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0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WeWork模式为什么能在国内火起来?

更新时间:2017年08月25日 来源:网络

  WeWork成立于2010年,专注于联合办公租赁市场。公司最初成立时,面积还不到300平方米。但公司成立近一个月后就实现了首次盈利,此后从未亏损。2014年,WeWork实现了1.5亿美元的营业收入,营业利润率达到30%,市场估值超过50亿美元,预计其2015年营业收入有望超过4亿美元。

  随后,中国创投市场迅速衍生出一批追随者。两年前,办公空间联合办公风口正式兴起,在万众创新,大众创业口号最为响亮的深北两地尤为甚,名头也多起来,有称孵化器,也有称众创空间。

 

  在2015年,以SOHO 3Q、优客工场为代表的地产型孵化器冒头,他们具备相对丰沛的自有地产资源,有的选择了自持物业自营,有的则选择同联合办公创企进行战略合作,优势在于地区和场地的快速覆盖。

 

  另一方面,创业型孵化器在选址方面多以空置厂房、办公楼、地下室等物业为主,或由直接业主创办或团队租赁创办。随着商业地产整体空置率上升,企业孵化器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为房地产商化解了库存过剩的压力。

 

  从运营模式上看

 

  从房东或物业经理那里租赁空置的办公楼层空间,将其装修改造后,然后转租给个人和创业公司,提供配有豪华办公桌椅、沙发、会议室、WIFI、会客室、打印室、零食和休闲设备的时髦公共办公环境,所有租赁入驻WeWork的会员都能享受到上面所有这些服务。这基本上就是WeWork在做的事情。

 

  在日常运营中,除了为各类创业者提供办公空间之外,WeWork还为创业者提供各种跟创业关系密切的隐形服务,如定期举办社交活动,促进创业者之间、创业者与投资人之间的交流;充当中间人,为创业者之间合作、创业者和投资人、初创企业和成熟企业之间搭建业务或资本合作的桥梁;完善办公空间的各类社交功能,为创业者和投资人创造各种各样偶然的邂逅可能。

 

  从创业环境上看

 

  整体上看,中国的创业文化氛围目前还很难比得上美国。这很大程度上源于中国创业教育体系的整体缺失。国内众多创业者仍旧属于草根创业者,其所得到的关于创业方面的培训少之又少。

 

  从小学到高中,中国应试教育色彩较为浓厚,最显著的证据就是中国寥寥几家上市的教育培训公司,无不以应试培训为其主营业务收入;中国大学前的教育,对各类创意型课程的关注实在是少之又少。而各个大学虽然有创业培训课程,但整体比较少。

 

  其次,中国的创业融资体系目前也很难比得上欧美。仅从孵化器来看,在众创空间这一概念提出之前,中国各类孵化器机构大都关注具备一定规模的企业,对真正的初创型企业关注度比较低。类似创新工场这类主要关注初创型企业的创新型孵化器也是二十一世纪初才有的产物。

 

但是,自2014年以来,随着创客空间被政府反复提及,众创空间的概念也被写入政府工作计划,有了政策的反复保证,从中央到地方开始慢慢出台利好初创企业建立、融资、孵化等的政策;从政府到企业,也开始逐渐重视初创企业创业服务体系的构建--所谓的创客空间、创新型孵化器、众创空间、联合办公等等概念,都是各类投资主体从不同角度构建初创企业创业服务体系的尝试和努力。

 

因此,虽然从整体上看,中国的创业文化氛围和融资体系目前比不上美国那么完善。但是目前来看,过大的人口基数所带来的就业压力问题,使得政府不得不花大力气向全社会推广众创空间的概念,众创空间建设在未来很长时间里将获得很多政策红利;而类似于创新工场、创业工坊之类的创新型孵化器,其孵化成果已得市场验证,这也将吸引众多投资者进入创新型孵化器,或者说是众创空间的投资建设中来。

 

从市场需求上看

 

WeWork在美国最初是靠获取租金差价赚钱的,这种模式至少需要上班时间所有办公位使用率达到80%,才能赚钱。鉴于中国消费者的具体特点,以这种盈利模式为主导,显然不太行得通。

 

为此,国内版的WeWork不能仅仅靠房租盈利,而应该做成创新型孵化器的模式,关键是要做好创业服务。除了提供创业硬件环境之外,更重要的地是要做好软性服务,包括投资接洽、创业培训、创业交流等等。

 

虽然,在当前市场环境下,国家对大众创业的重视会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催生一些潜在的联合办公场所的需求量,但是近几年时间里,这个需求规模应当不会很大;同时也需要考虑到中国大部分初创创业者支付能力并不强。

 

如果短期内大量的类WeWork办公空间涌现,市场很可能会出现泡沫。因此,对类WeWork模式的投资,仍旧要关注商业模式,可借鉴美国模式,但需符合中国国情,尤其要关注到国内消费者的特点。对于这一新兴事物,无论是潘石屹的3Q还是毛大庆的中国版WeWork,谁有能力引导市场谁就能有机会占领市场。

 

当然,除此之外,中国版WeWork的盈利点还有很多想象空间,比如抓住下游客户群,与大型公司进行商务合作,为初创企业定制相关产品;再如利用WeWork聚集大量创业者的特点,帮助初创企业在彼此间推广产品,形成良性的联合办公商业网络。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