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7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11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联合办公需从商业模式中找到盈利点

更新时间:2017年07月12日 来源:网络

      7月11日,氪空间获得来自中民投的战略投资,这是氪空间自2016年1月以来的第三笔融资,目前融资规模超过4亿元。氪空间是联合办公模式的一个本土化典型代表。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下简称“双创”)的浪潮下,共享经济热得烫手,联合办公也成为了很多孵化器、众创空间的重要服务内容。几家欢喜几家愁,江湖例来如此。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大红大紫的联合办公并不都是风声水起。

氪空间联合办公取得重大成绩

      氪空间已不是第一次获得融资了。此次融资是氪空间2016年1月从母公司北京协力筑成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拆分后获得的第三笔融资。资料显示,氪空间在2016年1月获得柯罗尼新洋子基金、冯仑、九合创投和戈壁创投等的A轮融资,同年底完成来自王思聪普思投资和IDG的2亿元A+轮融资,目前融资规模超过4亿元。据了解,目前氪空间在全国布局了30个联合办公社区,规模位于中国联合办公品牌前列。

      同样,位于北京国贸CBD核心区的无界空间·国贸店日前正式开业。至此,无界空间已有20家空间,提供7000余工位,入驻300余家企业。无界空间位于北京中海广场商场内,总共占据三层。

      有人笑就有人哭。2016年底,联合办公空间Mad Space宣布破产倒闭。Mad Space位于东五环路附近的北京铭基国际创意园内,运营仅一年不到。

      压跨Mad Space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意料之中:物业方要求上涨9%的租金。一位Mad Space的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上涨的租金意味着五年时间需要亏损2000万元。有消息称,Mad Space在与园区物业方沟通及其他空间合作方爽约迟迟未能介入后,无奈决定破产清算。

      Mad Space并不是个案。2016年2月,成立仅4个月的深圳地库咖啡馆,因为入驻团队仅有预期的50%即10个团队,导致租金入不敷出,最终在烧了100万元后关门停业。联合办公是一种为降低办公室租赁成本而进行共享办公空间的办公模式,来自不同公司的个人在联合办公空间中共同工作。联合办公的鼻祖就是美国WeWork。与孵化器侧重孵化、众创空间侧重导师不同,联合办公更注重服务。虽然有一些区别,但联合办公也成为了很多孵化器、众创空间提供的重要内容之一。

 

同是联合办公,为何冰火两重天

      记者采访了几位身处双创一线的北京从业者,大家的共识无非是三方面原因:商业模式不清、运管团队不力、行业竞争激烈。

      “运管和竞争是大家都会遇到的行业共性问题,我觉得商业模式不清是导致这一现象的最重要原因。”据周五咖啡创始人、全经联园区地产委员会委员翁晶观察,很多人在联合办公商业模式上还没想明白就跟风、追热点而仓促上马,最后血本无归。

      贝壳菁汇创新生态圈(以下简称“贝壳菁汇”)是一家孵化机构,总部位于中关村园区丰台园,从创立之初就引入了WeWork联合办公模式。贝壳菁汇董事长张磊认为,商业模式非常重要,但在其中更要找到真正的盈利模式。“商业模式可能会很漫长,盈利模式是能否生存下去的关键。”

      另外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很多联合办公还是“不太接地气”,运营者做的是自身的发展,而不是对入驻企业的扶持和发展。同时,现在大多数联合办公仍是“二房东”模式。翁晶认为,摆脱“二房东”归根结底是要做实效,未来联合办公可以向专业、垂直领域发展,聚集有效资源;未来最终的理想状态应该是盘活当前有地无料的闲置办公资源,合作方各取所需,最终达到各自获得商业收益的目的。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