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琦想空间(晶华公馆)

上海市浦东新区三林路
7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抓虾创始人徐易容:RSS商业化为时过早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来源:网络


2月12日,抓虾创始人徐易容做客新浪科技,左起:新浪科技高级编辑金磊、博客韩磊、主持人张凯锋、抓虾创始人徐易容、博客霍炬、博客徐财星



徐易容:RSS商业化为时过早

新浪科技讯 2月12日,抓虾创始人徐易容做客新浪科技白银时代,就在线RSS订阅话题与业内人士、新浪网友沟通。参与聊天的包括知名博客霍炬韩磊徐财星等。以下为聊天全文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我们今天白银时代邀请到的嘉宾是抓虾网的创始人徐易容,还有几业内人士,韩磊、霍炬、徐财星。抓虾网是做在线RSS订阅的网站,在06年在业内大家比较关注的公司,我们今天聊的话题从抓虾这个公司开始,本身作为一个案例,也会谈到整个在线RSS行业的话题。

除了通过电脑参与,还可以通过手机访问新浪网,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

RSS是一个小而有用的工具

咱们现在开始今天的话题。下面先请徐易容跟我们来简单介绍一下抓虾,包括当时是怎么想做这个公司的,怎么想到这个名字的?

徐易容:新浪的朋友,大家好,非常感谢新浪和主持人给我这样的机会,我就简单介绍一下抓虾这边的情况,我们主要是在中文的在线RSS阅读这一块的公司,我们2005年的12月份刚刚成立,当时主要是两个工程师,包括我自己,另外还有我一个好朋友谌振宇,我们俩长期是在做数据处理这块,海量数据处理这一块,我比较偏重于数据挖掘,谌振宇比较偏向于搜索。

我们当时觉得迫切希望能够出来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能够帮助中国这些大家能够更好地获得网上的信息,我们两个当时比较强的感觉,就是说互联网上的东西很多,好东西特别多,分散在各个地方,但是看起来比较累,我经常有这样的感觉,不上网不知道干吗,上网之后也不知道该干吗?当时东北人的话说就是抓瞎了,手忙脚乱的感觉,很不顺,我们就利用自己做点事,把这个问题稍微解决一下,抱这样一个目的和想法,最初很原始的想法,我们从那会儿开始就出发了,大体上是这样的情况。

我们正式从刚开始做,到我们产品选定,我们从在线RSS阅读的角度兴趣,选择这样的方式跑进去,这个中间大概经历了两三个月,中间能够狂写代码,开发这个东西,自己去试用,慢慢用,到最后去年2006年4月份上线,前几个月特别辛苦,但结果还是不错的,上线之后我们训练得到了很多网友的支持,大概从四月份大五月份的时候就有很多抓虾的文章了,慢慢慢慢一步一步发展起来,到现在的话,我觉得抓虾这边让我自己感觉比较稍微有一点满足的地方,这个东西确实帮的很多人的忙,我知道有很多网友其实他们每天早上或晚上的时候,都会用抓虾获取他们的信息,看到各种好玩的东西,或者跟大家共享一些比较好的文章。这个是我觉得比较舒服的。

主持人:在座几位,也是对在线订阅比较熟的几位了,你们都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抓虾的?

韩磊:我具体记不得了,但我一直以来寻找RSS订阅的方式,最早国外的很多,比如Bloglines等,还用过国内的在线订阅的,我都用过,但它们没有一个持续改进的一个观念在里面,我用来用去都觉得不好用。

后来跟霍炬教授接触,我跟抓虾的人认识了,就是徐易容,我就开始试用了一下,发现真是好用,但对我来讲抓虾一直以来像一个个人的工具一样,我始终认为互联网上机会很多,但一定要做帮助别人解决问题的东西,我觉得抓虾是帮我解决的问题,我每天上网开两个网站,一个是我工作的网站CSDN,第二是开抓虾,抓虾是我真正自己的需要通过抓虾了解这个世界上发生什么事情,别人在写什么事情,我认为抓虾不能让我目前在事业上成功,但我获得更多的资讯,能做很好的事情,是很好的工具。

主持人:霍炬呢?

霍炬:我6月份开始知道抓虾这个网站,但当时我一直在用Bloglines,好像我这个人其实是比较守旧的,我一般不会换新东西,我操作系统可能三五年不重装一次,我用一个软件如果用1.0够用我绝对不会升级,我看抓虾不错但我没换过来,后来越来越多的接触,我开始正式注册账号,把我一部分订阅的比较重视的BLOG导过来,用抓虾看,看的过程中发现非常好,包括有一些热门的推荐,你可以看到别人也在关心的东西,我觉得这个体验很好,另外从我这个技术的观点来对徐易容的了解,和对抓虾的样子看,我认为绝对不止如此,将来会是一个更大的,更有用的东西,我就开始持续地跟周围人推荐,包括韩磊就是其中一个,我认为这个东西是有价值的,果然大家用起来也觉得不错。

主持人:大家对抓虾评价比较高,不过我知道布棉比较喜欢用客户端,布棉你用过抓虾吗?

徐财星:其实很早就知道抓虾了,他们发布几天我就知道,因为确实很早有人跟我说过,后面没在意,就觉得这个东西跟国外的那些没有什么区别,但我发现订阅我BLOG的很多是通过抓虾。但我确实没有想过改变目前的方式,主要是因为很多事客户端能做,但在线做不到的。

最新的一些收下来的提示,每次过来之后去分类,我可以做得更快捷一些,用快捷键这个方式会让很多人用,我觉得这种方式对于我目前的操作方式习惯了,但是我认为越来越多的人在用抓虾,去看RSS,我认为这个市场会是爆发性的市场,但应用我倒不大看好。

主持人:易容,徐财星认为在线RSS的前景不太好,你怎么看?

徐易容:其实是这样的,因为我个人感觉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做本身抓虾一种创业型的公司,我们本身需要把力量尽可能地集中,选择一个比较有希望的产品,从这个点能够有利地切进去,在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问题不大,因为它必须是一个,我感觉应该是一个比较小的,但是能够比较有用的一个工具,或者是一个小产品,或者像工具这样的东西,能够让很多人,只要它一用它就能够马上获得一些东西,觉得这个东西很好,接着往下使,一定要从这个点切进去,局部地选择其他的相关东西进一步扩大自己的阵地。

其实在这上面,我倒觉得不是非常地特别,因为我如果一开始进去的话,所有人不会马上觉得这个东西特别好,是有一个过程的,所以我们是希望一开始就让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个东西一定很好,我们会慢慢慢慢去搞这个事。

主持人:那你跟他一开始的时候就做在线了,那时候客户端也是比较流行的方式。

徐易容:这个是挺关键的问题,我们当时就这个上面,仔细地讨论过,因为我觉得是这样的,从我们本身的出发角度来讲,我们是希望能够做这样的一个东西,能够帮助大家能够更有效地获取信息,这时候对信息的获取其实就有几个层面的意思,一个层面是我能够把信息能够拿过来,能够帮我把信息抓过来,抓虾就是把东西抓过来,另外一个层面的意思是说,回来的东西很多了以后,一定有一个比较聪明的过程,能够把里边好的东西捡出来,不好的东西放掉,有一个筛选的过程。

这个筛选的过程,我觉得集中起来做,通过网站的形式集中起来比较有效,分散到单个客户端比较,因为用客户端反应很快,但这个上面我们想通过一些新的技术,比如AGIX这样的技术解决它,后面筛选的过程,我们就觉得,这个里边是需要比较有效的方法,比较聪明,所以再往上面的话,因为有些时候我们觉得“虾”,大虾是好东西,所以抓虾是把网中的虾抓过来,抓到你想要的虾,一方面是抓,另外一方面你抓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几个一结合的话,我们觉得还是比集中式的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好。

再往下,如果涉及到网民之间需要有一个比较强的交流过程,需要有一个集体的社会,带一点社区感觉的,所有这个方面我觉得在线的方式都还是比较有利的。

韩磊:刚才听徐易容说,他们当年还讨论过,我当时真捏一把汗,还好你们采用了在线的方式。因为我用好几台电脑,我觉得未来肯定说你阅读信息的方式可能是多元化的,不可能只用电脑,你的手持设备也可以,每天早上上班看一看,这个时候在线会有一定的优势。还有刚才说的,我刚才您你说你们已经有1亿多篇文章了,基于这个基础再去做一些数据登记、挖掘的工作的话,可以找一些大虾里。


图为CSDN副总经理、博客韩磊

抓虾的商业模式还未确定

主持人:我提醒各位大家,今天每个人都可以向徐总发难,抓虾的各个方面有不太靠谱的地方都可以提问,我先问一下,你们已经抓了这么多的网页,你们现在数据挖掘方面有什么样的成果?另外商业模式你们是怎么考虑的?

徐易容:是这样的,从信息的获取,刚才讲去挖到什么样的东西出来,这个东西是一步一步的,目前这个阶段我们主要做的还是在抓的工作,比方说我们1.8亿篇文章,每天进来也是成百上千万文章,因为每个人把他喜欢看的东西告诉我们,我们会抓一把,主要是这个阶段,下一步是筛选,实际上这种工作我们都在一步一步做,比方说我们现在抓虾拥有中文处理的这样的东西,比如说你拿一篇文章,我可以自动分析出来,你这个文章是哪一方面的内容,比如说这篇文章是关于饮食的,另外一篇是小说的,可以自动分出来,这样为下一步的工作打下一个基础,下一步我们就可以向用户推荐一些东西,同时我们可以分析一下用户的口味,比如你过去看的是韩磊的博客,霍炬的博客,这时候我会把别人的博客推荐给你,因为我知道你可能会对这个感兴趣。

主持人:另外刚才说到盈利的一方面,这个时候好像比较早,但是我们大家比较性急。

韩磊:你没听说他的弦外之音吗?我理解抓虾是会从数据挖掘来精确定向发送信息。

主持人:但是现在市场来说,订阅大部分都应该是个人博客写的内容,这个好像咱们来看商业价值还不是很高。

徐易容:其实抓虾里面的内容,现在它不光是博客,也有很多其他方面的内容,从内容上来讲我觉得其实很丰富,谈到博客本身的话,我觉得博客是挺有意思的一个东西,有点像我自己在抓虾里面有一个小的链接,下面都是我的好朋友写的东西,那个文件夹都是我每天要看一遍过来的,这些,比如像韩磊,像在座的各位,也许对别人来讲,不一定每天都看,但这些人是我的朋友我就需要每天看到,他的影响力很小,但他结果影响我,我有一次看到我的朋友在博客里讲,他买了一台索尼的彩电,那时候我觉得真的有点冲动,我就想拽着我老婆去里面看看是怎么回事,因为他详细地介绍了电视机是怎么回事。

主持人:但这对公司来说还是没有实际的收益啊?

徐易容:谈到盈利是需要摸索的事情,从目前来看是偏早的,我觉得可以想这样几个方面,一个是广告,这个广告可以做的比较有深度一些,因为这时候我们比较了解用户的偏好,所以我们这个广告进去会比较精准一些,每个人可能看到的东西都会有所不同,我会结合你看的网站上下结合你的品位做这个事情,这是一个。

另外,比方说是一些增值的服务,抓虾提供一些增值的服务,比如说某一方面的内容我们会整的很好给你,可能还有其他的方式,但是从整体上,我觉得在整个盈利上面还属于非常早的阶段,目前对于抓虾来说仍然是怎么把这个东西做得比较实用,比较好,能够让很多人喜欢它,我觉得在下一个阶段,我们会更加努力地探索这个方面的问题。

主持人:霍炬,你在技术方面的专家,布棉你也是知名的IT博客了,你们有没有这方面的疑问?在使用的过程当中也好,或者各方面、公司的运营,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来问一下徐易容。

霍炬:其实我倒不能说问徐易容什么问题,我就说说我的看法,我觉得在他刚才说的这样,目前这个版本还显得非常单薄,因为现在这个版本只能看,从技术的角度来看,如果这件事做得不是很精确,对用户是骚扰,比如说我推荐你的东西你不喜欢,又推荐你不喜欢,以后你就再不信我了,但如果特别准,第一次准了,第二次准了,十次之后有一次不准我也不会太在乎了。

其实我觉得这个是需要时间积累的过程,你现在有一亿多篇文章,这会儿你会在海量数据上挖出是一个水平,当有十亿的时候是另外一个水平了,现在我不满意的东西,我相信随着时间推移一定会改善的,我们俩聊天的时候,我没问过他什么时候出什么,什么时候有搜索,这个东西我不着急,这个东西会有的,别人没有这方面的积累,但他们已经在做了,这个就像当年的搜索引擎一样,刚开始容纳很少内容的时候,基本上搜不到你想要的,随着内容越来越多的时候,越来越有价值了,我在这方面没有什么问题可问的。

主持人:布棉呢?

徐财星:现在呢抓虾有多少运营团队?

徐易容:我们研究正式员工不到10个,剩下是一些实习的学生,他们中间有一些毕业之后可能会加入我们。整个团队主要还是以研发为主,研发和产品为主,其他方面还是比较薄弱了。

徐财星:整个你现在的投入,十几个人的团队,研发为主,投入也不算低了,刚才讲了很多还是没有考虑到非常细的赚钱模式,可能你在等未来,但是兼职投资各方面讲一讲,你能挨多久?

主持人:你当时是拿自己的钱玩儿的吗?还是别人给你钱玩儿的?

徐易容:是这样的,我们现在有投资进来了,他们会比较有耐心让我们慢慢做这个事情,从目前来讲我们做东西的

性价比还是挺高的,比方说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抓虾我们使用的带宽大概只有两兆共享。

主持人:你说你们公司的?

徐易容:不,整个抓虾服务的带宽只有两兆的共享,它的速度是不慢的,我觉得我们比较熟悉在技术这边,所以我们可以用很少的投入,我们使它运行得非常好,像我们所有的存储一亿八千万篇文章,存的时候都是经过比较好的压缩,先把它缩一下放起来,从用户网民访问的时候,我们再拿出来搜索,这样的话会使整个系统比较经济。

主持人:没有影响到你们的速度吗?

徐易容:我们是这样的,我们目前要求是亚秒级的,抓虾用户的任何操作,响应时间不到一秒,这个上面,当然说涉及到具体的环境,如果网络特别不稳定的话,可能会延时,但在一般情况下,我们都要求速度在那个级别以下,一点就有动作,哪怕我提醒用户现在正在做事。所有这样我觉得是这样,因为我们在这方面比较经济,所以开销倒不是特别地大,这个倒是比较长的打算。

主持人:投资是天使投资吗?

徐易容:我们的投资人是联创策源,他们是国内比较活跃的,投早期互联网的风险投资,他们也投了其他的网站。


图为TechWeb代主编、博客徐财星(布棉)

团队建设最困难

徐财星:另外一个,你原来是大公司,大企业里面的人,突然出来创业的话,可能很多人会觉得有点有点不适应,或者说现在还没看到明确希望的话出来创业,你的心态是什么?第二个,你曾在大公司工作过的背景,对你所获得的融资这方面有多大帮助?

徐易容:我大概在IBM总共待了五年半的时间,前面三年在IBM美国的一家非常著名的研究院,后面两年在IBM中国,在这个里边,我觉得感觉还是不错的,在这五年下来,我觉得经历了研究到一个开发,然后再到创业成项目的这样一个整个阶段,在五年里边我大概分了这三个阶段,一步一步走过来,从美国走回到国内,从研究走向商务分析,我感觉还是挺有收获的。

具体到说创业以后,我确实感觉到,原来在大的这种企业所做的一些积淀还是非常有帮助的,比方说像我,现在我们做很多海量数据处理的东西,我作为公司创始人之一,其实我了解这个里面大体上是什么,有些风险在什么位置上,可能出的问题我是知道的,因为我原来在IBM(中国)的时候团队是比较大的,我知道怎么样把非常优秀的工程师搞在一起做事,从内容来讲,因为有过去几年的工作,跟人打交道,各方面还是可以的。

出来的话,一个比较强的感受,创业还是非常辛苦的事情,需要你坚持,非常辛苦,这点跟大公司确实不是很一样,在这个上面我觉得有些事挺逗的,我们刚刚成立的时候,05年的年底,那会儿我们是在

五道口这边的一个公寓里面,租一个小的公寓,大概是两室一厅,一进去是一个厅,再往里边是两间,一件我们还做卧室,放两张床,另外一间改成会议室,放白板在里面,这样一直搞了几个月,基本上晚上我们两个,也不回去,基本上在那儿随时也代码,商量商量商量。

有一天我们的门锁坏了,来了个换锁的问我们要80块钱,我们觉得太贵了,讨价还价。他前一天晚上没睡好,后来他说,他在我们那睡一晚上,就免费换锁。我们把沙发搬出来,中午的时候有人来面试,我们跟那个哥们聊聊,我问面试的人说,你知道吗创业挺辛苦的,他说知道知道,你看你们外面还睡了一个,感觉挺逗的。创业确实是需要投入的。

韩磊:我同意创业是挺辛苦的,一个是物质上比较辛苦,要节约成本,另外一个是你刚才说的经历,你的经历是从开发人员到管理人民,但从一个企业进入一家企业,我觉得还有这一块要考虑。

徐易容:是的,我们在整个团队的运营上面,我觉得确实这样的,我们面临着比较大的问题,需要怎么样把这个团队比较有效地建立起来,然后让它能够去战斗,这个里面有很多点是需要非常谨慎的。比方说我们,我觉得创业团队更需要的是领导,而不是管理,需要有人能够知道我们该做什么样的事情,不光是说我能够把人都凑到一起,我是经理,我去管理下面的这些员工,不是这样的。我们必须让这个员工明白,他要做的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然后每天的热情饱满地非常高的效率在做,每个人从这个里边能够不断地收获。

韩磊:对,因为这在管理或者创业初期的问题,另一个问题,经营包括很多方面,你首先说的是面向高端的公众产品,里面势必涉及到你要运营网站,比方说我可以走后门的,遇到问题你可以帮我解决,普通客户遇到一些问题,你们有没有帮助他们解决呢?或者他们提出的意见你们有没有反馈呢?

徐易容:这个问题非常好,这也是一开始我们注重的一点,这点整体上会影响到我们用户的体验,从抓虾一开始我们对自己有一个要求,我们要在第一时间回答用户提的问题,如果说我们能解决的,我们会尽快地去解决,如果说暂时不能够解决的,我们会把这个问题认真地记下来,放起来,定期我们会去看这些点,回头问题排除之后我们解决它,这样的话用户的角度,抓虾的使用者,他们会对这点是非常满意的。

韩磊:当然当然。

徐易容:他们经常过来说,收到小虾服务的,我们的客户服务叫做“小虾”,一只小虾,谢谢,很好,继续努力中,这给我们来讲也是一种非常大的肯定。

主持人:你们从05年年底,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面,这是你第一次创业吗?

徐易容:算是吧?

主持人:在这一年里,你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资金、还是技术?

徐易容:我的感觉还是在团队上面,技术的话我觉得不担心,因为那个是我们非常了解的领域,另外相对其实对我们来讲,相对是可控的。我觉得团队的建设,其实是最重要的,其实我们回顾在去年一整年,我回顾抓虾这样一个团队在去年一整年到底做了哪些事情?我觉得我们做的就是两件事,一件,我们创造了一个产品出来,第二个,我们建立了一支团队。

虽然这个团队还很不完整,但是说这是一个有战斗力的团队,那么在建这个团队的时候,是我觉得付出很多心血的东西,我们经常找一些朋友,让他们帮忙介绍其他的朋友,我们跟他们谈,首先看看他们是不是跟我们有同样的想法,想去做一番事业,如果这点可以的话,我们下面继续聊更深一步的东西,这时候把这样的人请到抓虾的团队来,一起做一些事,发挥自己的价值,内容有所成长,整个团队也会更上一层楼。这个上面我觉得是很辛苦的。

主持人:其实像我,我最开始也是用客户端RSS订阅信息,比如FeedDemons,后来用了一段时间Bloglines,很多人用过这个网站,国内和国外有很多和抓虾类似的RSS订阅网站,你创业过程中,曾受过哪些网站的启发,或者那些网站可能做得比你们更好?

徐易容:我觉得我们自己做产品的时候,我们会借鉴很多的同类产品或者相关的产品,抓虾是我们自己管自己叫做虾米,我们的这些人会去比较,去分析其他网站,不管是国外的还是国内的,我们会去看,拿来一个东西我们会去分析它,每周五下午我们有一个头脑风暴,就是对一个产品进行研究。我们会考虑,这个产品好在哪里或者这个地方不好在什么地方?有哪些点不符合中国网民的习惯,像这样的地方我们会去研究,不停地去讨论,去碰撞,我们自己再去碰撞,最后有一个这样的经验,一个总结,就会出来,一个一个不停地去碰撞这个东西,慢慢慢慢发现,我们团队里边对这个做成什么样子就会有一个比较强的感觉。

从我们来看,往往不是说有单个的某一个网站是我们一定要照抄它的东西,或者是一定要跟着它哪个方向走,其实不是的,我希望把很多东西多方借鉴形成自己比较独特的点,比方说我们抓虾里面有一个日闻排行的东西,会经常有一些出其不意的文章浮现出来,这样的功能我们是最先引入到RSS阅读这块来的,这个参照了DIGG。

在设计上,我们参照了国外的一些设计,但是又觉得需要结合国内咱们这边的情况,有一个点是这样的,我觉得国外的设计大部分都比较生硬,背景可能是一大片纯深蓝的那种感觉,或者是比较偏灰的,非常生硬的,就像手机的感觉,美国人用的手机都是比较的土。我们中国人会觉得他们很土,我们做自己产品的时候,就在想,应该有点比较意思的东西,或者我们加了换皮肤的功能,皮肤的设计是比较带一点卡通味道的,搞一搞的这种,我觉得在BLOGLINES,这些名字在国外往往也是比较正式的,但是我们自己起一个名字主要考虑到还是国内,我们的同胞怎么品位这样的名字,甚至带有一点卡通的地方。

前两天我跟国外的记者说,你可以理解抓虾在中国圈子里念出来是比较好玩的名字,比较卡通的。

霍炬:其实我一直特别想问这个问题,程序员有

幽默感可以理解,但我觉得抓虾是把工程和艺术结合得特别好,包括整个的设计风格,包括名片,我觉得名片是设计得非常漂亮,包括页面的风格,特别有风格,我一直想问这个问题,你们是怎么把工程和艺术结合得很好的?

徐易容:这个怎么说呢,我们有一个负责UI设计的,是一个比较活力的一个小女孩,她现在还在学校里面读书,但是我们当时最早跟她也是在聊天,一次偶然的机会大家认识了,认识以后,我发现她很好玩,她会经常冒出一些很有意思的点子,在这点我和谌振宇都觉得比不上她,我就经常讲,我这个眼睛里面是看不出艺术的,我不知道什么颜色好,什么颜色不好,她可以。后来就是她在这边主导这方面的事,从这个角度来讲跟我不是太有关系。

韩磊:我觉得你比较低调谦虚,一个企业也好,公司也好,企业的性格是他的头的性格,如果大家看这个名片比较小,看他身上的衣服就知道了,这种颜色给我的感觉特别亲切,虽然是卡通化,也有那种无聊卡通,也有那种小孩子的东西,但你这个绝对不是小孩子的玩意儿,一看是给人很亲切的感觉,是日常的工具,我没有见过任何一个网站,能够把本质的信息传递到淋漓尽致,形状上特别有意思,应该给那个小姑娘加薪。

徐易容:她很优秀。


图为博客霍炬

现在谈RSS的商业化还为时过早

徐财星:我刚才说不大看好单一用的,因为单一用必须要在里面加东西,但是国内的网站不断加东西的同时,可能失去了原来的意义。或者说广告,或者说像里面加了一些圈子的东西,可能在某一个网站很好,你自己的心态来说,怎么处理这个平衡呢?小东西要做大?但又要避免一些问题,怎么样处理这个平衡?

徐易容:这个是好问题,这个也是我一直在摸索的问题,这个上面我感觉还是有两条, 第一条,这个东西一定是比较地长远的一个产品,它本身不会因为这个产品本身或者某些东西局限在这个小点里面,比方说我们举个例子讲,像抓虾目前面对的市场,RSS这件事情,我并觉得它是一个简单的事,它虽然是一个工具,但是它在往后的时候,在未来不乏很多有效的信息,有效的这种内容,网上的内容,上亿的几十亿上百亿的内容能够搞过来,搞过来有效地分析,真正送达到每一个人那里。

这件事情是太难太难了,不是一个我做一年甚至说做更长时间就完成的,这个事情本身是没有那么简单的,设想一下,我现在假如说有一个什么地方,能够想我所想,随时把我想看的东西给我,这多好啊,但这个太难做了,需要很长时间去做,我觉得我们不会局限在很简单的事情就完了,是一个主方向。

另外一个我觉得,做的方法应该不停地去探索,比方说抓虾,我们也推出过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可能不是太成功,但是没有关系,如果不成功,我们会知道这个地方为什么不会成功,我们可以在以后调整,从抓虾的角度基本上是两个方法,一个是我坚持主要的方向,大的方向不停地往前推进,另外一个我在推进这个方向的时候,不停地尝试各种各样的做法、功能,我们上一个功能不行再换,上一个功能不行再换,不怕这个东西不行,这样坚持一段应当是会好的。

主持人:现在像在线RSS订阅网站,国内除了抓虾以外还有什么?你们潜在的竞争对手发展也还不错的,你觉得有吗?

徐易容:是这样的,在整个大的方向上面,能够帮助网民,更有效地获得他想看的东西,在这个上面,我觉得这个任务太大了,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做类似的事情,这是一个很大的一个方向,抓虾只是选择中间的一个已经个别的点切进去,我们未来可能会更有效地,按照刚才布棉讲的,更有效地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下来在这个点上面,目前我们在这个点上比较有优势,我们下面也有一些产品技术上的积淀,推动这个事情往前走。

从长远来看,我觉得面临的竞争应当是比较激烈。因为网上的信息很多,互联网本身就是帮助人们能够去沟通的,如果我们往前朝这个方向进,我们现在在拼命地往前跑。

主持人:我现在有一个感觉,在线的RSS订阅,将来会是一个产业性的东西吗?我个人感觉不会成为一个比较大的产业。你觉得呢?

徐易容:这个里边,一直有两方面的观点,单从RSS本身来讲,从目前来看是一个产品级别的东西,未来如果按照它的设想真的实现的话,应当是很庞大的,因为本身这个点是在这里,它集中在我有什么样的,是网上一种合作的方式,网上有一些这样的内容提供商,他们会把自己的内容通过RSS这种格式,传达出去,他不在乎我这种格式是怎么样展现的,更多是把自己的内容作为一种服务的方式能够推出去,能够在整个互联网级别,如果能有大范围的内容的交换,很有效的内容的交换,就是非常结构化的数据,能够大规模交换的话,这将是一个非常不得了的事情,这件事情甚至在互联网诞生的时候已经在设想中了。

但是这么多年来,人们一直在设想,互联网怎么样成为大规模的合作,我把我用的东西,按照机器处理的方式处理给对方,他可以把处理成东西给第三方,再返回给我,这是大规模的机器,人类合作的事情,RSS本身在这个框架下面。现在还是很远很远的。

韩磊:我是那么想,RSS本身是偏后台的东西,偏技术的东西,但是被偶然的东西提到前面,让世界上的用户了解RSS。抓虾我是那么想,它不是一个简单的,我对抓虾的期望,不是一个简单的抓虾订阅系统,是关于我们更有效地获得个性化的资料,现在互联网解决了我把资料往外传播,这个时候你一定遇到信息过度,这个东西谁而帮你?技术能帮你,如果不把眼光局限在我们通过RSS的手段,普通用户不管你这个,只要你把真正需要的东西,给到他,那就很好。我为什么喜欢看论坛呢?论坛是大家合作的方式,这个一种,未来有没有基于我个人的兴趣给我推出的东西,我觉得这也是有可能的,有一天你给我的东西是我不知道的,但是我一看有点意思的,我还能看下去。

主持人:这个数据的挖据需要时间。

徐财星:现在在全世界国内国外都在讨论一个问题,web2.0有没有前途?其实还是国外上我们觉得很酷的网站Youtube、Flickr等都卖掉了,抓虾在国内没有那么好的收购环境的情况下,你们还能坚持多久?或者你们对自己未来,在哪个方向哪个时机上做?

徐易容:我觉得是这样的,是不是web2.0的话,我自己感觉关系不是特别大,因为这个东西本身我个人理解,就是比较模糊的一个说法,我觉得关键点在这儿,你创造出的东西是不是能够给别人带来切实的好处,我就看到一点,我现在看东西其实挺费劲的,东奔西跑,看的也不是我喜欢看的,想看的东西看不到,不想看的东西铺天盖地地到处都是,就是那句话上网不知道该干吗,为什么不知道该干吗呢?那个东西不是符合你口味的,分散在各个地方,找起来很费劲,这个是我看到的需求,我们就想先把这个东西解决了,至于说网站,我觉得是上市了还是收购了,这个从一个点上来说,并不能完全代表网站创造的价值,从我目前来讲,我觉得更多的还是我接近这样的需求,如果这个需求是普遍的,大家都需要的,我觉得先把它做好,未来一定会有新的机遇在下一个阶段。

主持人:我把布棉的问题具体化一下,你们融的钱2007年够花吗?

徐易容:够够。

徐财星:或者说投资人有没有给你的赢利要求或者达到收支平衡点的时间?

徐易容:太早了,我觉得抓虾我们目前刚刚起步,我觉得我们07年一年,我们的目标是这样的,07年我们能够在产品上面能够去加强,刚才讲到的,我怎么样能够更好地让抓虾的用户他想看的东西,这个方面加强,更轻松、更简单,看到他更渴望看到的东西,把互联网上的东西统统抓出来,把这些虾抓出来,这是一件。

第二个,我觉得把团队建设好,做到这两点07年就足够满意了。

主持人:好像市场的方向上没有明确?

徐易容:商业我觉得我们认真地琢磨这个事情,但是我觉得从整体上来讲还是比较早的,未来很可能有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出来,但是不会是在现在这个点上,现在这个点。

徐财星:这只虾还没有大,现在是小龙虾。

主持人:你看刚才谈到,国外的网站做到了极致了,但是都卖掉了,你觉得在国内是什么样的状况?包括抓虾这种,会不会被收购?

徐易容:我觉得中美的情况还是不同的,而且发生的时间点上面也有不同,比方说如果03、04年开始的企业,做到05、06年很可能到了一个阶段,在05、06年他们需要选择我企业的下一步发展是怎么样的,如果是06年才刚开始的这样的企业,可能到那个阶段会是在09年或者是10年这样的点上面,到那个时候,整个这个网的情况很可能会发生变化,所以说我们不大好说,我根据05、06年发生的收购的事情,能够推断出又过了五年之后发生什么样变化,这个有环境的变化,所以在这个上面,我觉得互联网的重要特点,它是跟时间非常相关的,然后更进一步说,跟网民的心理非常相关。

因为从我自己再看,互联网从95年的时候,95年早期网民刚刚触网,那个时候的心理状况,到90年代末,他们已经使用了五年的互联网,这个时候的心理状况是不同的,那个时候的状况跟05、06年又是不同的,这个时候跟09、10年又是不同,最早他不会知道网上是什么,只要有一个地方能够一页让我看到网上有一样,像黄页一样,电话号码簿一样,那个时候雅虎最能解决问题,到90年代我知道网上有很多东西,但我很痛苦,因为我找不着,后来有了搜索,再往后五年的变化是不可能提前预知的,虽然我们感受到在不停地变化,但变化有多快不能提前算出来,只能是因势利导地做这个事情。

所以我自己的感受,我们往前去做,不断地根据大的环境,互联网的技术水平,各方面的综合因素感受这个事情,做出当时那个情况下最有利的判断就足够了。

主持人:与时俱进。抓虾现在在解决的一些问题是什么?

徐易容:目前我觉得是这样,刚才谈到需求,目前抓虾处在这个需求比较早期的,相对早期的阶段,所以这时候我们要做的工作是刚才谈到,一方面我们做一些积累,包括技术的积累,团队的积累,包括各方面能力的准备,很多东西,我觉得到下面一个阶段,随着这个需求慢慢成长,我们需要扩大,把这个把这个产品扩大到更广大的用户群中去。

主持人:你们几位还有什么问题,可以再提问。我的问题也差不多了,但是通过今天的聊天发现确实有很多的东西值得我去思索。我们今天的聊天到此结束,谢谢各位参加我们的聊天,谢谢。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