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0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2017(第一届)新用户主义高峰论坛 专场四 新体育,新产业

更新时间:2017年05月19日 来源:网络

由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上海市嘉定区外冈镇人民政府上海市宝山区月浦镇人民政府、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马上办公和骑士会共同主办的2017(第一届)新用户主义高峰论坛于2017年5月18日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盛大开始。

圆桌对话主题人是来自易体网创始人周珍老师,掌声有请!

 

周珍:大家下午好,我是今天圆桌会议的主题,易体网的周珍,今天特别荣幸主题本次的圆桌的会议。

接下来从左边开始,请嘉宾简单介绍一下自己以及所在公司目前的一些模式和亮点

 

宋阳:大家好,我是长江基金会的宋阳,基金比较简单,长江汇是长江商学院各地校友会组成的机构,我们成立一个基金,主要投资领域偏早期一些,到B这个阶段多一些,体育肯定是我们看的比较大的方向。

 

王振宇:大家下午好,我们现在身份比较多重,现在是国家智库,做中国体育产业的白皮书。我个人背景和在座都有蛮多区别的,我从事31年体育,从10岁开始打比赛,青年队、大学赛。现在跟上海金融大学成立一个国家体育智库,6月8号做中国体育领袖的高峰论坛,体育发展得成不成功,我经常会讲,我听了一会儿专家的分享,我讲几点:

 

 

 

第一,国家政策非常之好,大家都在讲46号完,在我这个点里算是资深体育人,从体制内做到体制外,连接美国、欧洲所有体育桥梁,大家知道NBA中国、耐克、阿迪达斯所有在中国版权的球员基本上都是我们公司在做。体育有一点是好的,我们不能相互去撕杀,很多体育人比较像运动员,运动员比较自信,大家在讲估值,估值代表被估算的价值,即便腾讯去年也才进入世界500强。体育是一个本源的生态,这个东西本来就存在。下面和宋总聊的时候,5万亿,我们讲体育在中国像什么,像餐饮,餐饮查一下不到10家的上市公司,有乡村鸡,有全聚德,中国本土和地域和经济情况有关。我给大家的意见是,先把自己的业态做好,先完成自我生存,再去考虑借助资本的力量,不要忽视资本力量,但是自己要先完成生存,而不是一直在讲故事,你本身就不赚钱,你成天要坐在梦上,我一年帮投资公司超过200份的BP,从天使轮到C轮,现在市场上很有名的从早期过去的虎扑,都有一些共性,体育是人类的本源,你要对体育有100%的热爱。

我们去年也融资,我不是融一个高估值,我恰到好处融这笔钱做什么用,我们融长江汇基金是有策略的,长江汇基金汇聚了差不多两万校友,这两万校友差不多都是成功企业家,当然这两年我们不融,因为所有产业链打通,几家公司全部是正向信息流,抛开大部分股权给员工持股,我又作为中国、美国、欧洲的桥梁,我们在办学。我星期一开始推,中国什么样的人来当我们同学呢?阿里体育副总裁,NBA的副总裁都是我们同学,为什么这些人在6月8号汇聚上海?体育产业去年国家体育总局和统计局统计,体育产业全球67%来源于体育产品,体育产品分成两大类,体育器材和体育服务,我们就会发现另外30%几有20%几是IP,在座各位有非常好的机会点就是本土IP,因为在美国和欧洲有实际体育公司联盟工作经验的我是其中一个,我有两个对标国家,第一是美国,美国在50年前经济大萧条,随着体育产业高速发展,我们知道美国有知名四大联赛,我们做服务的比较多,这个东西又关系到你自己的品牌,你怎么样把自己变成一个正品牌。跟今天的主题非常息息相关,新用户主义。

我帮大家解读一下政策,大家说政策不好,政策非常好,加速体育发展,促进体育产业消费,没有一个国家把体育产业当成国家战略,中国是这样。加速体育产业发展,促进体育产业消费核心是谁,可能是在座的,也可能是大学生,你会发现在做品牌过程里面,你找到标准的话,像韩总一样,星巴克是非常传统的一家企业,就是一个极致的做连锁的快消的这么一家公司,是西雅图三家支柱企业,今天我占用一些时间,待会儿有兴趣也可以听一听,我们是讲女性未来体育营销新的突破口,因为女性有比较多的亮点。

所以给大家一些建议,把自己内功做好,不用着急去融资,你要融资也是稀释股权去融资,债权融资比股权融资划算,正向现金流比股权融资划算,我愿意把这些跟诸位去分享,特别感谢人民网和骑士会组织这么一个论坛。之前小范围聚会里面也跟大伙做了一些分享,帮助大家在创业过程当中碰到的问题。

体育人第一要开放,你的对手不强,你不会强,你不要想把对手打死。我们3年前推了一个联赛,整个市场都在学中国大学业余的比赛,越多的人做大学生篮球,带动了赞助商,带动了投资人,也是你的体验,一个大学生在学校里面不能只参加一次篮球,可能一个学期参加10次,比的是耐克为什么给我的体验最好,明年有耐克比赛我会参加,这个比的是产品,比的是服务,有了所有竞争对手你才会进化,把自己变成航空母舰。

运动自动带给我们健康和快乐,希望大家在这一点抓住你们产品诉求,抓住消费者的需求,希望你们把这个公司做得更好。感谢大家!

 

 

韩伟:乐刻做的是一个小健身房,我们本质上做了LVB,由互联网后台串联人、消费者、场景还有课程教练,跟Uber,Airbnb也不是酒店连锁,骑士再往后看乐刻作为后台,我们为中国智能硬件,包括后面很多东西投了非常多,远远不是大家看到的,我们乐刻是努力做一个中国体育产业价值创造者,把一些基础的工作把它做完,希望能够生成一个生态入口,类似于像BAT在各个领域的生态入口。今天可能大家看到我们用20个月时间做成中国健身房最多,能够盈利,能够跨地域发展,这是我们成功的第一步,不管大家怎么看,表现上看就是乐刻为消费者创造健身服务产品,未来还有更多的机会出来。

 

徐瑞芬:大家好,我是棕泉资本,我们是一家主要投资体育文化、旅游教育、金融科技以及TMT大数据的公司,体育是我们里面占有比较大的板块,我们有1/3投资在体育,我们大概投资15家各种业态体育的公司,包括有IP的,有体育互联网的,大数据的,社群的,培训的,还有医疗,还有装备的,是比较完整的生态圈。当然我们在不断扩大我们体育投资。我们体育投资不是简单的投资,我们希望我们投资和我们其他投资的公司本身能够互为形成一个产业共联和产业生态的机会,所以很多其他外部的体育公司,或者其他类别的公司都很有兴趣跟我们谈,并且跟我们平台上其他公司形成互动。

 

赵晓光:我就不占用大家时间的,我现在把话筒交给我们主持人。

 

周珍:再次欢迎体育界行业人士参加本次圆桌会议的讨论。

我们就专场新体育,新产业有几个话题,请行业人士给我们展开讨论和分享。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新型体育项目逐渐走进大众体育创业领域,市场上逐渐火热起来,今天到场的来了有不少的格斗行业的创业者,几位能不能就类似于格斗这种近年来新进的火热起来创新创业的行业谈一些看法,以及大众体育领域在未来会有一个怎样的发展和空间?

 

王振宇:格斗也是我们研究一个领域范畴,这些年稍微好一点是昆仑决。格斗大家有一个分水岭,昆仑决我们看国外,国外有一个叫K1,我们可以把它当成电视节目,电视节目有7年生命周期,我们看东方卫视,没有赞助商我们要一个。为什么讲格斗,格斗要把上下产业链打通,底层有比赛,有一年的巡回赛,你有积分,最后再参加全国赛。就拿K1,每一期请了8个选手,因为做国际节目,你要做下面要有自己的比赛,链接你的场馆,还要做标准化服务,我们经常出现一个情况,请了一些跆拳教练,格斗馆推了很多培训,如果真的在泰国开过跆拳,要分体系和分门派,你在训练体能里面,格斗环节里面都要做自己的课程标准化,当你有了课程标准化开启你后续的产业,一路往上走,才能把它变成一个联赛,这样才有价值,而不像其实我跟大家讲,我看了20几个BP,从五星体育,从央视五套,今年都会上类似于昆仑决、K1的这些比赛,你说这是体育比赛吗?这不是体育比赛,这是标准节目。如果我们做体育,我们又要回归本源,你的多维消费者是什么,参加你训练馆训练的人,这些白领是什么,他的小朋友也来学搏击为什么,你们有业余比赛,参加比赛的报名费这些人为什么,如果变成一个草根比赛,会有直播,你跟的广告主买你广告,观看比赛又是为什么,这个应该做国际考虑的点。

 

徐瑞芬:从我的角度,搏击是一个非常好的有观赏价值的IP,如果你没有办法做到这个IP能够像娱乐节目这么好的话,我认为你不要去做。这里有几个点,你要么做一个非常强的娱乐节目,你要么做一个Super IP,我说的是有一个国际级的联赛可以得到一个比较好的版权价值,你可以做一个综艺类节目,你可以拿到比较好的收视率和广告赞助,要么你去做一个相对比较好的培训类,就是搏击培训,从我们投资价值也是比较有兴趣。你在没有办法这些都做的前提下,我觉得你要选择一个重点去切入打你的牌,如果一个都不能切入,你可以做搏击装备,其他就比较有难度。如果你做一个小小搏击赛是不赚钱的,主要是一个入口和一定平台,你取得更多的受众,或者更多的吸引度,更多培训受众的平台,千万不要把一般的赛事做成一个能达到很高价值,或者是取得很大收入的这样一个事情,所以要知道自己的长处是时候,还是要去打你的侧重的领域,我觉得才有机会使自己的公司价值能够提升,自己在某一个领域已经成长得比较好,或者有相当价值,再可以切我刚刚讲的这两个领域,因为你有足够的资金,足够的资源,足够的人脉,或者你公司的人才,你才有更大的机会。

 

赵晓光:我们下面有一个搏击的供应商,给我们会员CEO和会员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学习,并且相互之间有一个交流,这个交流是打脸的交流。他和别人做的不是一样的地方,它的特点在于它的场地是没有成本的,搏击应该是一个重成本的问题,因为你要解决问题,所以在我们可见的案例里面,它能够解决它所有的成本,最重的成本场地的话,它活下去就解决了。他在和别人打造的时候给到别人一个成熟的IP,给到各个场馆的时候别人是认可的。

我们参与到这个的时候,最重要的核心能够趋势我们参与的核心,它把整个拳击忽略掉培训方面的特点,培训作为实体的提高,来保证体能健康度的提高,但是它真正的核心是一个社交,它打造以一个拳击为平台的社交场景,让大家能够在这个平台上面去交流。目前的话,基本上这些全拳击互联网都是企业高管、CEO,他们做社交的时候,并且通过一种比较有刺激感的运动,无论是格斗也好,咏春也好,巴西柔术,这只不过是一种载体而已,这种载体带给大家相互之间的交流,在不同平台上的交流。并且拳击和格斗这方面的东西,为什么能融入大家思维当中,是因为大家在生活当中压力都逐渐大了起来,不同压力情况下面需要不同释放的方式,拳击和格斗是最好的释放方式,我们有点气氛的时候想骂人,骂人是一种替代手段,实际上我们都想打人,格斗是一个很好的方法,而且打完对方别人会来抱你一下,实际上消费者认可格斗的。而且门槛没有那么高,我们在中心里面都有格斗的培训师,课程不便宜,而且课程都是满的,一定程度上他们为了健康。另外一个环境,当你打造另外一个IP,你更多倾向不是在格斗本身,格斗是一种载体,所有体育骑士都是社交的一种场景,所以我觉得如果在格斗方面有一些朋友真正做格斗的话,更多让相互之间参与者能够有更多的交流和沟通,或许也是一种新的方式。

 

韩伟:我们可以把富士康可以理解为内容生产者,当所有企业都赚钱了,我剥削,赚平台的钱,再上面就是软件设计,安卓、iOS,如果你转到PC上,你走Windows,最后再收一层,这个就是三个逻辑。格斗来看,一般在生产者层面上,它要做平台可能空间有限,它的价值空间会小,再内容生产者的层面,我觉得有两种,做信息类的IP,还有做实操的,还有两个路径出来,昆仑决更多是做赛事IP,格斗俱乐部更偏下面这一块。更替来看格斗到了消费升级,比较受欢迎的阶段。他们租组场馆上面都会受到阻力和瓶颈,有的时候做IP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场馆有的时候不一定够,做内容生产者,目前看的话,在今天看并非那么舒畅。其实本质上,如果直接做到后面,实际上到得会稍微晚一些,因为大家都有场馆,如果越过中间这个环节,大众健身不起来,做赛事IP还是做技术培训,都受制于产能供给有限,空间不会达到特别的高,如果大家想认真做的话,从今天看,这个风口再有3、5年会迎来巨大的空间。今天台面上繁花似锦,或者貌似组织一场比赛赚几万块钱,这种情况有可能会有的,但是整体大环境严格意义上还没有完全起来,是一个能够赚钱的生意,短期之内会有一定的发展,但是一定时间来看,要想迅速蓬勃壮大,也是蛮麻烦的一件事。电动汽车在未来3、5年有一个大的发展,但是像格斗做3、5年之后,像电动汽车那么大产能空间暂时还出不来,可能会成为一个比较理想的赚钱的产业。但是整体上我认为不会像大家目前看得那样那么大。

 

 

宋阳:在娱乐化这个角度,摔跤比格斗更适合做产业化内容输出,在这一块摔跤更合适。从IP这个角度,国内懂体育IP的人太少,非常非常少,这个赛事IP能不能做大,主要还是看创业者,昆仑决还是一个娱乐节目,昆仑决不算一个IP。还有你做一个体育公司,首先你得懂体育,我也投教育,你作为一个教育公司,有哪些要素一定要有内容、授课、体验、社交、成果,这些都必须有,你这个公司才能做好,同时在任何一个环节做得更好,才能成为一个大的公司。体育也一样,线下运动、培训、社交、健康,这些都是体育产业的要素,哪一环你们缺失的话,体育公司都做不大。大概就这些。

 

周珍:近两年在新体育产业下面衍生出来很多体育创新创业的公司和项目,其实这一类新的体育公司,对于资本认知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浅的,今天在场有宋总和徐总,方便来讲一下中国体育创业与资本现在的一个现状,以及这些体育投资背后有哪些投资的逻辑?

 

徐瑞芬:其实体育是2014年被追逐,之前是一个相对比较安静的行业。自从那之后,我们也看到出来很多巨头,中国目前的巨头,但是不是永久的巨头,也不是特别好说,比如说像万达体育、阿里体育、乐视体育,乐视体育在资本狂热追逐下不太好的案例,本身它的体育业务组成以及体育现金流的回报都不是非常健康的,但是那个时候有一些大的资本在后面,当然我觉得乐视体育在媒体方面,或者在宣传方面,在所谓的发布会方面是比较擅长的,它可能做融资也比较擅长。但是这样一个结果对整个体育行业来讲是不是非常有好处,因为目前这个状态,让很多资本对体育又重新审视,因为大家觉得体育行业是风险比较大的行业,所以大家又往后退了一下。

另外很多上市公司也下设了体育的板块,或者他们去并购了很多体育的内容,把自己变成体育类的上市公司,像雨拓,还有非常非常多的各种各样的上市公司朝这方便转变,还有很多新三板的体育类的公司,我们最早投了一家欧星体育,还有其他各类的体育IP、体育装备,培训类比较了解,大家知道万国体育专门做击剑培训,各个板块体育公司非常多,从A股上市公司到新三板公司,目前还没有上市的一些大的代表资本的一些体育公司,另外还有众多,非常多,千千万万体育创业公司。比如说像我要赞都是我们所投资的,还有非常多的体育的媒体,比如说体育生态圈、体育大生意等等,最近也出现了众多的体育人才培训的公司,我觉得很多体育赛事、马拉松,各种IP体育的娱乐、体育直播,我觉得创业公司像一个毛细血管生在中国的各个地方,这样一些早期的创业公司,或者在成长期的公司未来它会长出一些非常大的体育大公司作为中国体育的新生力量。我为什么说它是新生力量,它可能不代表A股上市公司或者新三板公司的商业模式,因为这些新的创业出来的公司,它的商业模式会更具备创新,因为它是新开始,像这些创业模式在上市公司肯定找不到,一个都没有,因为上市公司一般都是10年以上,像比较长期的,公司建立10年、20年,很难聚焦在这些创新方面的体育的创业,我觉得在在座的各位,或者在很多早期创业,成长期体育创业公司,未来会产生像阿里、腾讯,像在美国大的体育公司,未来路很长,未来5到10年有很大的机会。

 

宋阳:体育投资版图的话,我是觉得中国原来就没有体育产业,投资的话大家耳熟能详,大的公司投两端,一个是知名IP,然后就是媒体,这些都是变现快。但是有一个现状,尤其是在投IP这块,因为国内人不懂怎么运营IP,所以花了大部分钱,不知道怎么变现,包括NBA版权,原来在新浪,后来跑到腾讯,腾讯也跟他们聊,他们也说不知道怎么赚钱,一个是懂体育,这是前提,第二有资源,第三懂运营,尤其是赛事运营。像中国体育产业两个瓶颈,一个是场地,一个是软件,赛事运营,我更注重软件这块,能靠时间来积累这方面赛事运营的经验,打造一个有高效的低成本的团队,这个是我最看中的。放到另外一个角度就是IP的运营。稍微再细一点,近期体育公司还是要看赞助、广告这块还做收入,如果你们之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你凭什么跟我说你能做到这方面收入,其实你说一说广告挺简单的,你说我能不能做,我可能就做不了,因为这里面水很深,如果没有做过的话,或者你团队有人做过,有这方面经验才可以。

 

周珍:随着体育发展,基于C端用户逐渐开始参与到体育的热潮中,现在00后、90后有着很大的运动属性和逻辑,如何满足90后和00后这一类新运动群体的需求,包括未来互联网时代下体育消费新的趋势?

 

韩伟:就是你把运动怎么变得有趣他们就会来,解决有趣、有意思,就不分50后、90后,只要勾起来就OK。因为本身运动不像啪啪那么有乐趣,核心要把乐趣做出来。

另外中国很多人往底层去扎,所谓大家做智能硬件,做到最后你的根没有,你的根没有,大家做什么,肯定是一个骗消费者东西,因为根没有人做,这个是中国的现状。另外具体做串联的时候,大家有太多公司喜欢投机了,比如说运动跑步机,跑步机如果想让它实现有意思,让消费者能够坚持的话,可能很多公司愿意采取场景化,围着贝加尔湖跑步,很难说是一个主流趋势,如果是围着电脑深的贝加尔湖非常有意思的话,他就在家打游戏了。但是这个非常累,一上跑步机,你这个月跑到第二次,你跑多少公里,前15分钟跑多少公里,后面怎么拉我, 每个月不去的话,督促我,监督我的效果,这个是有效果的,这是主流的方向,但是这个方向没有人做,因为大家嫌这个不赚钱。大家有各种场景,一会儿又在巴黎街头跑步,都没有价值,它在我们看到人类社会实现的产业当中没有见到有特别成功的,都是异想天开,这些东西我还是希望能够在我们有实力去做。这是我的观点。谢谢!

 

徐瑞芬:我觉得现在90后、00后,更加喜欢的是户外体育,比如说像冬季户外体育,或者有自己冒险的,或者像攀岩,跟体育、户外、旅游比较紧密结合的。另外一种年轻人喜欢的体育娱乐化,体育不是纯粹的体育,它有比较强的娱乐在里面。另外就是体育社交化,本身体育就是一个载体,它具备非常强。希望通过体育这个平台及内容来达到他达到同类的社交人群,我觉得这几点是比较明显。当然还有游戏化,年轻小孩子非常喜欢打游戏,当然体育也可以衍生出来很多游戏,还有电竞,其实跟体育跟游戏非常紧密结合。我们也有投资一家公司,跟体育、跟户外跟电竞相结合,蛮有趣,但是它现在很小,我不便说。

刚才说C端,C端更多的跟C直接结合的是通过互联网模式,因为现在OO后和90后,基本上通过互联网搜寻,或者去购买他们所购买的服务,目前像成浪,像乐刻,我觉得这些跟互联网紧密结合,又跟线上线下紧密结合的,最终面向C端平台未来有非常大的机会。

 

赵晓光:我们刚才在提问的时候是50后和90后,我作为70后,我经历过运动从开始到现在变迁的状态,下面也有一个我以前的合伙人,我们在2003年的时候搞了一个结盟,不管是当初还是现在,都是全国最大的街头篮球的组织,当时线下没有手机的时候,我们靠电脑也发展了接近50万的用户,当时我们那些用户都是80后,现在已经很老了,我们那个时候考虑只是运动和一些文化,但是现在不一样,在信息对等的时代,大家需求也不同了,在50后、60后开始接触到和互联网相关信息,他们愿意接受新鲜的东西,现在信息对等了,我们更倾向的是如何为以后的90后和00后服务,因为这是我们未来最长期的服务,70后、80后他们有自己的运动习惯,或者他们没有的运动习惯,在现在用户来说,他们更多并不是愿意像以前我们说一个人出去跑步,他们更愿意结群成伴跑步,除了运动之外,我在里面找到了社交的快乐,运动本身是一种娱乐,它要能够让你身心健康,并且高兴,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在90后到00后这个群体,我们也会看到,他们对运动的一种需求,这种需求已经是一种本源,他们更倾向于并不是说别人为我提供什么样的运动,而是我喜欢什么样的运动就参与到其中,因为运动对他们来说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我们有的时候美国人早上去跑步,我们刻意问一下你们为什么跑步,国内人说为了健康,为了身材,为了各种原因,但是国外很多人,他们不会去说这些,他们只会告诉你这个就是生活,这应该去这样,这是我日常应该做的事情,没有任何理由,吃饭前,或者早上起来就需要去跑个步,和体育运动相关的东西一旦融入生活当中,是成为一种本能。我们后面为这些用户提供服务的时候,可能更多要倾向于本能一种需求到底是什么样子。跑步就是我们其中一个案例,我们可以考虑到他的一个需求。篮球、足球,所有的这些运动,都是一种本能的需求,在用户变化过程当中,不同年龄层段,我们把10年分成一个层段,并不是说他们这样,他们周边的思维方式和文化促进他们的思维在改变,他们需求各方面在变化,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对于一些新的用户来说,00后、90后,更加年轻,甚至以后的10后来说,他们需求远远不像我们以前所想象,我只为你提供运动就好,运动只是他们需求当中的一部分,因为运动本身就是他们的需求之一,刚需,生活当中必有的一项,只不过现在可能很多人没有这方面的意识,慢慢我相信在很多大众化运动和常规健身,就像大家走进一个课一样,下班之后就应该在这个时间去健身,为什么不呢,没有任何理由,不是为了健康,不是为了肌肉,不是有一些小姑娘聊个天,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但是我们在这个里面也要为他们创造一些新的东西,一些娱乐感,一些场景化,虽然场景化目前看起来还是比较初级,中国人都是比较务实,所以场景来说希望有,但一定不是一个主流的东西,可能目前不是,可能未来会有更好的体验。另外社交,包括其他的东西,希望能够融入进去,让更年轻化的东西能够接触到这些东西,并且把这些东西融入到他们生活之中。我们经常说需求的金字塔,以前在最顶端寻找自我价值,但是从90后开始,90后最底层的需求在寻找自我价值,对于体育来说,运动来说,这个也是他们寻找的东西,他们更希望所有体育行业的人,帮助所有C端客户形成他们本应有的在生活当中运动需求,这个我想是我们作为体育人来说最希望做,最希望看到这件事情,这是利于所有人的一件事情。

 

宋阳:首先不同意赵总一个观点,运动人都是年轻的,咱们都不老。还有一点,同意韩总的角度,不管是哪一个年龄段的人,本源都是从需求角度,除了BAT做的那些是更底层的需求,再上一层就是教育和医疗,这一层之上才是体育,所以体育不是那么刚需,某种意义上。所以说,还有一点体育和教育有一个非常相似的地方,人都是懒惰的,教育、体育都一样,通过哪种方式,或者满足不同年龄段人的方式来刺激,使不同年龄段的人运动起来,这个是需要大家考虑的。

 

周珍:现在互联网+已经成为国家产业升级一个热点,各位怎么看强线下参与体育与互联网+的结合?

 

韩伟:互联网本身就要变重的,而且体育这个东西,关于运动体育类,本质上拆分开消费者、课程教练、运动场景这三环进行匹配,大家看Uber消费者和车的匹配,Airbnb是消费者和房源和房东的匹配,运动这块天然有三环的匹配,任何想做一个两环是几乎不可能的。在国外能够发生运动两环匹配,之所以能够衍生出来,因为美国基础产能供给太发达,只需要一个模式来串两环,课程和教练发生关系就OK了。但是在中国这个环境当中,基础产能不足,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说请一个私教,真的线上找到这个私教带到家里去教学,还是带到办公室教学,根本不让你进,你说入家去教学,老公回来一看,老婆跟一个男私教做训练根本不可能,强行改变用户消费者场景,在中国一定是强线下,这个毋庸置疑,除非用这个App学会游泳,我用这个App做成平板支撑,如果有教练指导你可能事半功倍,中国大多数的跑步人其实都不会跑步,这个是很悲哀的一面,一定是强线下。

 

徐瑞芬:我觉得很多人对互联网+有一个误区,大家都觉得有一个互联网把各种场馆互联网化就是可以做一个很好的项目,我觉得这个很难。其实我们第一点做的是你拥有体育各类资源,体育赛事,体育场馆,体育运动员和各类体育资源数字化,首先这是第一步。本身数字化过程,你的资源更重要,数字化只是一个工具把它数字化,你数字化可能连接用户,连接各种各样渠道,这个我觉得是第一点。当你在数字化过程当中,你参与数字化维度越多的时候,你这个互联网化、互联网+功效,或者它的功能能达到更大,大家更依赖于互联网本身这个事情,第一步你要拥有互联网,然后通过互联网再加大这个价值。

 

赵晓光:运动本身一定是一个强线下的,我们要认清一点,互联网+一定是一个工具,是增强你体育运动本身的属性的东西,换句话说,当我们做一个运动体验,比方说现在做蚁聚俱乐部,我们也有线下场景,我们把互联网加进来,只解决增值的问题,你的数据,你的沟通,大家的获知也好,你保留运动本源,当你把互联网+去掉,你还在不在,如果在,意味着你在互联网方面是成功,如果不在,你要考虑一下你的运营模式是不是过于侧重互联网,已经脱离体育本身的行业。

 

宋阳:我引用王总的一个说法,根本就没有互联网+体育这么一回事,其实就是体育+互联网,体育是一个非常非常重的线下的活,如果你想把它能做大,只能从IP这个角度做产业链延伸,同时通过传统媒体,新媒体也好扩大它的影响,把自己公司做大。

 

王振宇:体育互联网听了几位都讲了,我们3年之前做了一个U联赛,所有普通学生的比赛,研究互联网不用自己做互联网,刚才有人微信我,你们怎么可以发展那么快,赚那么多钱。我们在这点有一个大的赞助商,阿迪达斯,希望把他的产品带到校园里面,我们在学校里面做三次线下跑步,但是我们不用自己做一个自己的平台,在这个点里面我们找了阿迪达斯最大的经销商在中国叫宝胜,宝胜有自己的京东和天猫的店铺,我们U联赛覆盖的同学,现场扫码,一双799基础马拉松鞋立减300,去阿迪达斯经销商天猫去买,如果你去店铺,店铺有到店率,宝胜再贴50,这一款鞋授信了15万双。如果你们有做体育品牌的,大家知道,一款SKU单款单色,销售8千到一万双已经非常非常棒了,我是它的15到17倍。做阿迪达斯有入门费,8千多万营业额我们拆账,所以就出现阿迪达斯通过跑步跟我们合作,通过篮球跟我们合作。

我们需要一个我们线上销售的终端,在这个时间点里面,我们还不用自己做,我们就跟京东合作,天猫跟天猫合作,不用自己去开发你自己的销售体系,你在这个点里面,我把我的用户服务好,我把我的赛事组织好,我从赞助商拿了钱,这个不能值钱。因为体育公司不可能做很多事情,所以我刚才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互联网体育营销的工具,你要想好怎么样利用自己的工具,这个跟大家做一个非常直观的分析。

 

周珍:感谢王总给我们带来的大彩蛋,怎么样更好盈利,盈利过程中好的方法。大家感兴趣可以跟王总请教和讨论一下。

今天圆桌会议到这里结束了,接下来大家还有一些深度的交流可以再自由进行交流!谢谢!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