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琦想空间(晶华公馆)

上海市浦东新区三林路
7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金津:想做中国的暴雪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像父辈一样,金津具备了敏锐的商业嗅觉。站在家族的平台上,他更希望开辟新的产业疆域

金津迎面走来的时候,像个可爱、朴实的大学生。黑灰色仔裤、休闲西服、运动鞋,笑起来脸上带着一丝稚气。让你很难想象他是个老板。

2005年,迫不及待要创业的金津办理了休学手续,象其他渴望在高科技行业淘金的年轻人一样,他义无反顾地投身自己喜爱的3D游戏行业。自己创业,当上了杭州渡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裁。

大学生+休学+创业+高科技行业,这几个关键字组合在一起,让年轻的金津颇受关注。渐渐的,老爸也不禁侧目:自己做生意做了一辈子还没上《人民日报》,儿子倒捷足先登了。

可金津心里紧绷的弦却始终没松:名气是虚的,要靠盈利说话。父母的支持在情理之中,但压力也接踵而至。其实,获得父母的投资,并不比获得VC的投资容易。为了证明自己,金津还颇费了一番力气。

第一个“百万”

金津和游戏产业真是有缘。

他从小喜欢打游戏,还常常被尽职尽责的保姆从游戏厅抓回家。与别的孩子不同,出身在商家的金津第一次玩游戏,就觉得这个行业很有意思,以后肯定能挣钱。

他生平挣来的第一笔钱也和游戏有关。金津和另外四人组队参加电子游戏竞赛,团队获得1500元奖金,每人分到300元。

金津也坦白,自己考大学时成绩不大好,游戏就是罪魁祸首。当然,从哪里跌倒,自然要从哪里站起来。刚入大学的金津琢磨起了游戏的商业模式

要玩网络游戏,玩家要先买点卡。几年前的游戏点卡市场还并不算完善,游戏销售渠道并不多,点卡买卖往往通过服务器论坛进行。相比于后来淘宝网、聪慧网、易趣网上的点卡交易,当时买家和卖家沟通不多,信息也并不公开。精明的金津趁势“当了一把小贩”。

他投入了5000元买点卡,由于当时竞争者少,需求旺盛,利润率非常高,平均每张卡能达到200%,最多能达到600%。很快,财富以平方的速度向上攀升。渐渐的,一天的利润就能达到5000元,刚开始一个月能挣5万,接下来四个月就挣了四十多万。过年时厂商对经销商的优惠幅度进一步增大,而寒假的到来促使了营业额30%到40%的增长。牛刀小试之后,金津打定主意,决定收手。当然,把业务易手的过程又小赚了一笔。

5000元变成了100万元,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现代神话。其实,与其说手里的钱实现了三级跳,不如说金津向父母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其实,获得父母的投资真的是比获得风险投资更容易吗?也许未必。投资是一项生意,而做生意看的是人和行业。金津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而2003年陈天桥一跃成为中国首富的神话也一定让从商的父母看到了游戏行业的潜力。

父母不再要求金津去做家族的房产企业,2005年,金津成立了杭州渡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营游戏运营和3D游戏开发。

争抢第一口水

金津把公司的名字起做“渡口”。津,渡口也。金津自己也说,“更想把它看做一个新的起点。”对于自己家族企业的结构,金津一定是有所思考的。精工集团的主体是钢构、能源、房产等,属传统行业。虽然高科技行业也存在风险,但无论从发展前景而言,还是从自己兴趣而言,它都是一个具备比较优势的选择。

“最早想做游戏时我还太小,这一行发展这么快,还不知道我们还赶不赶得上第一口水。”不过,金津笑说,“现在看来还抢得到。”

相比其他高科技青年的“空手套白狼”,金津是“背着炸药包”进入这一行的。渡口网络的数千万投资不是来自VC,而是来自更有效、更直接的渠道——父母。

作为精工集团的董事长,位列胡润百富榜的父亲金良顺,对二十岁开始创业的小儿子还有些许不满。要知道,金良顺可是十八岁就开始创业,1978年已是万元户;到1981年,财富已过百万。如今的精工集团涉足六个不同行业,拥有三家上市公司。

传统行业有属于传统行业的弱势,金津也目睹纺织行业一台机器由七十万贬值到七万的过程。即便是从事房地产行业,可土地总有卖光的那一天。也许正是有了这样的忧患意识,金津选择游戏这个高科技行业才更显得理所当然。

据金津的观察,“高科技行业很像赌博,但原理相反。只不过赌博越赌输的可能性越大,而高科技行业越做赢得可能性越大。”

游戏开发行业的规则是,研发成本越贵的游戏风险越低,美国暴雪公司投资上千万美金的游戏产品,比如《魔兽世界》,往往风险很低,代理商们为了争取代理权不惜打破脑袋;而投入几百万的小成本游戏风险相对就比较高。对游戏开发行业来说,较高的投入决定了其较高的门槛。而背靠家族雄厚的资本,金津的胜算也大了许多。

金津的公司自主研发的3D游戏《天机》很快就要上线,虽投入不菲但根据目前的销售情况来看,“比起产出,投入并不算大”。《天机》在东南亚各国、日本、德国的协议都在草签,欧洲各国、巴西和印度是下一步的重点。达到上亿的收入,似乎并不太难。

同时,公司也代理休闲游戏和传统游戏,金津把这和开餐饮店的道理相提并论:“把夜餐和宵夜增加进去,成本不会增加很多,但你的利润的潜在增长就比较多。”目前,在公司中,游戏研发与游戏运营的比例大约是四六开或三七开。做游戏运营挣钱比较快,易于回笼资金,但同时游戏研发能力又是立身之本。

金津公司的宣传册上印着一句话:“做中国的暴雪公司”。金津说,其实他更希望像美国暴雪的母公司那样,既做游戏开发商,也做游戏运营商。“世界末日来之前,肯定是农民有饭吃。我们当然希望做有饭吃的农民,之外再卖卖粮食。”

小老板的生意经

从小耳濡目染,金津对企业的经营有独立的思考。

陈天桥的成功让人们习惯把盛大当作游戏行业的标杆。但金津还是看到了自己公司的优势:“陈天桥他们创业时还没有想到后来的盈利,所以像盛大和九城的研发能力比较弱。如今他们花了很多钱在研发上,这样企业的运营成本比较高。”

从一开始,金津就在自己的团队里配备了研发团队,如今他也打算在研发任务不太重的情况下,让公司的平台组和美术组做一些外包项目,降低成本。“优越的环境容易把人养坏。过去我们刚创业时,每顿饭泡面,一天的运营成本花费才100元。”

金津承认自己“胆子小”,因为“资本”是“炸药包”,是潜在的压力。创业之初,为了公司的发展他常常贴钱请客。需要出差时,为了省二十元的班车票,他也会算上一下。他的公司布置,虽然每个部门门口会贴上“桃花坞”、“星落湖”的个性标牌,但装修还是比较简单。

良好的业绩和简朴的工作作风,让金津的渡口公司引来了风险投资的注目。最近,金津拿到了本行业国内最大的一笔风险投资。金津打算用这些钱陆续引进产品,预计两年代理三款游戏。当然,上市是肯定考虑过的,但高科技行业变数太多,关键还是先要扎扎实实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金津的学业并不打算继续了,但他倒是很想有机会自己或推荐公司高层领导去念个心理学班。毕竟,对游戏产业来说,知道玩家心理,才能做的更专业。

引进游戏不仅仅是资本的问题,有时还需要搭建自己的关系网和合作伙伴。金津常常去国外参加各种游戏大会,他更喜欢寻找那些成长型、有默契的游戏开发公司,寻找和自己一样属于“潜力股”的合作伙伴。

明年,金津打算公司搬到上海。公司的装修也要更好一点,因为规模大了,客户来参观公司,“再不像样就是打自己的脸了。”当然,财务和人事还是要留在杭州,“也算为家乡做贡献”。

潜移默化的商道

父母的创业历程金津都看在眼里,小时候他和哥哥也会积极的去争取在父亲公司做事。拜年父亲总会带着他们去。“拜年是很重要的环节,能学会很多沟通技巧。”高三时,金津开始跟着父亲去谈生意,虽然基本上属于拎包的,但经验是潜移默化的。

“经商没有基因,都是后天的。就好像爱因斯坦的儿子未必是最聪明的人。”小时候的金津爱琢磨,吃饭时要想饭是哪里来的,怎么吃饭会节省时间,点什么菜会上的最快。“想一下总是好的,我喜欢发呆,多想些事情。整天在思维当中,人才不是行尸走肉。”

但他的确有和父辈相似的地方。比如,执行力强,看准了就一刀下去。不过,金津说,自己也竭力避免执行力过快造成的团队膨胀。比如,浙商往往低调、内敛,忌讳“枪打出头鸟”。金津同样不喜欢闪光灯对准自己的感觉,踏踏实实做事就好。“戏台上演戏的都是IT行业的,其实传统行业水才深呢。”

刚开始创业时,金津也碰到过“空手道”。有人拿游戏给金津,想要合作套风险投资的钱,金津真的动心过,“那些人英文巨好,比北京的店小二还好”,但父母会给出建议:“你一路走来会有很多人和你谈这样的事,重要的事先把自己的事做好。”虽然父母并不懂高科技行业,但商业的规则总是相似的。

金津说没有想过财富剧烈增值的感觉,说句实话,“不是自视清高,但我确实已经属于比较富有的一批人了。”所以,做事业显得更为纯粹,只不过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养活自己。

父亲金良顺在1968年就办起了以手工业生产为主的杨汛桥综合加工厂;1972年就成立了公社农业机电修配站,开始生产小型农机。作为乡镇企业领军人的父亲对商机的把握和魄力令人钦佩。

而如今,金津对错过第一波互联网浪潮有些耿耿于怀。从商人的眼光看,那真是难得的机遇。“如果我当时高二就好了,我就要出来做这一行了。真恨不得早生十年!”可这也许未必不是一种幸运,得以避开第一波互联网的泡沫。但金津沉思,摇头:“这话有一定道理,但我很可能并不是那个失败的人。”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