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7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11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王石在万科的最后712天:我的成功是别人不再需要我

更新时间:2017年06月27日 来源:网络

最后一次在公众场合见到王石,是在2016年12月的国家发展论坛上,他看起来心情很好,风格活泼,间或离开讲台,半脱了西装外套,向大家展示被紧身衬衣勾勒出的肌肉线条。后来,在今年2月份的亚布力论坛上,王石真的连衬衣也脱了,穿着紧身体操服。

  66岁的王石身体非常健康,精力也很充沛,看起来还能再干十年二十年。但今年6月21日,他在个人朋友圈里发表了公开信,说明“已决定不再作为万科董事被提名。今天,我把接力棒交给郁亮带领下的团队,我相信这是最好的时候”。

  的确,对于王石来说,这是激流勇退的最好时机。成立33年的万科又一次跨过了激流险滩,进入了壮年时代,它有了新的大股东,一个年轻但富有历练的团队,在各个维度上都可以称之为房地产企业标杆,面对行业白银时代的转型也已搭建完骨架。正如一句王石的名言:“我的成功是别人不再需要我。”

  而在万科身陷股权纷争的712天里,王石冲在前面,高举旗帜,面对责难,差点就要弯腰致歉。但也为身后的万科“守夜军团”争取了时间和空间。

  一颗星星划过,一个时代结束。

  最后的战斗

  2007年1月,王石在万科的深圳办公室里,他的办公桌被各种书籍包围。(摄影 / 邓攀)

  万科股权事件爆发之前,王石在中国的商界,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一位早年曾听过他演讲的人如此形容:“王石那时的状态,总让我想起《庄子·逍遥游》的开头: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在这名听众看来,王石那时的状态,接近“怒而飞”。在知天命之年,他爬珠穆朗玛,去美国游学,谈一场惊世骇俗的恋爱。

  作为万科董事长的最后712天里,人们发现,王石也会激愤,会恼怒,会说错话,办一些被外界认为不太巧妙的事,有时鲁莽得像个毛头小伙子,让吃瓜群众捏了好一把汗。

  2015年7月10日,在宝能系增持到5%之后,王石曾在微信上发出“深圳企业,彼此知根知底”的言论。这种对宝能系隐晦的不欢迎,姚振华一定读懂了。不过万科的主营业务是房地产,宝能系的核心资产是保险,前者是充分竞争行业,后者实行牌照监管,受保监会严格监管,身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行业,姚振华和王石的管理风格也迥异。王石做人做事都很高调,但姚振华哪怕做事高调,手段凌厉,做人还是很低调,身段十分柔软。

  当年7月末,经冯仑牵线,王石和姚振华坐到了一起,即使有龃龉在先,姚振华仍表达了对王石的欣赏,并表示在成为万科大股东之后,要维护好王石这面旗帜。但王石在沟通中表现出了轻蔑,此后又公开谈论过此次会面,说姚振华“很健谈,有点收不住嘴,主要谈的是自己的发家史”。

  当姚振华表达出要当万科大股东时,王石的回答是:“什么时候宝能的信用赶上了万科,我什么时候欢迎你来当大股东。”这样的谈判技巧,显然违背了中国“上善若水,以柔克刚”的传统文化,伤了姚振华的面子。仅一个月之后,宝能系再度增持,持股比例升至15.04%,成为了万科的第一大股东。虽然华润随后进行了小规模增持,重回第一大股东之位,但持股比例仅比宝能系多了0.19%。与此同时,开始在二级市场扫货,成为万科的第三大股东,是敌是友,身份晦暗不明。

  2015年12月6日,宝能系进一步增持,重回万科大股东之位,但华润却一直按兵不动。一位和王石相熟的金融大佬告诉《中国企业家》,王石曾就宝能举牌一事,向他求教。他给出的建议是“毒丸计划”,让万科的管理层抛售万科股票,再掀起舆论战,打压万科股价。“你听我的,我帮你指挥,它(宝能)马上就不玩了走人。”大佬对王石说,这背后的逻辑是,宝能收购万科的资金利用的是资产错配,短债长投,甚至是银行高杠杆,宝能的平仓线不难推算。当时就有媒体估算过,宝能的平仓线在每股16元左右。只要万科管理层抛售股票,让股价大跌,宝能肯定支持不下去,最终迫于资金压力平仓走人,但王石和郁亮都拒绝了这个方案。相反,他们采取了反向操作,认为股价上升会抬升宝能进一步增持的成本,最终望而却步。但没想到的是,股价越高,宝能越进,直至万科第一次停牌之前,宝能的浮盈已达到230亿元。“因为宝能用的是银行的钱啊”,大佬对此感叹。

  12月17日,北京万科的一次员工交流会上,王石出人意料的出席,并发表了主旨明确的讲话,核心思想是万科不欢迎宝能这样过于冒险、信用不够的大股东。第二天,该讲话由万科公司发放给媒体,万科股权事件中的矛盾彻底激化。物议沸腾之时,万科停牌,宣布筹划重大资产重组

  王石旗帜鲜明地站到了宝能的对立面上,此举是否恰当,引起了各界广泛的讨论。但好在他并没有完全沉浸在公关战中,而是马不停蹄的带上时任万科上海总经理的孙嘉,北上寻求的支持,同时开始到各大机构拜票。为了缓和和姚振华的关系,王石也表示,愿意照顾宝能的诉求,但希望宝能能做一个纯粹的财务投资者。“我很尊重潮汕帮,特区帮、深圳帮,都是为了深圳做建设,宝能、华润、万科都是一家人,不应该内斗。”而姚振华这时也表示出了缓和的态度,他称王石为“我们的老大哥”。

  不过2016年2月的天山峰会,王石语出惊人,他不欢迎民营企业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万科一直是国有企业占第一大股东,过去的设计是这样的,现在仍是这样,将来也会是这样。王石的理由是:“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纯粹的民营企业如果达到举足轻重的地位,会有危险。”这样的表态再次激化了万科与宝能系之间的矛盾,同时也引起了社会上的争议。

  如果说王石是在向国有企业示好,那他的对象一定不是华润。一个月之后,万科披露了重组预案,计划以发行新股的方式,收购深圳地铁集团持有的地铁物业资产,预计交易规模介于人民币400亿元~600亿元之间。在双方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的现场,王石和郁亮与深铁领导交手相握。

  王石曾获得《中国企业家》最具影响力的25位企业领袖终身成就奖。(摄影 / 史小兵)

  通过换股的方式引入深铁,对于万科来说当然是一石二鸟的好事,但此事在处理上确有失当之处。从紧接着华润的表态来看,万科管理层在发布公告之前没有征得华润的意见。万科给出的理由是,按照上市公司规则,仅一个合作备忘录,没有必要摆上董事会的台面。不过规则是规则,人情是人情,傅育宁治下的华润,早已不是宁高宁和王石以兄弟相处的时代,而是股东与被投企业的关系。在感到失去作为重要股东和关键角色的存在感后,华润离万科管理层越来越远,原定于3月14日上午10点举行的“深圳地铁集团与万科集团战略合作媒体见面”突然取消了。

  其后的三个月,华润和万科管理层究竟发生了多少次碰撞,外界已很难追溯。但6月12日万科与深铁再度签署深化战略合作备忘录时,华润派代表列席了,这是一个让万科和外界都安心的信号。万科公司上下,对于当月17日的董事会非常有信心,当天的议案正是引入深铁的方案。出人意料的是,当天华润方三名董事全部投下反对票,于是产生了一个有争议的结果,7票赞成,3票反对,另有一名独立董事回避表决。虽然万科方认为,会议结果是议案通过,但华润方则提出了激烈的反对意见。这件事的实际结果是,2016年末,万科通过换股的方式进入深铁的方案被放弃了。

  2016年6月23日夜间,宝能发布公告明确反对万科发行股份购买资产预案,语气严厉地指责万科董事会未能均衡代表股东利益,直指万科“内部人控制问题”。华润随即公开附和宝能的公告。几天后,宝能系向万科发出通知,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提议罢免全部万科董事,当然也包括王石和郁亮。

  三天后,王石在朋友圈连发数言:“当你曾经依靠、信任的央企(华润)毫无遮掩地公开和你阻击的恶意收购者联手,彻底否定万科管理层时,遮羞布全撕去了”,“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出场了,就有谢幕的一天。但还不到时候,着啥子鸡(急)嘛”。

  在反对宝能系入侵时,王石曾提及两桩往事,分别是宝能系10倍溢价拿下深圳海上运动中心,姚振华入股深业物流又将其分拆。这些陈年往事虽然有理有据,却并不能切中事情的要害。但这次王石非常情绪化,直指华润与宝能结盟的核心事实,反而将了华润一军。果然,华润方发表了声明,不同意宝能罢免全部董事的提议。

  就在上述表态的第二天,正是万科2015年股东大会,王石数次致歉,差点按照个别股东的要求,弯腰鞠躬。他向宝能道歉,为当初表现出的“瞧不起”的态度,也为造成了宝能“野蛮人”形象。

  此后,万科股权事件一度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中国恒大在8月开始,于二级市场不断扫货,直至成为万科的第三大股东,而系的态度仍然不明确。2016年11月5日,王石前往哀牢山拜访褚时健,这个88岁,经历过惊涛骇浪的老人,究竟和王石说过什么,不为外人所知。但几天后,王石再次向姚振华隔空喊话:“我做的不合适的,我会及时纠正、改进,比如对姚振华先生,大家都认为我说的‘野蛮人’不对,我在临时股东大会上站出来公开道歉了;比如在天山的喊话‘不欢迎民营企业成为万科大股东’这种误导,我无条件道歉。”

  如果说有遗憾

  2009年3月20日下午,在万科全额捐建的四川绵竹遵道镇学校,王石应校长之邀,与孩子们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交流。(摄影 / 邓攀)

  自2016年6月份的股东大会之后,王石已经有意识地将自身形象与万科公司进行了切割,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他甚至没有出席。在外界看来,王石是万科的一面旗帜,因为冲得太靠前,反而有些不受控制,因此他对宝能态度的反复,也被看作是个人行为,一定程度上不代表公司意志。反而是以郁亮为核心的公司管理团队,在股权事件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他们很少对新股东表态,只是像《权力的游戏》中的“守夜人军团”,稳定公司团队,突破经营业绩。

  回到文初的国家发展论坛上,王石对宝能的态度再次逆转,称“他们搞了我一年半的材料,而我却睡得很好”。一个“他们”,又将宝能系放到了对立面上。众所周知的背景是,就在2016年12月,监管层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曾公开表态支持险资举牌的原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在当月的会议上措辞严厉:表示“不能让险资成为资本市场的‘泥石流’”、“保险姓保,保监会姓监”、“险资股权收购禁止使用杠杆资金”、“约谈十次不如停牌一次,还可以吊销牌照”。

  12月5日晚间,保监会突然发布信息,停止前海人寿(宝能系旗下)万能险的新业务。同时,叫停前海人寿、恒大人寿等6家险企的互联保险业务,并派遣检查组进驻宝能调查。今年2月,姚振华被保监会采取市场禁入措施,时间长达10年。

  同样是2016年12月前后,华润将万科股权的处置权上交给国务院国资委,随后整个事件的解决如江水溃堤般,一泻千里。2017年1月,华润将持有的万科全部股权悉数转让给深铁。3月,中国恒大将所持万科股权的表决权委托给深铁。6月,中国恒大将所有万科股权悉数转让给深铁,正式的交割在7月初完成。深铁自此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

  万科股权事件迁延两年之久,其间双方的主战场除了二级市场上的股权争夺,还包括舆论上的唇枪舌剑,资本上的角逐竞争。斗争双方都曾认真研读《门口的野蛮人》一书,姚振华将其作为杠杆收购的《圣经》,除了在收购过程中充分利用杠杆之外,更试图将王石塑造成另一个罗斯·约翰逊,一个“公司内部的小偷”。宝能搞的王石的材料,核心内容是,2011~2014年间,王石从万科获得了5000万元的现金报酬,而这期间,王石前往美国、英国游学,并不经常在工作岗位上。

  早在2014年,郁亮就举着《门口的野蛮人》上了公司春季例会,他将这本书看成《警世恒言》。只因发觉万科股权过于分散,布满被野蛮人入侵的裂缝,而那时买下万科只需要200亿元。从那时开始,万科已经开始着手于推进事业合伙人机制,在市场上增持万科股票,只是野蛮人来得太快,一切都没有准备妥当。

  作为最为推崇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企业家,王石为万科选择了混合所有制的命运,也为自己选择了作为职业经理人的职业生涯。万科股权与经营权分离,曾是王石的得意之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万科的股东不参与日常经营,管理层主导着公司的发展。一度看来,分散的股权结构,是保证这种管理模式的基础。管理层获得充分赋权,规避了对人性中惰性的挑战,充分释放了人才的活力,万科也因此成为了业界的标杆;但分散的股权,也是在挑战资本之恶,让万科的控制权不止一次的暴露在危险之中。第一次是君万之争,第二次是宝万之争。

  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起源于西方,学界不少人认为,中国企业应将这套制度进行具有中国特色的改良,但王石坚持认为,既然觉得这套制度好,就要照搬过来。令人遗憾的是,万科和RJR纳贝斯克公司一样,仅凭一己之力,无法抵御野蛮人的入侵。如果说王石对职业生涯有遗憾,那这个遗憾可能是,作为最为市场化的企业,无法通过纯市场的手段来解决股权纷争,总要借力于行政干预。第一次的君万之争如此,第二次宝万之争也一样。

  王石习惯了要赢。地产界流传一个段子,2000年初,王石和世联地产的老板陈劲松一起蒸桑拿。突然开门进来一个小伙子,一声不吭拿起一大桶水浇在通红的石头上,桑拿房温度骤然上升,热浪逼得人喘不上气。陈劲松大叫一声,推门跑了出去,只留下王石和这个小伙子。两人开始较劲,看谁能坚持到最后,最终是这个小伙子先放弃了,开门出去。

  王石胜利了,陈劲松对他说:“王总,你真行!把这个小青年给熬跑了。”王石说:“这个人是孙宏斌,跑进来就是搅局的,所以一定要坚持住,不能输给他。”

  在今天看来,这个段子充满了隐喻,那个曾到地产圈搅局的孙宏斌,现在也是资本市场上的举牌人。在熬跑了举牌人之后,王石也推门出去,转身离开。

  再见,王石。一去江湖远,何时再少年。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上一篇: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