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3@ma3office.com

,查看浏览历史

其他人都在看

Fountown方糖小镇(虹口文创社区)

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
999 元/人/月

近铁B站(昌化路)

上海市普陀区昌化路
999 元/人/月

琦想空间(晶华公馆)

上海市浦东新区三林路
799 元/人/月
微信登录, 申请房源发布

“不良资产”的救赎 联合办公的崛起

更新时间:2017年11月08日 来源:马上办公

2017年,注定是房地产市场不太平的一年,内地过热的房地产市场波动,以及大刀阔斧的国家调控,导致许多投资机构开始将目光转向另一领域,即在中国市场可能出现因资金问题或违约而产生的不良资产。

1

Lord&Taylor,创建于1825年,作为美国最古老也是纽约地标性建筑的奢侈品百货公司,如今却遇到了一些麻烦。

当今北美百货商店整体低迷,百货公司业绩在网络购物的冲击下不断下滑,很多零售商都计划关闭门店,Lord & Taylor的母公司Hudson's Bay Co.为缓解债务压力,在北美地区裁员2000人,不仅如此,还将旗下的Lord&Taylor百货商店以8.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

目光回到中国上海,国金中心和恒隆广场,分别是浦东和浦西写字楼市场的标杆,也是两地的地标性建筑,汇丰银行是全球财团,恒隆算是知名商业地产商,想必是财大气粗,然而,他们也遇上了一些麻烦。

写字楼出租市场存量增多,市场出租率下滑,去库存迫在眉睫,他们只能把自己的空置空间出租出去。

上述的三起买卖的接盘人就是全球联合办公的独角兽WeWork。8月下旬刚刚获得44亿美元融资的WeWork,果然立刻就开始了大刀阔斧的全球征程。

不仅是WeWork,中国的联合办公行业似乎也更青睐类似的“不良资产”,只不过走了轻资产路线,以长期租赁的方式代替了购买。

2

十年时间历经3次更名、6次易主,作为佳兆业进京的首个项目,却被业内称做“北京最贵烂尾楼”。

2015年初基本完成了封顶和外立面的施工。却被接踵而至的房源被锁、郭氏出走、债务违约、机构催债等一系列事件缠身,导致北京佳兆业广场入市进程也受到了影响,原定的2015年中推售精装修高端豪宅现房产品的计划也被搁浅。

如今以“佳兆业广场”的全新形象终于要“复活”了。联合办公企业氪空间签约了佳兆业广场作为自己在北京的场地。虽说佳兆业广场被称为北京最贵“烂尾楼”,长期处于尴尬境地,但其位于CBD商圈,从交通和位置上看都是北京稀缺物业资源。

在上述案件中的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选址地点都非常好,可以看出,对于联合办公来说,位置好坏是选址第一考虑要素。

3

对于裸心社来说,今年七月刚刚收购了新加坡联合办公品牌 JustCo之后,他们依然在寻找收购目标,而选择收购对象最重要的标准就是对方是否拥有地段好的地产资源。

对于SOHO 3Q来说,近一年,地产商潘石屹做了一件大事,抛售上海房产,转而去主攻二三线城市的联合办公,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一次破釜沉舟。而在他看来,上海的联合办公市场已经快要饱和,而二三线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再者SOHO 3Q的产品运营管理模式已经很成熟,即使到了二三线城市也不用担心,市中心不景气的存量商业地产,低价买进高价卖出,都可以改造为联合办公空间的资源。

另外让潘石屹感慨的是一二线城市公司人的差异在缩小,年轻人讨论的话题、常用的 App,包括生活方式,都越来越接近。互联网打通了很多东西,这对联合办公生意来说,是个好事。

SOHO 3Q在招标书中明确划出各个城市优选和次选区域,要求选址要在“比较繁华的地段”。潘石屹对此更具体的定义是“离地铁站步行五六分钟”。

4

据仲量联行调查,在北京联合办公空间密集程度最高的地区,并不是有着 " 中国硅谷 " 之称的中关村,而是位于朝阳区的 CBD 和望京,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分布情况与一般认知大相径庭呢 ?

在裸心社看来,朝阳区服务业发展水平高,中外企业聚集,大量的住宅小区让创业者更倾向于在朝阳区定居,以接触到更多的潜在客户和享受生活配套设施,他们也正基于此情况,将两个北京分社的都设立在望京酒仙桥区域。

对于梦想加来说,落地北京朝阳区、海淀区、东城区等十余个共享办公空间他们选址的策略一定是瞄准、布局交通便利、业态丰富、资源成熟的商业区,这与这与此前众创空间、孵化器选址在创业资源聚集区域,有着显着区别。

 

当然,拯救不良资产并非公益活动,地段仍是联合办公企业考虑选址的第一要素,联合办公们也正在通过与“不良资产”合作的方式,以相对较低的成本,获取更高的收益。总的来说,互利互惠才是两者发展之根本。

微信扫一扫关注

相关推荐
展开
收起
热门商圈: