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7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11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一代诗人江南春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广告就是广告,阵地就是阵地,江南春千万不要在高速发展中忘记今天因何而荣,当年为何而战,在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后,不再言明其胜利果实就是创新整合了广告发布渠道而已。

成功的创业者长什么模样?要是百度一下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全天下的VC都有福了——找到了直接投钱,等着赚个满天满地即可。

成功的创业者不一定要有丁磊的眼光,陈天桥的战略,周鸿祎的战斗力,马化腾领导力,或者像柳传志、段永基一样精于计算。

成功的创业者可以写得一手好诗,信手拈来一篇好文,譬如“分众传媒”的董事长江南春先生。

江南春先生成功与否,已经无需见仁见智了,随便拉一个写字楼或者公寓的保安问问就能找到答案。我记得以前在多篇报道中看到江南春盛赞陈天桥理念以及其盛大模式。从今天的结果来看,江南春不但刻苦钻研,还领悟得出神入化,这点从“分众”已经超过“盛大”两倍的市值便可见一斑。

以“分众”初期的商业模式来看,我也曾经为之唾弃,以为这是天方夜谭。不知是被逼上梁山还是背水一战,江南春和他的信徒们真的把那些楼宇一栋一栋的谈了下来,十万终端一个一个的安了上去。这绝非毅力那么简单,这是一种信仰,这种信仰让我等自诩为广告界爬滚了多年的人们大跌眼镜,自叹不如。记得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和江南春前后脚进入一家VC的办公室,当江南春谈好离开后,那位VC问我的朋友像“分众”这种模式有没有谱。我那位自吹自擂朋友的答案以今天来看大有马后炮的嫌疑,但无论如何,这个VC还是早期进去了。

向所有投入“分众”的VC致以崇高的敬意。

听说2006年上海不少4A广告公司没发年终奖,员工们怒发冲冠、拍案而起,老板却摊开双手说,“分众”太牛了,抢走了我们的生意,谁让我们当时没有想到在哪里安装一块液晶屏呢?

就是这么一块液晶屏改变了江南春和“分众”的命运。

总结归纳江南春的经营理念:一块创业液晶屏,两个战略基本点,三个收购代表,四个原则坚持。

液晶屏是“分众”创业之本,无需赘述。

两个战略基本点:更广泛战略(More Coverage) 更深入细分(More Segmentation)

三个收购代表:可以对股东创造价值的,是增值的,而不是稀释的。符合“分众”战略的。符合新媒体未来发展趋势的。

四个原则坚持:能通过高科技手段使媒体的表现力和打动力得到巨大的提升。是分众化的。是创造了全新的时间和空间的。能达到强制性收视的。

“分众”传媒的发展势如破竹,从成立到现在,用不到四年的时间就花出了七亿美元大举并购,并且以纳斯达克中国概念股市值最高公司领先群雄。值得肯定的是,江南春在发展企业的同时没有忘记深化自己的经营理念。仔细分析他的言论便能看出他正在日趋成熟,就涉及并购而言,从最初的“已经找不到并购目标”,到后来的“买小的没帮助,大的买不起”,到最近给出的三个并购条件,越来越多地表现出了一个成功企业家胸怀大志、谦虚务实的态度。相比马云先生的“阿里巴巴拿着望远镜也找不到竞争对手,以及陈一舟的“就算在显微镜下也看不到猫扑的冗余劣质资产”这幅旷世绝联来说,更显得从容大度。

“分众“的成功有着两成偶然的运气,八成坚定的信仰。其中的酸甜苦辣、机遇良缘绝非江南春所描述的花了七天时间在上海一家名为“汉源书屋”的地方冥思苦想才大彻大悟那般简单。如今这40亿美金的市值和高达47倍的市盈率,将给“分众”下一步的发展带来巨大的挑战。收购“凯威点告”和“好耶”无疑是在加强“分众”的高科技和互联网含量,为其高市盈率做出合理补充。

相比2005年的营收,“分众”在2006年实现了212.6%的增长,这是中国广告市场年平均增长率的15倍。这种速度可能带来的问题是:一旦增长放缓,很可能为“分众”节节攀升的股票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现在江南春所需要认真考虑的是,在分众所擅长的领域中还有多少增长、增值空间?分众在高市盈率以及中国概念股的压力下将如何进一步做深做透,夯实主营业务?

“分众”收购“好耶”后一帮专家纷纷高调发表评论,说什么生活圈媒体布局成型,天作之合,天黑前点灯,有利于提高利润率等等。以我个人观点来看,最令人振奋的是,中国终于出现了这么一家超级广告媒体集团。虽然“分众”以40亿美元的市值与全球排名第一、第二的WPP和OMNICOM相比还有相当一段差距。WPP广告集团市值为184亿美元,紧跟其后的OMNICOM广告集团市值为177亿美元。这两家集团不但历史悠久,还囊括了全球大部分顶尖广告公司,但是这两家公司的市盈率却只有21倍,不及“分众”的一半。

互联网广告以及无线战略可以作为“分众”进一步发展的课题来研究,但是在今后几个至为关键的季度里远水救不了近火,无法缓解分众的高增长压力。类似丢了西瓜捡芝麻,捡起芝麻又去找西瓜的例子早有先例可循,相信江南春不会重蹈覆辙。抛去整合不同团队、不同文化的难度不谈,为了提高盈利指标,不断达到分析师们的预期,“分众”会继续提升广告投放价格,这势必会造成一定比例的客户流失。纳斯达克的投资者愿意在短期内为“中国概念”买单,但从中长期来看,他们更喜欢漂亮的财报。

所谓的“生活圈媒体群”的战略布局只不过是一种冠冕堂皇的说法而已。就拿我本人来说,这两年在很多地方被“分众”强迫灌输了广告,也发现其宣传效果确实不同凡响,但我从不认为这就是我的“生活圈媒体群”,也不觉得“分众”是在追随我的脚步。相反,我认为“分众”是在充分榨取我所剩不多的空间。从楼宇、公寓一直延伸到卖场、影院、机场、球场、商业街等地方,估计最后连公厕也难逃厄运。虽然我本人并不讨厌已经充斥于四周的“分众”广告,但我还是恐惧那种anytime, anywhere, any screen的情况在我生活中蔓延。我希望从被动接受解放出来变为主动接受。譬如,像江南春所描述的那种可以触摸互动的电梯海报,具备用手机可以即拍即送二维码的LCD,以及从用户需求出发的,更人性化的、不干扰、不打搅的“分众”媒体。

广告就是广告,阵地就是阵地,江南春千万不要在高速发展中忘记今天因何而荣,当年为何而战,在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后,不再言明其胜利果实就是创新整合了广告发布渠道而已。

没有战无不胜的CEO,也没有攻无不克的团队,今天的分众有足够的资本允许其犯下错误,也有强大的执行力去及时做出修正。政策的风险,市场的竞争,相信都难不倒江南春和他的团队。

不管怎么样,江南春这一步是迈出去了,他以气壮山河的手笔写下了一篇动人心魄的诗歌。中国需要“分众”这样的企业,更需要江南春这样的创业者,江南春身上兼具诗人和商人的形象将增加中国创业者的个性色彩,也为 “文学青年”和“上海男人”赋予了全新的气质。

江南春喜欢写诗,写诗的人都有着丰富的想象力,而不但能想,还能做得到的诗人在中国恐怕非江南春莫属了。站在一名文学青年的角度来看,江南春当之无愧是中国重量级CEO中文学功底最好的。我仔细翻看过他在“新浪”的博客,发现无论文章还是诗歌皆功力雄厚、文笔踏实。可惜他忙得翻天覆地,从最近的更新情况来看,已经很少再吟诗赋词了。

我在想,如果当年江南春没去创办“分众”,那么中国的诗歌还会不会如今天这般落魄?幸亏诗人们不会看到这篇文章,否则我必遭口水淹没。我甚至还在想,在成立“分众大学”和“分众帮困助学金”后,江南春先生能否再成立一个“分众帮困助诗金”,拯救拯救这已经行将破产的中国诗坛,帮助那些诗人们回归思想,回归社会。

譬如,江南春先生可以抽出些时间和精力搞一个“分众诗歌社”,将那些只会用下半身写诗的人、用上半身却不用脑子写诗的人、写不出诗还非要写诗的人、没钱写诗去找富婆包养也要写诗的人分门别类一下,深入细分一下。也许,这就是物质与精神兼顾,事业与文学两全,也算为他曾经深深喜爱的诗歌尽绵薄之力,做一次义工吧。

物质不灭,精神永存。最后,以一首我最喜欢的、江南春先生的一首《没有人是一座孤岛》的诗歌结束本文。


注意看鸟儿

当它满足于飞翔

注意看河水,

当他满足于流淌

然后你让更多的人

注意看生命

在生长青草的土地,

在飘满晚霞的天空

在吹过松树的风中

它在欢舞

所以愤怒、悲伤和快乐

都在消失,只有一种更大的宁静

在诞生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每个人都是存在的一件礼物

或者说是一个夜晚

一次落日,一朵盛开的莲花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下一篇:David Javitch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