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0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马拉松专业户毛大庆的创业故事

更新时间:2017年08月24日 来源:网络

  2017年1月18日,优客工场宣布获得B轮4亿融资,估值攀升至70亿元人民币,成为国内联合办公领域第一只“独角兽”。目前,优客工场累计融资近13亿元,在16个城市拥有66个空间。

 

  毛大庆,曾被称为万科颜值最高的职业经理人,是王石亲自挖过来的“爱匠”。6年前,他从凯德置地来到万科掌管北京市场,把北京万科的营业额从43亿做到200亿,成为北京房地产市场的冠军。按照常人的思维,已经46岁的毛大庆,完全可以在万科呆到退休。

 

  一个已经做了20多年成功的职业经理人,为什么会在这时候选择去创业呢?

 

辞职

  2014年5月份,所谓的“内部发言”风波后,坊间一直流传着他将离职的消息。

 

  同一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已经持续多年下滑,商品房销售数据一直徘徊在下降区间。毛大庆感觉到,房地产存量资产运营的时代正在来临,毛大庆觉得联合办公是激活不动产为数不多的手段之一。

 

  身居高位、年薪千万的毛大庆在纠结要不要创业。来来回回想了一年、找人聊了一年之后,2015年2月14日情人节的晚上,在真格基金徐小平家里,毛大庆和真格基金、红杉资本、创新工场、诺亚财富等多家资本的合伙人、也是他的老朋友围在一起,宣布创业。

 

  “我的创业是真格基金、红杉资本等大概有11家基金联合策划的。”毛大庆说,“我们商量好,我出来创业,他们在后面支持我。大家创什么呢?一起想好了,咱就干(联合办公)这件事。”

 

  2015年3月8日,毛大庆发表公开信宣布离职创业,他要进入的正是联合办公领域。就在3天前,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4月17日,优客工场宣布成立。

 

朋友圈创业

 

  在毛大庆宣布创业的第二天,阳光100集团常务副总裁范小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要提供一个8000平方米的场地给他。毛大庆在跟“绝对的朋友、哥们儿”阳光100集团董事长易小迪谈了半个小时后就敲定了合作,3天之后,场地就交到了毛大庆的手中。

 

  除了经验,朋友们拿出了真金白银的支持。鸿坤集团董事长赵彬,拿出4个项目和优客工场合作,这几乎是毛大庆最早拿到的十余个项目的三分之一。

 

  毛大庆称之为朋友圈创业,“不是我一个人在作战”,“我们公司的起点,都是朋友们给抬起来的”。有时他夜里2点找徐小平,对方会马上跟他讨论。刚开业不久,当时身体已经抱恙的刘晓光就带着阿拉善的成员来做活动。王石也几次跑过来给他站台。

 

  “只有创业之后才体会到,跟什么人一起往前走特别重要,他们的能量反射到你身上,才有了你的能量。太阳照在你上头,你才能亮。所以我一直心里充满感恩。”

 

  但并不都是掌声,他还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质疑。有人质疑联合办公根本就不成立,即便成立,曾经养尊处优的一个高级经理人也不可能干得成。“盈利模式、团队方方面面都会被质疑。”甚至他也经常问自己、质疑自己,这样走到底对不对,下一步该怎么突破?

 

  估值越高、员工越多,毛大庆的焦虑感也越来越重。他也在心里想过一旦失败怎么办。

 

  对他而言,更大的挑战来自于角色的转变。他需要花很多时间在找人用人留人激励人以及打磨商业模式之上,这是他在万科时不曾遇到的。“原来不太需要费劲的事,现在很费劲。”

 

  创业后,他的睡眠被压缩到每天2~4个小时。一起创业两年,刘英感到“崩溃”的是,在自己全力向前冲还跟不上毛大庆的时候,他还能抽出时间翻译两本书,跑十六七个马拉松。

马拉松

 

  跑步是毛大庆放空自己的方式。热衷于马拉松的 一跑就是几年,这让很多人误认为他以长跑为主业,视创业为副业。毛大庆长跑频率不高,时间也不长。周末腾出时间跑马拉松,这是他最好的排空办法。

 

  “完全不想任何东西,在一个真空的思想环境里,我觉得是一个特别好的享受。“结束了长跑,他脑海中经常乍现灵感,对他来讲,“这也是挺有意思的充电方法”。

 

  即使在创业最艰难的阶段也坚持着跑马拉松,截止2016年12月,毛大庆已经完成全程马拉松50个。他说自己在跑步的时候什么事儿都不想,就是与自己的身体对话。

 

 

竞争

 

  回到办公桌前,毛大庆与优客工场投入的是另一场赛跑。

 

  2016年初,行业巨头WeWork正式进入中国,它在北京的第一家社区,2017年3月将在阳光100优客工场向西不足两公里之外的地方开业。

 

  国内追赶者的身影也不少。2016年1月和11月,氪空间分别完成A和A+两轮融资,根据计划,全国氪空间社区数量将在2016年底达到40个,2017年氪空间将在全国开业60个新社区。

 

  但毛大庆却开始慢下来。经过2016年爆发式的签约,2017年将会有30多个优客工场集中开业,因此他也将2017年定为运营年,“2017年会是一个比较大的爆发点。社区开起来了就得装满企业,今年重点就是这些开业的场地。”

 

  根据他的计划,优客工场今年会将店的总量控制在70~75个,也就是在现有的基础上增加十余个,这相比去年的速度大大减缓。

 

  但与此同时,国际化业务开始推进。据毛大庆介绍,优客工场新加坡店即将正式开业,而纽约和伦敦店也已经“在半路上”。“我们将会成为一个进来或走出中国的通道,吸引所有想与中国市场发生联系的公司进来。”刘英这样解释优客工场的国际化逻辑。

 

  也正是在优客工场迅猛发展的2016年,2月深圳“地库”孵化器倒闭,4月下旬,深圳老牌孵化器“孔雀”被拆除,10月底,北京Mad Space众创空间宣布倒闭。《2016北京市众创空间蓝皮书》的数据显示,北京市超过55%的众创空间仍然处于亏损状态。

 

  但毛大庆或许并不担心这些,在他看来,现在以及未来的20年都将是创业的时代。只要鼓励创业,优客工场就有机会。

 

  对他而言,这也是一场马拉松。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