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优客工场(金陵大厦)

上海市黄浦区金陵西路
0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联合办公WeWork 联合创始人:既要赚钱,又要不违初心

更新时间:2017年09月26日 来源:网络

WeWork 是联合办公空间领域的鼻祖,最近 WoWork 动作频频,不仅获得了由软银提供的 44 亿美元高额融资,而且与印度房地产亿万富翁 Jitendra Virwani 创建合作关系,进入印度市场。随着企业的快速扩张,WeWork 面临的一些挑战和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TechinAsia 对 WeWork 联合创始人 Miguel McKelvey 以及 Jitendra Virwani 和他的儿子 Karan Virwani 进行了一次互动谈话式采访,内容包括 WeWork 在印度的扩张计划、面临的挑战以及对策等问题。

联合办公空间鼻祖 WeWork 最近一直很忙。随着它在全球市场的快速扩张,在现实中如何保持与自己最初的理念和设想一致成为了一个越来越值得关注的问题。

全球性剧本,地方性战略

WeWork 在 2010 年创立之时,世界刚刚经历了一波金融震荡。房产价格暴跌,这对于 WeWork 来说是个优势。公司未来可能会面对的风险是如果再发生一次严重的经济衰退,那情况会发生什么变化?即便他们能为企业提供一个无忧无虑的工作环境,一种高端的工作生活体验,那到时候客户是否还愿意租用这种高端的办公空间呢?

WeWork 在多个市场的快速扩张便是旨在降低这一风险。除此之外,规模的扩大还为 WeWork 创造了新的可能性,可以更好的利用空间、提高技术服务生产力,并创造出各种实体之间的协作机会。但是要在印度形成这样一种局面还为时尚早。虽然 WeWork Galaxy 联合办公空间采用了空间利用、会议场所和工作生活设施的全球性剧本,但目前还只是处于当地 WeWork 社区的形成阶段。

McKelvey 表示:“我们初来乍到,目前只能是根据当地团队反映的情况来采取回应措施,他们不仅关注联合办公空间内的成员,而且也关注更广泛的一种生态系统,包括那些响应政府倡议或者是正在做一些很酷的事情来支持初创企业和小企业的机构组织。通常在我们这个联合办公空间全部租赁出去、开始运营之后,我们的研究团队才会进驻。”

“另一方面,”McKelvey 继续说道,“我们这空间内既有小企业家、初创企业,也有大型企业,我们是这样的一个组合空间。我们一直想弄清楚我们如何将两者联系到一起,这样来确保我们所提供的服务是互惠互利的。你像微软这样的企业,有 400 名成员会搬到联合空间办公,那这对整个社区就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你得想清楚如何去培养那种互惠互利的关系。”

WeWork 亚洲区的董事总经理 Christian Lee 对这一点进行了详细说明:“不同城市的不同城镇单元有着不同的组成部分,我们的设计和研究团队的部分工作是在每个区域去了解怎样才能让社区充满活力,增强人们的互动性。在扩张过程中必须一处空间一处空间的去观察,一个市场一个市场的去分析。”

Jitendra Virwani 接着说道:“我刚刚在外面喝咖啡时遇到一个人,他是教吠陀(Vedas)的,就是训练人们冥想。他告诉我说他是第二个签约这里办公的人,他在这所大楼内有许多客户。所以,这里其实有很多不同的机会。”

今年 7 月份,WeWork 获得 7 亿美元 G 轮融资,中国的弘毅投资参投。上个月,WeWork 宣布获得由日本软银提供的 44 亿美元战略融资,并宣布收购新加坡联合办公初创企业 Spacemob,以推动其在东南亚地区的扩张。除此之外,今年 7 月份,WeWork 另与班加罗尔房地产亿万富翁 Jitendra Virwani 的房地产公司 Embassy Group 合作进入印度市场,并将过去的一处电影院旧址 Galaxy 进行重新设计,改造成了一处占地145000 平方英尺的联合办公空间。不久之后,WeWork 又将在孟买班德拉古尔拉区的一处商业中心建成占地面积更大(190000 平方英尺)的联合办公空间,并且今年年底也会在班加罗尔 Embassy GolfLinks IT 园区和 Koramangala 两地推出两处联合办公空间。到 2018 年初,德里附近的古尔冈科技中心也会有一处 WeWork 联合办公空间。Virwani 表示,他们的目标是在未来四年内在印度共建成占地面积达 600 万平方英尺的 WeWork 联合办公空间。

但是,自称是公司首席文化官的 WeWork 联合创始人 Miguel McKelvey 表示,他希望 WeWork 这一估值达到 170 亿美元的独角兽能够在目前令人眼花缭乱的增长态势中专注其首要原则。McKelvey 首次来访印度时,在班加罗尔接受了访问,他表示:“我们并不是以获得了多少融资、进行了多少投资或者创建了多少处联合办公空间来衡量自己,而是根据我们造成的影响来衡量。”

个子高高的 McKelvey 身穿一件埃纳德语(印度地区官方语言,主要是南印度地区使用)字母印花的 T 恤,他童年是在美国西北部俄勒冈州的一个群居公社度过。他同 WeWork 的联合创始人 Adam Neumann 分享了自己的社区生活体验,Neumann 的童年时期则是在以色列的一个集体农场度过。社区的理念也是 2010 年推出的 WeWork 联合办公的核心理念。

McKelvey 说道:“我们创立这家公司是因为我们相信这个世界有些东西正在发生变化,而印度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那里正在发生着变化,人们在工作以外的时间追求的东西发生了转变,那就是我们想要去提供支持的一种变化。那也是我们衡量自己的方式,我们也会继续投资,直到达成那一目标。”

在 McKelvey 与其在印度的合作伙伴 Jitendra Virwani 和他的儿子 Karan Virwani 的这次互动谈话中,这一事情所面临挑战也愈发显现了出来。既要实现财政目标,又要采取相应措施创建一个充满活力、互动和多样化社区,这在印度的硅谷来说真的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大企业倾斜性

印度大部分的早期初创企业很难在 WeWork Galaxy联合办公空间租用到一张桌子。而班加罗尔的下一个 WeWork 联合办公空间Embassy GolfLinks IT 园区也是 IBM、微软、高盛与摩根大通的驻扎地。许多全球性大企业都在这个技术园区设有办事处,并且往往是仅次于他们总部的规模。

越来越多的全球性企业被 WeWork 的氛围、服务和灵活性所吸引,并且他们也完全可以承担这部分费用。即便像亚马逊和微软这样的企业虽然已经在印度设立了自己的办事处,但是他们也希望能够在 WeWork 中占据上百个席位,也许是因为不同地点员工工作的便利性,也许是因为它可以为创意团队提供新的推动力量。

Jitendra Virwani 表示,要将 GolfLinks 建成一个单独的大企业空间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是这就违背了 WeWork 社区工作的理念。他说道:“我们必须要小心,因为像班加罗尔这样的城市,这样一个联合办公空间很可能直接被大型企业所占用。我们试图保持平衡,大约保持在 40% 比例的小企业家和 60% 的大型企业人员。”

McKelvey 立即打断他的话说道:“是反过来。”这也表现出随着 WeWork 在世界各地同当地合作伙伴进行不断的扩张和规模提升过程中,金钱和使命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起来。

Jitendra Virwani 继续说道:“60%,40%,两种都可以。在班加罗尔,大企业很愿意在这些联合办公空间中占据大的比例,所以我们必须要小心。”

他的儿子 Karan Virwani 继续说道:“在这,我们所需要面对的大企业倾斜性问题可能远远超过了 WeWork 所在的其他市场。因为,全球性企业正在这里快速增长,他们将 WeWork 看作是一个全球性的解决方案。他们也正在考虑如何在 10 个不同的城市来实现增长,所以对于他们来说 WeWork 是一个很棒的解决方案,因为它也遍布全球各地。但是我们的联合办公空间内也有很多印度的企业客户和初创企业。”

他表示这是建立一种正确文化的一个前进必经过程。“我们不是房东,我们在这并不是只是要出租一栋建筑物……我们知道企业将成为WeWork 实现全球增长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我们正在探讨不同的模式,来看一下我们该如何变通。”

除此之外,McKelvey 还指出 WeWork 仅在纽约就有 30 处联合办公空间,在伦敦有超过 20 处。他希望随着需求的增加,在其他城市也会出现类似的模式,包括班加罗尔。然后他们可以根据位置的不同会设定不同的收费标准,但是现在印度的所有 WeWork 联合办公空间都处于黄金地段,这可能超出了大多数初创企业社区的承担范围。

McKelvey 说道:“我们投入了大量的创新支持,我们的业务模式需要一定程度的体验来创造出我们想要的那种氛围,所以我们不可能成为一种廉价的解决方案。与此同时,我们也发现有些公司很有抱负,我们会只向他们收取最基本的租金,那你必须要有所作为才能成为这其中的一员,这样你才能与那些不是很认真的企业家区别开来。”

平衡金钱与使命、商业与文化、收入和影响

WeWork 在印度要建成多个、多样性的联合办公空间可能还有一定距离,但 Karan Virwani 现在已经将目光转向了接下来的三个印度城市——金奈、海德拉巴和浦那的新兴科技中心。他们在那将会面临的最大挑战可能也是如何保持异质性,为不同的观点和有用的联系创造机会,因为大企业具有更高的支付能力,更有实力去占用大量的席位。

在这种情况下,再去看 Christian Lee 对自己的工作定义便也不足为奇了。他认为自己的工作就是找到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从而在金钱与使命、商业与文化、收入和影响之前找到平衡。

比如说,如果 WeWork 的定价对于印度大部分初创企业来说都太高,那他们可能就会去选择当地的那些同类服务供应商,包括 BHive Workspace、91Springboard、Awfis 以及 The Hive 等。虽然,WeWork 的全球业务可能是他们无法比拼的,但如果 WeWork 越来越倾向大型企业客户,那就越来越难保持它的初心和创业氛围,无论它的办公室装修是多么高大上,无论那咖啡的香味是多么浓,最终可能都无济于事。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