干部比较宽容,越年长的干部我越严格。我敢打包票,这个孩子他以后只会干得更好。"

所以在武克钢的周围,聚集了一大帮能干的年轻人,武克钢的观点是:"企业领导是养狼的人,下面的人应该都是犀利的狼。"

抱定"平常"

武克钢做过工人、水手、官员、教授、投资者、企业家。如此多的角色和经历,武克钢的叙说却显得轻描淡写,他甚至不认同时下很多人对文革之痛喋喋不休:"那个时期许多蓬勃向上的精神是现在的人没有的。"我对他说:"托尔斯泰有句话是:回忆中的痛苦也是甜蜜的?quot;武克钢大笑:"对!这句话对我的味!"对于像武克钢这样几乎伴随着新中国成长的一代人来说,伴随世事的变迁,对人生角色的转换已经习以为常。

也许在说起那些往事时,武克钢也想起了自己的家族。他回忆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他去监狱门口接自己的外祖父孙冶方的情景,一点一滴都非常清晰。从那以后的10来年,他一直都生活在孙冶方身边。我也对他说起我小时的一个记忆,那是我父亲的书架上的一本书,是关于孙冶方的。内容我自然看不懂,但我记得那两张老照片,一张是孙冶方和夫人、亲友在无锡梅花树下的一张合影,整张照片充满了知识分子的书卷气,上面的每个人衣饰都清雅整洁,气质含蓄,跨过年代的痕迹,令人感慨。而另一张是孙冶方年老的留影,精神奕奕目光炯炯竟胜过年轻时,是典型的知识分子的气度。

武克钢对自己外祖父的评价是:也许并不是什么学术泰斗,但一定是一个高风亮节的人。从中他受益匪浅。

很多人不知道,正是最后几年陪伴外祖父,让武克钢有了"哄老人"的本事。他总是对朋友们提起他的老外婆,如今96高龄了还健在。外婆每次和武克钢告别都掉眼泪:"哎呀你要走了,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武克钢听了就直乐:"外婆,您这话跟我说30年了!"

曾经云南红酒业组织了一批老干部到庄园参观。武克钢上台施展他哄老人的本事:"叔叔阿姨们,你们辛苦创下的革命事业交给我这样的接班人,你们放不放心啊--?"台下一帮老干部早就被哄得热血沸腾,齐声就回应:"放心--!"武克钢大乐。

今年武克钢正好50岁,也是云南红品牌5周年纪念,公司为祝贺他的生日,专门给他挑了一辆酒红色的凌志车作为他的生日礼物。武克钢从44岁到云南红开拓事业,整整已经5年,女儿也从4岁到了9岁。武克钢经常感慨自己该休息了,他说自己常和太太商量哪一天太太辞掉大学教授的工作,自己也把生意交给一个可靠的人打理,然后一家人就可以真正放松下来过过平常日子了。

面对面

《新周刊》:通恒集团投资红酒这个行业时,应该算得上晚了,你当时最大的信心在哪里?

武克钢:我是看到了未来的空间。虽然国内有三大品牌已经操作很久了,但如果你亲身经历过1995年红酒掀起的波澜时,你就会毫不犹豫地认定这是一个还有很多空间的行业。而且,我是这么分析的,你看去年整一年,国内葡萄酒的总产量才25万吨,但白酒的生产历史上,曾经达到过500万吨,而啤酒则到过2300万吨。酒的市场是很大的。葡萄酒市场份额小有历史的原因,以往中国社会长期是封建社会,人与人之间很多时候要靠义气来达到合作,什么是义气?义气是不太理智的情感。但现在不同了,我们现在是一个契约社会,是要靠条文、具体数据、分析来交往和合作,这样的社会前提是符合红酒的文化的,红酒不会让人失去理智,作为果酒它有健身的功效,所以我相信红酒的市场会越来越大。而且我觉得我们不是进这个市场太晚,而是时机刚刚合适,进得巧。

《新周刊》:我曾经采访过张裕,他们的口号是要在每个县都建立经销点,对于这样的老牌生产商,你们怎么办呢?如何建立自己的销售法则?

武克钢:你说对了,要建立自己的销售法则,跟着别人走我就死定了。我相信我要写一本关于云南红的销售故事,足有厚厚一本书。我们所做的,就是颠覆对手的销售惯性,用我们自己的方法。你应该记得国际品牌进入中国时,哗啦啦把促销小姐拎到了顾客面前,外国人把自己上百年的销售经验用到了中国,在销售终端用力。中国人哪见过这个阵势?结果国产啤酒一下就被打趴下了。可是,这个太容易克隆了,等中国人反应过来,国际品牌就没什么戏了。我觉得这个经验是可以用的。我们现在也是把销售做到终端,进场销售,但一定是好场,烂场我们不进。不过,红酒销售最终还是要做文化,传递品牌内涵,特别在中国。我感觉三种酒三种特点,白酒是跟着水走,水好酒就好;啤酒是跟着市场走,跟着渠道走;果酒,葡萄酒跟着资源走,资源就是地域和文化。

《新周刊》:说到文化,我注意到云南红很注意自己的地域特色,但你刚才也介绍说,云南红的酿制原料玫瑰蜜也是来自法国,为什么不给自己加一道西洋的彩边,大家不都在这么做吗?

武克钢:我认定一点,离开葡萄园25公里之外生产的就是假酒,葡萄酒的文化和它的地域性分不开。葡萄酒的特色就是葡萄园的特色。其实世界上每一种葡萄酒都是在强调本土特色、民族文化。其实强调了民族性,就是强调了国际性。我认为云南红是一点儿不"土"的,我们的商标采用重彩画,商标纸张也是钞版纸,身份非常高贵。

而且我提醒你一个细节,所谓的法国口味葡萄酒、波尔多口味葡萄酒并不一定适合中国人,外国人的饮食是什么?是生肉、CHEESE,那些口味很重的食品,所以酒比较酸涩苦,结果到了中国就落下被雪碧兑的下场。中国饮食比较温和,适合口味中性一点的酒。我们也生产一些符合外国人口味的酒,拿出去评奖,但真正给中国喝,还是要符合我们自己的饮食结构。

《新周刊》:你也特别强调自己是在做"民族品牌",好像现在已经很时髦做"国际品牌"了?

武克钢:我一定强调自己是做民族品牌,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品牌。我希望给员工一个心态,我们是踏踏实实做事情的企业,并不好高骛远,也不急功近利。我看到国内很多做企业的,有的是做局,有的是做壳,最终目的不是做品牌,我是以投资商的身份来做这个品牌。但是我希望我们是做产品的,做品牌的。

《新周刊》:那你赞成职业经理人的介入吗?有段时间大家很反对家族企业,支持职业经理人制度。武克钢:坦率说,我对国内职业经理人队伍的建设很不乐观。中国还没有这个气候,众多职业经理人的心态还是做老板,不是做职业经理人。对老板的利益并不真正重视。

反过来说家族企业,你看全球数得上的百年企业,有几家不是姓氏为名的家族企业呢?

《新周刊》:那你准备把产业给儿子或者女儿吗?

武克钢:不会留钱财给他们,只会留知识。钱到一定阶段只是一个符号了。不过,如果他们能提出好的项目,我乐于投资。

后记

在昆明的黄昏时分,武克钢约了几个老友一起到郊区朋友的农庄吃饭。太太从香港打来电话,"投诉"女儿的调皮,武克钢一副很冤枉的样子:"女儿乖的时候就是像她,不乖的时候就是我惯的。"

朋友家里有一个磬,敲上去却是哑的,我很奇怪。武克钢说了一个故事:这个朋友把磬摆在厨房用来呼唤工人,某一天一个活佛造访,看见朋友这么用磬,很不高兴,说这是不敬。朋友不以为然,随手又敲了一下:"我又敲!能怎么样?"--可是,磬立时哑了。武克钢当时正好在场。他对我说:"也许是巧合,但我还是相信人生的机缘。而且,人一定要惜福,懂得珍惜。"

我回想了一下,的确没听到武克钢有什么抱怨。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